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10章 宅斗 二

    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都吓傻了。

    还好,发邪的手紧追着宋妍,手顺道扯偏了我的身体,躲开了被一枪爆头的命运。

    开了一枪,宋妍捂着被扯得酥胸半露的衣领,一个健步冲进房间。

    砰得一声砸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并不结实,紧追在后面的手,握成拳头撞上去。

    穿透门板,扯着我的一条胳膊,把我卡在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“松手,再不松手,我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宋妍在门里倒吸着凉气让我松手。

    那只手根本没有知觉,我也不知道抓到了什么?

    我用力抵着门,想把手拉出来,但根本拉不动,只能减轻头和肩膀卡在门外的痛苦。

    哭丧着脸说:“阿姨,就算您打死我,中邪的手也不见得会松开。如果我死了,说不定整个身体会一起发邪,力气会变得更大,一下就破门而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打烂你的胳膊。”

    “胳膊被打烂了,手不见得就不会动了。没了我当拖油瓶,说不定它更灵活了。”

    我很好奇手到底抓到了哪里?

    以她的果断,如果是头发,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给我的爪子几枪。

    于是幸灾乐祸的问:“阿姨,它抓到您啥了?要不您给它几枪,把它打烂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她先是发出了一声古怪的闷哼,紧接着一声冷斥,憋着呼吸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几个拿着电棍,背着绳索的制服壮汉,出现在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领头的对着耳麦说一队已就位,请指示。

    只听到宋妍不带任何语气的说:“带上大门,封锁房子四周,没我的命令,不准任何人靠近。”

    吱呀一声,大门从外面带上,咵咵的脚步声过后,外面就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这一下,我更好奇了。

    冯笑笑她母亲就在村里的,她家的绝气九针,就能制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宋妍情愿跟我一起卡在门上,也不叫人,到底哪里被抓住了?这么见不得人吗?

    一夜无话,是真的一整夜,她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要不是门里有喘气的声音,我都以为她跑了呢?

    天快亮的时候,手往里拉拽的感觉突然消失了,我噗通一声往后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以一个姿势保持了一夜,摔在地上,我动都懒得再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绑起来,丢到村后的枯井里去喂蛇。”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宋妍换了一身宽大的衣服从房里出来。

    她招呼三个壮汉从后门进屋,把我绑得像个粽子,跪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本来我想骂人来着,听说喂蛇,低下头一声没坑。

    万一把她骂急了,她不拿我喂蛇,一枪毙了我,我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临死还如此沉得住气,阿姨越发看中你了。可惜你是个男人,不管我们有没有什么,我和你孤男寡女的呆了一整晚,如果我不弄死你,就会有人拿这事挤兑我,给我带来巨大的麻烦,搞不好就会坐上冷板凳。”

    宋妍从口袋掏出一块捏成团的红布,捏着我的下巴,塞了我满满一嘴。

    扯掉我几根头发,凑到我耳边轻声说:“虿盆是商妲己所用的酷刑,受万蛇撕咬而死的人,怨气应该会很重,不能投胎转世。你死之后,我会去找唐先生请罪,说清楚我杀你的苦衷,而后甘愿折寿娶你当阴夫,来化解你身上的怨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起身子,挥手说:“办的干净利落点。”

    三个壮汉带我从后门离开,隔着篱笆还能看到宋小莹拿着手枪,带着一伙穿着同样制服的人,在大门侧面与宋妍的人对峙呢!

    看到这场面我一点也不感动,只想过去给这便宜小姨子一脑瓜崩。

    见过蠢的,没见过这么蠢的。

    拿枪确实帅,但这都是宋家的人,能开枪突突吗?

    要救人,要干架,地上的棍子、板砖,都比那破玩意实在啊!

    三个家伙沿着一条茂密的小道,往后村后的山坡上转了一百多米,来到了一间比公厕大不了多少的祠堂边上。

    看祠堂的样式,比小村的房子还古老,没有两百年,也有一百几十年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小村原本叫宋家寨,全村人都姓宋,村后这个祠堂,居然写着陈氏宗亲。

    祠堂旁边有一口枯井,井边长满了锯齿植物。

    三个家伙带我来到井边,我看着老旧的祠堂正好奇呢,他们二话没说,就把我丢下了井口。

    井最多不到五米,黑乎乎的只能看到底下有绳状的东西在动。

    呼的一声,落到井底,砸在软绵绵的一堆恶心玩意上,并没有多疼,就是恶心。

    一条条冷冰冰的玩意飞快的缠到了我身上,耳边全是嘶嘶嘶的声音。

    真是要了亲命!

    先是享受了一阵密集的针扎感,慢慢的,咬我的蛇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没有蛇再咬我了。

    没东西咬我了,但是我感觉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,无处不疼,无处不麻。

    麻和疼加在一起,又产生了一种新的感觉,奇痒无比。

    我想喊,嘴巴里塞满了布,根本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能发出一声声闷吼。

    想抓,手脚都被绑着,只能瞪着眼睛,疯狂的挣扎,想挣脱捆绑。

    在某一个临界点,我终于爆了。

    绑人用的专用警绳,被我活生生的崩断了。

    崩断警绳的瞬间,精神仿佛也达到了临界点,突破了一层蛋壳。

    我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昏死的那一刻,我神奇的看清了昏暗的井底,拥有了夜视的能力,只要有微弱的光,眼睛都可以看见。

    很久以后,我无意中翻医书得知,蛇胆明目,蛇毒也明目,换成任何一个人,像我这样不被毒死,不被毒瞎,都能拥有夜视的能力。

    书归正传,昏死之后,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到了一个从没见到过的绝世美女。

    她站在摊头卖汤,摊前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她不停的重复着简单、枯燥的活计。

    嘴角始终带着淡笑,没一点厌烦,始终是那样的专注。

    我就站在旁边看,有美女看,开始挺开心的,但时间看久了,越看越不耐烦,越看越暴躁。

    在我控制不住愤怒,要掀摊子的时候,她冲我莞尔一笑,摊开一份写着阴婚卷的竹卷。

    竹卷上写着:“赘婿李青云,冥籍,阴司孟婆庄人氏。尊妻宋雪莹,冥籍,二郎县,灌江口镇,宋氏祖灵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又浮现了一行字:“赘婿李青云,冥籍,阴司孟婆庄人氏。尊妻宋妍,人籍,二郎县,灌江口镇宋子俊阳妻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那两行字,递过来一碗不一样的汤说:“一世冥婚三世完,一口忘川水,注销两重婚。喝了,安心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李青云,李青云!”

    我接过碗,张嘴刚要喝,突然听到宋妍吐气如兰的呼唤声,把我从梦中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,躺在蛇堆里,身上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我连忙跳起来,抖落身上的死蛇,反复回想着记得一清二楚的梦。

    如果梦是真的,那就透露了三个信息。

    一,我不是人籍,是冥籍。

    二,宋妍真拿我当阴夫娶了,因为我是冥籍,被她搞成功了。

    三,如果结了冥婚,上了阴婚卷,双方得纠缠三辈子才算完,而忘川水能注销身上的冥婚。

    “便宜老丈人叫宋子俊吗?问清楚这个,就能侧面证明梦的真实性了!”

    理清思绪,我左右撑着井壁,爬了一米多高,看到底下蛇堆里有条红布。

    应该是宋妍塞我嘴里的那团布。

    跳下去,捡起来一看,是一个被扯烂了的肚兜。

    “晦气。”

    扔掉这倒霉玩意,我忍着像几天没吃饭的饥饿感,手软脚软的翻出了枯井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