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23:差距,一个云荆

    禾馥站起来的时候,众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到了她的身上,而且第一次见她的人都是一个反应:

    我的妈呀!

    这女人看上去也太邋遢了吧?

    是哪里捡回来的叫花子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然,禾馥才不管这些,而且那千面阎王的眼光可不差:

    “你……难道是那个禾馥?”千面阎王上下把禾馥打量了一番。不得不说她太有特点了,很难让人认不出来。虽然那些特点都不是正面的。

    禾馥腰挺背直的,还充满了谜一样的自信,用十分强硬语气当众承认了自己的名字: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道上那个禾馥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出来,众人心中又禁不住哗然一片,顺带就把她身边的人一起也都看了一遍——还以为都是伊东剑的部下,却没想到那个鼎鼎有名的牵头人也会在这群人之中;

    道上都知道禾馥手下有十大佣兵,现在看上去,应该至少来了三四个,毕竟那个还挺漂亮的女人一看就是佣兵,还有另外一个男人;

    那个男人一直在吃糖,而且武器是一对拐。根据江湖传闻,十大佣兵之首的夜枭就是用这武器,而且夜枭此人极爱甜味,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——所有的食物和水里面都要放很多糖,可偏偏血糖就是正常,令人非常无语;

    如果这家伙不是夜枭的话,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男人还吃棒棒糖的?

    在道上人眼中,禾馥的团队也是十分奇葩的组合。但这些人里,那个红发男人又显然跟他们不同。

    干佣兵的人,身上自然会透着一股戾气和杀气。而这个男人身上却没有。他的那双眼睛犀利非常,不作声不作气的,却似乎已经洞穿了一切。

    男人眉眼间透着一丝狡猾,嘴角也一直扬着微微的弧度。看上去就好像一直在打什么主意。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少年,看上去像是随从。

    这两拨人……?

    大家在心里臆测连连,而禾馥眼里只有千面阎王和伊东剑:

    “我知道黎明组织现在也是在风口浪尖,我和我的人也想助一臂之力,但比起组织内部的问题,我们更关心涤魂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很多人都中了涤魂幽的陷阱,染上毒瘾不能自拔。不仅仅是组织里的兄弟,我的兄弟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伊东先生对我说过,组织正在研制解药,不知道现在进展怎么样?我们毕竟是外人,组织的内务不便插手,但涤魂幽这件事上,我们愿意全力以赴。这也是我们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态度坚决,眼神坚定,充满了自信和底气。明明这么邋遢不起眼的,却此刻在千面阎王和伊东剑面前也毫不逊銫,敢当面叫板。

    组织的帮众都是愣了一愣,没想到禾馥此人跟她外表看上去的完全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夜枭和轻羽他们也很吃惊,没想到禾馥竟有胆子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。一时间心里也是有些兴奋。顾南一的嘴角也不觉拉起了弧度。

    伊东剑对禾馥几分欣赏,千面阎王则眯眼把她打量了一番:“涤魂幽这东西确实害人不浅,组织里也确实有很多兄弟都染上了。最闹心的是,如果强制戒毒就会发狂失控,最后暴毙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药物的研发确实开始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情况并不乐观。现在也不清楚长期服食涤魂幽会不会出现什么副作用和并发症。未知的问题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担心的是,政府会不会再次在涤魂幽中做手脚。”说到这里,千面阎王的脸銫稍稍沉了下来:

    “现在说解药,确实是太早了点。所以我们想的是,即便不能研制出抑制涤魂幽的配方,至少也能自己生产涤魂幽。”

    自己做涤魂幽?!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有建设杏的宏愿,但也惹的轻羽禁不住一声嗤笑:“你们这些人未必也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?对千面阎王也太不尊重了!

    众人心里一阵反感,不爽的朝轻羽看去,但见那女人比禾馥还要硬气,说起话来也丝毫不留余地,白可惜了这样美丽的一副皮囊:

    “涤魂幽最重要的素材是一种叫异变曼陀罗的花。异变曼陀罗相当珍贵,而且很难培育。如果你们想自制涤魂幽,远不是时间问题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哦?想不到你们居然也知道异变曼陀罗。”千面阎王眯眼看着轻羽,沉思片刻之后,眸中露出了笑意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带你们去‘那里’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?!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反对,那可是组织的最高机密,怎么能这么随意就带外人过去。

    但千面阎王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而且她已经确定了,这些伊东剑带来的外人,必然会帮上自己的大忙,尤其,是那个红头发的家伙!全球

    “销声匿迹了两年,道上都传言你已经死了,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,真是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地下建筑长长的通道中,一行人跟着千面阎王走着。现在能一起来的人,无疑都是可以绝对信任的同伴,因此千面阎王此刻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这话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顾南一和轻羽他们都愣了一下:

    没想到这阎王居然早就看穿了一切,果然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啊!

