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17章 山海眼 一

    坑爹啊!

    杨吉居然是她儿子,还专门吃他后爹。

    完犊子,这咋办?

    我头疼的揉着眉心,扯了一把我那活,心情畅快的说:“怕了?早干嘛去了?晚了!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知道错了,你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我感觉有门,连忙跪床上,咚咚咚的磕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她被我的反应弄得稍稍一愣,一脚踹在我脸上,把我踹了个四脚朝天,没啥好脸色的说:“就以你这没脸没皮,又胆大妄为的作风,老实交代祸害多少姑娘了?”

    “没,就一个,就姐姐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实话,然而她却不信。

    说我骗鬼呢,就我这长相,这胆子,这不要脸的程度,再加上差点没弄死她的深厚功力,当她是三岁小孩呢?

    这深厚的功力,持久的战斗力,压根与经验无关,而是从坟里爬出来之后,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自己根本开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怪我咯!

    我委屈的嘟着嘴巴,李芸翻了一个白眼,严肃的说:“卖萌也没用,这事我说了不算。你不想被杨吉吃掉,只有一个办法!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在几十年前,这个古风集镇其实是个土匪窝子。嫦娥客栈所在的位置就是大当家住的地方,就在那个柜子里,有一个地道入口,可以通向后山。兄弟们被围剿的时候,从这儿逃走,没想到寨里出了内奸,把地道的出口和入口都给炸了。五十几个兄弟,包括杨吉在内,全憋死在了里面。”

    李芸指着房内的衣帽间,简单的介绍完,接着说:“现在地道的入口和出口都被挖通了,但是里面蛇虫鼠蚁成群,还有不明毒物盘踞,谁进去谁死。他们的尸骨没人收敛,以至于下不了冥界,只能留在山上当游魂野鬼,所以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让我下去给他们收尸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这个意思吧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小爷什么都怕,就是不怕毒。

    我爽快的一拍胸脯,飞快的穿好衣服,背上小包包,冲进衣帽间,四处摸索了半天,也没找到机关:“姐姐,入口在哪?我这就进去溜达一圈。”

    “李青云,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,进去的人从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,如果死在里面,可是永不超生!”

    “如果被你儿砸吃了,能超生不?”

    “能,它们只杀人,不是特殊情况,不会让人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进去了,让你儿砸来吃我吧!”

    我一副很认真的模样,给出了很认真的答案。她白眼乱翻的说:“入口就在你脚下,地板撬开就能下去,去死吧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死了啊!”

    找东西弄开地板,我站在洞口旁边,指着自己的脸,嘿嘿直笑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的慢慢走过来,纠结了好半天,这才脸蛋微红的吧唧了我一口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噗通一声跳进洞里,顺着一个斜坡滑了四五米的样子,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很普通的地道,通道宽窄不一,根据石壁上的痕迹判断,这原本就是一个裂缝,一些狭窄过不了人的地方,被凿宽了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小混蛋”

    李芸在上面着急的大喊,我故意一声不吭,她连喊了好几声,声音变的有些哽咽了,我才假装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你找死呢?就算是送死,也要准备一些东西,在死前挣扎一下啊!”

    听到她喜极而泣的声音,我心情很不错的说:“我这不是喜当爹,心里一激动就忘了吗?既然都下来了,那我就去溜达一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小混蛋喂”

    听着李芸着急的呼喊,我就当没听到,沿着地道,哼着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了大半个小时,来到一处有普通堂屋那么大的地方,里面整齐的摆了几排生锈的步枪,十几具人骨怀里都抱着枪,缩在石壁边,看起来很可怜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毒虫遍地,还有不知名的毒物吗?怎么走了这么半天,连毛线球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吐槽的时候,不经意间发现石壁的缝隙里,密密麻麻的全是绿油油,兵乓球那么大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圈加起来,少说也有几万只眼睛了。

    当那些眼睛触碰到我的目光的时候,唰的一下,又全部闭上了。

    真不是我萌点低,而是我真的从这些眼睛中感觉到了颤抖。

    一齐闭眼的时候,我不禁就想到了一句话,仿佛都在说,看不到我,看不到我,看不到我!

    “别躲了,出来,让本大侠看看你们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我随手拿起一把枪,刚要捅墙壁里的缝隙,嗡嗡嗡的一大群,仿佛就长了一只眼睛,两个翅膀的小虫子,从枪管里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小家伙应该还是个娃娃,飞起来就发生了空难。

    一个个在空中撞的七晕八素,摇摇欲坠,最后终于充满艰辛的飞进石缝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眼睛瞪起来比老子还大,眼睛底下还长了满嘴的牙,怎么胆子这么小?”

