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三卷 败乱自六镇颠覆(上) 第十章     变故太突然

    家是一个不讲道理只讲情的地方,如果这个问题没有看透的家庭,一般要不冷冰冰,要不天天都是大吵大闹。幸运的是,贺六浑这个家真的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昭君是个最好的妻子,毋庸置疑。论身材长相,首屈一指;论能力视野,无人能比,就连贺六浑也觉得,昭君的经商头脑和管理水平,那是自己望尘莫及。自己从晋城忽悠来的卓力帆,被昭君榨的一干二净,现在已经是家里的铁器房的掌柜了,而且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贺六浑记得灌钢法,所以来到怀朔之后,与卓力帆探讨很久,终于把自己的思路说完了,也彻底征服了卓力帆。

    其实说白了,就变化了两个地方,一个是淬火的冷却介质改变了。长期以来,人们一般都是用水作为淬火的冷却介质。贺六浑说的双液淬火法,即先在冷却速度大的动物尿中淬火,然后再在冷却速度小的动物油脂中淬火,这样可以得到性能比较好的钢,避免单纯使用1种淬火(即单液淬火)的局限。双液淬火法,即在工件的温度比较高的时候,选用冷却速度比较快的淬火介质,以保证工件的硬度;而在温度比较低的时候,则选用冷却速度比较小的淬火介质,以防止工件开裂和变形,使其有一定的韧性。经过这两种淬火剂处理后,钢质柔韧,刀刃刚柔兼得,可以“斩甲过三十扎“。

    第二个就是改变了造刀法。 中国古代的钢刀大都用百炼钢制成,这样制作的刀剑虽然性能优异锋利,但也存在不少缺陷,整把刀全部用百炼钢制成,价格昂贵;如一把东汉时期的名钢剑的价钱可以购买当时供7个人吃2年9个月的粮食。而且百炼钢制作刀剑费时费力。三国时,曹操命有司制作宝刀5把,用了3年时间。

    生铁和熟铁以灌钢法烧炼成钢,做成刃口,然后以柔铁为刀脊,这样做出来的刀极其锋利。刃口主要起刺杀作用,因而要求有比较高的硬度,这样才能保证刀的锋利,所以应该选择含碳量较高、硬度较大的钢来制造。而刀背主要起支撑作用,要求有比较好的韧性,使刀在受到比较大的冲击时不致折断,这样就要选择含碳量较低、韧性较大的熟铁。

    贺六浑说出这个观点时,卓力帆是晕的,那种崇拜简直是五体投地。而对于昭君来说,更是极大的发现商业价值:因为这样做既满足了钢刀的不同部分的不同要求,又节省大量昂贵钢材,利于钢刀的推广和普及。

    娄家镔钢刀从此出名,变成了北地铁器的招牌,还逐渐传到了洛阳。要知道边塞之人,一把好刀那就一条命,所以再穷的人也会尽力去找一把好刀。古代多少人,为了所谓的宝刀付出了性命。倚天屠龙记不就是找刀吗?

    还有一个是护具,就是想制造一个水力大锤,一次性砸出铁甲和面具,也是昭君觉得夫君是神人的地方,卓力帆更不用说。古代人制刀都要半年,护具盔甲更是数年才得一套。而这样简单的办法,产量骤增,效果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特别是拿给士兵用,那是绝佳的配备。在冷兵器的战场上,一套具甲就是一条命,一把好刀就是一条命,一匹好马又是一条命,多了三条命的部队,其他人怎么可能挡得住。至于怎么去做到,就不是贺六浑的事情了。反正交代卓力帆去思考。

    所以贺六浑的部队都是黑漆漆的面具到盔甲与大刀,外面还是一袭白披风,说不出的寒意。训练得当,护甲精良,贺六浑就期待更多的战事,让自己的部队成长呢。

    有了一些鬼点子,娄家铁器坊,钱财滚滚而来 !

    不过,昭君非常大方,夫君索取,不设限。这就是一般女人绝不可能做到的地方!真大方,识大体才是昭君最可爱的地方。贺六浑的部队,贺六浑的蝙蝠队都是有这样的财富支撑才做得到。就连武川城内的大院,也养了一只武力值惊人的护卫队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一个贤内助,贺六浑是无话不谈。

    “昭君,今天和两位贤弟的聊天,你也知道一些。让我真的是寝食难安啊!这一年的安宁似乎就要到头,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?”贺六浑开始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很是看重那个崔蒿吧,我看你对他的神态非常谨慎,很是难得。你让我也去见面,就是想结成通家之好吧”昭君眼光独到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崔蒿是人才,真的希望他能留在身边。他的大局观非我能比,而且务实进取,不可多得。“贺六浑很是推崇崔蒿。

