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二卷 视界由函使飞扬 第四十八章  宇文泰的忧伤

    见过尔朱荣之后,贺六浑开始清醒的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。就算自己是真命天子,现下更多的是要等待和积累。有比自己更加强大和希望所在,自己还是低调认真点好。特别是见过尔朱荣本人之后,贺六浑觉得无可挑剔。那种杀伐决断还是自己要学习的,但是有一点问题,那就是他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止。按照后世的说法,这样的人一般会倒在自己的狂妄里面。

    尔朱荣留下贺六浑的心意是真诚的,当然也知道此刻不是最佳时间。毕竟贺六浑是有组织有官凭的,尔朱荣真想要,那也得是办理正常调动手续。最后贺六浑以世侄的身份自称,尔朱荣才哈哈大笑,大醉一场之后送别,顺便还给了很多礼物。

    经过平城时,贺六浑一点也不想去看看那个所谓的宝藏。那里既是宝藏,更是一块伤心地。想得更多的是,如何去武川喝酒,那里还有自己的拜把子兄弟宇文泰呢。这个兄弟看起来的憨憨的,黑黑 的,人畜无害,但是贺六浑知道他的狡黠。不过,看起来对自己也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武川镇一如既往的繁华,宇文泰一如既往的热情,所以男人的话题还是到酒桌上谈的自在。几杯酒下肚,宇文泰的狐狸尾巴露出了,嘻嘻笑的问道:“二弟,那个胡姑娘怎么样了?怎么没有见回来?”

    贺六浑就知道这关绕不过去,幸好自己机灵,吃饭就是安排了两个人在一起,其他的兄弟都在另外房间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还是不要知道了吧。”贺六浑不想说,这个话题多尴尬。男人最怕的就是丢脸,何况相当于自己的女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不说大哥这心里过不去啊。”宇文泰是真的痴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,有点心理准备吗?”贺六浑还是不想说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是要急死我吗?”宇文泰急吼吼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胡姑娘进宫了,现在被皇上封为华嫔,我也是在赛马那天才见到一次。”贺六浑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酒杯落地。宇文泰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呢。”宇文泰是彻底慌了神,脸色一下子就差了,垮了。

    贺六浑自顾自喝酒,吃菜。这样的痛苦与纠结,不是自己几句话能缓和的,关键靠自己。相信这个傻大哥能够自己挺过来,就像自己现在,看起来什么事情没有,有时半夜却会惊醒,会郁闷的梦醒,会夜深人静扇自己耳光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宇文泰才回过神来,自然是神色惨淡。

    宇文泰举杯苦笑道:“一场夏雨一场梦,梦到此时方觉悟。二弟见笑了,大哥实在是难过啊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也是苦笑道:“大哥,该忘记的必须忘记。现在这个梦是不能醒的,只有忘记。”

    宇文泰说道:“却不知道胡姑娘现在宫中情况如何啊。”这个家伙,一往情深,真的是醉了。都是皇上的女人,你还惦记想干什么?

    贺六浑悻悻的说道:“胡姑娘远远比我们强大啊。不然怎么可能一进宫就可以封为华嫔,这是头一回呢。”

    “ 哦,那是好事。好事啊。”宇文泰自斟自饮,看样子已经醉了。

    “二弟啊,我可能近期就要外出。如果胡姑娘回来,我就去求亲,我就推掉这外出的公干。现在算了,就这样吧。二弟啊,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我宇文泰也算是小有才华,也想去做一番事业。可惜啊可惜啊。”说话现在都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贺六浑有点知道,又不是太清楚。自己的酒量也喝得差不多了,因为自己也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别伤感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啊。到哪里,都有自己的路,都有自己的朋友。我再敬你一杯。”贺六浑也是喝上了头。

    “二弟,我的好二弟。不管怎样,莫要怪我。无论何时何地,都是我的好二弟。”宇文泰留着眼泪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可惜这时,贺六浑已经醉了,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第二日,贺六浑再去找宇文泰,却被告知公干去了,不知去向。贺六浑满心疑问,踏上归途。按照常理,自己的大哥走之前怎么也要来说一声,怎么会突然间公干。好像昨天晚上说了一声,不过自己没有在意。看来是自己错怪了大哥,等下次再来武川,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程是最快活的。回到了边镇,回到了一望无际的原野,每个人的心情都是快快乐乐的。一路上,贺六浑也没有禁止兄弟们高歌,所以鬼哭狼嚎的一大通,不亦乐乎。侯景还是打前哨,这个家伙的哨探技巧是越来越高。本来就是鬼灵精,现在更是能够做到根据蛛丝马迹辨别出什么人,什么马;多少人,多少马;什么时间,什么情况。神了。

    司马子如却还是老样子,只不过嘴角一直带着笑意。这么一路下来,惊险无数,感叹无数,只有回到草原,才觉得那么亲切。其实,这就是家乡情。游子回家,都是看着哪里都是回忆。

    贺六浑倒没有那么多感慨,只觉得回来轻松很多。在外面哪个地方,都感觉到压力。只有现在,才觉得可以放松一点点。淡然大师在车上看着大伙儿轻松的样子说道:“小子,你怎么不会撒欢了?”

