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三卷 败乱自六镇颠覆(上) 第二十一章  单挑?不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贺六浑就匆匆赶到城楼。

    这种特殊的时候,家里是不会任何说法的。昭君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走之前,一反常态的主动抱一下贺六浑,让贺六浑明白自己的心和他在一起。贺六浑现在越来越明白,所谓的融入社会,就是与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如果这个地方你觉得荣辱与共了,说明已经融入其中,如果越来越多的愿意付出生命的联系,那就是真正的融入,称之为生死与共了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肩膀上已经有很多人的责任了,让自己不敢懈怠,不敢随意。随意再觉得轻松,也要全力以赴,因为自己输不起。

    兄弟们都来了,崔蒿和卢景裕居然也来了,都在城楼上观望。

    贺六浑开始检查各项的准备工作,一切准备就绪。该有的守城道具都准备了,还自己准备了一些特制的工具,到时候会派上大用场。七七八八的一折腾,兲已经大亮了。就见对面两里开外的敌军大营内烟火缭绕,估计是在用餐了。

    贺六浑等人也开始用餐。军队的吃食就简单多了,一个大饼,一碗小米粥。这还是在城里,如果是在城外,主要就是炊饼和干面了。至于肉,不是每个士兵都能有的东西,那是奢侈品一样的待遇。贺六浑这点做得很好,在军营里面,就和士兵一样吃喝,这是管理之道。

    崔蒿也和贺六浑一样,领了大饼和小米粥一起蹲在地上吃喝。一边吃,贺六浑一边问:“贤弟,吃得惯吗?”

    崔蒿还没有说话,一边的卢景裕说道:“挺好,这样大家一起吃饭,感觉非常舒服。”看样子在家里估计是食不言寝不语的那种管理压迫下的可怜虫。在这里吃饭,只要不高声喧哗,见谁都可以说几句。

    崔蒿笑道:“大哥,兄弟们都一样吃食,觉得很痛快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继续问道:“你感觉守城如何?”

    崔蒿说道:“我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守城。原来都是自己看的《墨子》里面记载的东西,第十四、十五卷就专门介绍了守城的装备、战术、要点,共二十篇。我认为已经涵盖了所有的城池防守之术。现在看来,还是不太一样。“

    贺六浑笑道:“你说的没错,现在的城池基本上就是按照那个思路来安排的。你看啊,墨家善用火这个城池基本就是按照《墨子》来安排火攻的所有前期准备工作:

    你看城墙上每2步20个火炬,全城共安排了十万个火炬,便于夜战,随手取火烧敌。火炬插在女墙下的大洞“垛口”旁。标准配置10尺1垛口.

    再看城墙边每5步1个灶。方便烧火,一共2000多个。250步1个大灶,配备沙石,烧烫之后从 垛口大规模伤敌。另全城备360个砻灶30步1个,这是一种能移动的行灶,作为集中火力的机动部队。

    你看看城墙边堆积的,都是用来火攻的燃料有三种:草料、柴火、禾杆,分类摆放,严密看守。这里的草料,标配50步300石 。柴火,要绑成柴束,10步20束,全城2万多束。捆绑柴火的线叫狗犀,是一种茅绳。话说出门带根绳,万事不求人,这种绳每5步500根,全城约需100万根。禾杆,100步1束,全城108束以备用

    其他木材集中起来,50步要有30束备用。另外长大木材用来制作各种武器工具。所有这些物资必须在围城之前准备齐全,以备万全。“

    崔蒿听完,两眼放光:“原来守城这样复杂啊!那有火守就要当心火攻。现在城上5步1瓦木水罐。边上一个小木桶,就是随时取水灭火的吧。 ”

    “聪明,城下5步挖1井取水,全城2160口井。100步1口大井,配备甕10个,水器100个,这样的井共108个,可保证水源充足。这些都是真实的案例啊!“  贺六浑补充道。真实的战争准备远远比小说复杂的多,太多的小说都是意淫,没有真实的依据,当然好看,爽,但是一个字:假。

    “ 可是,墨子里面没有这个东西。”崔蒿一指,隔五十步的一台巨型床弩。这种床弩为增加发射的力道,都是以复合弓来提供足够的弹力。这些床弩的发射机制和个人型所使用的弩机不同,一般是以槌子来敲移“牙发”,使弦脱离,进而带动弩箭。床弩一次发射数十箭,对于敌人的密集攻击具有很大的伤害力。大魏常用的三弓床子弩,张时需用士兵数十人架床,最远可及五百步。

    “这个玩意是厉害,不过速度慢。凡事有利有弊。”正说着话,城楼上来人报:“军主,敌方大营已经整队。”

