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三卷 败乱自六镇颠覆(上) 第四十六章  第二次握手

    战况依然胶着,元渊依旧煎熬。

    这个都督的确非常威风,整个西北的军队都是自己管辖,说一不二。这个都督也确实痛苦,前两任已经罢官丟职,眼看着自己也差不多了。当时,自己上奏:今六镇俱叛,二部高车,亦同恶党。以疲兵讨之,不必制敌。请简选兵,或留守恒州要处,更为后图。朝廷是认可的,没有逼迫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朝廷的态度越来越激烈,不停的内部消息传来,说自己昏庸无能,至今尚无寸功。还有人翻出自己原来的黑账,说自己为恒州刺史,在州多所受纳,政以贿成,私家有马千匹者必取百匹,以此为恒。肯定是那个城阳王元徽,不就是搞了你老婆吗?还死缠烂打了。

    现在属下看自己的眼神都是不对劲的,没有人喜欢一个昏庸的头领。因为这样的人,在战场上就是致命的黑洞。这样下去,兵变的可能性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元渊就有点寒心。自己不是不聪明的人,也绝对不是无能。怎么就没有一个办法呢?

    贺六浑求见的时候,正是元渊最纠结的时候,也是最希望有办法的时候。所以一个人的成功,不仅仅在于自己的实力,时机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再次走进大帐,贺六浑信心满满。虽然大帐现在只有两个人在,而且气氛也很压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贺军主求见,有何要事?”元渊口气不太好,压力使然。

    “卑职前来献计,愿与都督分忧。”说的很有水平,这就是贺六浑。

    “哦,这么久,那么多人都献计,却无可以真正用之。”元渊被打击够呛了,所以也没有太大的信心。”你且说来听听,真有用本都督定然给予大功。“

    “都督,六镇皆反,都是因为地位低下,应该尽快提出改镇设州。“贺六浑先抛出一个说法。边塞六镇仍然保持着鲜卑化倾向。镇民被称为“府户”﹐属于军府﹐世袭为兵﹐不准迁移。 大魏后期﹐北镇民中贫富差别加剧。 被统治的广大镇民遭受主将﹑参僚和豪强的欺凌奴役﹐土地被剥夺﹐承担着繁重的官﹑私力役﹐还被洛阳政府视为“北人”,受到歧视。而主将、参僚和豪强又不如中原的人提拔快,怨气也重。所以,贺六浑提出来,提出了改镇设州的设想,镇民变平民,取消一切不平等待遇,重新给大家升官的希望,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减轻镇民们的对抗情绪。”哦,就这个啊。“元渊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都督已经命我写了奏折,早就上奏。可是朝廷置之不理。此计不错,可是救不了近火。”说话的自然是王先生,口气还不错。他也是非常无奈,显然高居庙堂的大魏高层管理者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卑职还有一计,联合蠕蠕人,两面夹击,定能大败叛贼。”贺六浑这才说出自己的真正想法。

    “蠕蠕人?”元渊一下受到冲击,先是迟疑,再是思索,然后面部开始缓和,继而有点心动。再接着又是犹豫,最后开始有了微笑。这就是一个影帝级别的高官啊。贺六浑看到这一幕,禁不住感叹。

    王先生也是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,不过显然思维的更快, 也没有忌惮。赶紧上前一步,看着地图说道:“都督,这个计策可行啊!可行!”

    元渊也开始缓过来了,说道:“贺六浑,你慢慢说来。”这种思路一旦打开,就不是纠结于一城一池的格局,而是一场大战了。

    “六镇反叛,其实蠕蠕人并没有与叛贼联军。他们就算有一些勾连,也不可能完全一致。这就是我们前去谈判的基础。现在除了白道,我们没有第二条路进军边城。但是如果和蠕蠕人联合,那这个大草原都是我们的阵地,那就完全可以发挥我们的优势,军队多,装备好。”贺六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蠕蠕人,怎么会答应呢?”元渊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利益。要名给名,要利给利。阿那环是个聪明人,肯定会有所选择。而且现在破六韩拔陵的叛军成分复杂,完全可以分而化之。“贺六浑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年少有为啊!贺军主。“王先生不禁赞叹道。”都督,与蠕蠕人合作,不过就是损失一些财物,那个虚名也不在话下。而格局完全改变,大胜可期啊。“王先生在一边开始撺掇了,他自己这几天也被元渊逼的死。作为幕僚,就是要有计策。现在有了这个,自己会更加细化一些,大功告成啊。

