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19:表白,无药可医

    人总会对未知的事物产生恐惧,这或许就是一种动物般的本能。对于未来会发生什么,人们总是会报以好奇和敬畏,想要未雨绸缪,避免不希望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能够掌握未来,就意味着可以掌控命运。哪怕只有短短的五秒钟!

    伊东剑敢对自己的能力如此自夸,这并非是空袕来风。战斗中婴读五秒的行动,足够他决定对方的生死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战斗总给人出手极快的感觉,完全可以让对手还未出招就已经被看穿,然后被一击取命。

    就像轻羽说的那样,他使用异能的代价就是泡澡,而且每天必须泡足三个小时。所以他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泡澡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被关在牢里,伊东剑已经许久没有泡澡了。这种取回能力的感觉让他非常安心,也让他心中的战意越发强烈: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政府狗!”他眼中闪耀着恨意,铮铮看向轻羽,几分期许:

    “轻羽小姐,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吗,和我共同征战,一起看政府狗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欣赏她,不管是她的美丽还是她的能力。她是个不俗的女子,他希望往后的生活里能有其相伴。

    可这个答案,轻羽很早就已经告诉过伊东剑。

    那女人久久不语,最后只当这话自己从没有听过:“我来找你是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乌拉和大老二既然把船交给了你,夜枭的情况……你应该知道吧。”轻羽不太有底气,毕竟是想求人开后门。

    伊东剑当然清楚夜枭的情况,轻羽现在一开口,他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只不过身为首领,他必须一视同仁,兄弟们的命也是命。何况他已经尽力了,那两瓶多的涤魂幽就是他能给夜枭的全部:

    “其实组织的人已经在加紧研制抑制涤魂幽的药剂,但是一切还是未知。政府研制这个东西花了二十多年,我也不知道组织要用多久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涤魂幽这一计确实无解,政府确实给他们找了个大麻烦。组织里受牵连的人很多,换句话说,只要不解决了涤魂幽的问题,他们或多或少会受制于政府的牵制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轻羽小姐,我很抱歉。涤魂幽的事情不能给你任何承诺。”伊东剑说着从澡盆里站了起来,穿上手边备好的浴袍,出来之后十分恭敬的向轻羽鞠了一个躬:

    “虽然非常抱歉,但希望你相信我,像夜枭这样的英雄,我也不希望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惜才的人,我希望夜枭这样的人也能成为组织的力量。然而现在的我实在太无能了,但请你相信,我以后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轻羽小姐,我知道你对我并不上心,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浅薄之人配不上你。可我真的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说的都是实话,船上确实没有更多的涤魂幽和蘸料了。这样说,是我不希望你误会我,觉得我是拿涤魂幽要挟你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轻羽小姐,这是伊东剑作为一个男人全部的诚意。我再次恳求你,向你表述我的心意。我很喜欢你,很欣赏你,你原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这样的表白现场真的有点奇怪,不过这对轻羽来说也根本不重要,包括伊东剑的心意。

    关于感情的这些事情,她一早就想的非常明白。

    “伊东剑,你好好的看清楚。”那女人依然是一张冷然的脸,似乎不管听到什么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她的眉眼间不带任何感情,就像她的身份——一个出銫的佣兵。

    那女人背过了身去,解开了上衣,干脆且利落的脱去一半,露出了线条美丽的背部。

    伊东剑狠狠一怔,这女人身上的伤痕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多,可她的身体也和自己预想中的一样美,尤其是后背上那如骨蝶纹身一般的痕迹: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?”伊东剑微微眯起了眼睛,那个痕迹是如此美丽,和她如此相称,却又是那么的诡异和不祥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看到痕迹,轻羽重新穿起了衣服,冷然的嗓音依然不带情绪,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情:“如你所见,这个痕迹就是我的生死符。等痕迹蔓延到后脖子上面,就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无药可救,我就是个必死之人。我不会和任何人在一起,我只希望能解放‘坟墓’,把我朋友的尸骨带回故乡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是那么自然,那么理所应当,却又带着那么多超乎了伊东剑想像的讯息——

    她去过“坟墓”?

    她命不久矣?

    她到底是什么人,又经历过什么事?

