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12章 放火 二

    爬墙,掀瓦,点火扔抹布!

    这些细节都清楚,想来不是诈我。

    不过我依然死鸭子嘴硬,打死不承认我放过火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宋家祖宅代表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一把火下去,后果有多严重吗?”

    唐老头激动的抓着我的衣领提起来,喷了我一脸的唾沫腥子。

    “代表着宋家村那一拨后人的信仰,也是宋家凝聚力的重要来源!”

    我又不傻当然知道宋家祖宅代表着什么?如果不重要,我才不烧呢!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还烧?”

    “是谁给你的勇气?谁给你胆子玩火的?”

    唐老头双眼充血,跟疯了似的瞪着眼珠子。“宋家家大业大,大到了你根本无法理解的程度。就算宋子俊这一系,已经是个庞然大物了,其实也只是宋家的一个支系。你这一把火不仅烧了宋家这一系内部的凝聚力,还切断了这一系与主家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他们聊到祖上五六代,还可以到祖宗生活过一两年的地方走动走动。有走动就有交情,现在全被你一把火给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,就是烂命一条,就能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不管宝宝买下你的尸体之前,你被那些贩子倒卖过多少遍?宋家都能把你父母兄弟姐妹给翻出来,让他们人间蒸发,以解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唐老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像泄气的皮球松开我的衣领,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头,我给你认真的再讲一遍,我没有放火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”

    事情的严重程度,已经远超了我的想象。

    那就更不能承认了。

    我难得露出严肃、认真的模样,没想到却是认真的说谎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烧没烧,反正宋妍有证据说是你烧的。不管是天灾,还是人祸,她该承担的责任都一样,现在能救你的只有她,她说是天灾,你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宋妍?她恨不得我死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以老头对她的了解,她是一个野心极重的女人,也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。这样的人往往有一个共同点,利益最大化。反正她有无可逃避的责任,而你又能从蛇坑死里逃生,已经证明了你的利用价值,她不会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唐老头眯起一双老眼,眼中精光连闪的望着漆黑的夜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,憋了一大口气问:“赌不赌?如果赌的话,我通知她,你回来了。如果她带人来抓你,就算你是神仙也躲不过枪子,如果她不抓你,用此事要挟你为她所用,那你的机会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

    “飞黄腾达的机会,在全世界她家并不比宋家差,只不过她母亲那一系斗争失败,她为了保命才嫁给的宋子健。祸兮福所倚,如果她躲过了这一劫,必然一飞冲天,辅佐她,对你修行有巨大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,说清楚一点,我还没明白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明白老头的意思,但有些话还是说明白的好,对彼此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,宝宝是一根筋,适合以真性情跟宋小莹打交道。你小子奸滑似鬼,日子长了与宋小莹那一班人一定会产生理念上的矛盾,你更适合与利益为上的宋妍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,再过个十年,不论是宋妍代表的外戚得势,还是宋小莹代表的正统做主,你们都会有座靠山,就算老头死了,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一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老眼,死死的盯着我,看的我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我们才认识几天啊,你就这么相信我会跟宝儿姐一条心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自己怎么活的吧?你胸膛里的八卦,可是宝儿佩戴了十八年,辅助她躲过了生死劫的宝贝,再加上她的血让你获得了活过来的契机,你们俩注定打断了骨头连着筋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这样子啊,看来我们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!”

    我借机搂过宝儿姐的小肩膀,左右摇摆了起来。“为了不连累我亲爱的宝儿姐,我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爪爪往哪放呢?”

    不就是搭了下肩膀吗,唐宝宝反应激烈的抖开我的胳膊,跳起来,一小锤锤打在了我头顶。

    “让相亲相爱一家人,让你相亲相爱一家人”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小锤锤如雨点一般落在我头顶,我捂着脑袋围着她转了几圈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是打累了,还是转晕了,这才收了拳头说:“你们刚才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你不是在旁边吗?”

    “信息量太大,没懂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,这些男孩子玩的权谋,你不用多想,没必要伤害你本来就不多的脑细胞。”

    唐老头打完电话,没事找死的又招惹上了唐宝宝。

    唐宝宝一眼瞪过去,撸起袖子冲向厢房说:“老东西,你要死球了,我去告诉奶奶,你去下面逛了一趟,也没找奶奶啪啪啪,我敢保证,你绝对要死球了!”

