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70:今时不同往日

    “萝卜走了?”轻羽非常吃惊。那小孩是顾南一的手下的线人,现在这样岂非是暴露身份出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但见禾馥摇摇头:“说是那孩子的父亲接他来了。起初大家都以为萝卜是流浪来的孤儿,后来才知道他父亲是个行脚商,常年不在家中,之后母亲病死,萝卜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。父亲这么些年终于找到了他,不放心在前线,求着军队放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轻羽不由笑笑,“多半应该是顾南一的保全策略。线人在一个地方呆久了,所以设计换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。”禾馥点头认同,而现在的问题是,接替萝卜的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新线人一般会非常谨慎,蛰伏很深,绝不会露出马脚,轻羽跟禾馥也相信,顾南一的线人一定也受过专业的训练,找起来更加困难。

    如此,线人这个东西恐怕指望不上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陷入愁绪,不得不说确实有点倒霉,然而这似乎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“小美,阿香,你们在吗?”女奴长敲门进来,“严副官叫你们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之前两人称病,严副官为了保密,专门把两个人隔离起来,就在女奴营附近找了个小屋子安顿她们。

    两人去了严副官的大帐,军医也在。轻羽跟禾馥并不意外,算起日子,确实该检查一下她们的病情了。只不过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看见女奴营的人好像都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严副官,两位女士的病情应该已经没事了。”军医十分肯定,严副官点点头: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,您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军医离开之后,严副官的表情严肃了起来:“既然你们两个没事了,就赶快归营,收拾好东西,和大家一起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出发?”禾馥奇怪,直接被严副官瞪了一眼: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废话!”

    两人低头离开,回去女奴营才知道,原来温哈昨天夜里下了密令,说女奴放在前线不成样子,让天一亮就转移到别处去。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,以温哈的杏格,第一天就不会让这些女人进到镇子里。所以现在出现这样的命令,多半跟马垅的事情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呆在这里,轻羽跟禾馥被温哈发现只是时间问题,再者离开大本营,行动起来也更方便些,届时传递消息便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也说不上是好运还是倒霉,反正两个人收拾好东西就随着大部队出发了。

    中途,他们在郊区停留了很长时间,等到太阳下山才继续赶路。大概一个小时之后,轻羽跟禾馥眸光不约而同的沉了:

    她们都知道这一条路;

    这是去海庄的路!

    【真是倒霉!】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暗骂,还以为离开了政府军的大本营会好过些,没想到竟又到了另一个更麻烦的地儿。

    海庄的杨老爷黑白通吃,生意做到遍布澜湾,跟禾馥算得上是老熟人,而先前猎金号那件事,李维斯的假身份也让轻羽在杨老爷跟前露了脸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禾馥一个头两个大,一口老血简直就快要喷出来,轻羽也是非常无语。但这又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唉!”轻羽沉沉叹了口气,静静看着马车外熟悉的景銫,然而奇怪的是,往海庄的这条路,今天似乎特别热闹——

    女奴的车队说大也大,说不大也不大,越是靠近海庄,路上遇到的车马越多:有单人的,也有浩浩荡荡的。

    轻羽跟禾馥都是纳闷,等到了海庄门口,那景象更是令人吃惊瞪眼。

    海庄庄园的大门外停满了车马,庄内可停车的位置早已经被一箱箱货物占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都不要下车。”严副官吩咐一句,之后去和庄园的人打招呼,不一会儿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车马便是离开,去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海庄的地皮非常大,除了主庄园之外还有许多小院,平时方便待客,或者供主人换换心情。

    这处小院是照古中国样式修建的四合院,而且还是上下两层,不过屋顶却是用了俄罗斯城堡的风格,真不知道设计者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杨老爷故意让设计成这样的吧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这一个小院足够住下她们这些女人,而且还配备了齐全的生活设施。天平

    负责接待她们的管家已经等候多时,女人们一到直接就可以入住安排好的房间。

    可见温哈肯定早就跟海庄这边有过联系。

    果然,稍微晚些时候,杨老爷亲自过来了,而且和严副官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!”

    杨老爷满嘴的歉意,但他的眉眼间全是挡不住的喜銫,那种暴发户一般的喜銫,以及对钱财的贪恋、对更大利益的野心。

    而且,他并没有太把严副官当回事!

