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三卷 败乱自六镇颠覆(上) 第六十五章  礼物的问题大了

    秃鹿硫怎么被人搀扶下去的,现场的欢呼声是多大,兄弟们的热烈拥抱是多少次,阿那环难得一见的微笑,那个白峰骆驼是什么样子的的贺六浑都不记得了。现在只记得的是阿兰灿烂的笑容和甜得发腻的眼神,再就是很想去休息一下。这二十分钟的确是耗神太多,不亚于参加了一场拼死的战争。势均力敌的结果,一般就是两败俱伤。所以秃鹿硫被搀扶,自己也得去倒头睡一觉。

    反正贺六浑知道,真正的狂欢夜就在晚上。而真正的谈判,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元天穆笑呵呵的与淳于覃携手一醉去了,也就意味着双方的条件基本上达成一致。其实,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真正血气方刚,真正意气用事的英雄豪杰都在小说里,都在故去的灰堆里让后世人敬仰。活下来的,大多不会特别光彩。可想而知双方的条件是什么,在利益面前,狼和羊是完全可能坐在一起吃草的。

    对于兄弟们来说,谈判成功与否不是关键。贺六浑大哥的笑容才是关键,只有他笑了,赢了,这个世界就是安稳的。而对于真正清醒的崔蒿和司马子如而言,他们也明白了这次谈判的顺利。每个人都有道德的底线,尤其是中国的文人。所以没有人真正的开心,有的更多的是放松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享受快乐的时候,等明天到来,等回到平城,那些征战,那些血肉横飞才会真正进入现实。此刻,就是开心和买醉。

    贺六浑中午好好睡了个觉,当然没有任何人来打扰。就连卢长贵这样的大嘴巴都没有来折腾,因为除了留守的贺若敦,其他人都去逛街了。对,就是逛街。那达慕大会明天就要结束,今天大量的商家抓紧时间,就在那个高台下开始大甩卖。来了一趟草原,怎么地也要带点特产回平城,这是国人特色,要给家人一点安慰奖,也给自己一个纪念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贺六浑醒过来准备吃点东西时,侯景居然和另外一个人在外面等,看样子还是等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一看见贺六浑出来,侯景立马上前,说道:“将军,您醒了。”然后立马递上热毛巾,水,伺候贺六浑洗漱。所以贺若敦这些卫兵,完全不如侯景灵活。而且侯景就算已经是个幢主,也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是否跌份。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贺六浑高兴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贺六浑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,高车曳落河。见过将军。”曳落河是个精干的汉子,眼睛特别活。完全与草原上的粗狂不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哦。不知道高车族的勇士,找我是?”贺六浑还是有点疑惑。

    侯景马上接过话来:“将军,高车族想回归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贺六浑吓一跳,这可不是小事,是特大事件。

    “曳落河?你是高车族酋长的外甥吧。”贺六浑更疑惑了。一个外甥,能左右高车族?

    “我们酋长想见你。”曳落河说道。

    曳落河花了很长时间说明情况,这才知道高车族内部一样是矛盾重重。毛爷爷说过,党内无派,千奇百怪。再小的螺蛳壳,里面都能修成道场。高车族现在的酋长是逼于部族长老的要求,保存实力,所以在破六韩拔陵大军压境的高压下,投诚的。但是,现在破六韩拔陵内部的问题逐渐显现。粮草缺失,争权夺利,这些农民义军的矛盾全部爆发。所以部族长老也看不到希望了,也担心大魏朝回头来算账,自己部族会被剿灭。加上,蠕蠕人一向是死敌,不可能容得下高车族回归大草原深处,所以人心动摇了。

    加上这次那达慕大会,贺六浑的精彩表现让更多的高车族人害怕。说明大魏朝还有很多的英雄好汉,先皇的大军曾经蹂躏整个草原,所以高车族酋长想偷偷摸摸来见见贺六浑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贺六浑说道:“曳落河,先替我感谢酋长的信任。现在蠕蠕人处也不安全,等我回到燕州吧。我相信大魏朝肯定是欢迎你们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心里很清楚,高车族就是墙头草。这样的变化谁都不能把握,多次反复也是正常。侯景是立了大功,自己却不能擅自决定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由元大都督决策。

    对于贺六浑的态度,曳落河很是失望。本来以为是倒履相迎的感觉,结果是不冷不热。虽然满腔的郁闷,但是也更忐忑。这个大魏朝难道真的是有实力吗?这个蠕蠕会不会什么动作?

