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小说网logo
返回书页 | 热门推荐 | 返回目录
第二集 第六十一章 赌注是小弦

    丫鬟将瓜果茶水送入了房间后,退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“嘿后弦,喜欢你的女人挺多啊。”待房间里只剩我和后弦之后,我开始在花了了的房间里晃悠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那风华老娘说了,生我出来就是祸害男人女人的。可是夫人,我不明白这跟男人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呃因为女人都喜欢你了,那些男人怎么办?”我不能像后弦他老娘一样腐化自己的儿,后弦那么可爱,被男人抢去我会郁闷致死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样在别人房间里乱翻不好。”后弦啃着苹果跟在我的身后,像个跟屁虫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,我这是在欣赏。”我随手拿起花了了梳妆台上的脂粉盒,真香,忍不住感叹,“女人还是香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说话像个男人,好色。”后弦奇怪地白了我两眼,还和我保持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粉红的帐幔上是小小的镂空的花纹:“我喜欢这套床帐,回去我也要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嗤,你们女人就是麻烦,一个床帐都要这么好看,奢侈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一年四季都不换衣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有啊。”后弦还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哼。你总共就五套衣服,今天你穿的这身五天前刚刚穿过,你风华绝代的老娘没告诉你要多换衣服吗?”我走到窗边,窗外是繁花似锦,开始入夏了。

    “哈,你果然跟我娘越来越像了,可是这不是买衣服的钱都到你那儿去了嘛。^^^^”他轻轻地撞了我一下,撒娇般的声音,讨好的脸,“好夫人,收我便宜点,好不?”他轻捻着我的袖摆。晃啊晃,“好不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冷哼:“哼,就算不给我你也是拿来看你的花姐姐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誓,你不收我钱,我就再也不来了。”后弦站得笔直,右手还成宣誓状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?”花了了娇柔柔的声音从身后而来,我回身望去,她一步又一步如猫咪一般走来。慵懒地坐在桌边,翘着兰花指捻住了一颗酸梅,缓缓放入她那艳丽的红唇中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,撞了撞后弦:“好酸呐。”后弦鼓起脸:“花姐姐,别闹了,夫人姐姐误会了会加我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护国夫人,你用什么招能把这野小管得服服帖帖?”她坐在圆桌边就像没有骨头的美女蛇。

    我坐在她地对面。抓了把瓜:“这个要对症下药,说正事,我跟你打赌,一件衣服十两银,也就是你能在自己不吃亏的情况下。让贾少华脱一件我就输你十两银,怎样?跟护国夫人打赌,刺不刺激?”

    “搞什么啊。原来还是那事,恩不过换个玩法确实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如果骗他叫一声床,就再十两金。”

    “**哈,这可真是有难度。^^^^”花了了娇中带着哽的声音稣酥软软,媚波转到一边,扬起抚媚的笑,“不过这件事是不是不应该当着小孩的面说比较好?”

    “小孩?”我顺着目光看到身边的后弦。他涨红着脸,闷头喝茶,我从怀里拿出十两银,“后弦,去找姐姐玩去。”

    “噗咳咳咳”后弦擦擦嘴,瞪着我。“你当我小孩啊。你们有什么我听不得的,我偏不走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咯。弦弦还是那么可爱。那好,十两金,这个赌局我赌,不过金银我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赌他。”兰花指指向后弦。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花了了卷起一缕滑过自己的唇:“我赢了你就让弦弦上台跳舞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这次轮到我喷,我侧过脸,后弦紧张地撑圆眼睛,眼里是极度地不愿意。回头,“好”

    “喂你怎么可以出卖我”后弦生气地推我,我笑道:“反正你也欠我一件事,这又不是杀人放火的事,到时好好表演,别丢我地脸。”我鼓励地拍拍后弦的肩,他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,纠结了好一阵,才扬起脸,变回一本正经:“你还是把钱给我,我去找姐姐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我和花了了同时大笑出声,我们都忍不住去摸后弦的头,将他的辫彻底捣乱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哼”后弦生气地走到花了了的梳妆台前,拆去了被我们弄乱的辫,我和花了了继续谈我们地正事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准赢,不如今晚你就让弦弦上台表演怎样?”花了了抚媚的视线飘向此刻长飘飘的后弦,我笑笑:“如果你做不到呢?那我岂不是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输了你就找全京城最恶心的男人来上我,怎样?”

    竖起大拇指:“既然你这么毒的誓,我就信你后弦,晚上准备上台”

    “风清雅我记住你”后弦右手拿梳,恶狠狠地指向我,小巧地瓜脸在那一头散乱的长下几乎不可见。一个婀娜的身影晃到后弦地身边,后弦当即将梳指向花了了:“花姐姐,你,你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给你打扮打扮啦,你皮肤这么黑,不处理一下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啊那不行啊,那是我风华绝代老娘说的男人味啊-

    “男人味你个头,你家夫人都说今晚你归我,你就乖乖的”

    “风清雅啊”

    呵呵,喝茶,喝茶,看好戏。虽然前面的过程有点惨不忍睹外加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当小九他们还在为青州失粮紧张忧心的时候,我却在百花宫和花了了一起看后弦表演。

    百花宫的前宫就是普通青楼的大,只不过规模更大。至于后宫,嘿嘿,我就不用解释了。

    此刻已是月上柳稍,正是酒足饭饱思淫欲的时候。一卷珠帘垂挂门前,由内而外可看清当中地舞台。

    “看,贾少华来了。”花了了指向帘外,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门前,我用团扇遮脸:“完了,若是看见后弦的表演,他不该真的会对后弦动心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”花了了团扇轻摇,白眼横飞,“这里是我的地盘,他敢乱来,切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可别,我破案还要用他呢,再说后弦本就是个男人,有何贞操可言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大错特错了,这要看男人的,王孙贵族自然没贞操观,告诉你哪家王孙贵族不是在我们这里破地处?但像小弦弦这种大条男,说不定你不主动他都不知道怎么做呢咯咯咯咯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瞧他那样,就知道某根男人地弦还没被人动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如果你输了,你就给他开窍怎样?”团扇指到花了了的胸口,花了了有点愣神。忽地,她醒转过来,用团扇将我地团扇打开:“死相谁说护国夫人刻板的,瞧你坏的那不是便宜我了?你舍得?”花了了软在我的身上,芳香阵阵。

    我面带三分笑,要是我碰后弦,死的就是我了,别说小九要宰我,那个什么寒思忆也不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关于小弦弦,小廉只想写作可爱的小跟班,没事XX,有事就关门放后弦,暧昧暧昧,保持一种干干净净的知己关系。
上一页  热门推荐 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