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六十一章灵素救人六品人参

    当陈勇背着黄飞虎走回来时,程灵素已经给其他人都送上了驱蛇药。平阿四和孙趣江是拿到便吃;王剑锋看到陈勇和孙长富把黄飞虎救了回来,他也吞服下了驱蛇药;崔氏兄弟接过驱蛇药,却攥在了手中,谁也不吞服下去。

    程灵素也不介意,但是还是向众人身上都撒了一些药粉,好保证每个人的安全。王把头对自己的决策还是很是满意的,如果今日没有陈勇和程灵素的帮忙,估计黄飞虎和孙长富二人,就都会命丧在这古洞河畔了。

    那样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,以后再想做把头,带人进山抬参,那就真的不容易了。没想到程灵素医术还这般高明,在得知长白山内有毒蛇后,还特意准备了驱蛇药和解药。也因为她的这些精心准备,今日遇到毒蛇时,才能够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王把头说道:“你们没有看到胡夫人正在救人的吗?如果你们俩不耐烦在这里等着,那就先去抬参好了。规矩你们也懂,就按照这段时间我们抬参的规矩去做好了!不要再在这里妨碍程灵素救人!”

    崔氏兄弟想动却又不敢动,他们兄弟二人互相看了看,又相互使了个眼銫。那崔玉良又说道:“孙大脑袋,你也没什么事,还在这里瞎凑什么热闹?和我们兄弟俩一起去抬参吧!再带上你那个傻儿子孙趣江,正好方便行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在看着黄飞虎的伤势,程灵素还在给他趋毒疗伤,在给他的左腿小腿肚,毒蛇咬伤处上药时,崔氏兄弟的老大崔玉良却嚷道:“王把头”,咱们什么时候去抬那枚六品叶的棒槌呢?希望这个棒槌,能够超过八两重,这样我们大家就可以有笔不小的收入了。”

    王剑锋王老爷子很是生气,但是他也没有办法。一个人一个脾气,一个人一个杏格,遇到崔氏兄弟这种不知好歹的人,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他都有点后悔带他们两个出来了,为什么在这之前,没有看清楚他们二人的真面目呢?没有一点团队精神,只知道自己那点私利

    程灵素此时已经把黄飞虎的伤口处理好了,他看着众人关切的目光说道:“大家都不要担心了,黄飞虎中的蛇毒,都已经被我清理出来了,而且我也给他上了特效药。放心吧,他休息一会儿就会苏醒过来。现在让他多睡一会儿,对他的伤口恢复,会更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程灵素看了崔氏兄弟一眼说道:“崔家兄弟,你们俩如果敢自己前去抬这株六叶棒槌,我就做主送给你们二人好了!那些毒蛇只是被惊走了,但是它们还在这棒槌周围,并没有真的离开!你们俩若不信我的话,就请现在过去试试看好了,看看它们敢不敢咬不咬你们俩!”

    孙长富瞪了他们俩个人一眼,忍了忍心中的不快,就没再搭理二人。这时程灵素正给黄飞虎上药,包扎着伤口。包括王剑锋在内,现场的众人都看着这一切,期待奇迹发生。大家多么希望能够看到黄飞虎现在就醒过来啊,可是这时又传来那个让人厌恶的声音来

    “孙大脑袋,请你和你的傻儿子帮忙就这么难吗?这个棒槌按理说,抬出来应该给你儿子孙趣江的。可能你们爷俩儿都不积极,我们兄弟二人抬出来了,可就要据为己有了!到时候你可不要心存不满,再闹情绪啊!”

    王剑锋王老爷子很是惊奇道:“胡夫人,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这个结果?还请道来?这样对我们这些采参客来说,真的是个很重要的手段。以后上山抬参的时候,会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程灵素说道:“这是家师教我的方法,我也不知道到底对也不对。还请王老爷子前去验证一下,你看如何?如果方法确实有效,到时候我再教给你如何?”

    崔氏兄弟在黄飞虎被毒蛇咬伤之时,就已吓得瑟瑟发抖了。他们二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现在听到程灵素如此说话,他们俩更是不敢上前采参了。他们俩之所以想让孙大脑袋父子陪同,就是想让他们俩先去探路,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程灵素看着他们俩瑟瑟发抖的样子,都不敢再催众人前往了,这才说道:“王把头,还是您带领大家前去抬参吧。这株六叶棒槌,我看至少也有五百年了。您看它的生长环境,理应在八两以上。如果我估算不错的话,有可能净重十两到十二两之间,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说道:“棒槌鸟把采参客带到人参近前,越是年份高的人参,越有毒蛇守护。这些毒蛇以棒槌鸟为食,而采参客可以驱逐毒蛇,让棒槌鸟吃下人参花来。可是有可能棒槌鸟和采参客们,最后都成了这些毒蛇的食物。这些都是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啊”

    程灵素说道:“没办法,采参客以采集到更久年份的人参为目标,只有这样才能换取更多的金钱。可是越是年代久远的人参,越是生长在偏僻、人迹罕至的森林之中,这里也越容易发生被毒蛇和猛兽侵害之事!这就是典型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!

    王剑锋说道:“好啊,没想到胡夫人还有这种本事,我王某人入山抬参这么多年,也不曾听说过这种能耐。今日我就去验证一下,如果属实,我王剑锋还要向胡夫人请教一下,学这看棒槌的本领!”

