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1章 没有心脏的活人

    我是个严重偏科的学渣,高考成绩,数学满分,其余的全部不及格。

    不过值得高兴的是,我女朋友考上了名牌大学。

    可惜她摆升学宴的那天,玩的好的同学都叫了,唯独没有叫我。

    我明白她是要无声的分手,虽然心里不痛快,但也没过多纠缠。

    谁让自己废物呢?

    晚上她突然打来电话,约我见面,说要给彼此留下一个难忘的夜晚。

    我想拒绝来着,鬼使神差的却答应了。

    到了约定的地点,她挽着和我有过节的学霸,站在一辆路虎旁边等着。

    我冲过去推开他们,没想到她握着一枚注射器,插在了我脖子上。

    瞬间我就天旋地转,脑子昏昏沉沉的被他俩塞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我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等我醒来,我已经成了一具没有心脏的尸体,和一具人骨一起躺在一张棺材里。

    身体毫无知觉,无法动弹,却又拥有意识。

    在棺材里,我时睡时醒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,路过坟头,在坟头点了五根香。

    香一点燃,我居然神奇的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她站在坟前,漂亮的脸蛋,诱人的身材,不过打扮有些邋遢。

    油滑的长发披在肩头,一看就有好几天没洗了。

    她扛着一把铁铲,盯着徐徐燃烧的香火问,有人在家吗,晓得谁家棺材里长草了不?

    我以为能跟她交流,意识兴奋的大声咆哮。

    她盯着香烧出的烟,看了几秒,嘟囔了一句没人在家呀?白瞎了你宝儿姐的通灵香。

    麻利的拔掉烧了不到两厘米的香,在地上杵灭。

    把香装回小背包,扛着铁铲,唱着“高高山上一树槐,手把栏干望郎来。娘问女儿望啥子?我望小哥哥呀,槐下撸管不带纸”走了个没影。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能多说几句话不?

    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她又神经兮兮的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掏出那五根没烧完的香,在坟前点燃,再次问有人在家吗?

    她盯着香烧出的烟,等了一会说,看来是真没人,开搞。

    撸起袖子,拿着铁铲,就开始挖坟了。

    那姿势,那动作,一看就没少干这种挖坟掘墓,生儿子没屁眼的缺德事。

    她挖了两三个小时,撬开棺材盖,看到棺材里的我,吃惊的一跳半米高,“我去,这都埋了快三年,居然还没烂?不对,脸色潮红,异香扑鼻,棺材里连蛇虫鼠蚁都没有。尸骨生香,冰肌玉骨,难道是古籍上记载的尸解仙?”

    她稍微愣了一小会,过来扯开我的衣领,盯着胸前已经长好的伤口说:“管你仙不仙的,遇到你宝儿姐算你倒霉。我爷爷替你小姨子医病,闯邪了,需要用八卦镜来救命。”

    她认识我?

    我已经死了三年?

    还有什么八卦镜?小姨子?

    我满脑子的问号,却又无法发问。

    而她说着就抽出一把剔骨刀,朝我胸口切了过来。

    呱!

    正好周围一只乌鸦扑腾着翅膀,叫了一声,她受惊的脚下一滑,刀割破我的皮肤,也划破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血滴在我胸前的伤口,我猛的察觉到胸腔里有个圆盘一样的东西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可能就是她说的八卦镜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圆盘跳动的同时,我恢复了知觉,张嘴咳出堵在喉咙里的废气,猛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去,诈尸了?”

    她本来单膝跪立在我身上,见我睁眼,反手握刀,朝我眼睛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诈你个弹啊炸!”

    我惊险的抓住她的手腕,刀在离我不到五厘米的地方顿了顿。

    然而我才恢复知觉,手臂发软,只是稍微延缓了一下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刀刺下来,还好我偏头及时,刀从我耳边剁下去,插在了棺材板上。

    可是她并没有停手的意思,我实在没办法,抓住她身前的大包子,用力一揪。

    趁她短暂失神的空隙,推开她,爬出了棺材。

    “龟儿子往哪揪呢?瞅瞅,都揪红了。”

    这傻女人揪着衣领往里看了看,揉着疼处站起来,拿着刀,捡起铁铲,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没跑多远,她就追上了我,几铁铲拍在我背后,把我拍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爪爪痒是吧,让你揪,让你揪你宝儿姐,拍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她手脚并用,铁铲乱飞的一顿拍。

    打累了,她才气喘吁吁的杵着铁铲,换起了呼吸。

    而我卷缩在地,稍稍一动,全身都疼,不过却感觉通体舒畅,仿佛身上一些堵塞的地方都被一顿揍给打通了。“宝儿姐,谢谢呀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?为什么谢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的血,我根本活不过来,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她腼腆的看着别处,不好意思的抓着后脑勺。我连忙爬过去,抱住她的腿,献媚的说:“真心的,往后宝儿姐有什么事,只要招呼一声,上刀上,下火海,小弟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恶心!”

    虽然她一脸嫌弃,但听语气,应该打消了开膛取镜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的小命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“确定你以后啥都听姐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宝儿姐我都二十二了,还不知道男人是啥味道呢?以后你就是我的男奴兼打手了。”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傻笑的连口水都滴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腿长,腰细,脸蛋美。

    虽然衣着宽大,身前看起来一般,但我刚抓过,内里大有玄机。

    如果她改掉邋遢的毛病,稍微一打扮,绝对远超当红大明星。

    我仰头呆呆的望着她,她一巴掌呼在我头顶,“蠢货,想什么龌龊事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男奴吗?”

    “男奴没人权,只准你宝儿姐我想,如果你敢乱想,看姐不挖了你的脑仁。”

    她晃了几下明晃晃的刀子,一抖大长腿,示意我松手。“去,把你媳妇的坟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媳妇的坟?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几眼被挖开的坟,疑惑的望过去。

    她说她叫唐宝宝,她爷爷是专门给死人配冥婚的。

    三年前,她从贩子手里买下了我的尸体,他爷爷给我和宋家早夭的闺女配了冥婚。

    而我年纪轻轻,被取心而死,尸体又被四处倒卖,一身怨气很重,于是她爷爷就把她家祖传八卦镜,缝进了我的胸膛,用来镇压煞气。

    她简单的解释两句,不耐烦的催促:“赶紧去把坟给填了,然后跟我去刨别的坟,找棺材草。”

    “找棺材草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替你小姨子医病,闯邪了,需要棺材草救命。如果挖不到棺材草,你胸膛里的八卦镜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!是!”

    我赶紧松开她的腿,拿过铁铲,忍着全身的酸疼,冲向了被挖开的坟。

    盖上棺材盖,拍紧棺材钉,填好土,这才有功夫打量墓碑。

    碑上挂着一个年轻女人的黑白照片,写着爱女宋雪莹之墓。

    打量照片的时候,我总感觉照片上的眼睛在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连忙作了几个揖,转身和唐宝宝一起离开没几步,背后一个温柔的声音喊,老公。

    老公!

    老公别丢下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听到接连而来的呼唤声,我猛的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回头,孤寂的墓碑在皎洁的月光下,拉出了老长的倒影。

    坟墓周围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唐宝宝见我突然停步,问我怎么了?

    我问她听到什么没?

    她左右看了几眼,突然一口唾沫呸在我身上,板着脸说,白天莫说人,晚上莫谈鬼,大晚上在这种地方,开这种玩笑,是犯忌讳的。

    一脚踢在我小腿上,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