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4章 调兵遣将,归附己身

    我被掐着脖子,一拳打在老头铁青的脸上。

    老头纹丝不动,什么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连着几拳几脚过去,老头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不一会,我感觉脖子都要被他掐断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唐宝宝拿着一根擀面杖,从远处跑来,远远的大喊:“踢他老二,那是罩门。”

    踢老二?

    那地方能随便乱踢吗?

    这可是你爷爷,万一踢坏了,找我秋后算账咋办?

    我只是稍稍迟疑,拿出吃奶的力气,一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有种!”

    一脚下去,神奇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老头铁青的脸,眨眼间变的一片潮红。

    老头松开我的脖子,捂着裤裆,表情痛苦的在原地蹦了两下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唐宝宝嘟嘟的冲到跟前,由于冲得急,一时没刹住车,从她爷爷肚子上踩过去,才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还有气,没有翘辫子。”

    她蹲过去检查了一下她爷爷的鼻息和脉搏,又捏了捏她爷爷的裤裆,“还好,还好,蛋没被踢碎,不然我奶奶非得从下面爬上来,找你赔蛋蛋不可!”

    虎!

    这姑娘是真的虎啊!

    我无言以对的揉着喉咙。

    等缓和的差不多了,听她的吩咐,把她爷爷背了回去。

    用找来的棺材草配药,唐老头白天喝药汤,夜里含着药渣睡觉。

    他再也没有像诈尸一样,半夜跑出去抓乌鸦生吃了。

    经过半个月的治疗,药停了,唐老头也不再发邪,痊愈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他治疗的这段期间,我就惨了。

    死老头闲着没事,硬要教我打架。

    他打我,不准我还手,只准我躲。

    美其名曰是训练我的闪躲能力,其实就是为了报那一脚之仇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挨揍,也想硬气一点,但是我穿他家的衣服,住他家的房子,还吃他家大米。

    硬不起来啊!

    等唐老头康复之后,宋家得知唐老头好了,三番五次的上门,请他再给宋二姑娘的病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唐老头被逼急了,连敷衍都免了,直接说他没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要命?他老命一条。

    反正打死他,都不会再去掺和宋二姑娘的病了。

    死都不怕,老头还怕什么?

    老头又一句话,彻底堵住了宋家人的嘴。

    说想知道他在怕什么,等二丫头发邪的时候,去给她咬一口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和唐宝宝也很好奇的,问老头子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老头子难得严肃的说,好奇心害死猫,有些东西咱们惹不起。

    警告我们俩千万别插宋二姑娘的病,如果惹祸上身,他想管咱们,也得他有那个能力啊!

    我那便宜小姨子叫宋小莹。

    她只是晚上发邪,好的时候,就是个玩心很重的富三代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病,她留在了镇上,没事就在活动室打麻将。

    邪门的是,她打牌跟开了挂似的,场场都赢钱。

    搞的镇上都没人敢跟她打了。

    不过总有不怕死的,没事就跑过去送人头。

    唐宝宝和冯笑笑就是常客。

    她们开始是耍钱,慢慢就赌起了别的。

    如果走在小镇的街头,看到一个美女站在二楼窗边,变戏法似的,抽出内衣,丢下街道,还附带一嗓子:“原味不加糖,还热乎的,赶紧捡起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绝不是那姑娘疯了,而是她打牌输了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吃过午饭,唐宝宝喊我跟她一起去打牌。

    前面她去打牌,我好奇的让她带我去见见世面,说什么她都不肯。

    说一群女人关上门玩牌,我一个大老爷们杵在边上,她们一些私房话都不好说了,更别想玩一些出格的活了。

    这次主动喊我,明显有坑。

    我才不上当呢!

    唐宝宝见我不肯去,一反常态的并没有威胁我。

    笑眯眯的说:“宋小莹说她前两天梦到了她姐,她姐在梦里哭诉,说她姐夫活不好,想找一个强壮的男人解解馋。今天我们约好了,一人带一个男的过去,一场牌下来,谁放炮最多,谁带的男人就得去她姐坟头睡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臭婆娘,玩疯了是吧?居然拿这种事情开玩笑,看我不去削死她。”

    “站住!宋小莹拿她姐开涮,关你什么事?你去说你是她姐夫?说你死而复活,从她姐坟里爬了出来?如果你不怕这事传出去,被人抓去切片,那你就去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慢慢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什么冥不冥婚的,我并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她说她姐夫活不好,她姐想找个强壮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怎么都觉着膈应!

    不蒸馒头,争口气,必须给那婆娘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“宝儿姐,咱们得想个办法赢她。老子要她晚上去她姐坟头唱一晚上,世上只有姐夫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赢?打她中邪以后,运气好的逆天。你当我没试过?我请仙官赐福,也没干过她!”

    “我听老不死的吹牛,说咱家供奉了六代人的无心娘娘,那是从南打到北,横扫天地人各路仙家。正儿八经的拼运气,咱们比不过宋小莹,是不是能来点歪的?”

