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16章  割肉削骨 二

    吃过宵夜,我和秦岚到别的客栈分别住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秦岚穿着一套内衣,就敲开了我的房门。

    她站在房门口,情急的说:“不好了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拉她进房,关上门,扯过一条浴巾丢给她,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打扮不对,连忙裹上了浴巾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刚接到消息,住在月宫的师徒俩,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岚一脸诡异的紧裹着浴巾。

    我点了根烟,上下来回的打量着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四下看了几眼,疑惑的问我怎么了?

    我说:“他们出事,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才对,这一脸诡异的情绪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连着换了好几口呼吸,眼神更加诡异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死了,但不是死在月宫,而是天蒙蒙亮的时候,他们从嫦娥客栈出门,到了山阴面的显圣真君庙。去寻找太岁的人,亲眼见到老头跪在二郎真君神像前,小姑娘拿着一把大刀,这次是真刀,一刀砍掉了她师父的脑袋。然后她开始割肉削骨,把自个削成了一个骨架,骨架爬上神坛,依偎在真君神像上,这才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听说这事,我也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情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阴婚卷闪过一道光。

    我惊讶的看过去,秦岚跟着看过去,问我怎么了?

    我问她看到什么没?

    她几乎是本能的凑过来,抓着我的袖子说:“天都亮了,可别乱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这一抓我,浴巾就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慌张的把浴巾裹回去,逃跑似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秦岚没看到阴婚卷发出的光?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拿过阴婚卷,打开,本来没字的玉签上出现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主夫杨吉,冥籍,二郎县,灌江口鬼王。第八十三位从妾,白灵儿,冥籍,二郎县,灌江口杨吉侍妾。

    当我看完这一行字,字迹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阴婚卷上再次变得一个字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灌江口鬼王杨吉?

    第八十三个侍妾白灵儿?

    阴婚卷上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条信息?

    难道

    刚刚聊到骨架爬上神坛,依偎到真君神像上,阴婚卷就冒了一下光。

    难道是一堆鬼物的鬼物头子,派人杀人纳妾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这事就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秦岚,你知道死去的小姑娘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白灵儿!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

    秦岚换好衣服过来,我不着痕迹的一问,得知那个被祸害的姑娘真叫白灵儿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大口气说:“这事咱们别再参合了,彻底烂在肚子里。就算一不小心拉进了厕所,也把它捞起来,再吃回肚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呕,你不嫌恶心啊?”

    “话粗理不粗,那什么嫦娥客栈也不要再踏进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老板。”

    反复交代几遍,确定秦岚真听进去了,我们出去吃早餐的时候,宋妍连给我发了好几条语音信息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语速很快,旁边还有争吵的声音。

    中间一条语音消息里,还依稀听到了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几条消息大致内容是,宋家对小山村着火的处理意见出来了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宋大老爷,也就是宋小莹爷爷的亲哥哥,带着宋家的御用风水师亲自回国,来处理祖宅被烧的事。

    他一来就带人把宋妍给围了。

    说她勾结奸夫,也就是我,火烧了宋家祖屋。

    要把宋妍抓到宋家祖坟,在二郎庙里给处决了。

    而抓我的人,已经在来的路上了,宋妍让我带着秦岚快跑。

    去南洋,投奔她妈妈,秦岚知道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些,唐宝宝一个电话打过来说:“青云奴,快跑,宋家派人去抓你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我说话,电话那头,传来了唐老头的声音:“宋家正统嫡系因为祖屋被烧的事,突然全力发难,打了宋家外戚一系,一个措手不及。什么矿业集团、药业集团一夜之间,高层产生了剧烈的动荡。这已经不是一把火的事情了,而是宋家内部开始大火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妍做为外戚,必须被钉在耻辱柱上,做为姓宋的正统打击外戚的理由。不然师出无名,就算赢了也会落下一个排外的坏名声,以后谁还敢跟姓宋的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就成了奸夫,要陪宋妍一起死?”

    我招呼秦岚一声,捏着手机就往山林里跑,肺都快被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说的是另一件事,宋家的御用风水师来了,他要拿宋妍在月圆之夜,献祭给二郎山鬼王扬吉。让扬吉帮忙找太岁,治疗宋小莹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宋妍有阴婚在身,如果宋妍死了,她就跟宋子健一点关系都没有了,但却还是你的冥妻。”

    “冥婚不比阳婚,冥婚双方气运相连,如果你媳妇被抢了,你的气运会大降,干什么气都不顺,会特别倒霉。”

    唐老头一口气讲完,我连忙追问:“我那便宜老丈人,知道我是他的便宜女婿,宋家正统嫡系这么黑他媳妇,他就眼睁睁的看着?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姓宋的正统嫡系,还是像宋妍这种外亲旁戚,两个派系相斗,肯定各有损失,只不过看谁的损失大而已。宋子健做为老大,手底下两派相争,只要不伤及宋家产业的根本,对他来说是好事,更有利于他中央集权,掌握全局。别说损失一个宋妍了,损失十个宋妍,他都眼皮不会眨一下,这就是帝王心术。”

    老头在电话里叹息了一声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和秦岚一起钻进隐秘的山林,秦岚大口喘气的问我怎么了?

