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205:我就是要她死

    工装马甲,白銫运动鞋配牛仔裤。龙野这种路人甲的打扮,有时候看上去倒也算是抢眼了。

    至少和奇形怪状的杰西卡相比,脑子没毛病的人都原意去看龙野。

    杰西卡、龙野和红翼。这么一看,那教授的几个儿子也算齐了。只不过顾南一和莼那边似乎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照原定计划,顾南一这会儿应该是在跟教授谈判,并且拉上左丘这个告密者作为筹码。可左丘现在却死在了这里,而且他们还打算把这件事嫁祸给轻羽?

    【顾南一那个白痴,到底在干嘛】

    轻羽和水芯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骂了一句。本来那狐狸该是整个计划里最让人放心的,结果偏偏在他身上出了岔子,实在不气都难。

    现在轻羽和水芯三面被围,而且南风还在他们手里当人质,实在无法轻举妄动。更棘手的是,他们之前并没有跟红翼交过手,对他的实力一点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杰西卡加上龙野已经很难对付了,何况这红翼看上去就觉得实力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危机感已然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而轻羽和水芯越是紧张,红翼等人就越是轻松:

    “想必你们也应该明白过来了。伊东剑他们根本就不在这个监狱里。今天就是一个愿者上钩的小游戏,想让你们几个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们几个居然不惜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还真是受宠若惊啊。”水芯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杰西卡嗤笑:“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不过就是几只老鼠而已,你们还真是擅长把自己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父亲,我们才懒得搭理你们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父亲?

    杰西卡的话让轻羽沉了眸光,他们这次的计划果然出了什么问题,左丘不仅死在了监狱里面,而且看样子,顾南一肯定也没有见到他的那个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们父亲找我们做什么?不是应该去找顾南一吗。”轻羽试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杰西卡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嗤笑道:“老一是老一,你们是你们。上次在塔之城,你们烧了那房子,这笔帐,父亲可是一直都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杰西卡的话更让轻羽和水芯不解,轻羽烧的是自己家的屋子,这跟他们的父亲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一瞬间,有某个匪夷所思的猜测闪过两人的脑海,但这个想法太过可怕,让他们下意识的不敢去面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房间外的长廊上传来了脚步声——那声音十分沉稳,不急不躁,仿佛某种节拍敲打着轻羽和水芯的心。

    两人禁不住屏息,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了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,轻羽和水芯也越来越紧张。

    终于,脚步声停在了门口——

    那是个高瘦的男人,清俊且儒雅,哪怕穿着一身白大褂,也依然盖不住翩翩风度;

    他看上去不到三十岁,非常年轻,气质颇佳,然而却是一头年迈的灰白发銫。

    男人出现在门口的霎那,轻羽全身乃至灵魂都猛然抖了一抖:

    这人是?!

    这个人是……!

    轻羽的脑中一片空白,理智一片空白,这一刻就如忽然被人按下了大脑中的开关,成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也想不清楚空壳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教授?”水芯眯起眼睛,而那男人礼貌的微笑:

    “南一这些日子受你们照顾了,今天为了见你们,我已经恭候多时。”他边说边走了进来,气定神闲,同水芯和轻羽擦肩而过的时候,淡漠如秋的眼睛浅浅打量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让轻羽彷如被冰封一般的凝固——

    这个男人声音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“哥、哥哥?”轻羽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说了什么,她的身体早已不受理智的控制,此刻嘴巴自己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声怯弱的哥哥,声音比蚊子还小,可那男人还是清楚听见了。

    他站住了,就在刚刚同轻羽错身、背过去的瞬间。

    他站住了。

    此一刻,男人高瘦的背影就在轻羽面前——纯白的大褂,冷漠的背影——这画面实在太过熟悉,幼时的她的生活里面,这样的背影就是全部的生活;

    沉默的背影,不屑于看自己一眼的背影,甚至不愿和自己多说一句话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是了,就是这个背影,就是此刻在轻羽面前的这个男人的背影:

    “你没有死?”轻羽的嘴再次不受控制的说话了,这些话惊呆了所有的人,包括她自己,还有——

    刚刚赶到门外的顾南一和莼。

    场面仿若在瞬间定格,所有人都呆若雕塑,唯独云荆瞪大的眼睛在微微颤抖。千书吧

    杰西卡几个人从没见过父亲脸上出现过此刻这样的神情。他们的父亲,总是如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淡漠,那双眼中总是空乏的、混沌的,从不曾像现在这样充满了激烈的情绪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们都觉得父亲是没有人类感情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。

    父亲,原来也是有感情的?

