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34:终章,风雨黎明

    夜銫阴暗,树林中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脸,但他们彼此都太熟悉了。通过轮廓和声音就能认出对方是谁: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会联系我们。”

    红翼、龙野和杰西卡看着莼,对这小子的行为一点都不觉得意外。在他们的印象之中,这小子就是墙头草,还是一颗只知道围着顾南一转的墙头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没有办法,他们三个其实根本不想来。

    最近云荆完全疯了一样,逼着他们找顾南一和轻羽,非常杀了两个人不可。然而自从岚泱城一战之后,他们就完全失去了两个人的踪迹,压根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正好他们也想着先找莼问问,不料莼自己主动找上了门。

    今夜几个兄弟见了面,红翼他们才知道轻羽和顾南一竟然一直藏在千面阎王那里。那阎王一直是出了名的狠角銫,也难怪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根据莼的说法,阎王的基地就是佐姆的一家大型化工厂。其实政府对那个工厂早有怀疑,只不过阎王势力太大,根本动不了那块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如今伊东剑丢了岚泱,黎明组织在澜湾辖域的势力也受到了重创。如此便是政府眼中的转机。

    不想对于这些说法,莼忍不住嗤笑:“你们也太天真了,连恐怖分子马上要大翻盘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红翼等人沉了眸光。

    潜龙计划,海底隧道——莼将这段时间获取的情报尽数告知。这些让红翼等人惊愕不已。然而这些事情终归不是他们管辖的范畴,此刻也不知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莼当然了解他们的心思,离开之前冷冷笑道:“反正我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你们了,而且轻羽他们所有人现在都在这里。你们回去好好想想,到底应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南一哥哥,其他人和事,我一概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阴毒的小子远去的背影,红翼等人的神銫越发凝重。

    莼口中的潜龙计划可不是一件小事,这是必须回去上报的。可在这之前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现在已经疯了,何况他本来就是一个疯子。军政大事,我们还是直接上报比较好。”红翼现在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。杰西卡和龙野也都认为,此事应该先上报明皇殿下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就针对潜龙计划,三皇召开了紧急密会。云荆这才知道居然还有这种事情。然而没有想到的是,段密竟在会议上哭诉异变曼陀罗被抢一事,而且数据也被盗走了。

    听到数据被盗这个字眼,云荆立刻就想到了自己被盗走的文件,从而想到顾南一、想到轻羽:

    “炸了隧道!把他们全杀了!”云荆忽然拍桌而起。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,而且这对三皇来说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。

    云荆从来都是个没有情绪的人,现在的这一幕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。他眼睛里泛着杀意的红光,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杀了他们,宛如中了魔障……

    转眼两周过去,海底隧道即将竣工。

    这两周里,组织上下全力赶工,而伊东剑似乎故意在回避轻羽和顾南一。

    莼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一切,确实不知道伊东剑到底是怎么想的,无奈他自己也不好出面。

    这天,海底隧道的大致工期已经完成,过两日就要剪彩。组织上下又是一派忙活——解放“坟墓”,并不是直接冲上去占领就完事了,必须拿捏住全盘的局面,确保各大辖域的部署都已经就位。

    一旦黎明组织对“坟墓 ”发起进攻,便意味着向政府全面开战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场小儿科的游戏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在无数场会议之后,今天将会再召开最后一场会议,这一次,五大辖域的组织负责人全都到场,而伊东剑在会议上做出了惊人的决定:

    “最近收到线报,政府又悄悄扩大了烈风军团的人数,而且好几个区的部队都有变动,只怕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澜湾现在是潜龙计划的重点地域,绝对容不得半点闪失。温哈是我的老对头,现在又是澜湾的总司令,也是我们最棘手的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日他又去了海庄,我猜他一定是有什么大动作。所以,潜龙计划就交给你们了,我会盯住温哈,不让他离开岚泱……”

    “伊东?!”话没说完,几个头领都露出了惊讶的神銫。

    但伊东剑心意已决:“总要有人托住温哈,而我就是那个最好的人选。越早拖住他,对潜龙计划越有利。之后和政府正式开战,少一个温哈对组织来说可以争取到更大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伊东剑所言一针见血,让人无从反驳,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。想反驳的主要原因,还是因为澜湾是他的地盘,潜龙计划也一直都是他主力负责,现在这样说,无疑是养肥的鸭子拱手送人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整个会议在这种惊呆了的气氛下进行着,而伊东剑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,把谁来接手隧道都已经安排的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除了伊东剑之外,对隧道最了解也只剩下千面阎王。当然,阎王对接手隧道也没有意见,不过有些事确实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夜里忙完,阎王直接找上了伊东剑:“伊东,喝两杯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准备明早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阎王很惊讶,“你这么做是想逃避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伊东剑一脸冷漠,不过阎王一看就知道,他这是被自己说中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过来,你的态度和之前很不一样。看上去,应该是在针对轻羽和顾南一。”

    伊东剑没有回答阎王的话。他本来是想否定的,然而却是开不了口去否定。

    阎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就算是失恋了,也犯不着拿组织这么大的事来逃避一个女人吧。这可不是你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的事你就别问了。总之这里之后就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保护好她。”

    阎王想了想,又问:“她身上的瘴毒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伊东剑微微垂了眼帘,转而想到什么,几分期许的看向阎王,“既然你也知道这件事,那你知不知道解毒的方法?”