    我说:“宋家正统嫡系要杀宋妍,宋妍让我们一起逃去南洋,但是我不准备走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宋妍不能死,我得去救她,要死,也是死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秦岚咬牙切齿的想了一会,憋着气说:“把你手上的钱全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去买造畜的材料,我要造龙。”

    “呃?造畜连龙都造的出来?造出来的跟真的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造过,按照造蛇弄呗,多弄些材料,能造多大,造多大!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,如果你一个人拿钱跑了,老子就算死了,也会连本带利的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咬牙把钱全部转给了她,一块钱都没留。

    交流了一些细节,约定两天后,在这个地方汇合,我们就分开了。

    打算好救宋妍,我想好了作战方式,就小心翼翼的摸向了嫦娥客栈。

    宋家不是要把宋妍献祭给杨吉,换太岁吗?

    那我就先搭上杨吉这条线,跟杨吉合作,坑杀宋家来人。

    杨吉是鬼,我也是冥籍,应该有合作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怕的是,我还没见到杨吉,就被他手下的小鬼给弄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要有人引荐,有机会利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,这才有合作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然一切都是扯淡!

    引荐人也不难找,嫦娥客栈三楼闹鬼,闹的那么凶,客栈却只有闹鬼的历史,从没在客栈里面死过人。

    难道那些鬼物还怕客栈惹上人命官司不成?

    客栈能相安无事,就算老板娘和杨吉没有联系渠道,那她也认识跟杨吉有联系的人。

    去嫦娥客栈的路上,我看到了好几个左顾右盼的人。

    很可能是宋家先到的人。

    说不定我已经被盯梢了,只不过我又不是反追踪的专业人士,并没有发现而已。

    “芸姐呢?”

    来到客栈,前台已经换成了白天那个妹纸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我,说芸姐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我说有重要的事情找芸姐,问她要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她指了指一楼最里的房间说,芸姐大半时间都住在客栈,就住那间房,才回屋没多久,应该没睡。

    “芸姐。”

    来到房门口,我轻轻敲了一下房门。

    李芸略带不悦,不过语气依然温和的问:“谁啊!”

    “我呀,李青云,姐姐这么快把弟弟给忘了?”

    “是你小子啊,说去给姐姐带宵夜,去了一晚上也没回来,害的姐姐饿了一晚上,你准备怎么赔?”

    李芸穿着睡衣开门,站在门口开了句玩笑,随后问: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外有追兵,我也不知道啥时候来抓我,没时间跟她慢慢聊。

    我见没人注意这边,一脸纯洁的推着她的肩膀进门,“姐姐,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推她进门,她满眼冰寒的板着脸,抖开我推她的手,指着房门让我出去。

    她没在第一时间喊人,也就失去了喊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关门,反锁,冲过去从后面勒住她的脖子,捂住她的嘴,这一系列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灌江口镇,宋家祖宅着火的事吗?那把火是我放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宋家正在追杀我,姐姐千万别想不开,误了卿卿小命。”

    李芸的挣扎很激烈,我用力勒着她的脖子,在她耳边恶狠狠的威胁完,她的挣扎慢慢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,这人都快死了,当然要及时行乐。可惜我在街面上转悠了那么久,物色了半天,也没找到看中的妹子,还是觉得姐姐最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我满嘴胡话的瞎忽悠着,手上并没有客气。

    她开始的反抗很激烈,慢慢跟僵尸一样不动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已经说不清楚谁欺负谁了?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我在最短的时间内,选择以最暴力的方式,与一个陌生的女人,快速的拉近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姐姐,能帮我一个忙,帮我引荐一下鬼王杨吉吗?”

    “小混蛋,姐姐被你害死了。谁?杨吉,你知道我儿子的存在?你找我儿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儿子?鬼王杨吉是你儿子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前世的儿子,亲的!”

    “呃!!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嫁不出去吗?因为我第一个男朋友被他生吃了,之后两个相继失踪,再也没人敢招惹我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