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2章 阴宅有风水

    挨了一脚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幻听了,赶紧瘸着腿,揉着痛处,紧跟着唐宝宝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跟着她继续找坟的路上,我始终没想好是跟着她混进人群,还是找机会弄死她?

    在填坟那段时间,我研究过自己的情况,除了没有心跳,其余的和正常人没有丝毫区别。

    但是,一个没有心脏的人,能和正常人一样吗?

    没有心脏的活人,就是一个异类。

    在古代异类是要被烧死的,在现在是要被切片研究的。

    时代不同,处理的方式变了,但人性的本质并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我已经是一个异类了,还傻兮兮的拿自己当正常人。

    那就是作死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能相信吗?

    走了没多久,她找到了一个长满了杂草的孤坟。

    她停在坟头,举起了她之前被割破的手。

    手上的伤口较深,但诡异的已经结疤脱落。

    像长了好几天一样。

    她说从她出生起,她的恢复能力,就比正常人强很多。

    她让我给她保密,千万别让外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还说她可不想被别人当成怪物对待。

    “嗯!嗯!我一定保密。”

    我鼻子发酸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她一脚踢过来,把铁铲丢在我脚边,指着坟堆说:“还傻愣着干啥子?赶紧挖!”

    “宝儿姐,我叫李青云。”

    捡起地上的铁铲,我就开始挖坟了。

    我累死累活的铲着半人高的坟头草,她吊儿郎当的站在旁边,不停的催促:“小李子,青云奴,你那玩意真是白长了,怎么像个小娘们似的?动作麻利点。”

    铲完杂草,挖开棺材上的泥土,下面的棺木已经腐烂塌陷。

    挑开一块木板,一窝蛇纠缠着棺材里的骨头,根本就没有草。

    棺材里面长草,这可能吗?

    我盯着棺材里的蛇,不禁好奇的问:“棺材里真会长草吗?”

    “棺材里长草,后人一窝草包。”

    “那像这样一窝蛇呢?”

    “一窝蛇,后人不是大贵也是小富。不过,现在坟被你挖开,已经漏气了,这家后人的好运也就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姐,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“啥子?你讲!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真缺德,小心以后生儿子没屁眼。”

    我话音未落,她一脚踹在我身上,哼哼唧唧的说:“你眼瞎啊,坟头草都长了半人高,可见这家后人,极其不孝。孝顺的不见得仁义,但不孝的绝对不仁义,这种富贵不仁的,倒霉也就倒霉了。你宝儿姐这是在替天行道,你懂个锤子。”

    而我被她踹的一个踉跄,一条腿了滑进烂棺材。

    脚踩进蛇窝,感觉软绵绵的。

    随即,脚腕和小腿传来几下针扎一样的刺疼,还有被蛇缠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姐姐姐我被蛇咬了,快快”

    我受惊的拔出腿,连带扯出了两条乌麻麻的土腹蛇。

    唐宝宝远远的躲到一旁,幸灾乐祸的说:“敢骂你宝儿姐,这就是报应。七寸子可是剧毒,疼不疼?爽不爽?”

    “小贱人,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抖落裤腿上的两条七寸子,提着铁铲,像疯了一样朝她冲去。

    她躲避着我的拍击,指着棺材那边让我看。

    我又连拍了几下,没拍到她,回头看到两条七寸子,一动不动的圈在新翻出的泥土上。

    原本麻杆粗的两条蛇,肿了好几圈,肿了有常规饮料瓶那么粗。

    死的已经不能再死了!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两条蛇。

    唐宝宝又说:“再看看你的小腿。”

    我身上一套好几万的名牌西装,估计是宋家给配的。

    虽然质量挺好,但我在坟里躺了将近三年,出来这么折腾了半天,烂的到处都是破洞了。

    低头,抬腿,被蛇咬到的几个地方,就暴露在了裤腿外面。

    伤口周围稍微有些淤青和浮肿,还带着轻微的麻疼,也就仅此而已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七寸子啊!

    在我老家,七寸子还叫白花七步倒,意思是被咬了,走七步就得挂。

    虽然形容有点夸张,但如果不紧急救治,那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我张口结舌的傻愣着,唐宝宝惋惜的擦着口水说:“一窝肥美的七寸子,都被你毒死了,估计不能吃了,白瞎了一锅上好的蛇羹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我”

    “别这这这,我我我了,刚才你说谁是小贱人?”

    唐宝宝咬着指甲壳,满脸笑容的斜眼看过来。

    我拉怂着脑袋,轻抽着自己的脸说:“我是小贱人,小贱人合该被蛇咬。”

    不用她吩咐,我识趣跑过去,把两条死蛇扒进烂棺材,往坟坑填起了土。

    刚填了两铲子,她说:“坟被刨了,运气泄露,这家后人的好运也就到头了。结果你又把坟里的蛇给毒死了,这家后人不仅好运到头了,还会厄运缠身。如果你再把死蛇埋进去,这家后人将不得好死。差不多就得了,赶紧把死蛇捡出来了再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我又连忙按照她说的,清理干净了死蛇,收拾好腐烂的棺材板,这才开始填土。

    等坟填好,唐宝宝在坟前点了三根香,作了三个揖,招呼我一声准备继续去找坟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年迈的声音说:“谢谢你们了,后生。往东半里,有两株针杉,边上那户人家的棺材里长草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飘忽,我寻声左右看了几眼,盯着墓碑愣住了。

    走出了几步的唐宝宝,回头看来,问我又怎么了?

    我问她听到什么没?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,四处看了几眼,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把听到的话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反复的确认我没有说谎,兴奋的冲回来,捧着我的脑袋瓜子,吧唧吧唧的波了我一脸的口水。

    “死开,老子不是宠物猫,也不是宠物狗。”

    等我回神,连忙从怀里伸手上去,按着她再次探过来的脸,把她的头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对,你不是宠物,但你是男奴!”

    她意犹未尽的松手,嘟囔了一声正事要紧,以后占便宜的机会多的是,撒开脚丫子就朝东面冲了出去。“走,跟姐去刨坟。”

    尼玛啊!

    我擦干净脸上的口水,追上去,不解的问:“我们刨了人家的坟,人家为什么还要感谢我们?”

    “叫声宝儿主人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宝儿主人。”

    我假装羞涩的看着她,暗自问候起了她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她一脸享受的眯着眼睛说:“棺材里生蛇,这样的坟地,在风水里叫活龙地,是旺子旺孙的好风水。对于活人来说是好事,但对于死人来说却是遭罪。如果后人孝顺,清明、死祭扫个墓,先人再怎么受罪,也甘之如饴。但是像这种自己遭罪,坟头草却长了半人高的,估计早就透骨寒了。可是,它自个又没办法赶走棺材里的蛇”

    我专注的听着她讲风水,往前走了没多远,前方出现了一个茅草棚子。

    看茅草棚子的样式,是用来住人的。

    这可是坟山,失心疯了才会住这吧?

    我疑惑的朝唐宝宝看去。

    唐宝宝脸色大变的抢过我手里的铁铲,谨慎的迈着小步子,摸了过去。“这地方我很熟悉,不记得这儿有个茅草棚子啊!看茅草屋的情况,也不是新搭建的,这就奇了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姐,你先研究着,我肚子疼,去解个手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茅草棚子看了好几圈,也没看出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但看唐宝宝如临大敌的模样,肯定有事。

    于是我装出肚子不舒服的模样,飞快的跑到旁边一个坟堆后面,躲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