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7章 上门女婿 一

    宋小莹刚扑到我身上,恰好唐宝宝和另外两女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贱莹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宝宝看到宋小莹骑在我身上,她提着铁铲,加快速度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发邪的宋小莹当然不会搭理她了,张着嘴巴咬下来,我连忙松开不受控制的手,一巴掌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手打在宋小莹脸上,抽出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但是她却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唐宝宝已经冲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她抡着铁铲,就是一铲子拍在了宋小莹脑瓜上。

    宋小莹倒向一边,头上被拍出了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“让你骑我家小奶狗,让你骑我家小奶狗,踹死你个龟孙!”

    一铲子下去,唐宝宝又连补了几脚。

    而冯笑笑紧跟在唐宝宝后面到来,她拿着银针,唰唰几下,把我不听使唤的手,插成了一个刺猬。

    几根针下去,铁青的手依然没有知觉,但已经不再造次了。

    “二哈,莫邪,快跑。”

    等冯笑笑收针,唐宝宝连忙收脚,一起拽着我就跑。

    惊险无比的躲过了宋小莹的追击。

    “小贱莹这病情又加重了,不吃土,改吸阳气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们一行六人跑到安全的地方,宋小莹一个人还在坟头附近遛弯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看着场中的宋小莹,都露出了忧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陈莫邪左右看了几眼,对死气沉沉的少女说:“老板娘,你们来的路上没遇到黄麒麟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家伙呢?”

    大家都在找黄麒麟的时候,黄麒麟抱着关公神像,从另一个方向慢慢走了场中。

    他两腿发软的扔了神像,宋小莹跑过去,抓着他的肩膀用力一吸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两条白色雾气,成条状的钻出他的鼻孔,被宋小莹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黄麒麟摇摇晃晃的倒下去。

    宋小莹两眼一闭,倒在黄麒麟旁边,嘴角的长虎牙缩回去,睡得可香甜了。

    黄麒麟被吸了阳气,回去高烧不断,不到一天,人像病了很久一样。

    有气无力,面色蜡黄,轻轻抓一下头发,就会掉下一大撮。

    他这情况只能静养,如果运气好,能养过来,但以后会老的很快。

    如果运气不好,一病不起,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事也怪不得宋小莹,她梦游发病,她也是个受害者。

    套用唐老头一句叹息,有些东西人惹不起,有些事一旦遭遇,等同天灾。

    人只能努力学会去接受。

    我那便宜老丈人,因为宋小莹的病情加重,黄麒麟的情况,放下所有工作赶回老家,第一时间找上了唐老头。

    极其郑重的再次求唐老头出手。

    这次唐老头没有拒绝,也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他把我推来说:“实话说吧,宋家这件事水太深,老头不会为了宋家的事拼命,宋家家大业大,有些事也不会告诉我这个外人,就算宋家肯说,我也不敢听。不过这小子倒不用避嫌,他可以去帮忙搭把手。至于他掺和进去,能不能起作用,老头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?”

    “根据老头道听途说的消息分析,宋家这次的事,也关乎着这小子的命。如果事情不解决,等小莹和麒麟死了,该遭劫的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?他是这也太荒谬了吧!”

    便宜老丈人虎躯一震,一脸诡异的看着唐老头的眼睛,似乎想从唐老头眼中找些什么。

    唐老头笑呵呵的说:“人都有秘密,这小子的秘密他自己不说,老头子可不想越俎代庖。”

    “死老头,你自个怕事不肯掺和,干嘛让我去?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举着恢复了正常,但布满了针孔的手说:“我自个都中邪了,手到了晚上,随时会发邪。我自己都顾不来自己了,哪有心情去管别人家的闲事?”

    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这手是小莹咬的,解法还得从她身上找,去吧!”

    “宝儿姐,老不死的要赶我走,你帮我揍他。人家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,人家才不要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我跑到唐宝宝身边,一屁股坐在地上,抱着她的腿,苦哈哈的干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有外人在场,唐宝宝连忙用两只手抵着我的额头,脸蛋微红的说:“死开,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滚,不滚,就不滚。”

    “乖,如果宋家这件事完了,你能活着回来,我教你开坛,隔空揍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只要我跟着你,我就能慢慢偷师,学会开坛。最多花的时间长一点,我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撒手,出门左转,上车。”

    唐宝宝憋不住了,连着几锤锤打在我头顶,指着院门大吼:“滚蛋,不然我挖个坑把你埋了。”