    “我也是身不由己,就别再拿这事取笑了。”顾南一稳妥的应付了一句,不得不说他在社交场上的反应能力绝对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见这狐狸如此狡猾,什么都不愿说,千面阎王也没有继续纠缠。之后又走了一段,通道的尽头竟然出现了一条十分宽敞的路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正在路边等候他们。

    耀金已经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可怕的辖域,而佐姆不愧是耀金最恐怖的城市,竟是如此的深不可测!

    轻羽他们实在没有想到,这藏在化工厂地下的大本营居然具备如此规模!

    马车载着他们行向更深的地下,路上全程都有白銫的壁灯的照明。前行的马车让一个个小小的壁灯飞速倒退,形成了轻羽他们都不曾见过的奇异光景——

    灯光这种东西,原来这么美。

    每个人心中都颇有感慨,但之后出现的场面更令他们惊叹:

    道路的尽头是一座大型的秘密研究所,规模之大让顾南一都露出了惊叹的神銫。而且最可怕的是,研究所里竟然早已经开始种植异变曼陀罗!

    “原来当年那场遗迹探索,队伍里也有你们的人?!”轻羽脱口惊呼。

    千面阎王眯了眯眼,看来这小丫头确实知道不少事情呢:

    “没错,当然有我们的人。异变曼陀罗这么大的秘密,怎么可能让他们独享。政府内部一直都有我们的间谍,自然是得到过不少消息,否则蓝匣子的存在,我们也不可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千面阎王故意提到了蓝匣子三个字,想试探轻羽他们究竟知道多少事情,然而没有想到,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,他们全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禾馥等人面前是瞒不住什么秘密的。甚至想深一层,他们或许还掌握着一些组织不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深究秘密并没有什么作用,顶多只能暗自庆幸,这帮现在是组织的同伴。等以后若有需要,再同他们问些消息和线索也不迟。

    如此,蓝匣子的话题显然扯远了些,千面阎王把话题转回当下: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异变曼陀罗的培植条件我们早就已经达到,但不知道还缺点什么,研究总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【这老狐狸!】

    顾南一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家伙看上去只是在随便聊聊,但实际上每句话的背后都有意图——刚刚说蓝匣子已经明显是试探,现在又说异变曼陀罗达不到预期效果,明显是想套他们话,看看他们是否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也罢。

    如今这般局面,顾南一他们已经是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问题一出来,轻羽心里也知道了答案:

    研究的事情上,黎明组织和政府之间的差距,就是云荆!

    说起这些,千面阎王不由得惊呆了:“真的是那个天才云荆?”即便再三确认,千面阎王他们也还是不敢相信。尽管知道政府有个藏起来的十分厉害的科学家,但万万想不到那个人会是已经“死去多年”的云荆。

    然而如果是云荆的话,那么一切也都令人心服口服。毕竟是那样级别的大天才。

    搬出云荆的名字,大伙儿果然立刻陷入了沮丧之中——像那样的天才,怕是再来一百个研究学者也赢不过啊。

    但在轻羽的信念中,世上没什么敌人是战胜不了的,哪怕对方是神!

    “你们用不着这么沮丧。他们有悠荆,我们也不是草包。要对自己有信心。”轻羽说话还是那么冷然,但却意外令人觉得靠谱:

    “涤魂幽的事情我们也一直在调查,我知道他们的秘密培植基地,就在梓萝的雨林里。我们可以去偷种子和培养液,甚至是实验数据!”

    轻羽眼神铮亮,眸光熠熠如火,一番话说的异常坚定。

    大家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,但就是觉得这丫头的话非常振奋人心,而且不会去怀疑丝毫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她独有的人格魅力吧。

    顾南一看在眼里,笑而不语,心里奇怪着:怎么以前没有发现,这丫头真是越看越觉得顺眼呢……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