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二卷 视界由函使飞扬 第三十二章  抱大腿

    华林园很大,足足有三座山,一个池。其实,山就是叫景阳山(真的是叫这个,不是景阳冈啊),不高,不到200米。另外两边还有两座岭,就是小山包,号称羲和岭,姮娥峰。景阳山下,一个巨大的 池子,叫天渊池。其实,你去过颐和园就知道,就是一个昆明湖了。

    从天渊池的岸边看过去中间有两座小岛,其中一个小岛叫蓬莱山,取义自然是向仙之意。另外一个小岛叫九华台,上面的宫殿又叫清凉殿。皇帝就是在这个清凉殿上看赛马,别有一番风味。试想几十匹战马,绕着湖,你追我赶。湖中间的皇帝视野无死角,真是有创意啊。

    进华林园就花了很多时间,这不是小事,光检查就花了n多时间。这次其实谁都想来,可是只来了两个人,贺六浑和侯景。这时无奈的事情,谁说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验证资格,检查马匹的过程中,贺六浑看见了那个傲世狂人。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,真的是作死。这世界上,总有一些人自命清高,愤世嫉俗,却不谙世事。贺六浑是佩服这样的人,毕竟人家有格局有原则有理想,可是自己知道,却做不成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元爽也比较低调了,这里不是他家。来个大不敬的说法,估计也会难受一阵子。

    真来到华林园里面,贺六浑是没有什么感觉。去过苏州园林都知道,就那么回事。而对于第一次看见的侯景来说,就是荣耀加兴奋了。要不是被宫廷侍卫训了几次,会不停的叨叨下去。总是在问一些弱智的问题,这叫什么山,这叫什么石,这叫什么亭。贺六浑一句话,你不认识字啊,彻底打击到侯景了。原来这个家伙总是偷懒,很多字认不全。

    开赛之前,众人只能遥遥跪拜皇帝,还不能抬头看。本来就隔开近百米的湖面,只能隐约看见一个不高的黄袍男子挥挥手,身边还有一群嫔妃。虽然有一条架起来的直道通往小岛,上面全是具甲侍卫,不让过去。

    进来的赛马手都是有点不适应,因为一点欢呼声都没有。这里哪里有上面观众啊,全是侍卫。就只有清凉殿里面一群人,还有清凉殿外面一大堆各色各样的官员。除了可以听见清凉殿里面的笑声、丝竹声加上说话声,其他地方都是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但是,这阻挡不了我们向上的决心,每个人还都是脸庞红扑扑的,激动的。这是最高的荣誉,每个人都会拼命发挥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还是一场出前五名, 然后最后十匹马决赛,排出名次。贺六浑与侯景,傲世狂人分在第一组,尔朱兆与元爽乌骓马在一组。现在肯定是死磕了,没有什么诀窍。

    嘡的一声,赛马开始。起点就在清凉殿的正前方,皇帝的眼皮底下,终点自然也在这里。声音之所以变化,是因为这里的锣是金锣。一开跑,贺六浑就觉得有点不适应。这里的地面是石头,比较硬,所以马蹄声特别响。而且虽然是环湖赛道,可是小的曲曲弯弯多。谁都不可能提前来试马,所以这个新格局一下子让马队拉开距离。那个傲世狂人看来是最适应的,一下子跑在前面。侯景紧追其后,贺六浑反而落在中间偏后。满江红的马蹄踏在这样的地方还是不多,而且习惯了大开大合的跑步,这下多了这么多弯道,所以也在努力适应。

    贺六浑总觉得这个马蹄声仿佛缺了点什么,一下子想不起来。还是一门心思去适应场地吧,要知道这是一场定胜负的。跑了第一个大弯道之后,满江红开始发力了。就像要给经常跑乡下土路的司机,一下子到了高速公路,太平顺了不适应一样。一旦消除,就敢于加油门了。满江红的加速,很快就在第二个大弯道冲进第一集团。

    侯景也有点急,毕竟前面那个傲世狂人骑得非常好,保持住领先位置。贺六浑追上来之后,朝侯景喊道:“跟住就好。”傲世狂人有点讶异,居然还能有时间说话,也是个牛人。

    第三个弯道一过,就是最长的赛道。这是满江红的强项,轻轻的嘶吼一声,满江红很快就变成了第一名。傲世狂人也被甩在后面。不过,这不是结束,最后还有一个弯道呢。那个弯道最急,差不多九十度弯。而且一转过来,五十米就是终点了。

    等到第四个弯道,傲世狂人追了上来,并驾齐驱直冲终点。贺六浑没有想加速,还是让满江红适应更好。嘡的一声,结束。

    贺六浑,小组第二名。侯景,第五名,险象环生的进入了前十名。

    接下去的第二组,也是异彩纷呈。最终的结果是,乌骓马当然不让的第一名。尔朱兆是第三名。

    到这一步,侯景长出一口气。元礼也已经兴奋的手舞足蹈,这下,一笔横财是跑不了了。尔朱兆的嘴巴也裂开了,因为尔朱家族出名了,居然前十名有两个,这是哪一个家族都没有的荣耀。

    观赛的清凉殿人群中,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。现场唯一比较激动的人群,就是这些跟随战马进来的马僮和主人群了。这样的赛场真没劲!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决赛。贺六信心满满,这次肯定是全速了。不得第一,决不罢休。

