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三卷 败乱自六镇颠覆(上) 第十二章   措手不及

    自从侯景出发之后,贺六浑依旧是心神不宁。总觉得自己是不是估计的不对,要不就是想的太多。崔蒿和卢景裕两个人是不是应该来,还是鼓励他们先回去。武川的老婆大人是不是应该先去平城,还是坚持几天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事若关己心烦意乱。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好心态的人,可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。真有那样的,一定是什么都放弃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日贺六浑就特意去见了淡然大师。还是那个禅室,还是那个小龙,还是那个大师。不过,贺六浑必须承认,走进开善寺自己的心态就会安静下来。大师依旧是那么淡定,这次居然没有说教,也没有比武,只是和贺六浑聊聊天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现在比两年前多了多少东西?”大师问道。

    贺六浑细细想想,说道:“小子我两年前一无所有,只有一般从小到大的兄弟。现在有了地位,还有了军队,有了美妻,有了房产。细细一算,真的有了很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是不开心?是想要更多东西吗?”大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地位越高,压力越大。拥有越多,压力越大。”贺六浑老老实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你怕失去。得到了,不代表一辈子都会属于我们;失去了,也不见得永远都不会再得到,没有什么是永远不会变的。还有,就是你现在居然不往前看了,越来越关注现在的得失。

    六祖慧能出生在广东,本来是一个樵夫,他有一个梦想,就是想悟道。于是北上找到五祖弘忍,想跟他研习佛法。弘忍听说慧能从岭南来,便说岭南人没有佛性,都是獠,佛性还没开发,学佛无用。慧能听后说,人有南北之分,“佛性”并无南北之分。这个回答让弘忍对其刮目相看,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注意,就安排他随众劳动,在碓房舂米。

    后来五祖弘忍年老了,要选出继承人,便命门徒作偈进行选拔。慧能因作出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得到弘忍肯定,弘忍把世代相传的法衣交给他成为传法继承人,世称禅宗六祖。

    你的梦想越来越小,你的视野当然越来越小。不要计较当下,不要辜负天下。“

    贺六浑点点头,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    按照事先的约定,自己的军队随时要准备好撤回怀朔,所以这几天古堡里面非常忙碌,各种准备,捆扎不得停歇。再穷的家庭也要有三根钉,要搬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大多数人都在忙碌的时候,司马子如和花弧几个人还是一直在沙盘上推演,思考各种应对之策。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下来,也成为军中的一大特色。

    侯景出发之后,第一天派回来的人消息称,据说蠕蠕人只是在劫掠人口,把怀荒镇外的人口和马匹都扫荡一空。而城里的于景镇将不敢出战,结果所有城外的物资全部眼睁睁的被蠕蠕人搬走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大家舒缓一口气。因为这样看来,蠕蠕人不是大军,目标也不是攻城,那压力自然小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传回来的消息,苗头就有点不对。听说,怀荒民众聚集在镇将府,要求开仓放粮。于景镇将不肯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贺六浑开始有点明白了,问题出在哪里。怀荒镇镇将于景本是在洛阳任武卫将军的鲜卑贵族,因得罪权臣元叉被贬塞上。这个家伙本来就是冷峻刻薄,素来瞧不起六镇兵民,动不动打骂手下兵士。

    第三天再听到消息时,贺六浑就彻底明白了。消息传来,当于景组织兵民们抵抗柔然军队时,饥饿的兵民请求开仓放粮却被拒绝。结果不知道谁提起于景的刻薄寡恩,愤怒的饥民们开始冲进官府,将于景和他的妻子捆绑起来,分别关押,都脱掉衣服,让于景裸体穿毛皮衣服,妻子穿旧红袄。他们被这样地羞辱。怀荒的士兵居然没有维护朝廷,更没有保护于景,怀荒就这样沦陷了。

    破六韩拔陵,葛荣,这是他们的强项啊!贺六浑没由来的一种悲哀,一个边镇啊,一万人军队的边镇啊,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沦陷,那是一个于景的问题吗?

    这时,贺六浑开始部署,集中人马,准备回城。

    第四天,贺六浑最担心的问题终于出现了。中午时分,侯景带去的一百人马中,居然跑回来一半。一个个丢盔弃甲,跑的是闭嘴歪斜,说明问题大了。

    一个队主翻滚下马,趴在贺六浑的腿边哭诉:“军主,不好了。武川、抚冥、柔玄三镇都起兵反叛朝廷了。候幢主被乱兵困在武川镇,出不来。现在草原上到处都是乱兵,还有蠕蠕人军队。我们这些被派到抚冥、柔玄的人,进不了武川,只能回来报信,请军主赶紧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贺六浑脑子嗡的一声炸了。完了完了,就是自己的犹豫不决害死人。老婆昭君还在武川啊!还有那两个兄弟。如果自己当时果断点,直接让侯景护送他们来怀朔,或者去平城,也不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一向自诩为处变不惊的自己,第一次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聚集在沙盘室的人们焦急起来,卢长贵第一个跳起来:“军主,我带人去武川,把嫂子和侯景救回来。”现在这些家伙心态很好,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司马子如说道:“你急什么?我们的军队野战肯定第一,可是攻城呢?如果武川都进不去,你怎么救人?如果是几万人,你怎么救人?”

