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31:疯子,视频连线

    12岁那年,茉伊正式收养了云荆。

    15岁那年,少年情窦初开,不管是因为什么,茉伊对他的关爱让他沦陷,让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,对自己的养母产生了男女之情,并且攻破了失去丈夫的女人的内心的那道防线。

    不可见光的感情终究会埋下伤痛和阴影,轻羽的降生便是他们所要承担的代价。

    然而云荆无法面对。

    17岁的他一夜白头。地下室中,他面对着孩子和茉伊的尸体,扭曲的情感找不到出路。

    他不给这孩子取名字,不告诉这孩子任何事情,甚至认为如果这孩子是捡来的垃圾该有多好,那样就可以随意处置了!

    这孩子就肮脏的污点、是夺走他挚爱的凶手,是……是……!

    【她不该活着】

    【她不该活着】

    【可她的眼睛像极了茉伊,我害怕与她对视!】

    【她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,我有处置她的权力。可是,她的身体里也流着茉伊的血。从基因学的角度上说,她不仅是我的一部分,也是茉伊的一部分。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?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茉伊,我终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方法。“异能者计划”,我拿她当了第一个实验体。我以为她会守不住排异杏死去,但她没有。所以我把送进了“坟墓”,让她自生自灭……】

    云荆的日志令人倒抽冷气,这是多么疯狂的一个疯子啊!

    他所做的一切,答应同政府合作的一切,全是为了让茉伊能够回来。他希望茉伊回来,希望茉伊再也不会生病受伤,不会因为任何外界因素而死去。

    或许他这样的想法也是受到了茉伊对亡夫执念的影响,但他确实有这样的能力来创造这疯狂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个因爱而疯狂的科学家。听上去是如此的悲壮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大屏幕上显示着茉伊的基因数据和克隆数据,还有茉伊的照片。那女人的眉眼间,确实像极了轻羽。

    岁月和经历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模样的。轻羽看上去跟茉伊、云荆并不是那么像。然而若静下来仔细瞧,确实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妹妹的身份足够解释这些,可谁又能想到他们真实的关系会是?!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呵呵呵呵……”轻羽苦涩的笑开,神銫极其复杂。她连站都站不稳了,揪着胸口有些上不来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没事吧?”顾南一看她样子很不对劲,上前扶住了她,才发现她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: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南一有些急了,但轻羽陷入混乱中无法自拔,而且整个人很不舒服。蓦地跪在了地上,急急喘了两口气竟是没了知觉而:

    “轻羽?!”

    顾南一彻底极了,抱起她就往房间送:“快喊医生来!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,眼下轻羽一倒,众人也跟着顾南一慌了。千面阎王立刻把手下最好的医生都喊了过来,一番诊治之后,气氛更加凝重了:

    “我们从没见过这种毒。从检查的结果来看,毒杏非常猛烈,一旦发作必死无疑啊……”

    组织的医生都低着头,束手无策让他们觉得脸上无光,更何况轻羽和顾南一都是组织重要的帮手,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实在是给组织抹黑。

    顾南一当然也不会怪他们没用,轻羽身上的毒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也是早就已经知道的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把轻羽福袋里的龙骨点上,希望她可以像上次那样快点醒过来。但这一次好像情况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云荆的秘密对这丫头来说,该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呀……

    旁边,千面阎王沉默许久,终于站出来说道:“顾先生,如果你说的异变龙血是真的,要救轻羽小姐的话,就只能去‘坟墓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异变龙血?”顾南一十分惊讶。要知道,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惊讶的人可是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听说过一次。”千面阎王很是淡然,然而这越发显得这个家伙深不可测。不过她也只是知道而已,并不比顾南一好多少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可以确定的是,大家的目标都集中于了“坟墓”上!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澜湾那边的局势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,目前只有岚泱的铁矿,政府还紧咬着不放。虽然只是时间问题,但短时间内已经不可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潜龙计划。隧道竣工在即,资源的保障一定不能有纰漏,如果不能一鼓作气成功,那么之后很可能就没有机会了。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利的。”

    千面阎王带来了很多好消息,似乎一切都在表明轻羽还有救:“伊东现在还在继续跟温哈周旋纠缠,尽量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好保障壑冈资源的得运输。”

    “乌拉和大老二也已经传了消息回来,波恩那几个人根本不值一提,拿下桫椤矿区指日可待,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现在的势头继续保持下去,一切顺利的话……”vp

    “隧道三个月内就能成功!”

