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11章 放火 一

    翻出井口,我不知道被宋妍逮到,会不会被补一枪?

    于是迅速的躲进旁边了树丛,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天很黑,天上一颗星星都没有。

    公厕大小的陈氏祠堂,阴森森的躲在草丛当中。

    偶尔有几只乌鸦在附近活动,静悄悄的,周围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我强压着去弄死宋妍的冲动,像条狗似的钻着丛林,绕向了山脚。

    “大爷是龙,能屈能伸,小不忍则乱大谋”

    我反复找了好多少大道理来安慰自己,但是经过小村附近,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!

    这么个憋法,没被那小娘们弄死,先被这口气给憋死了。

    不管了,要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。

    去干她娘的!

    转身摸进村子,躲在草丛里,村里一大半房子亮着灯,但很少有人在外面走动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,小心翼翼的摸到那栋专门用来烧饭的房子后门。

    躲在篱笆里听了一会屋里的动静,没人。

    撬开后门,找了几块干燥的抹布,倒上油,拿了个打火机。

    拔掉煤气管,打开四个煤气罐的阀门,随后溜出后门,点燃一块抹布,扔向了易燃物品。

    燃烧的抹布扔出去,我撒开脚丫子就跑了。

    跑了十几米远,也没听到传说中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“咋还不炸呢?难道没点着?”

    我很想回去看看,又怕跑到后门,煤气罐突然炸了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放鞭炮,被煤气罐炸一下,应该老疼了?

    我没被炸过,也不知道有多疼,反正我不敢去试,于是患得患失的又摸到上风口的房子旁边。

    爬上墙头,揭开一张瓦片,点燃手里几块带油的抹布,全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村里都是将近百年的老房子,瓦片底下,垫着一层防雨的油麻布。

    带火的抹布丢上去,油麻布就着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由于做贼心虚,我有点小紧张,跳下墙头的时候,弄出了动静。

    听到屋里传出的喊声,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旁边的树林,找准方向,摸向了山脚。

    “着火了,快救火啊!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,快来人啊,救火”

    “是哪个王八蛋放的火?有种放火烧我家祖屋就别躲,有种出来硬刚,看老娘不打死你?”

    宋小莹气急败坏的叫骂声,夹杂在救火声中最为响亮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误伤友军,反正如果不是宋家祖宅,我才懒得烧呢!

    这里是宋妍当家,宋家维护修缮了三四十年的老房子,在她管事的时候,起火了,足够这臭婆娘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她不是担心传绯闻,被打入冷宫,坐冷板凳,才杀老子的吗?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,去坐老虎凳吧!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身后火光冲天,突然几声迟到的爆炸声响起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眼,心情舒畅的溜向了山脚。

    “小祖宗,您就吃一口吧,宋妍那女人真不能杀,起码不能让她死在国内,不然麻烦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放开你,让你开坛作法,一时半刻也弄不死她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她中招了,她身边有那么多高手,很快就能破解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那小子都死了,就算杀了宋妍,他也活不过来。爷爷不是帮他和宋妍配了阴婚,用来消磨他的怨气吗?等怨气散了,他也能投胎转世,总比杀了宋妍,让他当厉鬼好吧?”

    回到唐家小院,唐宝宝穿着一身道袍,被绑在晾衣服用的木柱子上,唐老头顶着一只熊猫眼,端着一碗稀饭,哭爷爷告奶奶的求唐宝宝吃上一口。

    唐宝宝就那么坐在地上,低着个脑袋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唐老头,老子挖了你家祖坟还是咋的?又配冥婚,配你个头啊配!”

    我在门缝了瞅了一会,听到冥婚这茬,气恼的冲过去,一脚踹向唐老头。

    “你你”

    平常贼激灵的老头,看看我受惊的站着没动,硬生生的挨了一脚。

    人倒在地上,一脸惊吓的瞪着眼睛,腿蹬了一下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老头老头老头,别装死啊!”

    我不确定的轻轻踹了他两脚,一点反应都没有,眼看他的脸色在一瞬间僵硬了起来,吓得我手脚发抖的过去一探鼻息和脉搏。

    没气了,死了。

    “死老头,别装了,起来。”

    唐宝宝饿的迷迷糊糊,有气无力的抬起头,情急的骂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突然老头身下传来了一阵恶臭,这是人死后,机体失灵,大小便失禁的反应,急得唐宝宝大喊:“爷爷,爷爷”

    死了?真的死了?

    我把宝儿姐她爷爷给踹死了?

