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06:别担心有我在

    “你住口!我没有你这种弟弟!”

    顾南一的火气终于到了顶点,炸弹一样的爆了。平日里绅士讲究的他,总戴着一张狐狸面具的他,竟也是会像这样发火的啊。

    大家都暗暗吃了一惊,顾南一自己也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顾南一是个情绪控制力很强的人,这么一惊,他很快就又冷静下来,眉眼间转而写尽了心伤——不该说的话已经说了,有些事情注定是回不去了,而有些不愿面对的东西,已经无法再去逃避:

    “莼,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。我的弟弟,顾潼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在宣告两人的关系彻底决裂,也宣告顾南一再也无法对莼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他确实也是莼的哥哥,可这样不分好坏去纵容弟弟的哥哥,也是不称职的吧?

    “老一,你是不是疯了?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肯定不会选这个女人。我们兄弟五个一起长大,就算没有血缘关系,我们也是亲兄弟。而且莼对你怎么样,没有人比你更清楚。你是不是傻了?”

    杰西卡阴阳怪气的指责了一番,大概也是替顾南一不值得。可这番话,只会让顾南一更加愤怒——

    一家人?

    亲兄弟?

    那根本就是父亲和三皇演的一场大戏啊!

    “呵呵呵,哈哈……”顾南一极其苦涩的笑了,那种悲凉和愤慨,旁人恐怕永远都无法理解:

    “父亲,我现在还叫你一声父亲,是因为我还不能死心。这两年来,我经历最多的就是心寒,对你的心寒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这次有很多事情想跟你好好的聊一聊,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件事,希望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。当年我们是一家人在桫椤遗迹探索队里出事,是不是你和政府在背后谋划好的!”

    顾南一所言让杰西卡和龙野变了神銫,他们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情。可红翼却无动于衷——正如他之前告诉过顾南一的那样,他确实早就什么都知道了,确实依然坚定的追随在云荆身侧。

    龙野和杰西卡现在和顾南一一样,希望父亲能给个明确的说法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南一,你先告诉我,这个女人究竟是谁。”云荆的注意力一直在轻羽身上不曾离开,而且荒谬的是,他的问题一直不敢直接去问轻羽。

    轻羽轻羽,现在似乎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个女人。不光是顾南一,就连父亲也……!

    莼眼中的阴影比那最深的深渊还要沉,心中涌出的黑暗犹如脚下正浮开的那些毒瘴:

    “父亲,这女人就是烧了你故居的罪魁祸首,她还处心积虑的想要挖掘政府和研究所的机密。杀了她!你们快杀了这个女人!只有这个女人死了,南一哥哥才会彻底清醒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云荆忽然对莼吼道。吼叫这样的事情是从来没有于他身上出现过的。

    除了顾南一之外,此刻兄弟几个都是惊呆了,心里也越发好奇,不知道轻羽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声“哥哥”背后所藏的秘密,怕是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或许是一直没有人回应,又或许是云荆的想法发生了改变,他终于从正面问了轻羽:

    “你,是,谁……”

    四目交汇,轻羽说不出话。她的身体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抖,眼前的男人就好像是一个可怕的梦魇,一个活生生的挥之不去的梦魇。

    “我,没有妹妹。”云荆的每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仿佛是要用尽浑身的力气把某个东西从他的生命中挤出去。

    【没有妹妹】

    【我没有妹妹】

    这句话宛若魔咒一般,一直在轻羽的脑海中徘徊——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,自己对他来说还是那般不堪的存在么?

    一瞬间,轻羽觉得心酸。原来哪怕是被他亲手送去了“坟墓”,他也从来不曾有一点的愧疚么?

    原来,他还是如此的想把自己从他的生命中抹去啊!

    “你真的,还要装作我不存在吗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仿若用尽了轻羽所有的力气。面巾摘下的一刻,她仿佛是连灵魂都被消耗殆尽——

    精致的五官,俊俏的容颜,还有那眉眼间的倔强和英气……

    是了,是这张脸。

    这张脸,是云荆二十年来每一天都会在梦中看见的脸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啊!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云荆几乎无法站稳,往后退开,想要躲避眼前的女人,素来空乏冷漠的眼中竟是填满了慌乱又复杂的情绪:

    “你、你为什么还活着,为什么还没死!”他铮铮指着轻羽,指着那张不可饶恕却又无法否认的面容,“你不配活在这个世上!你不配!”69书包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能回来的。你不配,不配。你就是个魔鬼!你该死!”云荆已经彻底混乱了,像个立马就要崩溃的疯子:

    “杀了她,快杀了她!”

