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一卷   称霸从女人开始 第四十五章  真正的困局(九)

    宇文创智也歇菜了!抚冥、柔玄、怀荒三镇兵马过来,说明朝廷已经出兵,也知道消息。这个战没法打了!这样看起来,对方军队至少是7-8万以上,真的被包围,那就完全没有任何希望了。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阿那族,平时那么强悍,提条件的时候那么骄横!居然吐豆发阿那环施 的人头都被砍下,这是多少军队围攻才可能发生。现在主阵的将军是太懂军法了,围三缺一。本来被困死了,还可能愤死一搏。现在,宇文创智看看身边这些将领。一个个怕字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,一个个脚在抖,就差狂奔了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该死的葛大会,这个时候就知道父帅父帅的叫,涕泪横流。搞的大家人心惶惶,这战是没法打了。

    完了,一切都完了!精心策划那么久的计划,错究竟出在哪里?怎么感觉好像不对啊!宇文创智都不知道怎么办,胸口堵了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思绪良久, 宇文创智开了口,:“各位将军,为今之计,只有先撤退到沃野再说。我们还有沃野镇作为后备,……”还没有开始说撤退计划,谁来压阵。这时所有的将领已经全部狂奔回本营。武川和沃野两镇的军马,就一股脑的朝西边的沃野镇狂奔了。

    兵败如山倒!  几万人马,几分钟就开始溃散。刚刚还井井有条的军营,两刻钟之后乱成一团。奇了怪的事情,就是相当部分士兵没有跑,就地投降。反正造反这样的事情,一般都是为头的责任。我们小兵就是跟着起哄的,而且我们从来不知道要干什么出事了真正每次要抓的人物,都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死硬分子也有一万多人跟着宇文创智和葛大会,开始往西边撤退。其实,这个时候,谁都知道西边是陷阱,但是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
    众兄弟,特别是花弧,现在佩服贺六浑,那是五体投地。以前的种种不快,似乎成为调味品,使得回忆更加的有味道。因为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贺六浑安排的。当然知道的人仅仅是段副将身边的人。毕竟所有的将令都是他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收拾完蠕蠕人之后,基本没有休息,大军就开始整队。 按照贺六浑的想法,第一步是继续分兵!段副将带领五千人左右,其中还有很多能动的伤兵,作为主力军模样。穆沙拉军主也带五千人左右,变换旗帜变成抚冥、柔玄、怀荒的援军。这两只部队,最重要的就是插大旗,装大军。越嚣张越好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挺危险的,但是段副将和穆沙拉军主一点不迟疑,坚决照办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主力军则是陆甲荡军主精选的两万人,绕过峡谷 直奔西边,去围追堵截那些逃跑的军队。   一路的奔跑中,花弧才完全明白贺六浑的布局。这个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啊,居然敢如此胆大。还每一次都被他说中了,真的邪门。居然三面的包围都是假的,只有空开的西边才是真的主力!万一,被看出来虚假,那么几个主将都非常危险。为什么就要全歼敌军,这样的冒险有没有必要?

    这个问题花弧实在忍不住,问贺六浑时。贺六浑居然这样回答:“段副将问策时,我说是冒险全歼,还是保险安全。他老人家说,能全歼为什么要放过!“

    其实,贺六浑心里有谱。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残忍。 现在叛军已起,不能在起初尽快打压下去,接下来就非常麻烦。这次长孙都督和段副将都一起冒险布局,就是为了全歼叛军。不然另外三镇也会蠢蠢欲动!只有这次打残了打废了叛军,才能稳定边塞的局势。

    而对于其他兄弟而言,自信心爆棚以后,满脑子现在就是立功,就是要策勋十二转!打蠕蠕人,真的动手就是侯莫陈和花弧。特别是兄弟们看着侯莫陈马后挂的蠕蠕人脑袋,大家现在不是怕,而是流口水了。强军最大的特点,就是自信。就是遇见战事,渴望出战,渴望立功!

    加上大家对贺六浑现在是迷信了,觉得他的脑袋太灵了,真的是天神下凡。况且这次是伏击,十拿九稳。就是傻子都知道,逃跑的军队肯定是斗志全无。只要自己运气不坏,那立功是妥妥的事情。所以每个人都是精神抖擞,尽管跑了一天一夜,只休息了半天不到。

    宇文创智带着的人马一路狂奔,跑的自己也有点虚。因为他知道,没有可能这么轻松的跑掉,任何一个上位者对于叛军,只有杀无赦。本来正常行军,都要斥候,前哨,前锋,现在逃命途中,是没有人这样做的,都是一窝蜂的朝西跑。大家都知道只有回到沃野镇这个据点,还有可能活下来。沃野,现在成为所有人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宇文创智看着身边绑在马上昏昏沉沉的葛荣,还有哭丧着脸的葛大会,还有一个个默不作声的亲信,就觉得大势已去。居然一下子反抗都没有,以前的骄兵悍将就变成丧家之犬了。现在,丧失信心的军队是最可恨的,以后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但是,让宇文创智觉得不可想象的是,一路上,前方没有任何阻拦。真的是邪门了。难道长孙都督也已经太累了?安排不了军队?

