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15章 割肉削骨 一

    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轻微的脚步声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急促的朝我这边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咵!咵!咵!

    就像薄纸片拍在地上的声音,很轻、很轻,但又听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很快,脚步声就追到我身后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走道只剩下了我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没了脚步声,没了说话的声音,我并不知道它们走了没?

    可能就站在我身后盯着我,也可能行走在我左右,只是走的慢了、轻了,我听不到脚步了而已。

    可能有很多种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能走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头看,抱着气息微弱的短毛猫,保持着原有的步伐,走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声音从身边冒出来说,朋友,等等。

    我猛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一停步,我就知道坏了。

    我该停下脚步吗?

    不管该不该,我已经停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突然停下脚步?因为有人喊我等等。

    该听到这个声音吗?

    不该啊!

    “别找了,快过来,这个人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在我停步的瞬间,听到了这样一个对话。

    “蠢猫,作死呢?吃了睡,睡了吃,还随地小便,尿了你爸爸一胳膊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时候,胳膊上一阵温热,袖子和怀里湿哒哒的一片,还带着一股别样的异味。

    短毛猫还是奄奄一息,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低头恼火的骂了两声,咚咚咚的快速下楼,不爽的吐槽:“买回来一个星期就病成了这个逼样,肯定是宠物中心骗老子,卖了老子一只病猫,他妈的,奸商,不得好死”

    “猫病了,尿了他一身而已,有什么好奇怪的?你守在楼梯口,我再挨个房间找找,估计那个骚娘们使啥术法,蒙蔽了我们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着两个声音的对话,我假装着恼怒的模样,冲到一楼,前台烦躁的在柜台里,来回弄得手机和路由器,看样子她的手机也没了信号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镇上有宠物医院吗?”

    话说的虽然客气,但语气却很冲。

    前台恼火的抬头,看到是我,到嘴的话硬吞了回去,礼貌的问:“先生,您有什么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“美女,你别误会啊,我不是冲你,是我刚买没一个星期的猫,精神一天比一天差,眼看快死了,气的是奸商,说话语气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我举起病怏怏的短毛示意了一眼,二十五六为了迎合古风小镇的风格,穿着姑娘的清丽小嫂子,淡淡一笑,感同身受的说:“去年我送一个客户一条狗,也是买的时候活蹦乱跳,送过去没一个星期就死了。搞的那客户还以为我送他的一条病狗呢?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迟早是要遭报应的,我叫李青云,小姐姐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李芸,李先生不介意的话,可以叫我芸姐,喊老板娘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也姓李啊,说不定五百年前,我跟姐姐是一家呢?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老实交代,凭你这副俊俏的模样和油滑的嘴脸,祸害了多少年轻小姑娘?姐姐可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可不吃你这套。”

    李芸一脸八卦的凑到柜台上,小嫂子特有的那种敢说,能吞人的气质,着实很有侵略性。

    当即让我产生了一种,她能扑上来,把我给坐死的错觉。

    当然,一看她就是那种常见的唠嗑小能手,只是为了跟顾客拉进距离而已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会傻傻的认为,这小嫂子很好撩,一撩就能到手。

    估计她就是想让人认为她好撩,所谓一回生,二回熟,三回,四回才有苗头不是?

    等熟个五六回了,发现撩不到,她的生意都做了五六回了,跟她也成为朋友了。

    来二郎山玩,还不住她家客栈?

    套路啊,真是无处不在。“姐姐不吃我这套,想吃我哪一套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哪一套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我自顾的低头看了几眼,腼腆的递过去一个你懂的眼神,赶紧转移话题说:“姐,你能给我一个塑料袋吗?”

    “小混球,你这么坏,你家大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李芸稍稍一愣,不好意思的朝旁边轻呸了一声,给我拿了一个塑料袋说:“干啥?”

    “找个地方把它扔了呗!”