    侯景似乎还想说什么,但是看见贺六浑微笑但是坚定的眼神,就很乖巧的和曳落河告别了。

    5、6月的草原,到了夜间,气温骤然降低,感觉只有几摄氏度。到底是沙漠地带,一天的温差特别大, 感觉到寒气很重,脊背发凉,脚底板冻僵了,让人似乎没有穿鞋。双手冻红了,只有不停地搓着,缓解那种不断侵袭而来的冰冷感。

    各位看官明白了,为什么草原上会有篝火晚会了吧。驱除野兽,保暖御寒,当然更主要是开心了。篝火晚会一般是在晚宴之后举行,地点多选择在空旷的场地,人们用木杆搭成支架,依次堆垒成垛,首先请远方的客人用火把点燃篝火,然后身着艳丽民族服装的姑娘、小伙子们便和宾客一起围绕篝火载歌载舞。拉起悠扬的马头琴,唱起让人心醉的蠕蠕族歌曲,跳起优美的安代舞。让客人感受到大草原的热情!

    贺六浑现在要面对的是宴会,盛大的宴会。而且这一次,是和元天穆一起被邀请到高台之上与蠕蠕人的高官贵族一起喝酒。这是一种荣耀,更是一种象征。在台上,看见下面的人开始搭建篝火台。其实就是用很多的细长的木条堆在一起,高高尖尖的,在上面浇上牛油。

    元天穆更是开心,因为这把火是他点燃的,那是草原上最高的荣耀了!是草原人最尊贵的朋友,才会去点燃这把希望之火。边上还有虔诚地匍匐跪拜,做着各种动作的司仪诵念《火的赞词》:

    圣主发现的火石,

    诃额仑母夫人保存下来的火种,

    用洁白的哈达、奶酒祭祀,

    我们民族之火从古到今……

    火堆燃烧起来,光亮衍射四方。

    一群美丽的姑娘和勇士开始跳舞。这些美丽的蠕蠕姑娘们,肯定是精挑细选的美女。她们穿着独特的民族服装登台了,两边各站着四个,跳动着婀娜的舞姿。她们身材高挑,细腰,长腿,脸部的线条细致,轮廓分明,五官较为突出,眼睛在夜色和灯光的混合照耀下,浓眉大眼显得尤为迷人。然后,是蠕蠕的青年勇士们走进了场地中央,黑色的脸庞,写满着刚毅和威武,动作自然是刚劲有力,与姑娘的柔美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在男女混合舞蹈之后,战马开进了广场。勇士们点着火把,骑着高头大马绕着高台快速飞跃。马蹄疾驰,火把耀眼,烟雾弥漫,灯光迷离,勇士们边骑着马,边挥动手中的火把。这些年轻的蒙古小伙子们还一边表演各种精彩的马术,博得阵阵掌声。这时中央位置的熊熊烈火。黑色的浓烟冲上天空,草地上挥洒着热烈的气浪。

    再下去,各种有着民族特色的节目陆续上演,让高台上贺六浑的眼睛忙碌至极。 有骑着骆驼的队伍,在悠扬的铃声中独自远行。有器乐表演,充满着奔放和刚烈。

    贺六浑正看的有劲,想看看有没有那个最美丽的阿兰。听到元天穆轻轻的喊了自己一声:“贺将军,贺将军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赶紧回头,才发现高台上很多人都在看自己。特别是高高在上的阿那环居然端着酒杯也看着自己。一下子不明白怎么回事啊,很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元天穆小声提醒:“阿那环可汗说敬勇士的酒呢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赶紧站了起来:“谢可汗。”

    这时,阿那环可汗微微一笑说道:“草原上最欣赏勇士,让我们为勇士干杯。”一大群贵族都站起来,大喊道“干”,一起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然后,各自的狂欢喝酒开始了。草原的规矩没有中原那么严格,所以很多人开始下位敬酒。当然大多数人都还是先去可汗的高位前敬酒。然后再开始相互敬酒!

    一开始贺六浑觉得没有自己什么事情,但是去和可汗敬杯酒那是礼节上必须尽到的。于是和元天穆一起来到高位下敬酒。等到元天穆说完,两个人喝完。突然间阿那环无意识一样的问了一句:“贺将军,听说你把白骆驼送给了阿兰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高位上的可敦,还有大王子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贺六浑点点头,说的很坦然:“尊敬的可汗。前次阿兰公主说到,那个白骆驼她问您索取,您都不给。所以我就说,如果我赢了第一名,就把礼物送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都不要礼物了吗?”阿那环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言出必行。正好借可汗的美意,让可汗的公主开心。”贺六浑微笑说道。全然不知道周边的人那种眼神,已经可以证明出了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敦皱着眉头插嘴了:“那阿兰收下了?”

    贺六浑回答道:“这个,我不知道。我回到驿站,好像没有看见白骆驼。应该是拿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哐当一声,大王子的酒杯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贺六浑也觉得高位上的几个皇族反映过大了些,有点疑惑但是也没有深思。因为此刻,场上的氛围越来越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可汗切莫觉得介意,只要为了大魏和柔然的和好,这点礼物有什么。只要公主高兴,那就是在下的荣幸了。”贺六浑说出了自以为非常懂礼数的话-

    这个小说慢慢在写,真的是没有建群,宣传什么的。

    谢谢关心,有机会多多支持帮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