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三卷 败乱自六镇颠覆(上) 第十九章   替罪羊

    有人说替罪羊这个词是舶来品,其实不然。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中载:“王坐于堂上,有牵牛而过堂下者。王见之,曰:‘牛何之?’对曰:‘将以衅钟(注:新钟铸成,宰杀牲畜,取血涂钟的仪式)。’王曰:‘舍之!吾不忍其觳棘,若无罪而就死地。’对曰:‘然则废衅钟欤?’曰:‘何可废也,以羊易之。’”

    齐宣王不忍心看见牛恐惧战栗的样子,而命以羊替换牛来祭钟。从此以后,“替罪羊”作为一个具有悲剧色彩的词汇就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现在,贺六浑就是这个羊。

    段长骂道:“小子,赶紧向各位军主道歉赔礼!”

    贺六浑苦着脸,我出了计谋,还让我来背黑锅。这么多人在生死面前扛住了,而且证明是没有问题。但是刚才的那种责难,肯定会让他们恨死自己了。人家是领导,我是小兵,只能扛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任凭是谁,经历这样的巨大刺激都不会心情好受。陆甲荡一看明白这个事情,一句话没说,立马就冲过来一伸手把贺六浑推得吧唧一下摔倒在地。这下摔得的真真假假,连脸都撞青了,而且一下子爬不起来。这一下摔得好,气消了。陆甲荡嘴巴嘟囔一句:“混小子,居然不知道躲一下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心里暗想,摔一下更好啊,我这可怜样子,至少减轻一百斤的仇恨。不然,这些军主以后给我脸色和笑噱肯定多了去了。就算他们知道是两位顶层人物的安排,可是总得要有替罪羊啊。不过,能替领导当替罪羊的,一般都有后福,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这时,长孙都督出来说话了:“各位军主,非常时刻行非常之策。不如此,怎么知道各位军主的忠心,怎么知道这些狼子的野心。我长孙都督是皇帝内亲,誓死效忠皇上,效忠大魏。可是,这些天城内传言四起,不得不防。所幸今日一试,内奸毕露。接下去就希望各位将军同心御敌,立不世之功。老夫,定当魏各位请功!“

    段长也站出来鼓劲,说道:“破六韩拔陵乃匈奴草民,一己之力能乱世,决不能成功。所以各位兄弟,不要相信他们。我大魏实力远胜于他们,灭绝这些小患就在眼前。还记得前次我们大胜蠕蠕人,那是怎样的光荣。这一次还要谢谢他们给我们机会,让我们立功,立更大的功劳。光宗耀祖,永世封侯。”说的铿锵有力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一群人高呼,誓死效忠大魏,杀绝叛贼,群情激昂,好一派火热景象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起来没有人理。贺六浑心里这个郁闷啊,功臣就是这样寒心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呢,长孙都督看了贺六浑一眼说道:“各位就不要为难贺六浑了,他也是为大家着想,总不希望我们在杀敌,后面有人捅一刀吧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热泪盈眶啊,这才是好老大。

    段长接着一句话,没把贺六浑气昏:“你也别装了,这点伤还趴在地上。跟娘们一样,扭扭捏捏。要不改名叫贺老娘吧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,众将官狂笑起来。贺六浑尴尬的起来也不是,不起来也不是,真的是醉了。

    长孙都督接着转身看着段长说道:“多亏段将军机智多谋,不然怀朔的天就要变了。老夫就把怀朔的军权悉数交给你,还请费心。怀朔的安全就完全靠你了。众将官,听令。自今日起,怀朔诸军皆由段将军总管,代都督府行令,如有违抗,杀无赦。宇文素全权负责所有行军事宜,负责保证大军的后勤供应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长孙都督太聪明了,把所有权力交出去,这是真正的做事情。

    段长拱手接令,大声说道:“为大魏死战!为大魏死战!为大魏死战!”

    接下去开始分工安顿,毕竟还有那么多军主的位置要人来填空,还要安排守城的诸多事宜。贺六浑尽管被推倒,被折腾,但是又升官了。现在是响当当的的军主了!接管那个罗军主的部队,然后分工驻守东门。

    去接管部队的路上,侯景偷偷摸摸不停的看贺六浑,看的贺六浑不自在。骑在马上自我环视一下,没有什么问题啊,不就是有点鼻青脸肿吗。然后实在忍不住了,问道:“侯景,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侯景扭扭捏捏半天说道:“军主,你不记仇吧。是你说要做得像,我都是咬牙射的。真的不是对你有意见啊。“

    领导一声吼,下属想半宿。贺六浑自己大大咧咧,没有想到侯景还记挂这些事情。说道:“没事了,和你说的玩呢。”

    侯景嘀咕一声:“兄弟们都怕你呢,说你肚子里九曲十八弯。卢长贵说你是紫微星下凡,我倒觉得你是护法罗汉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一听笑死了:“兄弟们都在背后这样说我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什么事情你都想得到,什么事情你都做得好,大家伙觉得你肯定是有福运之人。说,只要跟到你,什么河都能过,什么山都能攀。”

    福运,哦,好久没有去开善寺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怀朔就被围了。

    贺六浑接到消息的时候匆匆爬上城楼,就见密密麻麻的敌军开始出现在视野里。因为贺六浑负责的是东门,正是武川来的方向,所以第一个看见敌军。站在城楼上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语,因为实在是太搞笑了。对面的敌军,和自己的装束大旗都是一模一样的。这是真正的窝里斗!

