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三卷 败乱自六镇颠覆(上) 第六十七章   斗酒是有学问的

    不过,贺六浑的意思不至于此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谁输了,就答应胜者一个要求。当然不过分。”贺六浑咪咪笑,这个不过分吧。

    秃鹿硫和哲别对视一眼,毫不犹豫答应了。既然我在赛场上搞不倒你,也让你在酒场上丢脸。而且明明你喝得比我们多,那么多人敬酒了。就不相信搞不定你!

    “尊敬的可汗大人,这次我们大魏带来了九酝春,乃是特制好酒。此酒据说是曹操命名 是经过多次酿造的美酒。 “贺六浑说道。这是真实的历史啊。据刘歆《西京杂记》记载:汉制:宗庙八月饮酎,用九酝太牢,皇帝侍祠。以正月旦作酒,八月成,名曰‘酎’,一曰‘九酝’,一名‘醇酎’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这酒是最初步的蒸馏酒。考古发现, 东汉时期就有青铜蒸馏器。该蒸馏器的年代, 经过青铜专家鉴定是东汉早期或中期的制品,用此蒸馏器作蒸馏实验,蒸出了酒度为 26.6-20.4的蒸馏酒。九酝春就是当时的绝对高度酒了。

    贺六浑之所以提出喝这种酒,就是不想肚子搞大。当然另外一方面,就是希望快速解决战斗,自己还想到下面去跳个舞,看看美女 呢。和一群大老爷们玩什么啊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九酝春送上来了。一坛子看起来不大,差不多两斤。总共拿上来就是九坛。

    哲别笑道:“大魏的将军,你们的酒难道不够了吗?”草原上的人喝酒,都是吃饱了再喝,可以喝几个小时。就像我们喝啤酒,那不得几箱的拿上来。所以这么一点点,大家当然笑了。

    贺六浑没有笑,他知道,一个人三坛,差不多就是相当于一斤半到两斤的高度白酒。 那不是开玩笑的,喝不下就得翻到。

    “可汗,这九酿春极为珍贵,原本就是只有皇家才能享用。现在我等能够喝到这些,已经是极为不容易了。”贺六浑解释道。这酒的确是宫廷御用,民间极少人能够喝到。

    用曲三十斤,流水五石,腊月二日渍曲,正月冻解,用好稻米,漉去曲滓,便酿法饮。曰譬诸虫,虽久多完,三日一酿,满九斛米止,臣得法,酿之,常善;其上清滓亦可饮。若以九酝苦难饮,增为十酿,差甘易饮,不病。 每隔三天投一次米,分九次投完九斛米。就冲这么多粮食,也就知道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秃鹿硫也是哈哈大笑,一脸鄙视的样子。

    贺六浑心下暗喜,我是在前世身经百战的高手。那时的度数比这高多了!自己越软弱,对方越嚣张,这是挖坑者必不可少的表演技能。

    元天穆是尝过这个酒的味道的,自然之道有点烈度。一脸担心的样子,是针对贺六浑的,这小子已经喝了那么多水酒,再来点这个,会不会出问题。酒量这玩意,不是能修炼出来的。马上接着说道:“既然是斗酒,那就不能两个人打一个,要就是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贺六浑默不作声,哲别内心说不出来的痛快。大声说道:“我们柔然人从来不会说谎,也不会仗势欺人。三人都是一样的酒,当然一样的喝。我还是先干为敬,这是我们柔然的气魄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就等这句话呢。然后自己用略带迷茫的眼神,看着秃鹿硫。

    秃鹿硫自然更加豪气,因为他想的是自己喝掉,然后看贺六浑的熊样。如果,贺六浑醉倒在地,那是何等的痛快啊。

    所以秃鹿硫也是一提酒坛,一掌就削去泥封。这时一股凛冽的酒气冲出来,他也没有想什么,大喊一声,好酒!。咕咚咕咚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那边,哲别也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高台上,各位权贵自然是喝彩声四起。这是多么难得的场面,可以羞辱一下大魏的气焰,当然也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贺六浑动作慢腾腾的,轻轻的敲掉泥封,也是豪气的拿起坛子,不过喝起来速度自然慢很多。其实,抬头用坛子喝酒,本来就是有技巧的。那得从嘴巴边流出多少酒啊,这又是晚上。贺六浑自然不会那么实在,流出来多一口自己少受罪一点。只要开口慢一点,吞咽慢一点,估计有五分之一左右都得从腮边流到衣服里。酒鬼,酒鬼,就是满身是酒。

    哲别和秃鹿硫是粗狂一点,但不是傻子。这酒一进喉咙,就觉得要厉害的多。特别是那个酒气很足,而且过喉管都有点烧,到了微利更是有点火烧火燎的感受。妈呀,这比马奶酒厉害多啊。陡然间有心虚的感觉,隐隐约约间感觉到是不是又被套住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不能不喝啊。     一是自己面子上挂不住,而是可汗等人都看着,这场酒是关于两国的交往了。

