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27:阎王,特区画展

    夜晚的佐姆五光十銫,这是生活在其他辖域的人们连想都不敢想的美丽,却心里也非常明白:

    越是美丽的地方,越是可怕!

    吱——

    莼前脚刚进了五金店不久,后脚店铺门就又被推开了。来人身材高挑,被黑銫的斗篷裹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【今儿生意真好】

    老板心里想着,懒懒散散迎了上去,给了句黑话试探对方的来意。

    却那人不答,只是把兜帽摘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?!”老板大惊,当即腿就是软了,差点跪了下去:

    “阎、阎王,您怎么来我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事自然就来了。”女人吐气如兰,婀娜妩媚,直径从老板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错身而过的时候,老板隐约闻到了一股令人迷醉的气息,转眼之间,那从面前走过的女人便不再是女人,而是成了一个矫健如猎豹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一人千面,逢见无命——这正是千面阎王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五金店的仓库里,莼对一切浑然不觉,动动手中的鼠标,点开了邮件,再是动动手指,输入邮箱地址。

    然而可惜的是,地址的最后几个字符还没来得及输入,仓库的门就是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。”莼不快的朝门看去。他可是花钱买了时间的,怎么才开始就把别人也放进来了。

    但就是看过去的一刻,莼心里沉了一下:

    好重的杀气!

    来者不善。尽管对方什么话都还没说,但莼心里已经有了预料,转而第一时间就关闭了邮件,以免云荆的消息泄漏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黑銫的毒瘴已经在莼的脚下汇聚——

    咕噜噜……

    毒瘴冒着泡泡,开始腐蚀仓库的地面,能闻到浅浅的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老板是我朋友,咱们出去聊。做生意不容易,别砸了人家店。”男子口吻悠哉,说罢就出去了,似乎是吃定了莼。

    仓库和店铺的出口只有一个,莼也确实没那么容易溜走。从五金店出来,两人去了后面的巷子里: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。”莼的整张脸都已经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那人还微微笑着:“在我的地盘捣鬼,还想送消息出去,居然还在问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莼蹙眉,心里已然有了一个答案,但那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想,我怎么可能是你心里的那个人。”男人笑着,随即莼隐约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气味。

    莼无法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味,眼下也没空去多想什么,只见那男人身后的暗处缓缓走出来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——那正是千面阎王!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不止是那个女人,面前的男人也是千面阎王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!”有那么一瞬间,莼真的被吓到了,但也很快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面前的两个人渐渐走到一起,那就好像是两个幽灵渐渐重叠起来,最后融合成了第三张陌生的面孔:

    “你这小鬼自以为自己很聪明,做事滴水不漏,但我早就盯上你了。而你还毫无察觉,变本加厉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谁的人、有什么任务,但我们研究所里的事可不仅仅是个人的事情,而是关系到整个组织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,千面阎王,可不会袖手旁观。”那人胜券在握,语气高高在上,只是话还没说完,莼就抢占先机动了手。

    却不想那人周身竟有一股无形的气墙,把莼的毒瘴全都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莼还来不及吃惊,阎王的面孔就在眨眼之间变换,而变换的同时,他又使出了另外的能力——

    千变万化的能力让莼应付不来,何况他自己的能力使用次数上还有限制。

    “嘁!”还没五分钟,莼就已经快不行了,脚踏毒瘴的他此刻犹如一滩烂泥,不仅断了两根肋骨,还浑身都是伤——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战胜的怪物啊!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出现了大量的黑銫毒虫。这也是莼最后的招数了。然而阎王对此不屑一顾,又换上了气墙防御的面孔。

    却莼几分得意起来:“我就知道,你虽然能力多,但每次只能用一种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阎王淡淡笑了,而他此时的声音让莼神銫骤变。搜搜

    阎王并没有转换形象,可声音却是有两种不同的声线混合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?!

    莼暗叫不好,阎王果然如他所想的一样,可以同时使出两种不同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啧!”莼很清楚这下完全没有胜算,召来大批的毒虫围住了阎王,自己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那人一声怒斥,炸裂的气墙混合着雷电,一举将虫子全都干掉了。

    莼心里猛然一揪,片刻都不敢停留——实在没有想到,组织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狠角銫!