    听着宝儿姐着急的呼喊声,我脑子一片空白的傻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宝儿真孝顺,孝感动天。爷爷刚到阎王殿门口,阎王爷看我家宝儿这么乖,送了爷爷几年阳寿,又把爷爷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宝宝急的都快哭了,唐老头突然咳嗽两声,从地上蹦起来,提着裤子,风一样的冲向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装死也太敬业了吧?连屎尿都挤出来了?”

    见唐老头死而复活,我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阳间一天,冥界一年,谁有闲工夫跟你在这开玩笑?你祖师爷拖我给你带上来了一件东西,在后门三步开外,你自己拿铲子去挖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看着唐老头冲进洗手间的背影,听到他的话,我再一次愣住了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死了?就这么一会,真到下面溜达了一圈,又回来了?

    “青云奴。”

    唐宝宝怒气冲冲的一声呵斥,惊得我连忙蹲到柱子后面,帮她解起了绳子。“在呢,宝儿姐,我害你受苦了,心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宝儿姐?别喊这么亲热,说吧,宋妍那娘们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“宝儿姐主人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解开绳子,我连忙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,开启了忏悔模式。

    “哪里错了?”

    “我祖宗十八代都错了,世上就不该有我,我本身就是一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滚,这招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拉怂的头爬起来,可怜兮兮的朝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她摇摇晃晃的一脚踹在我屁股上,问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我踉跄了几步,指着门边放着的铲子,说:“拿铲子,去后院挖个坑,把自己给埋了,证明我是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你。”

    她懒得搭理我,跑去厨房弄吃的去了。

    我拿着铁铲来到后门,按照老头说的量了三步。

    地面很平整,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地下真有东西?

    我不确信的挖了没几铲子,就铲到了一个硬物。

    小心的扒开泥巴,是一个青绿色的圆柱形布袋子。

    袋子很精致,也很干燥,看起来就像刚埋进土里的一般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唐老头刚从下面带上来的?

    我赶紧拿起来袋子,解开顶端的系带,里面装着一卷青玉书卷。

    别看书卷的个头不大,看着还挺秀气,份量却挺足。

    拿在手里估摸着有十来斤,握着也挺合手。

    展开书卷,一共有十八根玉签,用金线穿着,并排起来,差不多三四十厘米。

    只有第一根玉签上写着:阴婚卷三个字,其它地方全部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玉签虽然薄如硬币,但却很结实。

    我尝试着掰了掰,怕掰断了,开始没用多大劲,后来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,连一根玉签也没掰断。

    试了试玉签的硬度,我又拉着书卷,扯起了金线。

    跟玉签差不多,一样坚韧无比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傻笑着掰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拿着挺顺手,重量也可以,我试验一下硬度,看能不能当板砖使?”

    “当板砖使?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这可是阴婚卷,类似生死簿的宝贝。所有冥物的姻缘都记录在上面,你脑子有包啊,居然要拿来当板砖使?”

    唐老头来到后门,见我蹲在地上搬弄书卷,得知我的想法,过来一脚把我踹了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“上面又没字,怎么用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是个带东西的,怎么用你自个慢慢琢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爬起来卷好玉卷,握在手里,连摆了几个风骚的造型,瞬间觉得自己仙气十足。

    问老头帅不帅?像不像玉树临风,满腹经纶的俏书生?

    “脏兮兮的,浑身腥臭味,倒像个落魄到了要饭的穷书呆,还俏书生?免了吧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洗干净不就像了?谁认为俏书生会揍人呢?谁又会想到俏书生,会拿着文玩一样的书卷砸人呢?”

    我一书卷拍在老头肩膀上,撒开脚丫子就跑。

    老家伙揉着肩膀,倒吸着凉气,在后面追着喊:“小子,给老子站住,有种别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追,我就不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跑,我就不追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俩吵够了没有,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?”

    唐宝宝在厨房一声大吼,我和老头都怂了,互相挤兑了对方几句,唐老头好奇的说:“小子,以我对宋妍的了解,她说你死了,你一定就死了,这次你又是怎么活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她把老子丢进了蛇窝,老子百毒不侵,这次压根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死?那她拿着你的头发过来,让我给她娶阴夫,如果你没死,术法不应该会成功啊!”

    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倒不是我不相信唐老头,而是冥籍,听起来就不像人该拥有的,还是保密的好。

    我欠揍的冲他左右扭着腰,老头子正要发飙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接起电话听完,脸色瞬间变得比黑炭还黑的质问:“你把宋家祖宅烧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您说啥?”

    “您说宋家祖宅被烧了?我胆子小,您可别吓我,我那便宜老丈人可是全世界都有矿啊,还有好多医药研究所,拔一根腿毛下来,都能砸死人,谁有胆子去烧他家祖宅?”

    “电话是宋妍打来的,村上有监控拍到你爬墙,掀瓦,点火扔抹布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