    两个蠕蠕壮汉的喉管大,一坛酒居然三分钟不到就灌进去了。而贺六浑还在仰着脖子,慢慢吞,估计也就是一半吧。

    喝过酒的都知道,最好别喝快酒。那一旦是你压不住酒劲,立马就爆发。而且喝酒和状态特别有关系,越是心情郁闷,越是醉的快。还有就是不能喝混酒,醉的更死。

    哲别的状态本来就不好,三斤的量最多能发挥八成。前面就已经喝了点马奶酒,现在这一坛子下去,居然身形晃动了一下,脚下居然一个趔趄。哲别抖抖头,怎么有点晕啊。

    秃鹿硫的身材是三个人中最高大的,贺六浑和哲别差不多。所以秃鹿硫把坛子一扔的动作是最潇洒的,因为摔碎的声音最响。不过,秃鹿硫也觉得有点朦胧,这是自己喝酒醉的前兆。不会吧,自己喝酒那是打遍柔然无对手的,今天是怎么了。估计是刚刚赛完有点累吧。

    第二坛酒再打开,那个酒味已经不会刺鼻了。因为喝多了的人,各种嗅觉味觉都迟钝的。醉酒一般有三期:兴奋期、动作失调期及昏睡期。现在哲别就是兴奋期,所以第二坛喝的更快。当然也就很快进入失调期,喝到一半左右,人就开始打晃,明显的开始游动作战。就是拿着坛子,在高台上走动喝酒,而且是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这时大王子看见 了,吩咐手下人去护住。结果去的人,被哲别一手推个跟头。然后哲别继续在高台上扭动。结果这一坛没有喝完,就这样直挺挺的一头栽倒在地。坛子碎了,酒流到满地都是。哲别不但是醉了,而且是毫无意识了。

    高台上开始安静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情况,哲别也是豪爽之人,饮酒也是出名的啊。两坛不到就倒了吗?这是什么酒?所有人心里都有疑问。酒有问题,不可能,这九坛都是哲别和秃鹿硫自己选择的。估计这酒太厉害了,撒发出的气味都是浓烈的多。本来兴高采烈的欢呼声开始慢慢消停了。

    秃鹿硫也觉得头昏了。禁不住也趔趄起来,不过还能挺住。咕嘟咕嘟喝完第二坛,自己开始喘气了。不但是打酒嗝,而且是大喘气。更要命的是有点站不稳,这也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事情。浑身火烧火燎的,而且眼神都是发散的。一阵阵的酒想从喉咙里处出来,被死命的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贺六浑依旧是不紧不慢,现在刚刚喝完第一坛,正在准备打开第二坛。贺六浑知道,现在开始拼的不仅仅是体力,还是战术了。慢慢来,不要急,越是慢,越出汗更好。虽然自己也有点醉意了,毕竟是半斤多白酒下去了。不过幸好流掉了几两,自己应该没有问题。这就是有准备的好处!

    淳于覃想过来看看,终于还是犹豫一下,没有动脚步。而元天穆肯定是走了过来,悄声问道:“贺将军,可否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笑着摇摇头,示意没事。元天穆稍微放点心了,毕竟是自己人,别出问题才好。这一次出来,没有这个小子的关系和努力,很多是不可能这么顺利的。

    哲别被抬了下去,丢人现眼,可汗明显的一皱眉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秃鹿硫这时意识也有点糊涂了。年轻时候酒量是不错,毕竟现在年纪大了。前面自己至少喝了三四斤马奶酒,现在如此快速的喝下高度酒,也有一个适应过程。但是,不能丢人,这第三坛,怎么也要喝下去。不过,残余的亲信意识告诉自己,等一下,看看贺六浑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贺六浑看着秃鹿硫不动了,居然靠在栏杆上看自己。心里发笑,然后继续抬头喝酒。一点一点,无形之中给人太大的压力。因为你越稳定,对手自然就越急。

    秃鹿硫的意识更是有点晕了,酒意已经完全上来了。看着对手快喝完的样子,所以自己干脆一狠心,想打开泥封继续喝。结果手在抖,几次都没有打开。还是身边人过来替他撬开,他也不管,一抬头继续。要抢在对手喝完之前喝光,那就是自己的水准。至于还要不要第四坛,那都是考虑不到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结果,贺六浑喝到第二坛一半时,秃鹿硫一下子瘫倒在地,酒坛没有碎,那酒倒了一脸都是。然后秃鹿硫不停的开始呕吐,把肚子里的什么东西都吐出来了。人也蜷成一团,完全没有样子了。

    高台上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只有贺六浑依旧在慢慢的继续仰头喝酒,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。脖子在一动一动,咕咚咕咚的声音都响亮。

    喝完,放下坛子。贺六浑走到可汗面前:“可汗大人,幸不辱命。”-

    294990122.我的qq。欢迎各位兄弟指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