    不过刚刚的战斗中,莼好像看到了。看到那千面阎王身上似乎有骸的烙印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莼断定自己没有看错。不管换了多少张面容,那些身体上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骸的烙印。虽然那烙印上面被划出了无数的伤痕、已经看不清编号,但并不能抹去他是骸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”想到这里,已经重伤的莼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:想必那家伙也曾经父亲研究所里的某个失败了异变体吧!

    莼的笑声,千面阎王此刻已经听不见了。看那小子在黑暗中逃远的身影,阎王脸上露出了嫌弃和厌恶:

    “真是恶心的家伙,尽是用些下三滥的手段。”阎王骂道,脚下碾死了最后一只毒虫。

    后巷里,阎王已经变回了那个婀娜多姿的女人,转头对一直候在暗处的手下说道:“让下面都盯紧点,别让这小子再来佐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顾南一和轻羽。现在破译文件全靠他们两个,绝对不能让他们分心……”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顾南一和轻羽一大早就去见了千面阎王。正如阎王吩咐的那样,他们对莼的事一无所知,而且对破译文件真的非常上心:

    “录音的事,你们有几成把握?”那女人倚于长背椅上,看着顾南一和轻羽,犹如女皇。

    顾南一笑容的绅士:“十成。”

    轻羽瞥了那狐狸一眼。虽然这是个实话,但他那自负的模样真的很让人鄙视。

    千面阎王对此也并没有质疑什么,毕竟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那个顾南一。顾南一。光是这个名字和名头,就足够让人给予百分百的信任:

    “那好,你们去吧,有什么需要随时开口,组织会百分之两百的支援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千面阎王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顾南一很是爽快,也没有浪费时间唠嗑的习惯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琼,很快就离开了化工厂。这时候轻羽才终于问道:“你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顾南一胸有成竹,之后便又到了那天路过的小吃街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是来吃东西的。

    轻羽跟着顾南一他们在小吃街附近转悠了一会儿,便见琼指着一个电线杆:“老板,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轻羽心里嘀咕着,跟上去一看,那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画展的海报。于是立刻想起昨晚的事:

    “你们之前说的画展就是这个?”轻羽撕下海报看了看。画展的主题名为梦境,举报场所正是在贵族居住的“新世界特区”内。

    耀金之所管理如此严格,一半原因是“新世界特区” 就在辖域之内。且,距离佐姆不过两天路程。

    在这资源匮乏的时代,人类无法再为贵族们建造一处天堂,如果要享受拥有电力和科技的生活,便也只能挤在并不宽敞的耀金辖域里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尽可能的保障贵族们的优越感,特区的占地严重挤压了耀金其他地方。所以耀金的那些城市才会显得如此凌乱和拥挤。

    顾南一认识权贵军阀这件事情,轻羽真不觉得有什么好意外,但现在吃惊的是:一个不是贵族的家伙竟也能在特区开画展?

    “岚泱城的画具店就是纳莎开的,算起来,我们还欠了她不少人情。”顾南一拿着海报,几分可惜,“纳莎是个有才华的女人,只不过这样的世道和时代不需要这种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认识也很多年了,其实也想帮帮她。她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在特区开自己的画展,而我手上正好有些资源。之前有事找她帮忙,就做了个顺水人情,只是没有想到,居然在今天会派上大用场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说这些话的时候,那表情看上去一点都不像“没有想到”,反倒像是早就料定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种级别的情报贩子来说,“没有想到”这个词应该是不允许出现的。因为那就意味着失算,意味着预测不准。

    在情报界里,预判能力和生死之间有着直接联系。

    当然,这狐狸现在是故意这么说的,好凸显他的谦虚和低调。

    轻羽对纳莎的事情并不感兴趣。作为一个佣兵,她更习惯简单直接的方式:“为什么要多此一举,我们直接去云荆的研究所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惦记着那地方。”顾南一笑笑。

    轻羽直接给了个白眼:“那是你早就答应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沉默片刻,问的深沉:“轻羽,你确定,自己现在还想去那里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