    高岳嘴巴在念叨,一面旗,两面,三面……哇靠,居然点不清。然后卢长贵在一边笑道:“傻瓜,你懂不懂?直接看帅旗啊, 笨蛋。”

    大纛旗是古代军队里的大旗,一般都是主帅才能撑起来。按照大魏的级别,至少也是镇将才有。从目前的情况看,居然有五面,那四镇的人马都过来也不够啊。不对啊,不要人守住白道吗?贺六浑一下子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正方形帅字旗一般就是军主的大旗,而长方形三军令旗则是幢主这样的级别,还有三角旗这样的队旗。这样的旗帜那就是铺天盖地,从现在的旗帜看,人马至少是六万以上。人上一万,铺天盖地,声势浩大,看的是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卢长贵这时惊呼一声:“我倒,怎么都到我们这个门来,都不去北门和南门啊。我们不到3000人啊。”陆甲荡的军都在这个门,加起来就是3000人左右。

    贺六浑哈哈大笑说道:“兄弟们,说明他们看得起我们啊。如果我们以一敌百,那他们就不够我们吃的了。那我们不好好招待,对不住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轻松的语句让大家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子如难得也笑道:“1:100,他们还得再来多少人?长贵?“

    卢长贵夸张的说道:“你要我做数学题,不如让我去杀一百个叛贼好不好?是不是还有10万。”

    侯景撇撇嘴说道:“24万啊。这个都算不会。“大家真的笑了起来,一群搞笑的人,把紧张的氛围变得轻松无比。

    高岳也一撇嘴:” 估计要把六镇挖空了。看来,这些人还不够我们吃了。哈哈哈”

    贺六浑仔细看了看说道:“兄弟们,真的是要1:100了。这些人居然没有什么攻城战具,看来还是指望老战法,那我们就让他们尝尝我们白袍军的威风吧。”

    古代攻城,绝对是个最苦但是最有技术的活。我们经常可以在书上或者电视上看见,一般攻城都是 搭个云梯,然后一群人爬上去。其实,古代攻城用车,计有八种之多。每一种不同的用途,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。因为,战争就是推进科技发展最主要的因素。

    临车。又名楼车、楼橹、行楼、云车、高车。车上建塔楼十余丈,用於俯察城内。亦可在上喊话,射矢,投石。城民苦之,背负门板汲水。城敌惧之,创储营房暴露。车可居高临下,故名。

    冲车。又名撞车。平板四轮,稳置大木。多人推进撞城,门破墙垮。《庄子》书说:「梁丽可以冲城。」梁丽即栋梁大木。亦有不用车,以人力从两旁抬大木冲撞者。

    棚车。车上以生牛皮蒙盖木棚,人藏棚下,大挖其城墙脚。牛皮木棚可避城上矢石,放心挖吧。

    钩车。车上立长柄大铁钩,逼而近之,钩搭城楼城墙。后面长缆系钩,九牛拉之,楼倒墙塌。

    虾蟆车。平板车,矮而宽,满载土,上有生牛皮棚,状似巨蛙,故名。百人棚下推车以进,填入城下壕沟。亦可用於载长板搭沟桥。

    登城车。高车上置跳板,逼近推出,搭墙登城,所谓悬楼云桥是也。又有车上云梯,梯端双轮,滚墙直上,亦登城用。

    巢车。车上竖竿,竿端设置滑轮。绳拉小木屋,沿竿升到顶,如今升旗然,亦用於俯察,比临车轻便。又有竿上悬挂桔,升吊小木屋,载人登城者,谓之木幔车。唯须用生牛皮作悬幔,以保护小木屋不受矢石攻击。

    贺六浑看见人马虽多,可是携带的攻城战具不多,那自己守城的信心就大了很多。真正用人命来填,那就够真王喝一壶了。 孙子兵法曰: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。下兵攻城,攻城之法不得己。攻城是古代战争中最坚难的事,所以大多不会使用攻城的。 特别是游牧民族为主的边塞,攻城器械的携带和制作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司马子如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不过,看这样子也是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年轻就是好啊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再怎么样的困难险境,只有一忽悠,都是一个个嗷嗷叫的。所以毛老人家才说,世界是你们的-

    最近忙着应聘呢,工作不好找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