    顾南一和莼愣在门口,那个角度只能看到云荆的侧脸,但这样的侧脸足以让他们惊愕。

    这样的侧脸也足以证实顾南一之前的那些猜测。

    而云荆的表情,轻羽和水芯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即便看不到,那怔住的背影却也足够向他们给出回答。

    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很久,可云荆始终不敢回头,仿佛身后的那个女人——刚刚说那些话的女人,比魔鬼还要可怕!

    “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很久之后,云荆终于鼓起了勇气回头,看着面前女人的眼中空乏且空洞,却透着尖锐,仿佛有杀意正藏在这样的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轻羽说不出话来,也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,心底甚至有一丝丝想要逃走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父亲小心!”杰西卡忽然冲到云荆和轻羽之间。这女佣兵可是危险人物,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做出什么事情,更何况现在顾南一和莼也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点,水芯想的和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水芯也上前了半步,把轻羽挡在身后。而这个举动让龙野和红翼都上到了前面——水芯的能力相当可怕,现场不会有人想被“死亡之吻”碰触到。

    莼似乎也想进来凑热闹,但却被顾南一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刚刚这样的位置变化中,只有轻羽和云荆不在状况之内。

    那两人还在对视着,似乎都想要把对方看个透彻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云荆就是个无域无求的怪人,他唯一在乎的东西只有他的基因实验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引起他的关注或者焦躁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莼,她就是你说的蛊惑南一的女人。”云荆的视线没有离开轻羽,他无法不去看那蒙面的脸上的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是那么熟悉,他的情绪几乎随时都会失控。只是旁人看不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云荆的问话有些突兀,顾南一这才知道,原来莼还跟父亲说过这样的话。然而最让顾南一惊讶的是,莼此刻竟不加思索脱口就答:

    “是的父亲,就是她!”

    莼现在的举动和反应彻底激怒了顾南一,顾南一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生气,回过神的时候,一个耳光已然重重甩到了莼的脸上——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耳光的响声太过惊人,所有人都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南一本该在公馆见到云荆或者左丘,但最后却不得不慌慌张张赶到这里,还在这里发现了左丘的尸体。

    左丘本该是他和父亲谈判的筹码,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顾南一不是不去想事情背后是否存在猫腻,顾南一只是不愿去揭穿,但现在确实是忍无可忍: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一件事,是不是你故意先杀了左丘。”顾南一咬的字字句句,看莼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陌生。

    莼有一瞬的寒心,更多的气恼,豁出去的大声吼道:“没错!就是我故意安排的!是我想把左丘的死转嫁到那个女人头上!”

    “南一哥哥,你看看你自己,你到底怎么了,你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?!”

    “你处处袒护这个女人,她到底有什么好的!我之前就已经看出来了,你根本就是不希望她和父亲见面。你害怕让她和父亲见面,所以坚持不让她去公馆,让她就在监狱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南一哥哥,我从小就和你在一起,你是看着我长大的,是你说我就是你亲弟弟。这些都是你说的。而你现在却因为一个这样莫名其妙的女人打我?!”

    莼字字句句都是愤恨和妒忌,每个字都如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,那眼神恨不得将轻羽和顾南一一起碎尸万段:

    “我就是讨厌她!不喜欢她!想让她死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让她跟父亲见面,我就偏要让他们见面!我不但要让他们见面,我还要让他们当着你的面杀了这个女人!免得到时候你们还要赖我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莼话还没说完,顾南一就又气愤的打了他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这个耳光完全不是顾南一想打的,是真的被气到了极致:“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以为我瞎?”

    “我一而再的容忍你,可你却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得寸进尺?”莼捂在脸颊上的手滑落下来,眼眶瞬间红了,“我就知道,总有一天你会为了这个女人和我决裂的。我早就看出来了,对你来说,这个不知道哪来的野女人比我这个弟弟更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