    堂屋贡桌上有一个小木屋,小屋里放了四个牌位。

    其中三块分别写着上洞八仙,五方五老,地界十王。

    还有一块牌位空着什么也没写。

    我走到供桌前面,盯着最深处的无字牌位,装出一副憨厚的模样,嘿嘿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死而复生,适合调遣阴兵,爷爷让你专心供奉地界十王。等火候到了,一炷通冥香,赦令十方冥灵,归附己身,到时候天下之大,你大可去得,怎么还三心二意呢?”

    唐宝宝一巴掌呼在我后脑勺上,我连连赔笑的也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她这话就像我小学老师说,青云呐,数学一定要好好学,等长大了当科学家,去搓原子弹。

    什么一炷通冥香,赦令十方冥灵,归附己身,天下大可去得?

    这比长大了当科学家,搓原子弹,还要玄乎!

    “宝儿姐,我早晚一炷香,供奉地界十王好多天了,可能十王公务繁忙,没功夫搭理我,怎么也不肯收我入门。要不你把供奉无心娘娘的罡步,手诀,法咒告诉我,我供奉无心娘娘试试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无心娘娘是观世音菩萨的负面情绪所化,统领世间诸邪。万一你请来的邪物,你压不住,你死了不要紧,留下一个烂摊子,谁给你收拾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说我之前死的凄惨,身上煞气重,连鬼都怕我吗?调兵遣将,归附己身,也不是一请就能请来大人物的。就算无心娘娘肯收我,我刚开始请到的东西,估计还没我自己邪门呢!”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唐宝宝低头琢磨了半天,神经兮兮的左右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拉我到一旁紧张的说:“如果你入了无心娘娘的门,老不死的问起来,你可别说是我教你的罡步、手诀、法咒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说谁教的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是一个眼角有痣的胖奶奶在梦里教你的,胖奶奶还说了,如果那老不死的因此找你麻烦,她就上来把那老不死的拉下去作伴。”

    “胖奶奶是谁呀,这么厉害,连老不死的也怕她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?我奶奶呗,嘿嘿!”

    “宝儿姐,看你的样子,是不是偷偷供奉过无心娘娘,只不过娘娘没搭理你,没收你入门?”

    “哼,敢挤兑你宝儿姐,信不信姐把你扔到深山里去喂大熊猫?”

    唐宝宝也不迟疑,爽快的把供奉无心娘娘的罡步、手诀、法咒告诉了我。

    之前老不死的教我供奉地界十王,我也算练过。

    唐宝宝演示了两遍,我就记下了。

    我演示了一遍给她看,她纠正了一些错误,我酝酿好情绪,就到供桌前,着手开整了。

    脚踏罡步,手捏指诀,口念法咒,点燃一炷香插进香炉。

    然而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香一烧起来,我不由自主的捏起兰花指,摆着腰,风骚一笑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:“白衣嫁娶,往生无量,忘川孟婆氏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,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回想那诡异的举动,我禁不住连打了好几个激灵。

    不是被吓的,是被那动作给恶心的!

    不过很明显,我这一炷香供奉下去,轻轻松松就被孟婆收到了门下。

    但是,说好统领世间诸邪的无心娘娘呢?

    这一下,我急眼了,激动的抓起唐宝宝的衣领。

    她挠着后脑勺,不好意思的说:“青云奴,你先别激动,我一不小心弄错了,错把供奉孟婆的罡步、手诀、法咒教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?你一不小心弄错了?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弄错了,咱们家又没供奉孟婆,我怎么就被孟婆收了?”

    “有的,死人的婚事都归孟婆管,孟婆她老人家的神牌,就在后院地下埋着,只有给死人配冥婚的时候,才会请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日,如果啊,我只是说如果,如果我叛出门墙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乡间童谣是这么唱的,阴司有座孟婆庄,绝色女子卖茶汤。来人吃得汤和水,前情往事皆遗忘。如果你破门而出,按我的估计,等你睡着了,会梦到喝汤,一觉醒来,就会变成一个白痴!”

    “我去,变白痴?”

    “祖师爷在上,弟子李青云祝祖师爷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。每逢初一十五,弟子一定早晚各备一炷香,把您养得肤白貌美,仪态万千。等弟子以后发达了,有钱了,一定给您买好些俊男烧过去,高的,矮的,胖的,瘦的,您想睡就睡,如果您不乐意睡,放着养眼也成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松开唐宝宝衣领,噗通一声跪到地上,朝四面八方磕了一圈的头。

    拍拍大腿,站了起来。“我这么孝顺,我家祖师爷一定不舍得把我变白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孝顺,你这是贱!”

    “喔,对了,宝儿姐,我成了孟婆门人,那我调兵遣将,归附己身,能请来什么?没听说我祖师爷座下有兵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据我所知世间并没有孟婆的门人弟子,你是头一个。估计你是死而复活,孟婆才会收你入门。也就是说,你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,孟婆门人的路,得靠你自己摸索着前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事情已成定局,我也懒得多想,不爽的说:“宝儿姐,那咱真没有别的办法,把宋小莹的运气比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她好过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