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5章 升邪,地杀天

    来到街上的活动室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领着三个男人,已经在二楼的房间等着了。

    宋小莹和坟墓上的黑白照片长得六分相似,我一看到她,就认出了她是我那便宜小姨子。

    她坐在麻将桌边,见我们进门,熟悉的调侃起了唐宝宝。

    说宝疯子,这都几点了,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?不过说真的,你家小奶狗长的真俊!

    小奶狗?

    去尼玛的小奶狗!

    我在坟里躺了三年,再活过来,还是十九岁的模样。

    并且活过来之后,皮肤变得白里透红,吹弹可破,看起来年纪更小了。

    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我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于是假装腼腆的偷瞄了一眼宋小莹,说:“阿姨您好,我叫李青云。您一定是宋阿姨吧?我总听唐爷爷念叨起您,说您要尖嘴利,把他老人家咬得可疼了”

    “小鬼,你叫谁阿姨呢?说谁牙尖嘴利呢?”

    “宋阿姨,您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不是说您牙尖嘴利,是说您牙口好,比唐爷爷的牙口好多了,牙口好是福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一屋子人忍俊不禁的全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宋小莹的脸色,估计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唐宝宝走到麻将桌边坐下,按了一下骰子,招呼大家说:“时间不早了,还要不要打牌了?还是老规矩吧?只准吃胡,不准自摸,谁放炮,谁受惩罚?”

    “宝疯子,待会你输了,别怪妹妹欺负你家小奶狗!”

    “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?”

    四个女人像吃了炸药一样,你怼我一句,我怼你一句,噼里啪啦的打起了麻将。

    我那便宜小姨子的运气是真好,起手的烂牌,却是要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第一把她就胡了。

    别人不抓,她专门抓唐宝宝。

    “宝疯子让你家小奶狗,喝红茶吧!”

    宋小莹心情大好的给出了处罚。

    我和另外三男人一脸迷糊,唐宝宝三女眼皮直跳的问宋小莹,真要玩这么大?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没什么大不大的。你们等我一会,正好我亲戚来了,我给他去准备个红茶包。”

    宋小莹咯咯娇笑的瞥了我一眼,走向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瞬间我就明白喝红茶是什么意思了?

    我瞪着眼睛看了一眼桌上的三女,哭丧着脸说:“各位祖宗,你们平常就赌这些?”

    “喝红茶这事,我们平常也就说说,谁家又不是没亲戚,总会轮到自个的,傻子才会真让别人喝。估计你那几声宋阿姨,说她牙口好,真把她给气傻了。”

    冯笑笑借机一阵调侃,我苦哈哈的说:“宝儿姐姐,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我那便宜小姨子,拿着一块血包出来。

    塞进玻璃杯,倒满了温水,把杯子放在茶几上,她就回了麻将桌。

    一屋子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在唐宝宝神经兮兮的眼神注视下,我担心她拿起杯子往我嘴里灌。

    于是慢慢走近茶几,闭着眼睛拿起杯子,咕噜一口喝了一个精光。“呃?没有血腥味,有点甜,是番茄酱的味道。我去,假的,这是番茄酱泡水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宝疯子,你家小奶狗的口味真重,居然拿起来就喝。平常你们在家干活,玩的花样是不是特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来,来,来,继续打。”

    一群疯女人再次打起了麻将。

    尼玛啊,被耍了!

    我尴尬的一头钻进洗手间,把杯子里的假血包,倒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除了尴尬,隐约还有些小亢奋。

    接下来,几个女人你争我斗,打了两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宋小莹一把也没输,唐宝宝、冯笑笑、陌生女子各输了三把。

    她们各种脑洞大开的处罚,玩的非常刺激。

    大部份的时间,都用在了处罚上,一下午才打了九把。

    “再来最后一把,你们三个可都打起精神了,谁再输,谁带来的男人,就要去我姐坟头睡一晚!”

    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间,宋小莹提议打最后一把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对视一眼,纷纷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“三筒!”

    “胡。”

    “胡。”

    “小贱莹,不好意思,我也胡了。”

    宋小莹的庄,牌一竖起来,她就是天胡,但规矩是不准自摸。

    她一张牌打出去,邪门的三家一起吃胡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最后一把,大家都是天牌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唐宝宝、冯笑笑,还有一个一直死气沉沉的少女,一起盯着桌面,齐刷刷的倒吸起了凉气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放连炮吗?有什么好惊讶的?你们说怎么惩罚?我要是皱一下眉头,就不姓宋!”

    宋小莹硬气的让她们出活。

    “不是惩罚的问题,而是这一把牌,太邪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牌局叫升邪,地杀天,预示着大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谁打麻将,四家全是天牌的?还胡同一个字?”