    “说话太直了,怎么能这样说我的夫君。”女人评价事情的标准简单,就是谁对我好就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已经约好了,请他们去怀朔一游。希望能在过程中说得动他们留下来,我太需要这样的人了。对了,昭君,你要不还是搬回到平城去吧。我总有点心悸,觉得要出事。目下的平静,总是让人有点慌。”贺六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吧,在武川,你都要十天半月才来一次。去平城那不是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。要不我去怀朔吧。”昭君现在很是黏糊人,没有日常的一点大妇风范。

    “怀朔也不安宁啊!如果真的是如崔蒿所说,那我们家要面临最大的一次挑战了。”贺六浑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我一点不担心,夫君是我见过最好的夫君,也是最强的夫君。有你在,我哪里都不去。“昭君就是会说话。

    贺六浑哈哈大笑,嘴巴都歪了。“好了,别夸我,听话,一旦有事,我还得想办法保护你。去了平城,那里重兵把守,且有先王大族驻守,定会无虞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昭君点点头,看见贺六浑这样的慎重,也知道不是小事,矫情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过,母亲信函问及我一些事情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。”昭君这时嘴唇凑到贺六浑腋下,轻轻吻。

    贺六浑觉得很痒,但是很舒服。随口问道:“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说,成亲都快一年了,怎么还没有动静。”昭君的脸很烫,贺六浑的皮肤后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动静?什么动静?”贺六浑一下子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吧,老人家问我怎么还没有喜。”这时昭君一口轻轻咬到贺六浑的胸膛*++头上。贺六浑浑身一颤,笑道:“那我们就多努努力吧。”床上大战又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贺六浑夫妻不愿意起床,一直睡到快晌午了,才昏昏然出了房门。正在两个人卿卿我我,互相调笑喂食的时候,就听到门外传来好几个人急匆匆的脚步声。阿木图等人在外伺候着呢,却没有一句话拦阻。门帘一挑,侯景居然进来了!

    贺六浑赶紧长身而起,问道:“什么事情!”侯景是留守的,怎么会突然间赶到武川,定然是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“军主,段将军急招,要你火速回怀朔,不得耽误。”侯景的样子很是狼狈,一看,就是长途奔波,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“将军说了什么事情没有?“贺六浑问道。

    侯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怀朔有什么事情吗?”贺六浑再问。

    侯景继续摇摇头,想了一会说道:“不过,怀朔镇里好像有点紧张。我来之前问到的是,镇里好像开始宵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吃点东西,休息一个时辰,我们立马赶回。”贺六浑吩咐道。

    等侯景下去之后,贺六浑转身看着昭君说道:“昭君,这次肯定有点事情,你切莫惊慌。还是按照我说的,开始准备赶赴平城吧。”

    昭君点点头:“好。夫君别记挂家里。要走也要点时间,还有很多生意和事情要安排。我听夫君的就是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想起客栈还有两位贤弟,就吩咐一个亲兵去转告。让两位贤弟,多住几天晚一点等自己派人来接。然后匆匆收拾行装,带着侯景踏上回城。

    出城经过白道时,感觉是有点不对。明显的行人没有那么多,路上的客商也少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赶到怀朔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。贺六浑没有休息,直接去了镇将府,发现里面人来人往,非常热闹。走到议事堂的时候,发现所有的军主都已经到了,看样子还是呆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段长居然一身戎装,正在和军主们商讨什么。见到贺六浑进来,点点头,继续说:“此次怀荒镇遭到蠕蠕人侵扰一事定然属实了。长孙都督的意思就是要我们赶快知晓最新情形,确定是否要出兵。各位将军怎么看?”

    现在怀朔镇里,段长肯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。长孙都督直属部队也是一万多人,段长也是一万多人,四大军主,四个军副。以前跟随叛乱的已经消失,新进的三位军主都是跟随段长多年的部将。贺六浑也算是怀朔的高官之一了。

    陆甲荡依旧是最信任的一个,当然第一个说话:“前面看完战报,问完传令兵之后,看来蠕蠕人是肯定进军了怀荒。但是,我们没有得到抚冥、柔玄的消息,所以卑职建议是不是再等等消息。”

    蠕蠕人又来了?贺六浑非常惊讶。现在不是蠕蠕人传统的劫掠期啊,很是奇怪啊。

    段长转向贺六浑问道:“六浑,你刚刚从武川来,有没有消息?”

    贺六浑赶紧回答道:“卑职在武川,没有听到一点消息。但是,途径白道时,发觉客商行人较往日少了很多,可能已经收到消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建议怎么做?”段长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我哪里知道怎么做?我才刚刚回来好不好,连战报什么的都没有看到,真的是醉了。

    新年第一天保证,没有一分钱收入这本小说也会写完。因为这是寄托。

    当然有钱更好了,哈哈哈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