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6章 小姨子发邪

    你说别人在装鬼吓人!!

    那你是啥?

    我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猛的回头。

    天上的月亮很大,来的路上一片银白,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?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捡起落在路边的手电筒,四处照射了好几圈,然而那个声音就说了那么一句话,我问了好几声,也没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也察觉到了?我叫陈莫邪,亲亲殡仪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打扮得像个纸扎,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面瘫男,动着鼻子,四下嗅了嗅,向我自我介绍了他一句,神情凝重的防备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便宜小姨夫紧抱着神像,可能胖子比较有安全感,他慢慢挪到二哈身边,就差没躲进二哈怀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它走了。”

    二哈身上的树叶,被夜风吹的上下起伏,但树叶飘的方向并不一致。

    仿佛同时起着东南西北风一般。

    不一会,树叶吹拂的方向恢复了一致。

    二哈盯着恢复正常的树叶,吐出了老长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“回去还是继续?反正我随意,听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询问的看向陈莫邪和二哈,最后看向了便宜小姨夫。

    “我老婆说了,如果我被吓跑了,回去让我跪气球。气球不许破,如果破了,她会把我绑着用鞭子抽。”

    便宜小姨夫着急的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二哈昂首挺胸的说:“我姐的面子不能丢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回去也是睡殡仪馆,和在坟头睡觉没区别。在这一觉睡到天亮,还能赚两百块钱补贴呢?”

    陈莫邪面瘫的耸着肩,表情和动作极不和谐,怎么看都觉着别扭。

    这三个家伙,就没一个正常的。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两声,打着白捡的手电筒,率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没几步,我突然转身,电筒猛照向了路边的大树。

    “警察,双手抱头,立正蹲好,不准动。”

    树杈上站着一个人,我这一声大吼,吓得他真的双手抱头,从树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鬼?”

    便宜小姨夫见到摔地上的人,痛苦的嗷嗷乱嚎,惊喜的朝我们看来。

    我们都没有说话,流露出的情绪,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别这样看我,我心里瘆得慌”

    来到我便宜媳妇坟头,大家发现坟头被翻过,二哈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他哼哼唧唧的走到旁边昏暗的地方,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多出了一棵树。

    陈莫邪在地上打了个滚,弄脏身上的衣服,往坟堆边上一靠,闭上眼睛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,就他娘的是个纸扎人啊!

    便宜小姨夫盯着翻过的坟堆,愣了一会,很快支好了露营帐篷。

    他在帐篷上贴了一圈符,跟我说了一声晚安,钻进帐篷,把关公神像在门口摆好,缩进去就没声了。

    “我日,一群牲口!”

    我暗自低骂一声,坐到墓碑旁边,靠在墓碑上闭眼假寐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当初在棺材里,常听的鸟叫虫鸣,不自觉的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感觉有什么东西,在我面前用力吸着气。

    我猛的惊醒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张俏脸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长长的睫毛,浑浊的眼珠子,还有两颗反射着月光的长虎牙。

    我那便宜小姨子还是白天那身低领打扮。

    她弯着腰,脸凑在我面前十几厘米开外,用力吸着气。

    角度刚刚好,动都不用动,正好够我瞅进那要命的深渊。

    吸!吐!

    吸!吐!

    她用力的反复吸了半天空气,越吸,用的力气越大。

    看起来,越来越暴躁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,只能看出她发病了。

    担心她咬我一口,把病传染给我。

    我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说实话,惹人犯罪的事业线,真好看。

    我并不介意多看一会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姐夫不是人,起码不是正常人,你就算把肺吸抽筋了,也不可能吸到他的阳气。”

    突然,依靠的墓碑,恨铁不成钢的说话了。

    可惜便宜小姨子一点反应也没有,躬在我面前,努力的吸气,吐气,根本没搭理她。

    不过,看宋小莹这架势,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非要吸到阳气不可啊!

    她是跟我杠上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好看不?想不想捏一捏,她在梦游,什么都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这阵子我在唐宝宝家可不是白混的,唐老头可是配冥婚的专业户。

    冥婚这种事很诡异,我要是敢答应她的称呼,她就能把我拉回棺材,陪她永垂不朽。

    老子在棺材里,无聊的不知道躺了多久,也没见她吱一声。

    一从坟里爬出来,这娘们就冒出头,温柔的喊起了老公。

    其心可诛啊!

    我并没打算把她怎么招,也没本事把她怎么招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会点破这事。

    反正不答应她的称呼就好了。

    以后找到离婚的法子,把这场冥婚离了就成。

    我没答应她的叫唤,她再一次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宋小莹又忙活了一阵,实在吸不到我的阳气,直起身子,走向了她老公睡的帐篷。

    走到帐篷前,她看到帐篷前面的关公,用胳膊挡着脸退后几步,绕着帐篷转起了圈。

    可惜帐篷上贴着一圈纸符,她似乎也挺讨厌的,找了几圈没找到缺口,就四处乱瞅的,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,在坟头附近溜达了起来。

    吓得躺坟堆上的陈莫邪,脸皮来回直抽。

    昏暗中的那颗胖大树,树叶抖动的幅度,那叫一个波涛汹涌啊!

    “呼呼终于走了。”

    等宋小莹走远一些,帐篷里传来了她老公大口喘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王八蛋准备充足,很有可能知道他老婆会带病来搞事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他老婆的病邪门?

    狗日的憋着不说,这不是坑人吗?

    我不爽的走到帐篷门口,拿起压着门帘的关公神像,跳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他在帐篷里急呼:“别啊,拿不得”

    关公一挪开,四处溜达的宋小莹,立刻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小莹,你别过来李大哥,别玩了,会出人命的!”

    便宜小姨夫在帐篷里惊恐的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我在宋小莹冲到门口的时候,又把关公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宋小莹讨厌关公的退后几步,浑浊的眼睛转过来,只看了我一眼,就盯着关公站着不动了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像是在思考什么?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我走过去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她当我不存在的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又用手指,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戳了好几下,她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我也是吃多了,闲的,好奇的伸手碰了一下她嘴角尖锐的虎牙。

    啊咔!

    她张开小嘴巴,轻轻那么一小口,牙齿刮到我的手指,像刀子似的刮破了我的皮肤。

    眨眼间,我整只手变得铁青,麻木,不受自己控制了。

    而她咬了我,殷红的嘴唇,唰的一下变成了酱紫色。

    似乎可能大概,她中毒了。

    “黄缩胚,快跑,我被你老婆咬了,手不受我的控制了,你赶快跑。”

    变青了的手使劲的把我往帐篷那边扯。

    我用另一只手抓着麻木的手腕,用力往回拽。

    但是我使上了全身力气,也没一只手的劲大。

    眼看我就要撞上帐篷了,傻逼玩意还躲在帐篷里不出来,急得我喊出了他的诨号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怎么知道我的别名?”

    缩胚,在我老家是小气鬼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家伙原名黄麒麟,跟我同一所高中,不过比我大一届。

    他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出了名的富二代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没上大学,还入赘到了宋家,来到这离乡几百里外的蜀中,还把自己给结扎了?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他,我真的很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,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过去,也就当不认识他了。

    这一着急才喊出他高中时期的诨号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,等死呢,还不快跑?”

    黄麒麟爬出帐篷,愣了愣,连忙抱起地上的关公神像,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我则被不受控制的手,抡了个一百八十度,背砸在帐篷上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砸倒帐篷,人一落地,青色的手就向上伸起,拽着我朝宋小莹那边,拉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小莹转动浑浊的眼珠子,看了看青色的手,又看了看我,磨着长虎牙,迎面扑了下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