    我抓了一只大虫子在手里,体积差不多两个兵乓球大,身上布满了像刺猬一样的倒刺,不过软绵绵的并不扎手。

    一只眼睛就有兵乓球那么大了,掰开倒刺,能看到一张长满了怪牙的嘴巴。

    然后,老子并没有找到它的翅膀。

    呼!呼!

    突然,一只眼睛有两个兵乓球大,个头有皮球大小的小家伙,扇着一堆像由铁针排列而成的翅膀,撞在我小臂上,张嘴一口。

    我只感觉手一麻,紧跟着全身都麻了。

    咬我的小家伙无力的松开嘴,摇摇晃晃的掉在地上,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两个兵乓球大的眼珠子,诡异的脱离它的躯体,飞起来,撞在我小臂被咬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眼珠子硬生生的从伤口挤进去,镶嵌在我小臂上,看起来手臂上像多了一只牛眼睛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之前被我抓在手里研究的小东西,脱离我的手掌,掉向地面的途中,包裹着它,布满了倒刺的皮张开,变成了一双小翅膀。

    像是由锋利的铁针排列而成的小翅膀,呼呼几下,它飞到我小臂上,蹲在眼睛旁边,缩成一个眼睛球,就蹲那不动了。

    呼!呼!呼!

    紧接着,密密麻麻的眼睛球飞过来,落到我身上,一个挤着一个,除了我的双眼,还有手臂上的眼睛,其余的地方都沾满了眼睛球。

    我估计这时候如果有个人,见到这么一个眼睛人,一定会被死。

    “滚粗。”

    全身麻痹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,我终于能动了,抖开沾身上的眼睛球。

    一个个胆子都变肥了,不但不怕我了,飞在我旁边,还不时的撞我一下,玩的那叫一个开心啊。

    赶了它们半天,也赶不走,我就研究起了手臂上的眼睛。

    当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只眼睛上,居然神奇的多了一个视角。

    但可怕的是,通过这个视角见到飞在周围的眼睛球,老子居然口干舌燥的吞起了口水。

    硬了!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吓的我赶紧收回放在手臂上的注意力,捂着那只眼睛,埋头朝前面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前前后后,无数只眼睛球堵满了我前前后后的通道,但是我往前,它们又会让开一定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各位眼睛大哥,大姐,你们放过小弟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堆东西,绝对有毒,还是剧毒,不然我不会全身麻痹那么久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带它们出去,绝对是自然灾害。

    地道里啥吃的都没有,这些数不清的玩意,吃啥过活?

    石头。

    石壁上那隔三差五的裂缝,应该就是它们用那一口怪牙啃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生存能力?呵呵,想想都可怕。

    如果那只眼睛球咬我,没被我毒死,会怎么样?

    如果我把它们带出去,它们把别人咬一口,死的肯定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它们的眼珠子再往尸体里一钻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研究了许久,集中注意力在小臂上,硬扛着啪啪身边眼睛球的冲动,花了最起码十几分钟,才把那只眼睛给闭上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眼睛一合上,周围飞翔的眼睛球们,再次发生了空难。

    夺命狂逃的钻进石缝,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个人居然不怕山海眼?”

    “你瞎啊,是山海眼怕他!”

    “老九,走,赶紧去通知少当家的!”

    “五哥,当年你抢到压寨夫人的时候也没这么激动,见到一个男的,你哆嗦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“去你奶奶的,他是人,他能在这自由同行,是不是就能替我们埋骨了?”

    “对,喔!”

    两个突来的声音在附近响起,我也不怕暴露能听到鬼话了,大喊:“你们少当家是杨吉吗?”

    “呃?你能看到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不用特殊方法看不到,我现在只能听到你们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可不想被他们知道,我见不到他们,随口忽悠了一句,再次问:“杨吉是少当家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是?我怎么那么笨,入口就两个,一个在后山,一个在大当家房里。这位兄弟,您是大当家请来的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我有急事找杨吉,不知道他在哪?能不能代为引荐一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不过到时候您能不能让着少当家点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您身上有大当家的气味,嘿嘿”

    “我老五生前是个庄稼汉子,在那年头没办法,当了土匪,有了一批兄弟也算没白活,就是没啥文化。您啊您的,喊着别扭,反正你跟大当家嘿嘿那大家就是自己人了,我就明说吧,少当家生前是个妈宝,所以大当家这辈子跟谁好,他都觉得别人抢走了他老娘,所以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