    元渊也下定决心,必须要胜。自己在朝堂的力量,是拿出来用用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计谋不错,可是执行的人也是关键。派谁去呢?”元渊还是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“都督,在下不才,愿意前往蠕蠕人一行。在下久在边塞,熟悉各种风俗,也知道蠕蠕人的特点,我去应该最好。”贺六浑主动请缨。功名但在马上取,富贵何需曲中求。

    “贺军主,此计甚佳。你且待回营,听候安排。记住,切莫与他人言谈,此乃军中要事了。”元渊交代道。“来人了,给贺军主送去五十坛好酒,二百头羊。远途而来,该得犒赏。朝廷尚未下诏,我先给点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还是实力说了算啊。这一次进大营,居然带回来一大笔酒食,怀朔军营欢呼声一片。

    贺六浑在等待的日子,没有闲着。和一大堆参谋思考一路的应变,以及各种可能性。忙的不亦乐乎,很多事情都没有顾及到。

    在一个人趴着看沙盘的时候,花弧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去蠕蠕人谈判?”花弧从来都是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嗯。如果朝廷批复下来,我就要成行了。“贺六浑点点头,还用手锤了锤腰。这个消息,在几个军主和幢主中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杀过蠕蠕人,你不怕他们杀了你吗?”花弧是真正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一刻,他们不是敌人,就是朋友。我们联络上,就会变成叛贼的敌人。不然,他们就会成为叛贼的朋友。”这种统一战线的思想,是毛爷爷做的最好。可惜现在这些人恩怨分明,从来没有这个思想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赢你,可是你也要去看看兄弟们。司马子如,还有卢长贵都是气哼哼的。他们的家人有的是被蠕蠕人杀害的。”花弧提醒道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忽视了身边人的想法。这些问题不解决,以后会成为隐患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去蠕蠕人,必须带我。”花弧突然就红了脸。这才是她进来的目标!

    “花弧,我是去谈判,不是打仗。你放心我的安全吧。真的是打仗,我们这点人也不够啊。”贺六浑心里有点感动,努力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必须去。”说完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贺六浑一把拉住花弧的手。两个人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从上次抱过一次之后,贺六浑就再也没有和花弧单独相处过。他不知道自己的内心到底是怎么回事,有的时候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问题。花弧眉目清秀,身高和自己差不多,天天穿个盔甲,看不出到底有没有xiong。一度贺六浑怀疑,自己是不是有龙阳之好。不然的话,与昭君比,肯定是没有那种匀称和随和。与云姑娘比,肯定没有那种小鸟依人。与胡姑娘比,肯定没有那种性感。我到底喜欢什么呢?还就是纯粹的占有欲?

    现在,他有点知道了。是有点感情的因素,日久生情。兄弟们在一起,那是过命的兄弟情义。可是知道花弧是女人之后,那感情就有点不一样。为自己拼杀,鞍前马后,不求任何回报,凡事总在最前。这些东西都在潜移默化的打动自己。如果是司马子如,那就喝杯酒笑一笑过去了。而是花弧,就会感觉到那种沉甸甸的爱意。

    花弧直愣愣的看着贺六浑,脸越来越红。凭借自己的实力,用点力肯定可以挣脱。可是她不知道怎么搞的,就是喜欢这样被握着。那么凶悍的男人婆,现在总算知道被爱征服的热感。是一种全身都火热,胸腔满是爱意,整个世界都只有一个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贺六浑拉着花弧的手也没有松开。这双手一点都不细嫩,虽然纤细却骨架有力,掌心都是厚厚的老茧。贺六浑也是心情激荡,缓缓说道:“我这一去,军中不能无人。真正能支撑起这个军队的,也必须是我最信任的人。具甲铁骑只有你能压得住,轻骑兵肯定是司马子如。你们两个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!我不希望我回来的时候,这个军队散了架。更不希望这个军队行了别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花弧喉咙发哑:“可是,这一次去太危险了。我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,像失败的人吗?有名有利所以十拿九稳。我是草原狼 的主人,还怕狼来咬吗。他们不是说我是神助之人吗,肯定会没事的。“贺六浑安慰道。

    贺六浑轻声说道:“听我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花弧就这样看着贺六浑,一动不动。什么样的男人花弧没有见过,怎么就这样沦陷。

    美妙的时候一般都不长久,长久的事情一般都不美妙。还没有等有下一步动作,大帐的门帘一起,崔蒿走了进来,嘴巴还在说:“大哥,你还是去看看司马子如吧,他们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花弧闪电般抽回手,说了一声告退,立马走了,没有看崔蒿一眼。

    贺六浑瞪大眼睛说道:“你没有学过礼仪吗?进门都不敲一下。”

    崔蒿吓一跳,回头看看,说道:“大哥,没有门啊!”

    贺六浑绝倒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