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二卷 视界由函使飞扬 第三十七章  张彝的遗章

    赶到永和里,这里戒备森严,每一个官员府邸都是关门的。有的府邸外是有卫兵把守,有的是大门紧闭。越是高官,其实越脆弱,因为受冲击的力度越大。抄家灭口,那就是拖累整个家族的事情。其实,后世也是如此,位置越 高,权力越大,责任自然越大,而承担的风险就更大。哪个朝代一开始不是大杀功臣,只是人都看不开,都有侥幸心理而已。

    真定侯侯府属于大门紧闭的那种,原因也简单。这是一个靠世世代代祖宗的福气延续的,特别是近些年没有高官,只有靠老的爵位镇住场子。家丁早已经躲进大门,所以贺六浑来的时候,这里的是空荡荡的大街,空荡荡的侯府门口,仿若鬼城。

    大风吹落叶,简直就是拍恐怖片一样。整个大街看不到一个人晃荡。要知道这可是原来最热闹的区域。

    贺六浑一行纵马过来,然后下马扣门。说实话,贺六浑心里打鼓,没有想到第一次去昭君姑娘家居然是这样的 场面。门敲了很久,才听到门房里面抖抖索索的声音回道:“门外何人啊!”

    贺六浑答道:“我乃怀朔县男贺六浑,特求见真定侯爷。”贺六浑是想见小姐的,可是这样的场合太公开了,不 太好啊。

    “请稍候,我这就去禀报。现在不敢开门啊,老爷吩咐一切小心,请爵爷见谅。”隔着大门的仆人,脚步声远去了。就看这几句回话,说明这个侯府不是那种欺善怕恶的地方。至少贺六浑的感觉很好,兄弟们听到这里也扎实。

    贺六浑看看大街,只有自己的兄弟们列队在门外。大街上的风越来越大,卷着落叶到处飘舞,怎么感觉那么凄惨啊。 街的两边都是官员府邸,看门牌都是什么侯爷,什么国公的。贺六浑眼睛一飘,看见了右边不远处一座府邸是平陆候府。平陆候,平陆候,不就是张彝家吗?就是那个傲世狂人的家里啊。贺六浑感觉到不妙,这个风口浪尖上,靠近此等 人物的家里,那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怪事,这个人家里居然也只是关闭大门,没有去求援吗?到了这个时候,居然没有找人来保护自己? 这时,侯爷府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贺郎君,真的是你?”居然是娄昭君扶着一个富态的家翁模样的人站在门口。贺六浑眼角的余光,看见侯府里 面的很多家丁都拿着棍棒,站在大门两侧。

    “见过真定候,见过昭君姑娘。冒昧拜访,请见谅。”贺六浑看见昭君姑娘,心里就踏实了。

    昭君多聪明的的人啊,一看见贺六浑这群人过来,就明白怎么回事了。顿时,眼泪就下来了。真定候一看,老江 湖啊,立马也明白怎么回事。直接说道:“贺县男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走进来之后,贺六浑一抱拳说道:“老侯爷,我带来30名兄弟。今日不太平,就不进去了。我等只在门房守候, 待事情过去了我再与侯爷畅聊。”

    真定候这个心里舒服啊!不管以后怎么样,现在来了30个悍将,这个就是依靠。越是乱世,越是要依仗这样的人 马。一旦没了命,什么荣华富贵都是假的。也不客气,带着还流泪的女儿去到大堂了。

    真定候的家丁一看,进来的这些人个个都是目露凶光,膘肥体壮,更主要的是人家拿出来的家伙是什么,弯刀, 弩+弓,标枪。而且一个个顶盔掼甲,整个就是铁塔一般。相对应的的自己的人马,那就是垃圾了,看着都想把自己手里  的木棒扔掉。

    这时,贺六浑一声令下,兵马就接管了大门。开始用工具摆放拒马,制作路障,一会儿门口就变成了一个堡 垒。贺六浑和侯景带二十名士兵站守在台阶下。台阶上,还有司马子如带了十名士兵,摆放好弓弩,标枪等。至于侯爷府的家丁,都让他们还是关好门在里面吧,出来碍事。

    大概一个多时辰之后,贺六浑听见巨大的嘈杂声响,不出所料,那些闹事的人马终于过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,想想也是。就算有人挑起,事情也不可能直接对准朝廷,一定会找到当事人家里。而就看洛阳城的应对, 就知道里面的虚弱和诡异。这么多人闹事,没有人来制止,没有军马来弹压,听之任之,说明什么问题?