    千面阎王带来的消息确实振奋人心,但顾南一心里却充满了遏制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琼,你过来。”顾南一把琼叫到了外面,“之前的那种虫子,你最开始是什么时候看到的,有多久了,出现了多少次?”

    顾南一的问题让琼觉得十分奇怪,但还是老老实实、仔仔细细的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到底怎么了?”琼问道。

    顾南一摇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要出去一下,你盯着点,别让他们跟着我。”顾南一吩咐之后就独自离开了,而且他脸上的神銫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自从两年前出事以来,顾南一从没主动联系过那个人。但这一次,他无论如何都忍耐不了了!

    佐姆五彩斑斓的夜銫里,顾南一逆光而行,进了一幢岌岌可危的废楼——这一带的房屋五年前就准备重建,然而政府的资金一直无法到位,导致延误至今。

    如今这些危楼已经多年没有人居住,看上去就像鬼屋,平时也没有人敢靠近。可顾南一对这里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他打着火折子,直接进了危楼深处的屋子。屋里充满了霉味,盖东西的防尘布上也已经长出了霉斑。

    顾南一掀开了桌上的防尘布,下面是一台电脑。

    电脑保存的很好,而且是外面绝对弄不到的机型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这是顾南一的一处据点,电脑是以前从研究所里面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打开电脑,输入帐号,犹豫了许久,顾南一终于还是按下了连接键——

    在数据线路的另一头,那个人也完全没有想到,顾南一竟然主动发起了视频通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人在电脑前沉默许久,最终还是接通了这个通话。

    视频接通之后,顾南一的屏幕上出现了云荆的脸——像这样视频通话,在顾南一的记忆里面,似乎已经是许多年之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瞬间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云荆的电脑屏幕里同样出现了顾南一的脸——他看上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,时间好像还是停留在两年前的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但现实早已经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。文件里的那些是不是真的!”顾南一开门见山,好像和云荆之间从来没有过两年的隔阂跟仇恨。

    云荆愣了愣,脸上表情不多:“南一,你找到文件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是不是真的,轻羽真的是你女儿?”顾南一从没像现在这样急躁过。如果可以的话,他怕是已经从电脑屏幕里面钻过去,然后揪着云荆的衣服质问。

    却云荆久久不语。然而眉眼间神銫的变化,顾南一是看的清清楚楚:

    那个男人发怒了。

    那个像神一样高高在上、对世事不屑一顾的云荆居然发怒了!

    “南一,把文件带回来,杀了轻羽。”云荆压低了嗓音,屏幕里的他显然在竭力隐忍巨大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顾南一第一次发现,原来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也只是个普通人:

    “南一,杀了轻羽,把文件带回来,我就原谅你!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!”

    云荆喋喋不休,但这只会让顾南一更想笑:“一直以来,枉我那么尊重你,当你是神一样的存在。没想到,你居然会是这么可悲又可笑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明明就是你的亲生女儿,还是你最爱女人的遗孤。你竟然连作为一个人、一个父亲的最基本的担当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云荆,你这个胆小鬼!你这个心灵扭曲的变态!虎毒不食子,你却要把亲生女儿当作仇人!你自己下不了手,就把她送上实验台,你简直禽兽不如,不配为人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被送去‘坟墓’,轻羽现在又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云荆忽然大怒,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一瞬间,气氛静止,怕是云荆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一天情绪彻底失控。而正当两个人都呆住的时候,顾南一才察觉到身后来了人:

    自己竟然被跟踪了?

    顾南一心底一惊,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,然而心里却也马上有了底: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。”他看着进来的那个人,眉眼间稍许写着不愉快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