    见唐宝宝真的发飙了,我识趣的松开她的腿。

    蹦起来,冲便宜老丈人数落起了我的坏毛病。

    “小老头,我饭量大,吃的多,还有一身坏毛病。辱骂长辈,欺负幼小,这只是小儿科。看到别人家有好东西,就往自个口袋里塞,手脚特不干净。还有还有我生冷不忌,上到八十的老太太,下到三岁的小女娃,我都喜欢最主要的是我啥都不会啊,让我去帮忙,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小节,不碍事。小兄弟,往后家里的事,还得仰仗你多上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碍事?比如你媳妇洗澡,我在外面偷窥,你能忍吗?不能忍吧,所以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怕那只母老虎,不嫌弃她老,还能偷看到她,那也算你本事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番逗逼的对话,我通过便宜老丈人的态度,确定了两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,这件事很严重,严重到我一个小毛头问候他媳妇,他都没心思去介意了。

    第二,真如唐老头所说,这件事涉及到了宋家的某个秘密或者禁忌,不然以宋家的财力和势力,不会稀罕我这个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我确定了这两点,垂头丧气的说:“小老头,算你赢了,我跟你走一趟,但事先说好,别指望我能帮什么大忙。”

    便宜老丈人见我答应,和唐老头又聊了几句,说他到门外等我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死老头,说吧,这件事牵扯到了宋家什么禁忌?怎么就涉及到我的小命了?”

    “几十年前,几箱子金条引发了一场冥婚,冥婚闹出了一个诅咒。诅咒宋家第三代人,婚不成婚,不得好死。具体细节,我就不清楚了,毕竟那是几十年前的八卦传闻。”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你明知道这事,还给老子和宋家大姑娘配冥婚?这不是坑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就是一个死人,死人还怎么死?”

    “怪我咯?怪我没事先告诉你,我会活对不对?随便折腾小爷的尸体,你还有理了。”

    跟唐老头互怼了几句,唐宝宝收了我的换洗衣服,装进一个包,把包扔给我说:“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滚了啊!”

    “滚吧,记得活着回来学开坛。”

    “安了,没有宝儿姐发话,阎王爷也不敢收我!”

    从她眼底深处捕捉到了一抹不舍的柔情。

    吓得我赶紧拍了一句马屁,溜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决定以什么身份去宋家?”

    坐进车里,便宜老丈人丢给我一根烟。

    我本来是不抽烟的,透过车窗看到唐宝宝坐在门槛上,低着头,拿着刀,有一刀没一刀的剁着地。

    我不自觉的接过烟点上,重重的吸了一大口。“什么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宋家是个很大的摊子,我这一系,主要做能源和药品这两个行业,在世界各地都有矿,也有许多医药研究中心。雪莹那一走,小莹这一病,各种宗亲旁戚都开始动歪脑筋了,明里暗里,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事呢?所以我带你回去,你得有个身份,比如唐先生的高徒,是给小莹瞧病的医生,又或者是我早年收养的干儿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老不死的,连爸爸的便宜也敢占,活腻了是吧?”

    这小老头可能已经知道我死而复活的秘密了,我也不藏着掖着了,一眼斜视过去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说:“从情理上来讲,我也算你老丈人了对不对?你这样口不遮拦,是会挨雷劈的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吧!就你养的那个闺女,老子和她躺棺材里那么久,她就没吭过一声。等老子活了,她就蹦出来装温柔贤淑,妄想拉老子下去陪她?想都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夫妻俩打情骂俏,我哪管得着?再说你们这种情况,是人能说上话的吗?”

    “别扯这没用的了,那个要宋家第三代人,婚不成婚,不得好死的诅咒,你准备怎么破?小爷从坟里爬出来还没一个月,可不想因为这诅咒,又被埋回土里。”

    “诅咒这事,打三年前雪莹出事,我已经请人着手处理了,但是一些事不能给外人讲,进展也不大。眼下小莹病情恶化了,家里倒是来了不少有本事的人,我就想先把她的病情控制住,先治标,再治本,再去解决那个诅咒。”

    “得,那就先这样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没说以什么身份跟我回去呢?你不说,那我就说你是我干儿子了。到时候别人以为你是来抢家当的,明里暗里找你麻烦,可别怪我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被小贱莹给咬了吗?您家给她医病的高人来了那么多,就说我是个去求医的病人。您来找唐老头,顺路载我一程,把我载回去的呗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就是一个顺道去求医的病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