    “杀了她!!”

    “杀了她杀了她!我要她现在就死!”

    失控的云荆吓坏了所有人,尤兄弟几个。顾南一也没有想到,父亲对轻羽的反应竟会如此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那个一直都不像个人类的云荆,此刻居然会如此的像个有血有肉的活人,而不是一个脑子里只有研究的机器。

    杰西卡和龙野都是傻了,只有红翼还是比较清醒的。然而莼的反应却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快——

    杀了轻羽,可是莼梦寐以求的事情!

    云荆歇斯底里的咆哮仿佛是一道解除禁锢的命令,莼立刻就挥手而起,却心口猛然炸疼,顿时就快无法呼吸,整个人跪在了地上,跪在了自己脚下的那片毒瘴里: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莼狠狠瞪着水芯,竟是没发现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被这家伙给“碰”到的。

    莼大口喘着粗气,全身血液的流速极快,心跳急剧上升,已经出现了心慌的症状。这感觉难受极了,本能的畏惧着死亡,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水芯一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莼,这小子一出现在这里,水芯就已经开始戒备。

    但水芯防的住他,却防不住其他人。

    莼倒下的一刻,红翼和龙野就冲了上去——杰西卡的异能目前已经对轻羽和顾南一无效,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保护云荆的安全。

    云荆此刻还陷在狂乱的情绪里不能自拔,而轻羽又何尝不是这样——那女人尽管看上去表情不多,反应也不那么激烈,可眉眼间的酸涩和痛苦却是切切实实的。

    她平日就是个不善表达的人,现在连表情都已经无法控制,足以说明她是何等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啧!”顾南一心烦意乱。这女人现在就跟失魂落魄的雕塑没有区别,更别说是迎敌战斗。

    龙野的一拳被顾南一挡下,而水芯拦住了从背后袭来的红翼。但顾南一知道,现在撤退才是上策,他们并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因为!

    顾南一的一双眼死死盯着云荆,深知那家伙才是最可怕的敌人: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顾南一对水芯说道,说着已经一把扛起了轻羽。与此同时,整个房间里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——不管是人还是东西,似乎除了空气,屋子里的一切全都软成了一团棉花!

    水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,上去就照着还被幻像所困的南风的鼻子打了一拳——

    “哎呦!”南风疼大叫,立马是如梦初醒,但还没搞清楚状况,水芯就是拉着他走了。

    顾南一的能力是海绵化,但他们可以灵活控制海绵的柔软程度。这的确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最可怕的是,他甚至还能大范围的使用这种能力!

    顾南一的异能竟然已经进化到这样的程度了?!

    杰西卡等人目瞪口呆,确实被顾南一的实力吓到。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,此刻竟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眼巴巴的看顾南一带一行人离开。

    可一行人里却没有莼。

    顾南一也对莼使用了能力,把他留在了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是以伊东剑做诱饵引我们来监狱吗?怎么现在又跟轻羽扯上了,而且他们还把左丘给杀了?”

    南风当真一头浆糊,他确实到现在也还没想明白。尤其是那个教授和轻羽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南风也知道这事情不能问,所以现在并没有提及。轻羽现在还是一副没有从冲击里缓过来的模样,顾南一一直背着她。

    在南风他们的印象里,轻羽一直都是个强大的女人,干练,毫无破绽,似乎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。

    如此脆弱的轻羽,南风和水芯都是第一次见到。而顾南一对此却并不意外,似乎在顾南一的眼里,轻羽和其他女子没有什么区别,没有异能者和佣兵的标签,她就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南风和水芯的看法。

    顾南一此刻的心情,只有顾南一自己知道——他的背上,那女人的身体一直在抖,而他的脖子上,有一滴滴的泪水在滑落。

    她最后的坚强,怕也只能不让自己哭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不用担心,我会站在你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不大,只有轻羽能够听见这份温柔。她并不想依靠谁,也不想向谁示弱,可这样的一句话,竟让她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时候,圈在顾南一身上的手,更紧了……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