    这就开打了?贺六浑匆忙把剩余的一点大饼塞进嘴巴,然后一口干掉稀饭,转身就走。崔蒿大饼一下子干不掉,就一口喝掉小米粥,拿着大饼就一起上了城墙。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都乱哄哄的站起,在队主的呵斥声中站队上墙。不到一刻钟,基本上的人都到位了。床弩队,开始叽叽呀呀的拉弓,其他士兵也有条不紊的准备。贺六浑非常满意,这就是纪律部队。司马子如的训练方式非常严格,对于时间,纪律要求到位,这是强军的基本素质。

    对方的军营旗帜在飞扬,看样子在整队中。过了好一会,一支骑兵部队开出大营。人数并不是很多,大概就是5000人。一只大纛旗高高飘扬,“卫”。

    骑兵,五千人,搞什么名堂。这个根本不是攻城的样子啊!

    不一会儿,对方敌军来到城下五百步远。然后一群大嗓门士兵开始高喊:“谁敢和我卫大将军一战!谁敢和我卫大将军一战!谁敢和我卫大将军一战!谁敢和我卫大将军一战!”现在这些家伙知道,靠的太近会被射死。就一大群人离开远点喊。

    不攻城,单挑?贺六浑有点不明白,看看崔蒿,也是一头雾水。手下的几个幢主不干了,开始跃跃欲试。这种单挑军将的做法在宋代以前是非常普遍的事情,武将的武力值一定程度上就是军队的信心值。特别是空性,非常迷恋自己的武力值,总是趾高气扬。今天更是激动,两个眼睛不停的飘贺六浑,你赶紧安排啊。

    贺六浑这个郁闷啊,好像全力一拳打在空气里。我准备好守城,你居然来挑战比武。我哪里不想下去比武,哪个年轻人不想在万众瞩目下干掉对手,那是世界上最拉风的事情啊。可是段长将军下令,绝对不许出战,这不是把人憋死吗?自己把段长将军的命令已经传下去,谁再言出战,就砍了谁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等了。

    那群壮汉吼了很久没有人回话,接下去就开始骂城了。

    “段长,你这个女人,不敢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怀朔城里,就没有一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一群婊子养的东西,赶紧回家睡觉吧。”……

    污言秽语,不忍听。都是直接问候到父母直至祖宗,然后人格毁灭的那些说法。一骂就是半个时辰,把城楼上的众人气的浑身发抖。特别是卢长贵和空性, 更是不得了。直接想拿兵器上马了!贺六浑完全不搭理他们,结果两个人骑上马,又灰溜溜下来了,没有人敢跟上,当然也就不可能有人敢去开城门。

    贺六浑的涵养好,其实肚子里也是郁闷至极,但是表面一言不发。难得看见军主这样的神情,所以大多数人就是只有忍了。

    更不堪的情况出现了,居然一群人对着城楼小便。

    城楼上的人,牙都差点咬碎了。 只能忍啊!现在你回骂,能骂什么呢?

    差不多闹腾了一个时辰,也快接近中午了。对方估计也觉得炎热,就开始整队回大营了。

    下午,又开始了一场表演,直到晚边收兵。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兄弟们的气氛非常不好。古代人特别注重父母之情和信用。被别人点着鼻子骂娘,还不能有所反应,这是最痛苦的事情了。一向火爆脾气的花弧,直接就没有来吃饭,说气饱了,肚子不饿。

    贺六浑看着大家做个样子说道:“卢长贵,你过来,我问你。”

    卢长贵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走过来,头都斜的,而且不看贺六浑。

    “卢长贵,你告诉我,现在怀朔多少军队?”

    “二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能打几个?”

    “十个。”这家伙还真的是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手下呢?”贺六浑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打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就按照你说的,我们如果一个拼2个,最多打掉对方四万人。还有六万怎么办?”贺六浑循循善诱啊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死,也不会放过他们。“卢长贵还是嗷嗷的。”你死不要紧。你死了,让他们杀进怀朔,是不是你父母要完蛋,你家人亲戚要不要完蛋。你们真的是一群混蛋,这点委屈都受不了?明显的现在我们人少,有强大的城墙支撑。为什么要去拼命,一个换一个?我们越换越少,他们人数那么多,怎么比?真有本事,就是守住城墙,守护好家人。成匹夫之勇,算什么真正的好汉。”贺六浑劈头盖脸一顿骂,也怪。骂完了,这些人也就消停。

    崔蒿在一边,看着整个过程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要能做大事,也要能忍受屈辱。当年韩信还要忍受胯下之辱,今天这点骂算什么?要不爽,明天你骂回去啊!”贺六浑最后提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又是一天,过去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