    “祖宗哎,我的个小祖宗”

    我去填饱肚子,洗完澡,换上唐宝宝一套比较宽大的衣服,对着镜子一照,自我感觉特帅。

    就是乌黑的瞳孔,隐约放着绿光,显得有些阴邪。

    眼睛真是败笔,小爷明明是老实可欺的小男生好不好?

    带着这双眼睛,以后还怎么坑人?

    “天都快亮了,困死了,你宝儿姐我去睡觉了,你自个等那女人吧!走的时候不用叫我,如果被枪毙了,魂记得回来说个拜拜。”

    我洗完澡出来,唐宝宝趴在堂屋大桌都睡着了,她听到响动惊醒过来,闭着眼睛走向了她的屋。

    “好的,宝儿姐。”

    目送她回屋,我一个人等在院子里,天蒙蒙亮的时候,一辆车停在了院门外。

    宋妍穿着宽大的风衣,从驾驶门下来,她看了我一眼,二话没说,打开后车门又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没带人来,也就是说有得谈了。

    我识趣的低着头,打开门,坐进去,刚带上门,她用枪顶着我说:“跪下,扇脸。”

    车后座挺宽松的,我刚蹲到座位前准备转身,就听到了开保险的声音。

    连忙停下了异动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转身了?”

    她穿的可是高跟鞋啊,一脚踹在我背脊上,脸撞在门上都没什么,感觉背脊都要被这一下钉穿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放火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放火了?村里线路老化,刚好厨房起火,烧炸了煤气罐,再加上风又大,结果二十几间屋子全烧了。跪下,扇脸吧!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有些事情不用说太明白,彼此知道就好。

    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我抡起手直接抽起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几巴掌下去牙龈就打出了血。

    “很憋屈是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继续扇,扇到憋屈,扇到恨不得生吃了我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停手,她脱了鞋子,狠狠的几脚踹在我背上,怒不可遏的大吼:“憋屈?你这算什么憋屈?老娘被那老东西拱了好几年,不管喜不喜欢,都得脸上带着笑,说喜欢。煎熬了多少个日夜,才有了今天的位置,就这一场火,全烧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找的,怪不得谁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看走眼了你,事已至此,我认。”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的用枪顶着我的脑门,像疯了一样的冷笑着说:“手背在背后,跪好了,慢慢转过来,要表现的很喜欢,很开心的啃我。你也好好尝试一下,什么叫这是你自找的!”

    不论对方什么身份,对我来说,一个大老爷们干出跪舔的事情,就是屈辱。

    那半个小时,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。

    还要忍着没有咬她一口,把她给毒死。

    最后她用枪挑着我的下巴,带着张狂的笑容,问我味道如何?这才结束了那场该死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这场火的影响非常大,我被打压是必然的。虽然我能毁灭监控资料,但是有人看到过你的身影,怀疑是你。这种事情,只要一个怀疑,足够你万劫不复了,所以你需要一个不在场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制造有效的不在场证据?就像你说的,这件事严重到一个怀疑,就能让我万劫不复,什么样的不在场证据?能打消这个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宋小莹的病因找到了,是吃了太岁菌。那是一种长在太岁附近的蘑菇,年头,大年夜的那天她去祭祖,无聊揪了一个小蘑菇嚼了,这才发邪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本草纲目记载,太岁,肉灵芝,久食,轻身不老,延年神仙。其实就像备急千金翼方,记载的五石散一样,说吃了能修炼成仙,其实都是扯淡,但效果却诡异的很。太岁一般在地底深处,只要地下有太岁,地面就会生太岁菌,太岁菌与太岁的药效刚好相反,小莹吃了就变成了现在这样。想救她,必须找到太岁,以相克之理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又与我不在场的证据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,你不是在我屋里过了一夜吗?我可以说那时候,就知道小莹的病根在太岁上,让你去找了,而你离开之后,就没回过宋家寨。只要你找回太岁,医好了小莹,没有证据的怀疑,自然没了市场,而我用尽心力帮小莹奔波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?也算搬回了一成。”

    “宋家祖坟在哪?”

    “二郎山,后山,显圣真君观以北。那地方很邪门,等你去了,问山里的村民就知道了。消息就这么多,各路高手已经出发了,你得抓紧时间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