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30:薄情,文件开启

    “如果把这个数字拿出来,空斯不就知道是你了吗?那我去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纳莎有些迷糊,却不料轻羽替顾南一解释了:“像他这种狐狸,肯定是在背后挖的人家的黑料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虽然是在挖苦顾南一,并且对这种行为不屑一顾。但这件事所反应出来的,无疑是她对顾南一的了解。

    轻羽话一说完,纳莎就怔住了,像是受到了某种打击,甚至还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然而顾南一和轻羽可不像某个多愁善感的艺术家,此时此刻并没有去想那么多。他们只关注,纳莎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个十分重要的任务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,预热多时的画展终于拉开帷幕,然而到场的宾客都是不解:

    画展的主题明明就是梦想,手中的邀请函印的清清楚楚,怎么现在主题突然就成了“神秘”了?

    大伙儿带着不解提交了邀请函,同时每人都还会得到一张面具。以此来衬托“神秘”这个主题。

    虽然画展出现了预期之外的变化,但同时也让来宾觉得新鲜有趣, 没一会儿也就忘记了之前的那一点点的不愉快。

    大家都期待着同举办人和作者一见,然而他们也都戴着面具。始终保持着神秘感,无法得见真容,正好应验了主题的“神秘”二字。

    但这对艺术界来说却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对于顾南一的这个决策究竟如何,轻羽并不想给予评论。比起画展,她更关心纳莎的情况。

    对于空斯而言,纳莎的出现简直就像一颗炸弹,那串数字差点把他的魂都给炸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纳莎是何方神圣,但空斯确实不敢不听话,连忙就是照吩咐去做。称病说自己不能去参加科研会了,开了证明授权让他的一个学生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学生,自然就是纳莎无疑。

    科研会上很多人都认识顾南一,而云荆也见过轻羽了。他们两个是绝不可能出现在科研会上的。录音这个任务也只能靠纳莎完成。

    顾南一对自己的计划充满信心,不过轻羽心里还是有些忐忑。毕竟这一次的任务对她来说实在太重要了,她毕生的夙愿也就靠这一次了来决定成败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画展从开始到结束,轻羽一直都很焦躁。虽然她平时也挺焦躁的,但今天尤为突出。

    轻羽的情绪逃不过顾南一的眼睛,可顾南一也一直没有多说什么。他心里在意的,是轻羽背后的那个印记。

    画展顺利闭幕之后,两人坐在空荡的展厅里等待着。轻羽摘下面具,眉眼间十分的疲惫,而且看得出来精神很差。

    “累了就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。”顾南一好几次想问背后印记的事情,但就是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太要强了,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这些。

    轻羽当然比顾南一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,只是她现在也不会去管。

    两人对坐无言,各自都有各自的心事和牵挂。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流逝着,等待总是最难熬的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终于,纳莎带着录音回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马车声音的一刻,轻羽立刻就站了起来,却忽然身体一阵发软,像是被抽空了力气: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”顾南一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,扶住了她。与此同时,纳莎正好进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纳莎看的很清楚。虽然轻羽没有注意到,但纳莎看的真切——那个男人眉眼间的神銫是非常关切,每一个动作都能看出他的温柔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温柔。

    那是仿佛要将对方捧在手心里的一种怜爱;

    那是仿佛要尽全力保护对方的心情和愿望。

    【原来,他也会有这样子的表情呢】

    纳莎心底忍不住感慨,而轻羽已经急急迎了过来:

    “怎么样,拿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轻羽走过来的时候,顾南一一直跟扶着她,生怕她又站不稳或者怎样。可轻羽似乎并没有把顾南一放在心上,而顾南一对这些好像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纳莎心中微微一怔,确实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怎样的关系,又或者,他们的关系究竟已经到了哪一步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哪一种,这些都和纳莎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纳莎非常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心才会那么的痛。

    “当然拿到了,非常顺利。”纳莎勉强的挤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轻羽眼中绽放出精光,道谢之后就拿走了录音笔,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轻羽已经迫不及待,顾南一也被她的情绪所感染,却始终有些无奈:“急什么,还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纳莎,你好好保重,下次我带礼物来!”他对纳莎的交代显得很匆忙,因为必须得赶紧追上轻羽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急急忙忙的离开了,只留了纳莎一地凄凉。

    说是凄凉,其实也是纳莎心境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她此刻的心境很冷,是一种凄冷:“顾南一啊顾南一,你还真是个薄情的人,连看都不多看我一眼……”综艺文学

    她喃喃自语,看两人离去直至背影消失。蓦地,才几分自嘲笑了:

    “也罢,输了那种气场和气质的女人,我就认服了吧。顾南一,我和你果然不是一路人,我果然还是无法跟你比肩,无法站在同样的高度、看同样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话,应该可以做到吧?”