    从怀朔到沃野就有三百多里,加之从达茂台到怀朔的200里。五百里的狂奔,那是没日没夜的跑,都跑了2天2夜。更为邪门的是,追兵一直就是不离不弃,紧跟在后面。能追上,也不上来搏杀;停下来准备愤死一搏,居然他还退后。你停下来休息,他就围上来骑射,让你休息的不行。然后就是一路上收拾掉队的士兵。这样的不死不活真是把大家折腾死了!

    开始跑出来,还有整队的一万多人。跑了一天一夜之后,就只剩万把人。再跑了一天,远远可以看见沃野镇的瞭望楼时,人马不到6000,精疲力竭,盔甲歪斜,很多人已经不成人样了。

    沃野镇 是六镇之中最西方的镇,位处交通要冲,是为抵御柔然部落而建造。 城为中、东、西三城连城,呈“凸”字形。 东西长1040米,南北宽680米。 中城长而大,向南突出,东西宽375米,南北长600米;东城东西宽334米,南北长571米;西城东西宽282米,南北长571米。 瞭望楼就在中城最突出部分,城墙之上还有三层,比一般城墙上的塔楼要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大队人马齐刷刷的朝城门奔去,奇怪的就是城门没开。此时正是午时三刻,城楼上空荡荡的,仿佛没有什么人。宇文创智也没有觉得太奇怪,毕竟留下的人马只有千把人。加上没有主将在,肯定是疏忽懈怠的。好好的缓口气,才让葛大会策马上前,高喊:“开门!葛将军回城了。”

    城墙上慢慢出现一些人影。一个人高声向下问道:“楼下何人?”

    葛大会破口大骂,:“你是不是瞎眼了,是葛镇将回来了。连我都不认识了吗?小心我进来扒了你的皮!”这个时候的葛大会,仿佛又开始了昔日的嚣张。

    楼上的士兵慌忙回答:“我先去禀报。”

    葛大会更急了:“你xxx的,我都不认识?还要禀报,叫破六韩拔陵出来!”

    楼上没有声音了。宇文创智觉得也正常,战争年代,远望见大军,肯定是不敢开门的。而且葛荣也说了,这里只剩下一千人不到,还是老弱残兵。主要是破六韩拔陵幢主负责,那是葛荣的死党,从小一起长大,换头的兄弟。

    隔了不久,城头上出现一大堆人。其中一个声音有点发颤,:“下面是葛将军吗?”

    葛大会一看,是破六韩拔陵的属下,一个叫赫连平的马屁精。平常见了自己就是笑的合不拢嘴,恨不得贴上来拍的。

    “是我,父亲身体有恙,就在后面。快开门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开门开门。”赫连平连声答应。

    见到城门缓缓打开,葛大会一拨马,对宇文创智说,”叔叔你且率军先入,我去看看父亲。“

    就是他这一次的孝顺,又多活了十年。

    就在宇文创智率队缓缓入城之际,城外西边突然来了一队人马,不多,只有十几人。其中一人在狂呼乱叫:“快停下,快停下,那是陷阱。”

    葛大会一听,是破六韩拔陵。心中大惊!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大喊,城墙上突然就旌旗密布,密密麻麻的弓箭手站满了整个城墙!一阵阵的箭雨,扑向正在进城的人马。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连人带马被射成了刺猬,包括宇文创智的副将。近千人马就这样倒在城下!宇文创智的确是有大将之材,箭雨下来时已经躲在马下。然后一手扯过盾牌,遮掩着身体往外跑。路上一边顺手牵住一匹无主之马,翻身上马,算是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这时埋伏在城东的,还有城内大队人马杀出。赫然是贺六浑和花弧!

    葛大会睚眦欲裂,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。除了愤怒,他什么都不知道了。这时破六韩拔陵已经赶到,一拉葛大会的马头。高呼一声,跟我走!剩下的惊弓之鸟呼啦啦全部跟着他继续往西边跑去。

    贺六浑等人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这次是不可能放走了!不然策勋十二转,怎么来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