    贺六浑淡然一笑:“大师啊,经历过这一程,感觉自己心态好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大师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贺六浑正想唠嗑呢:“原来自己感觉还不错,这走出去见到了那么多英雄豪杰;看到了那么多达官显贵,才知道自己乃是井底之蛙。视野开了,世界就大了。以前觉得怀朔也不错,现在知道平城不错,洛阳更好。我现在还想去南朝看看呢。

    大师点点头,就这些了吗?

    “还有还有。 再加上看见的事情和经历的磨砺,发现在没有实力之前,一切的骄傲和自尊只会带来灾难。这是这个世道的法则。

    还有,不要好高骛远,有时候等待是最好的机会。说完了。”贺六浑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大师也禁不住笑了一下,很是难得:“小子,你这一趟出来的确是变了。越来越自信,越来越坚强。回去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不知道的是,在不远处的山上,宇文泰正在看着自己远去。他身边有几百人,都是兵甲鲜亮,而且还有几十辆大车。宇文泰沉默不语,直到贺六浑的人影消失不见,才转身率队离开。这一去,兄弟两个的命运就开始巨大变化了。

    回到怀朔的时候,已经是黄昏。看着夕阳之下,城楼长长的影子,贺六浑这才觉得亲切无比。想当年老子也是城门门丁啊,守遍四门无敌手。城外哪个山丘我没有看过五百遍?就连遥远的大青山我都能闭上眼睛画出轮廓。当然,两大美女也是这个岗位上看到的,哈哈哈。

    进城之后自然是先回到军营缴令,还没有和留守的诸多兄弟们畅谈,就被居然在军营等自己的段长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现在居然是个爵爷了。”段长也是好久没有看见贺六浑,忍不住打趣。这个家伙,就是自己的儿子一样,看着成长,心里开心啊。

    “将军,在外面真的很想您呢。”贺六浑舔着脸说,说的段长心里特别舒服。“好歹没有给您丢脸呢。你看,这是皇上词语的金牌,十骏之首呢!还有这身衣服,我还没有穿过。封地有100户呢,就是不知道在哪里。”这种显摆是有必要的,其实就是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了?”段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赚了点钱,放在尔朱兆那里了。其他就没有了。”贺六浑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 没有了?”段长继续问道。怎么都是一个德行啊,我贺六浑还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。不过我就是逗你玩。

    “那被暗杀了三次,算不算?”贺六浑还是笑嘻嘻。

    这时段长耐不住了,骂了一声:”兔崽子,过来坐下,快一五一十的告诉我过程。“

    汇报的中间,仆人进来摆了些吃的。两个人是边说边吃,段长还不时的插问。两个人都没有睡意,一个还在问,一个还在说。等到贺六浑说完,都已经入夜很深了。

    段长觉得这小子长大很多,居然能够得到尔朱荣的夸奖。他是知道尔朱荣的性格,不会轻易的表扬人。这小子如果没有本事,尔朱荣不会给他好脸色的。现在看来,自己的眼光没有错。这也为以后铺平道路,这是小子发展的必由之路。这个怀朔,已经不可能安得住了。

    抿了口茶之后段长开始问道:“小子,接下去你打算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休息几天吧,还望将军准假。”贺六浑也有点乏了,说的是真话。

    “滚,你小子答非所问。认真点。”段长发觉,看见这个小子就想骂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听说,梅令山古堡扩建了,变成了一个要塞。将军我想去驻守在那里,这段时间正好静下来练兵。我觉得需要静下来想一想,消化自己这次的说得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还有呢?“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,真的没有了,我现在就想去睡觉。“贺六浑觉得自己都快讲到吐了,怎么还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么。没有啊,从朝堂大事,到暗杀反击,再到北秀容,都说了啊。宇文泰的事情没有必要啊,那是交了个兄弟而已。那还有什么啊,胡姑娘的事情,不可能啊,绝对没有人知道。那个宝藏,不会吧,段长是通过谁知道的。这个我要不要说??正在胡思乱想呢,段长开始主动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该结婚了。回去和姐姐商量一下,我来出面给你去求婚吧。”段长真的是和父亲一样,课时这句话却让贺六浑翁的一声,即将晕倒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-

    说实话,小说写到现在的确有点没有自信。因为点击率和评价几乎尽归零。然后昨天那个和朋友们一起商量了早点睡怎么回事?给我的建议就是因为我题材太厚重,不符合当前消遣的文化。而且也没有新点亮点,所以自然就这个样子。于是我给自己说,已经开了头,无论如何都必须坚持,就算没有一个人在看,我也得写完。老的时候拿什么下酒,将近两百万字的作品,是我老的时候最好的下酒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