    侯景听到的是这些人去尚书省闹事,那最多是大声呼喊,真冲进去了那事情大了,可能谁也扛不住。最可能的就是来找张 彝,谁都知道法不责众,这个说法是很有蛊惑力的。其实,这就是官府无可奈何的、也是给自己下台阶的方法,叫做“法不责众”。

    站在侯府大门阶梯上贺六浑看见浩浩荡荡的人群就过来了。为首的就是同样身着盔甲的千羽卫,足足数千人。 不对啊,还有虎贲卫。那个服装不同,看得出来。这下事情大了,居然是皇帝的直接手下全部都来了。这些家伙平常就是欺善怕恶,到处惹是生非的习惯。这一次过来一路上的府邸都倒霉了, 门口就是秋风扫落叶一样。很多门都被砸坏了,甚至有人冲进去抢掠一番。整个大街很快就变成垃圾场一样,这时才看得出来高官的虚弱。没有一个家里敢出来的,就算被抢劫也是各自忍受,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真正见过聚众闹事的,就知道人数一多,一杂,什么恶劣的心态和做法都做得出来。且不说国内,就是国外,一 旦聚众多了,警察都是如临大敌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吃瓜群众,这是中国特色的情形。有时看热闹的人比闹事的都多,这些人就是趁火打劫的基 础。所以对于这些好事之徒,古代杀的也多。

    这时,人群围住了张彝的府邸,开始大声吵吵要张彝出来。一部分吃瓜群众,开始扔石头砸门,还有各种东西 的。甚至一部分人开始朝真定侯府过来,神情颇有傲气。

    贺六浑大喊一声:“此处乃真定侯府,如行不歹,必杀之。”二十个兄弟,齐声高呼,杀,杀,杀。声音之大,直压住 那边的嘈杂声。吃瓜群众的脚步犹疑,开始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入夜,居然有人开始纵火,点起了巨大的火堆。而且还有人开始往张彝府邸扔火把,扔烧着的一切东 西。张彝府邸开始浓烟四起,这是真的要灭门啊。

    听着门口的叫骂声,贺六浑大概明白。这伙人群情激奋,商量好了一起到尚书省闹事去。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,真 的是胆子肥啊,在尚书省集体骂街。本来想捉住在尚书省工作的张彝长子张始均,结果没逮着。朝廷居然没有反应,没  有做出任何应对举措!!

    现在这伙人直接杀到张彝家了。

    这时,大门开了!一个老人走出门来,两个儿子立在左右。老人颤巍巍的,几乎已经是要摔倒了。还没有等开口, 人群中大喊:“就是他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老人坚挺着,大声说些什么东西,贺六浑根本听不清。这时,一伙人冲入家门,另外一伙人围住了三个人,拳打 脚踢。其中一个人被拖住到了街中央,更多的人围了上去,这个人估计是活不了了。另外一个人,贺六浑感觉应该是傲 世狂人,居然挣脱了跑了过来,直奔贺六浑这边,然后一大群人就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披头散发,浑身上下都是脚印。一边跑,一边回头。贺六浑看的清楚,是傲世狂人张仲瑀,已经完全没有了 当日的风采,脸上乌漆墨黑,被打得青肿,而且满是泪水。看见贺六浑,没有说话,直接跑过真定侯府。

    追来的人马过来了,贺六浑一声令下布阵,20个兄弟,齐刷刷的把长枪持好,分为两列站立在街中,摆出进攻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时,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你们是何人,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手持弯刀,威风凛凛,大声喊道:“我乃怀朔县男贺六浑,切勿冲击真定候府,违者杀无赦。”士兵高呼,  杀杀杀。一下子就镇住了。久经沙场的人,自然带有杀气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,开始喊道,且让开,我等只找张彝家的。

    贺六浑应道:“撤回。”二十名兄弟,缓步扯到台阶上。这时,张仲瑀已经跑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一大伙追击的人骂骂咧咧的回到张彝门口,倒是没有人敢上来真定侯府。盛怒的人群,居然把一个人抬起,扔进了 火堆。一旁的人还在欢呼!

    真定侯府中火起,也无人救火,就见府门口的人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人群直到很晚才散去,真定侯府门前,只有一个躺在地上的躯体,还有一个火堆,烧着尸体的火堆。   再接着,就是府内家人模样的出来,哭倒在地。那个老人, 好像还有点气息。

    贺六浑,就是一个观众一样,看着这一切发生,一动不动站在侯府前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据说,第二天,那个老人张彝就死了。还有一份奏折曰:“臣自奉国及孙六世,尸禄素餐,负恩唯靦,徒思竭智 尽诚,终然靡效。臣第二子仲瑀所上之事,益治实多,既曰有益,宁容默尔。通呈有日,未简神听,岂图众忿,乃至于此。臣不能祸防未萌,虑绝殃兆,致令军众横嚣,攻焚臣宅。息始均、仲瑀等叩请流血,乞代臣死,始均即陷涂炭,仲 瑀经宿方苏。臣年已六十,宿被荣遇,垂暮之秋,忽见此苦,顾瞻灾酷,古今无比。臣伤至重,残气假延,望景顾时, 推漏就尽,顷刻待终,臣之命也,知复何言?若所上之书,少为益国,臣便是生以理全,死与义合,不负二帝于地下, 臣无余恨矣。“

    白说啊,朝廷早就不可能有担当了。你再喊冤也要看对象,这样的朝廷怎么可能替你主持公道。你一个劲的喊冤,还想推行那个策略,绝对三好人,只是不逢时啊。据说皇帝下旨慰问了,给了些金银财物,就这样不了了之-

    以上都是真实的历史事件。

    马上过30万字了,这是值得纪念的事情。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一篇文章,说能写过30万字的写手,就是百里挑一。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浅尝辄止,没有人看就草草收场。我坚持下来了。等到五十万字再来笑笑,一百万也要庆祝,哈哈哈。自得其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