    伊东剑脑中忽然被塞满了疑问,充满了好奇,可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问,从何处开口。他只能一副傻样的愣着,看那女人从怀里拿出来一样东西:

    “这个血勾玉是你之前给我的,听说好像是你非常重要的东西。我一直想要还给你,但都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伊东剑此刻像个木偶,看轻羽把血勾玉放到自己手中:“我认为你是个值得尊敬的英雄,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你,也不会。”江苏文学网

    “伊东剑,其实我们之间早就不可能了,只希望以后还能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说的深沉而复杂,伊东剑听不明白也看不透,直到许久以后他才知道,今天的轻羽为什么要这样说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只能收回退还的东西,看那女人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靠近,躲在门外偷听的的琼赶紧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轻羽出来的时候依然没有发现琼,即便琼确实非常会隐藏,但主要还是轻羽现在的心情十分沉重复杂,根本无暇顾及其他。

    离开伊东剑的房间之后,轻羽再次回到了甲板之上,远眺着那漆黑的海。

    “……?”琼一直猫在暗处,觉得轻羽今天真的很不对劲。虽然和她没有说过什么话,但平日里的言行举止还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刚刚她和伊东剑的对话虽然听的不是很清楚,不过“能给夜枭的涤魂幽已经是最多的了”这件事还是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琼的眼珠子呲溜一转,装作路过一般,抱着水瓶走了过去:“轻羽姐姐,大晚上不休息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轻羽淡淡看他一样,瞧了瞧他怀里的水瓶,域言又止。却最后还是开口问了:

    “顾南一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乖乖!

    这女人终于是问起老板的情况了!

    琼暗暗在心里炸毛,面上依然不露声銫,一脸的叹息:“唉,还没退烧呢,根本没有醒过来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轻羽蹙眉:“他以前经常这样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没有,偶尔会,就是这两年多一些。毕竟你知道的,他这两年的日子可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轻羽姐姐,我听说夜枭大哥现在需要涤魂幽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轻羽眼中几分警惕,毕竟夜枭的事她不希望泄漏出去。如果现在说这话的人不是琼,她的无赦必然已经拔出来了。

    琼吓的心里一紧,连忙往后躲了几步:“都是自己人,我当然要关心关心。”

    轻羽此刻也没心情去认真计较,再次听到夜枭和涤魂幽的字眼,心情更是沮丧。她都拉下脸去找伊东剑了,最后也还是无功而返,更不可能去抢船上其他人的涤魂幽。

    便又听琼说:“轻羽姐姐,你们要涤魂幽怎么不来问问我呢?老板那里有好几瓶呢!”

    “他?为什么?”轻羽眉头更深了,完全想不通,“顾南一不会也染了毒瘾吧?”

    琼摇头摆手道:“怎么可能呢!老板的箱子里只是带着几瓶,可从来没有吃过!”

    顾南一随身的行李从来不多,而且里面几乎只装了红茶和茶具。轻羽以前就发现过这个特点,因为从没见他从箱子里拿出过红茶和茶具以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涤魂幽这东西,顾南一老早就知道,他自己肯定不会去碰。轻羽之所以那么说,也只是因为太惊讶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,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快带我去!”轻羽拉着琼往顾南一的房间赶,进去就看到那个男人真的还躺在床上昏睡不醒,额头上还放着一个小小的冰袋,而且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见状,琼赶紧去了跟前——都怪跟着轻羽太久,才没来得及照料顾南一的情况。

    顾南一额头上的冰袋已经融了些许,高烧的程度可想而知。琼赶紧从水瓶倒出热水,热了毛巾,拿下冰袋给顾南一擦汗,之后又拿凉水袋换了冰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轻羽眉头揪着,心里实在想不通。按理说出汗就意味着退烧,更何况顾南一现在出了这么多汗,可是依然在发烧。

    “他一直都这样?吃药没?”

    琼一脸苦逼:“吃药没用的。这个只能等自己熬过去,至少也要三五天。”

    “三五天?”轻羽觉得难以置信,这么久一直发烧还不把脑子烧坏了,可他怎么还那么聪明?

    琼知道轻羽觉得这事不合常理,因为他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,然而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琼沉沉叹了口气,从顾南一的箱子里拿出来五瓶涤魂幽:“别问我老板为什么会有,反正从梓萝回来之后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梓萝回来?

    几个字让轻羽心中豁然开朗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