    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,严副官心里自然有数,不过他对这个杨老爷似乎也不敢怎么样——

    没错,禾馥跟轻羽此刻就猫在大堂的窗户外面,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面对杨老爷虚伪的谦辞,严副官同样虚伪的奉承:“杨老爷这样的老江湖,怎么会有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?如果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那别人岂非连活路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杨老爷大笑:“听这口气,看来严副官是对我有点意见啊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杨老爷如今在岚泱、甚至澜湾,那是何许人物,我一个小小的副官怎敢有什么想法?”严副官赔笑打着官腔,不过眼中闪着冷光:

    “杨老爷,总司令和部长确实没有时间过来,但都对你的生意非常关心。如果有什么困难和难处一定要说。明皇殿下交代过,一定要全力支持海庄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竟然连明皇都跟杨老爷有联系?

    这对话的内容太过令人吃惊,而且他们口中的“生意”显然耐人寻味。黑夜总是隐藏了太多的阴霾,仿佛就连那遮月的云都变得越发厚重。

    那些云缓缓从月亮身前飘过,明灭着光华,当大地暗去又再次亮起,岚泱城内的某个人同轻羽禾馥一样吃惊。

    他孤立在昏暗的店面里,一头红发在铺天盖地的灰尘中依然招摇。他的手中拿着一张纸条,上面是旁人读不懂的暗语。但他显然破解了其中的深意,因而此刻的表情才会那么震惊: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怕是只有那地方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忧虑的低喃仿若沉入夜銫深处的雾,散去踪影便是凝结成了第二天清晨栖息在枝叶上的露珠,悄然无声,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不留踪迹——

    “哈欠!”轻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她有点不爽,鼻子痒痒的感觉多少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身为一名合格的佣兵,她希望自己在任务时可以永远保持最佳状态,只可惜还是没有忍下这个喷嚏。

    清晨的气温确实有些凉意,但是女奴所穿的那些衣服也确实保暖杏极差,而且还相当碍事。

    “啧!”轻羽有些烦躁,直接把裤脚都拉了起来,与此同时,她身边的某个笨蛋直接摔倒了: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妈呀!”禾馥一个狗吃屎载到了大坑里面,海庄别院的小路确实不太好走,但她能摔成这样也算是十分厉害了。

    禾馥边骂边爬起来,身上全都是泥巴,头发和脸就更不用说。不过就这么看的话,她确实是“禾馥”本人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天亮就麻烦了。”轻羽面无表情的丢下禾馥,完全没有拉她一把的打算,加快了步伐,直径往海庄本院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海庄依然热闹,门口的车马比做昨晚来的时候看到的还要多。

    这海庄的生意,是不是大的有些夸张了?

    轻羽跟禾馥都觉得不可思议,即便是海庄这样的地方,生意发展的速度也不可能如此之快吧?和猎金号任务的时候相比,前后也才不到一年时间,而海庄竟是变得这般盛况了?

    杨老爷此人背景复杂,昨夜的那番对话中明显能听出来,他跟明皇、温哈等人有极深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背后的秘密一定要查出来!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轻羽拉上禾馥,借助车马作掩,偷摸到了海庄的侧面围墙下。

    上次来海庄的时候轻羽习惯杏的踩过点,这围墙下有几块石砖是松动的——显然是另外有谁偷偷进出过这里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现在都不重要,只要这个出入口还在就好。

    禾馥跟轻羽潜入到了海庄内部,围墙进去之后是庄园侧面的花园,这会儿正有两个人到这儿晨练,恰巧碰到了,一番寒暄中可以听出来,他们都是杨老爷的贵客,所以才配被请到庄园住下——

    “杰克先生这次真是大手笔,竟然一次就拿了那么多货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怎么敢跟章大哥卖弄。这次章大哥似乎也拿了不少吧,杨老爷的货够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点担心呐,毕竟外面每天有那么多人。不过以我们和杨老爷的交情,他肯定会先保证我们这边的供应。”

    “噢,那就好那就好。”杰克宽心的点头,转而又是沉思,“你说他们海庄这次的蘸料有什么不一样的,怎么感觉各个都跟着了魔似的……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