    程灵素说道:“此乃小道,不值一提,王老爷子还是专心去抬参吧。我让我丈夫胡斐给你帮忙,放心吧,我保证旁边的毒蛇哪怕没有走,也不敢进入我的驱蛇药的包围圈里面的!等到我们抬参离开后,这些守护者们,自然也会都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程灵素需要试验一下,用不同年限的人参,给陈勇服食,对他的内力修为,会不会有所提高。而这支人参只要称之为宝,自己就决定出钱把它买下来。至于这笔钱,这些采参客如何去分,自己就不参与意见了。只是希望,能够给孙长富父子二人,稍多一点倾斜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话,程灵素是不会说出口的。她知道孙长富虽然有小人物的狡黠,但是在大事大非上,能够舍生忘死,已经体现出他为人优秀的一面了。这也是为什么,她要帮助孙趣江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这种循环是没办法可逆的,我只希望这次大家‘赶山’,能够来多少人,回去时还是多少人。不要有人因为贪心,而出现什么意外!如果运气不错,这支棒槌能够称之为‘宝’,此次‘赶山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,这样我们大家就都可以安全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我希望这支棒槌,能够改变孙趣江的人生。他有个好父亲,懂得知恩图报。孙趣江有这样的父亲,自然运气就不会太差。我相信他这辈子,都会快快乐乐的。这株六叶棒槌,希望就是契机吧!”

    只有孙大脑袋,连声不绝的说道:“使不得使不得,那只是个玩笑话,又怎可当真?我们父子二人,能够拿到自己应得的份额就已知足了。儿子的婚事八字还没一撇呢,此事更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陈勇在孙长富肩头锤了一拳说道:“放心吧孙大脑袋,到时候我们三人一起去喝孙趣江的喜酒,我会给他准备一个大红包!让孙趣江的婚礼一定热热闹闹的,成为你们那里的典范,你看如何啊?”

    王剑锋王把头说道:“胡夫人,你就放心吧,这不是都说好了吗?今天不管采到什么,都会给孙趣江做成参包的,让他踹入怀中带出去。我们大家都认可的事情,自然是不会有人反悔的。你们大家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王剑锋把目光投向了众人,陈勇和平阿四自然不会有意见,崔氏兄弟虽然想改口,但是看到大家都已经附议了,自己二人再说出不愿意的话,也是人言式微的。他们俩只能苦着脸,答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王剑锋王老爷子也说道:“孙长富啊,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个老倔头,没想到真的遇到事情,你还能如此仗义!你放着吧,只要有我王剑锋的一口饭吃,这长白山抬参的队伍里面,就少不了你们父子的饭碗!”

    孙长富赶忙向众人道谢,他说道:“我所做的这一切,相信你们大家遇到了,同样都会这样做的。只是我恰逢其会,做出来了,还被你们看到,认可了我的这种行为。王把头,您对我们父子的恩情,我同样记在心间。大家都别再说话了,我们去赶快抬参吧,不要让别人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孙大脑袋说道:“恩公,您又说笑了。您的恩情,我们父子二人这辈子都报答不完的,还怎么好意思再要您的大红包呢?到时候我儿子结婚,如果您得闲,能够到席上吃杯水酒,就是给我们父子天大的面子了!”

    平阿四说道:“孙长富,你太客气了。只要我们三人到时候还在长白山地界,就一定会参加孙趣江的婚礼的。你放心吧,到时候婚礼上缺什么,我们都会替你补足!不为别的,就为了你能够为了黄飞虎,不顾生死,也要救他的义举,就值得让大家尊敬!”

    陈勇回头看了看程灵素,见到二妹向他比了个干得好的手势,他才安心的陪着大家一起做着抬参前的准备工作。这次王把头在人参外围划好了方框,正是陈勇、孙长富和崔氏兄弟二人,他们四人用索拨棍插在这方框四角之上,把这株六品叶的人参“固宝”下来!

    王把头爬在地上,用着鹿骨钎子、索拨棍、快当刀、快当斧子手脚并用,历经了四个时辰,才在天就要黑的时候,总算把这支野山参抬了出来。太已经累的筋疲力尽,恨不得连手都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孙大脑袋说这句话时,只是脱口而出,可是听到崔氏兄弟耳中,却满是嘲讽之意。这二人心中大怒,却又不便变现出来,但是心中隅就充满了怒火了。

    众人不再说闲话,除了程灵素和平阿四,还有昏迷不醒的黄飞虎外,其余人等,都跟着王把头一起,前去抬参!大家到了这株六叶人参近前,陈勇早就取出了驱蛇药,在人参外围都洒上了这种药粉。

    这支棒槌不用称重量,众人就知道,定然是个“宝贝”了!因为这支野山参生的四肢俱全,根须完好,谁看到都知道是件“重宝”!必定价值不凡!

    大家正在喜形于銫之时,谁也没有注意到,崔氏兄弟二人,已经绕到了陈勇和孙长富的身后。只见崔玉良和崔玉柱二人,突然举起了手中的大刀,向着陈勇和孙长富的头顶砍去!

    预知崔氏兄弟能否得手?他们二人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来?陈勇能够化险为夷吗?域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