    卢长贵说道:“那总比在这里沉默,什么都不干强吧。”

    高岳也跳出来说道:“大哥,总得做点什么。现在乱兵四起,嫂子安全堪忧啊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想到前些天和淡然大师的对话,想到昭君微笑的样子,想到崔蒿那自以为是的高傲,更想到这身边忠心耿耿的兄弟们。摇摇头说道:“兄弟们,先别乱。现在六镇已经乱了四镇,肯定是混乱不堪。侯景是最精明的人,且应变能力出众,上次救回孙腾就是他的功劳。我相信他自保肯定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高岳急吼吼的说道:“那嫂子怎么办?”看来昭君还是颇得人心啊。

    贺六浑使劲咬了下牙说道:“嫂子那里有个护卫队,训练还是花弧帮忙搞定的。装备战力不比我们差,除非是被大军围攻,不然我估计也能出来。我们这一千多人,不能随意乱动,要保存实力。怀朔不能出问题,再出问题,我们家都没有了。所以我命令。”

    咵的一声,所有人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“司马子如,花弧整队回怀朔。带走所有能带走的东西,不能带走的都毁了。空性带亲兵队,长贵带两百具甲铁骑跟我去接应侯景。“

    高岳一听,想往前一步说什么。贺六浑一瞪眼,他就缩回去了。

    命令开始执行,整个古堡就全动起来了。这时,贺六浑其实是心急如焚,还是按照规定做完交接,立马率队奔出古堡。小白自然紧跟其后,三百人的骑军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了。一人双骑的配置,那就是接近千人队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奔出古堡之后,贺六浑再次下令,自己与空性率亲兵队先行,卢长贵率具甲铁骑要保存好实力,逐级推进,作为后备力量。贺六浑心里急啊,要知道自己现在越来越融入这个世界,越来越在意自己的身边的亲友。具甲铁骑的实力是最强悍的,但是速度也是相对慢的。而轻骑兵为主的亲兵队,速度自然是最快的。早一点靠近武川,早一点有希望。

    这时,天色已经暗下来了。草原的九月平均温度是8℃-21℃,一到晚上的确冷得发抖。而且这时 为旱季,降水非常少,很容易嘴唇就干裂。贺六浑的心是热的,根本感觉不到冷意。一行人也是如此,咬着牙跟贺六浑在狂奔。满江红的速度是无与伦比的,贺六浑不得不压着点马速,不然就变成自己一个人英雄救美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遇见不少商队,陆陆续续至少有十几起。问到情形都说武川到处是乱兵,贺六浑更是焦急万分。入夜时分,已经到达东土城,一个小驿站。这里已经跑了一大半路,看到亲兵队都有点人困马乏了,就下令进驿站休息。

    一进驿站,就觉得不对劲。这种小驿站是个小古堡,有高围墙,但是里面只有几间房子。现在里面居然黑漆漆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本来驿站都有驿马养着,这里什么都没有,就像一个鬼屋。估计是听到什么消息,整个驿站的人都跑了。

    大家进屋休息不到一刻钟,贺六浑正准备要大家上马。这时,前方的斥候策马过来,说道:“军主,武川方向来了大队骑军,估计有数百人之多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一听,这么夜深还在骑行的人肯定有鬼。迅速带人撤出驿站,全军躲进驿站外的小坡地树林,束马衔枚,高度戒备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如雷的马蹄声响起,一股数百人的队伍直奔驿站而来。到了驿站门口,迅速的两支马队伍开始分散戒备,一看就知道是只强军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熟悉的哑声响起:“嫂子,到驿站先休息一下吧。这一路奔来辛苦了,入夜之后,追兵一般也不敢发力。我们休息片刻,就回怀朔找军主去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原来是侯景这个家伙。毋庸置疑,那个嫂子就是自己的昭君了。贺六浑的心陡然就放下来了,这种愉快的感觉真的是很爽。

    空性这个家伙更是狠,高声喊道:“候幢主,你已经被包围了。赶紧把嫂子送过来!”-

    这一章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大魏开始动荡。六镇叛乱是开头,引发系列问题,直至改朝换代。所以这一 章,叙述的慢一点,细一点。

    我真做不到无厘头的意淫,所以很是按照正常的逻辑规则在运行。抱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