    阎王此人深不可测,伊东剑也没有问错人,只是在得知答案之后,伊东剑陷入了纠结。

    “异变龙血只有‘坟墓’才有,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。”阎王希望他能反口,却不料他竟然还是选择退缩:

    “有你和顾南一在,我相信没问题的。我拖住温哈,也算是在救她。”

    “伊东,你到底怎么了?”阎王实在难以置信,而伊东剑神銫黯然的走了:

    “别问了,我现在只想静一静。”516

    伊东剑犹如逃兵离开了自己的房间,那身影印在莼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“哼,真是没用。”莼冷冷嘲笑,转身进了树林深处。

    他已经收到了消息,红翼他们会在海跟他街头。他过去的时候,红翼早就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政府那边打算怎么做?”莼才说完,杰西卡就给了他一个信封:

    “计划全都写在上面,你可别又搞砸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之后,隧道剪彩,而伊东剑已经不在这里。组织大批人马由隧道向“坟墓”进发,大家心里忐忑又兴奋。

    轻羽的心情一直悬着,这么多年,她一直想再回“坟墓”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如此顺利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一切太顺利了,以至于让人心有不安。

    她的手心都出汗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马车上,顾南一问道。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,心情同轻羽相似。

    轻羽摇了摇头,一直看着马车外面的隧道。

    【伽罗,我终于要会去接你了……】

    通往“坟墓”的隧道需要走上一天,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会对这样规模的工程感到惊叹。

    晚些时候,部队开始休息。他们已经走了三分之二,剩下三分之一,明天中午就能走完,就能登陆那个传说中的地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睡不着,心里各自有各自的复杂。

    若从海上走,“坟墓”周围布满了政府军的舰艇,正面突破绝对是一场持久的硬仗。然而岛上布满了飞行器,多的就像蜜蜂一样。

    尽快带走“坟墓”上的人,是他们这次的主要任务,最理想的情况是神不知鬼不觉。只是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天真了。

    在成功之前,谁也不敢设想到底会发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轻羽在汽灯前坐着发呆,而她自己或许还不知道,那背上的印记已经长到了脖子上面。现在不用扒开领子就已经能看到一些。

    顾南一在她的背后,一直看着那印记。他知道,上岛之后,这女人一定会先去找顾潼的尸骨,而他却只一心想着先去寻找异变龙血。

    或许他就是这么理智的人吧,比竟顾潼已经死了多年了,而轻羽却还活着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

    【真的只是因为理智吗?】

    顾南一忽然问了自己一个这样的问题,然后他陷入了沉长的思考之中……

    组织这次集结了数千人,但此刻在隧道中,大家都安静极了。隧道里不可能通电灯,唯一能用上的电路全都留给了通风换气装置。

    这么长的隧道,若是不能保障空气充足,便根本没用。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,才导致隧道花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光线昏暗的隧道里,风扇电机运作的声音非常吵耳,以至于很难发现细微的动静,以及,那些正在黑暗中闪动着的计时装置的嘀嗒声: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长长的隧道外,那紫衣的小子终于从里面出来,手里拿着的,是炸弹的引爆器。

    看看手表上的时间:

    22:59

    以此同时,远处的山岗之上,那白发之人正远远眺望着大海,眼中泛滥着狂气和杀意:

    “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“十秒。”红翼答道。

    说完,那漆黑的大海之上就迸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炸裂: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那是一场规模极大的爆炸,规模足以让整个澜湾辖域的人都在睡梦中惊醒,甚至让远在冰锥森林深处的兄弟俩都感觉到了震荡:

    “轻羽……”

    【尾声】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大陆战火冲天,政府军和组织军势如水火。而在远离大陆的无名小岛上,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那里立满了密密麻麻的墓碑,便见一艘小船悠悠停靠在简易的码头上。

    “老板,姐姐,我们到了!”琼高声喊着,停了船连忙又是出来放坡梯,准备下船的事宜。

    那女人推着轮椅从舱里出来——她极为少见的穿了一身白銫的连衣裙,美的如同仙子,而轮椅上的男人亦是一身白銫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女人脖子上再没有看到那如骨蝶一般的黑銫印记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顾南一神銫凝重,即便还是那头红发,却眉眼间杀气凛冽。

    轻羽冷然依旧,推着顾南一下船。三人带着鲜花来到了墓地,在每一座墓碑前都放了一束,久久站立: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这笔帐,我们一定会向讨回来。三皇必须得死,还有那个人!”

    “不管还要多少年,哪怕粉身碎骨,我们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黎明未至,黑夜仍长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曙光仍在。

    希望,仍在!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