    我把短毛装进袋子,说了声谢谢姐姐,问她要不要吃啥?等会我吃东西回来,顺道给她带点。

    她说不用了,刚吃过了,不过却给我指点了哪两家的宵夜好吃。

    离开客栈,我四下看了几眼,大晚上的,街面上很清冷,但并不是没有人走动。

    看过聊斋的人知道,造畜造出来的畜生不能喝水,一喝水,巫术邪法就会被破掉。

    瞅了一眼远处的小桥,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过去,而是经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,直接把塑料袋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扔了短毛猫,朝一家卖粥的招牌瞅了几眼,向那边走了十几步,我又停下脚步,转身走回去,把袋子拧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总算有缘相识一场,把你扔进垃圾桶,被收垃圾的收走,埋进垃圾堆,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打开袋子,盯着里面有气无力的短毛猫,自言自语着走向了山溪。

    “这人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真是我多想了吧!”

    走出没几步,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对话,吓得我暗自一惊。

    好险,还好老子谨慎,故意在客栈跟李芸聊了一波,又来了这么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直接去解造畜之法,那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?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,我买了一大桶矿泉水,赶到停车的大平台,从车轮子反面摸出车钥匙,到车后座喂起了猫咪喝水。

    喂了它几口之后,快死了的短毛猫,神奇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伸着小舌头,吧嗒吧嗒快速的卷起了瓶盖上的水,几下就喝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盖子太小,我懒得拿着不停倒水,在车里四处瞅了几眼,也没找到装水的东西。

    于是打开后座上的鞋盒,倒了一高跟鞋的水,让短毛猫自个抱着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大桶矿泉水喝了一大半,秦岚忽然冒出来,吓了我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老板,人家这高跟鞋一万六一双,你居然拿来装水?”

    她收拾好身上的狼狈,可怜兮兮的朝我看来,我懒得搭理这事,深吸了一口气凉气问:“你怎么回事?怎么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猫,还被不知明的东西追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钱开房吗?就想着反正三楼够大,于是晚上偷偷翻了进去,一来不用露宿街头,二来看看传说是不是真的,看三楼是不是闹鬼?”

    提到闹鬼,秦岚惊悚的环抱着小肩膀,接连不断的打起了尿颤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普通人,居然吓成了这样,我很好奇她遇到了什么,但并没有催促。

    等她慢慢缓和过来,她结结巴巴的说:“我藏在三楼,等到晚上九点多钟,老头和一个小姑娘开始设法了,等他们弄好一切,你猜怎么招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小姑娘拿着纸片刀,突然一刀砍向她师父的脖子,他师父的脑袋就被纸片刀砍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脖子被纸片刀给砍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小姑娘提着纸片刀,一刀一刀把她削成了一具人骨,直到她剔干净除骨头之外的所有东西,骨头才倒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见到那个场面,你无法理解目睹那一过程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刚倒下,一股透彻骨髓的寒气扑到我身上,我就昏昏沉沉的过去捡起了地上的纸刀,用仅有的意识控制只是咬了一口舌头,连忙退出三楼,对自己施展造畜的法子,变成了一只猫,跑到了你房门口。”

    秦岚讲完,满眼惊悚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很蹊跷,你要知道人血的腥味是很重的,砍头和削骨产生的血腥味,足够笼罩整个客栈,但是我住在楼下并没有闻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秦岚受了刺激,情绪很不稳定的抓住我的衣服,一甩手说:“既然你不相信我,那我们一拍两散,我自己会给老大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我反手一巴掌抽过去,她捂着脸说:“你又打我?”

    一把扯过她的头发,把她的脸拽到我面前,恶狠狠的盯着她说:“打你?我还杀了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宋妍能把你当福利送给我,让我好好享受,这说明什么?说明你没有自主权,你替她办事,应该跟我一样,不得不听她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拿什么一拍两散?你拿什么给她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松开她的头发,把她甩到一边,我点了根烟,自顾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烟抽了一小半,她爬过来抢走剩下的半根,一口抽完大半根,咳嗽着一烟头杵灭在手心,牙齿打颤的说: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谢的,我也是提醒自己,暂时跟宋妍翻不起那个脸,别冲动,千万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我整理好情绪,拉开车门下车,“你收拾一下了,我们去吃东西,吃饱了换一家客栈住。这件事就当没发生,静观其变,看看后续。如果与太岁无关,那就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,就当没发生过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