    随着熟悉的嘡的一声,决赛开始。一开始跑,贺六浑就觉得不对劲。有两匹马紧靠在自己身边,其中一匹马一开始发了疯一样狂奔一下子堵在前面。另外一匹马从右边紧贴着自己,把自己夹得难受,速度根本起不来。这就是明显的牺牲战术!贺六浑明白了,这就是要挤落自己啊。前十名居然都能这样放弃名次,看来这个赌博力度大,还是皇室影响大。

    第一个弯道过去,乌骓马和傲世狂人变成了第一集团。尔朱兆和侯景他们变成了第二集团。贺六浑反而在第三集团了。这是事先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,发生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第二个弯道快到了,贺六浑几次想冲出去,都被挡住了。满江红气的发燥,就差开始踢了。这时,侯景居然一扯缰绳,减速,然后往侧边一靠,大宛马压住挡道的那匹马。这时侯景继续贴靠那匹马,两个马就差撞在一起了。真是好兄弟啊!

    贺六浑来不及感动,一看机会来了。满江红也瞅准了空挡,往左边一窜,迅速上前,变成了侯景的位置。后面那个紧贴的马匹,加速赶上。满江红一声轻嘶,主动加速,它也被憋坏了,开始狂奔。

    第三个弯道过后,就是满江红的强项了。加速,再加速。耳边的风声,身边的马蹄声,还有骑手的呼喊声,尔朱兆的跨快快,贺六浑都完全顾不及了。这个时候脑海里就是冲冲冲。

    清凉殿里面这时哟段声音了,大殿内外似乎也有人在喊,冲,冲,冲。

    这个直道,贺六浑终于赶上了傲世狂人,并抢过一个马头。只比乌骓马低了一个马头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弯道开始了,满江红已经充满了斗志。侧跑的斜度很大,贺六浑几乎是身体要粘地了。绕过弯道,居然已经是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这时,终点处的人群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呐喊,就连两边林立的士兵也有的忍不住轻呼,跨快快。

    清凉殿的人群仿佛都到了湖边,其中一个男声喊的特别响。

    还有五十米左右,全部人的目光都盯准了两匹马,两个人。

    贺六浑眼中已经没有了一切,就是前方。这是一种专注,独属于强者的专注。满江红这时也已经到了极致,那种冲锋的意愿特别强烈。这时,乌骓马一个飞跃,领先半个马头。这是乌骓马的特点,纵越能力特别强。贺六浑这时感觉到满江红的颈部开始鼓起来,肩部居然开始渗出汗水,就是那种浅红色。看来真的是拼命了!就感觉到飞起来一样,瞬间提速,就像后世的飞机起飞那刻。

    唰的一下,贺六浑冲过终点。

    还没有缓过神来,尔朱兆和侯景就已经到了身边。尔朱兆居然是直接从马上扑了过来,一下子就抱住贺六浑的大腿。原来这就叫抱大腿阿!贺六浑差点滚下马鞍,幸好腰子不错,稳住了。满江红很是生气的晃了晃,居然难得没有咆哮。

    “ 兄弟,我们赢了!赢了!”尔朱兆嘴巴就是重复这句话,满嘴的大蒜味直喷贺六浑的鼻子,简直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赢了就赢了呗,你看侯景,居然还哭。多大点事情啊!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人!哎,我怎么脸上有水,下雨了吗?没有啊!我哭了,不可能,那是进沙子了吧。

    元礼更是夸张,是跳跃着过来的。一边高呼,满江红,满江红。搞得全世界的人都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四个人。其实,贺六浑心里的想法是,发财了,发财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四个人都不能平静。直到一个公鸭嗓子喊道:“皇上召见十骏,赶紧了各位。”

    此刻,贺六浑才开始清醒,知道了排位。侯景居然是第九名,没有垫底。尔朱兆是第四名。第二第三名当然是元爽和傲世狂人。

    冷静一下,整理衣冠。贺六浑牵着满江红走在第一位,这是当仁不让的位置。元爽的鼻子都是歪的,这个郁闷就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通过直道,来到清凉殿前。十骏马都列阵在后,十个人跪在大殿之前。

    一个男声开始说话了:“朕非常高兴,我大魏雄风不减,威武盖世。尔等就是我大魏的宣武十骏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群臣都在称颂。这时另外一个男声大声说道:“皇上,您英明神武才有这大魏盛世。这十骏一出,就是祥兆啊!臣为皇上贺。”

    皇上哈哈大笑,说道:“司徒所言甚是。太平盛世,才有神骏之马。首名骏马据说是叫满江红,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再一个男声出来说道:“皇上,此乃尔朱家族的骏马。尔朱家族世代替皇上镇守边疆,武力超群,此乃皇上的洪福啊!”

    皇上心情非常不错:“太尉,尔朱家族的忠心朕是知晓的,这是大魏的中流砥柱啊!”

    接着皇上说道:“皇后,今日赛马,你还不愿意来,所行不虚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有点造作的声音说道:“皇上,您去哪里妾当跟随到哪里。您开心的事情,就是妾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龙颜大悦啊!一片的歌功颂德,这就是皇上的生活。

    皇上接着又说道:“华嫔,第一次随朕出来观看赛马,看你似乎有点累,是不是休息不好。”看来这个皇上对华嫔非常关心啊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启禀皇上,奴婢看的开心不已,现在还是心跳很快呢。”

    贺六浑心碎的一幕终于出现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