    “按照正常情况,庄家天胡就是自摸。不管出这种牌,有多邪门,都是天压地,庄家赢三家,不会有啥事。但是由于我们的规矩,不允许自摸,庄家的天胡被破了,就造成必死的三家牌,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风水的角度来说,这一把牌叫升邪,地杀天,是大凶的预兆。”

    唐宝宝三女,你一句,我一句解开了大家的疑惑。

    宋小莹的玩性是真的很大,她也被这事吓到了,不过却一脸紧张的说:“你们不会怂了吧?来,来,一人给我出个惩罚。这是最后一把,这把算我放了三炮,跟你们一样了。那我们带的男人,今晚都去我姐坟头过一夜,让她一次吃个饱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替宝儿姐出个惩罚,你跪地上,扇自己九个耳光,再唱一首世上只有姐姐好,晚上我就去你姐坟头过一夜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劝宋小莹这事太邪门了,别玩了。

    我不信邪的站出来,给她出了惩罚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一起看过来,我连忙拿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:“玩归玩,拿死人开玩笑,我第一个看不过眼。”

    “小奶狗,姐姐就喜欢你这样带种的,姐姐认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宋小莹板着一张脸跪到地上,扇起了她漂亮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啪啪几个耳光下去,脸蛋被抽得通红。

    她的眼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个耳光打完,她又把妈妈换成姐姐,唱起了世上只有姐姐好。

    唱完,她站起来说:“小奶狗,记得晚上去坟头过夜呀!”

    在场的除了宋小莹和她老公,谁没点不为人知的本事?谁不是心高气傲的主?

    我这一出手,冯笑笑和另一个死气沉沉的少女,也给宋小莹出了处罚。

    处罚结束,大家约好了晚上八点,镇头见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我和唐宝宝溜达到镇头,大胖子冯哈哈衣服外面套着一身树叶子,站在镇头,大口大口的嚼着零食。

    冯笑笑迎上来,跟我们聊了两句。

    说她家哈哈脑子不好使,让我帮忙照顾着点。

    我说二哈兄弟那变茅草屋的法子,可厉害了,大家相互照顾吧。

    没想到冯笑笑把二哈叫过来,让她家二哈到了坟头,啥都听我的。

    冯哈哈是真二,傻傻的点头说:“姐,我一定全听姐夫的,姐夫让我抓鸭,我绝不撵鸡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我妈得知你百毒不侵,说我们俩恰好合适。哈哈听信了,你别介意啊!”

    冯笑笑干咳两声,一张诱人的风尘脸上,唰的一下爬起了一坨红晕。

    唐宝宝二话没说,突然暴起,抓住冯笑笑的长发,一巴掌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冯笑笑挡住打过去的胳膊,两个女人就这样,你抓我挠的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宝疯子,老娘就看上他了怎么样?你咬我呀?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说谁会赢啊?”

    大胖子大口往嘴里塞着零食,看他样子,这两女人没少打架,他已经看习惯了。

    我低骂一句傻子,找到偷袭的机会,冲上去给了冯笑笑一脚,把她踹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唐宝宝见机骑上去,就是一顿狂抽。

    二哈见状,不敢打唐宝宝,一米多宽的大身板撞在我身上,把我撞的踉跄了好远。

    脚还没站稳,我见二哈抖着一身肥肉扑过来,连滚带爬的撒开脚丫子,绕着两女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哈追在后面大喊:“姐夫,有种就别跑,只知道躲,算什么英雄?”

    “二哈,如果我没种,你姐就守活寡了。我给你讲啊,我和你姐打架,那叫打是情,骂是爱。我喜欢你姐才踹她的,真的,不信你问你姐,她可喜欢我踹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冯哈哈停下追我,两女人也不打了,因为宋小莹的车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喜欢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冯笑笑收拾着弄乱的衣服和发型,被二哈的问话给气乐了。

    一双带笑的美眸,死死的盯着我,盯得我背脊直发麻。

    宋小莹的车停下,她和她老公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她老公背着一个露营大包,怀里抱着一尊关公神像,那样子别提有多紧张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死气沉沉的少女,领着一个画着圆球腮红,打扮得像个纸扎人一样的男人,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都到齐了,四个女笑里藏针的聊了几句闲话,我们四个男人一起走向了坟山。

    走了一个多小时,来到离我便宜媳妇的坟头附近。

    前方一个电筒光照来,传来噗通一声,有人摔进草林子的声响。

    同时有人喊:“我的个老娘哎,有鬼啊!”

    不怪人家胆小,二哈套着一身树叶子衣服,便宜小姨夫紧紧搂着神像,还有一个家伙,打扮得像个纸扎人。

    任谁大晚的在坟山,碰到他们三,都会被吓尿。

    我们加快脚步走过去,电筒落在路边,但是没看到人。

    路边的杂草很规整,根本没有被碾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盯着四周的草丛,我们彼此互望几眼,一起紧憋起了呼吸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温柔的女声,在我身后说:“老公,别怕,没有鬼,是小莹那丫头找的人在装鬼吓你们,人就躲在树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