    夕阳下,穿黑銫长裙的女人在空荡的展厅外喃喃自语。令人怜惜的是,她心之所向的那个人,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此刻的这种神情……

    新世界的ID时效只有24小时,但这个时间对轻羽和顾南一而言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夜里,特区的大门缓缓闭合。今天没有排上队的人只能继续留在卿巴等待,而另一边的侧门里,离开特区的最后一批人正熙熙攘攘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!”

    琼等候多时,立刻招手迎了上去。组织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,只要顾南一和轻羽一回来,马上就送他们回耀金基地的研究所。

    暗处,看到两人成功返回的场面,紫衣的大男孩拳头都是紧了,盯着轻羽的一双眼睛就快迸出火来:

    “咳咳!”气急了,莼不禁咳嗽起来。之前被千面阎王所伤,伤势太重,一直都没有好,断掉的肋骨处虽然处理了,但还是得疼上两三个月吧。

    何况像他这样不静养还到处跑,伤势只会好的更慢。

    但他可没有那样的闲工夫让自己躺着休息!

    莼眼中充满了极端的杀意,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,脚下放出了一只小小的鲜红的小虫。

    顾南一和轻羽出来之后直接就上了备好的马车,完全没有发现那只红豆大小的虫子。

    虫子也一并飞进了马车里面,最后落在轻羽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轻羽对此毫无察觉,而那虫子呲溜一下就钻进了她的皮肉里……

    连夜车马赶路,顾南一和轻羽很快回到了佐姆。千面阎王亲带人迎接了他们。

    轻羽说不上原因,但就是觉得非常累,不过眼看文件就要破译了,她也舍不得休息。

    三天以来,组织在耀金所有的重要人物全都呆在用实验室里,就是为了等待文件的密码被打开。

    所有人,无数双眼睛全都盯着,全都在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顾南一打开了那个文件: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牵动着所有人的心,大家立刻全都围了上去。千面阎王也到了跟前。看到千面阎王过来,其他人赶紧把位置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一刻,千面阎王在顾南一的左侧,轻羽在顾南一的右侧。

    文件开启的进度条迅速增加,20%——50%——77%——100%!

    随着画面的跳转,文件里的内容被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电脑早就已经连接了大屏幕,此刻文件的内容所有人都能看见。可是谁又能想到,文件里竟然是云荆的日志:

    【她不该出生,她夺走了茉伊,她是魔鬼……】

    【为什么,为什么她是茉伊的孩子,为什么她会来到这个世界上。如果知道会是这样,我绝不会让茉伊怀孕,可是……茉伊说,她想和我有个孩子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?!”顾南一盯着屏幕上这些文字,脑子里的信息已经如同爆炸。再看看轻羽,那女人脸銫铁青、浑身发抖,似乎随时都要晕过去了

    顾南一不知该说些什么,也什么都不敢说,却那女人紧紧盯着屏幕上的日志,发抖的嗓音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往下翻。”

    往下翻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她要继续看下去,继续看下去才能知道到底怎么回事!

    这文件的内容和政府那些脏脏的计划并没有太多的联系,几乎全是云荆的隐私——

    那些,令人难以置信、颠覆了人伦和常理的可怕的秘密:

    那个世人皆知的天才,是个8岁就被卖到梓萝医学院做活体实验的弃儿,成为了茉伊夫妇实验中的样本;

    样本观察的数年里,他就在医科院里生活,没事便在图书馆中查阅很多专业的书籍;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在基因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,而茉伊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【那年,茉伊负责的新药开发正在关键阶段,不了研究室出了意外事故,茉伊的丈夫感染病毒,就这么去了。整个研究也就此终止。】

    【茉伊痛不域生,甚至疯狂。那时候她找到了我。她说我就是她的希望。】

    【她收养了我,她要让我好好利用自己的天赋钻研基因技术。】

    【她最大的梦想,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通过基因技术让死去的丈夫回来。】

    【而之后,“死者复生”也变成了我终其一生的目标……】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