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57:可怜的李维斯

    梓萝的夜风充满草木的潮湿,可这本该代表安静的气息里,今夜却是尽是危机和血腥——

    “快趴下!”

    水芯大喊的一刻,身边已经炸出了成片的惨叫,许多警察都被突如其来的攻击重伤——那是忽然从天而降的风刃!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水芯大喊的时候就已经奋力跳开,但他并没有就此脱险。

    他能听见激烈的风声,这些风,每一丝都如刀子一般尖锐。

    这些断然是风刃没有错,而可怕的是,施展能力的人却不止一个!

    避开刚刚一击之后,水芯发现自己跳入了另一个包围圈中。本是想阻止这些警察去支援故居那边,没想自己倒是先被埋伏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围住水芯的有十几个人,他们都穿着特情部的制服,无疑是特战兵。

    然而诡异的是,他们的能力好像全部都是风刃!

    “水芯?!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空中传来了轻羽的呼声,抬头看去,巨大的猛虎正往这边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水芯大惊:“别过来,快走!”

    然而一切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自然系的能力常见也罕见。常见是因为具备这类能力的人并不算少,罕见是因为能力可以用于战斗的情况非常难得——这类能力者大多只能聚集几片云雨或者唤起几丝微风,只有极少数人可以达到当作武器的程度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即便是同种类的异能,世上也不会出现完全相同的两个能力。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——这里有十几个几乎能力都相同的异能者!

    风系异能的威力是相当可怕的,这一点,和匿影交手过的轻羽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的力量都不如匿影那么强,可也算得上中等。十几个这样的人集结在一起,那将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!

    咻咻咻——

    漫天的狂刃宛如海啸一般,瞬间让轻羽产生了和匿影决战时候的错觉: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冲过去!”

    轻羽咬紧牙关,即便这阵势对猛虎姿态的南风来说极其不利,但如果不快点离开,之后就更走不了了!

    “水芯!”

    钢铁化让猛虎变得非常坚硬,也几乎扛下了所有的攻击。猛虎冲向水芯,同时水芯也跳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砰砰砰砰!

    轻羽立于虎背之上,银亮的无赦一次打光了一条弹夹——子弹瞄准了那些异能者,为了防御,他们不得不将风刃用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如此,风刃的攻击减少了大半,水芯也成功跳上了虎背。

    水芯身上已被风刃伤到多处,但同轻羽汇合之后,意味着再也不会有被斩断的生命危险,只不过风刃的冲击还是很疼的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水芯深知情况艰险,此地不宜久留。面对风刃的追击,猛虎横扫出一道劲风反击,而劲风之后还有轻羽的子弹。

    这一击,至少能伤对方一半人!

    却万万没有想到,此时从风刃小队身后又跳出了一批人。那批人各个身披龙鳞,将轻羽跟南风的攻击全数挡下:

    “什?!”

    轻羽震惊万分,龙鳞这玩意她再熟悉不过,前不久她才刚刚和龙野正面打过。

    比起风刃,龙鳞这种异能该是更为少见的,现在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异能者?

    虽然那些龙鳞看上去跟龙野的有些差别,但这并不能解释如此诡异的一切!

    “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治安所的长官指着狂奔远离的猛虎,两个异能小队立刻化整为零,风刃和龙鳞搭档组合,分成若干小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今晚的塔之城很不太平,喧嚣和噪杂吵醒了大部分熟睡的居民,甚至到了第二天,依然有许多人不敢出门。

    治安所和特情部前前后后忙碌了一夜,依然是追丢了那只大老虎。而云荆故居虽然房屋结构没事,可里面的东西全已经在大火中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?我们真的是怎么也想不到呀!”27KK

    治安所所长的办公室里,一个老头正抱头对着所长喊着。和老头一起来还有几个人,他们都穿着清一銫的白大褂。

    没错。他们都是医科院的干部,而老头更是医科院的院长本尊。

    听院长叫的这么无辜,治安所所长严肃的说道:“确实没错,DNA的比对刚刚中午的时候就已经出来了,被烧死在地下室里的人确实就是安东尼。”

    “安东尼很多年前就已经被医科院辞退了,那之后我们也没了他的消息。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,该不会让我们负责吧?”一个中年人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所长笑笑:“也不是让你们负责,就是走个程序,需要传你们过来问个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听所长这么说,院长立刻就宽了心,想起安东尼的名字又不觉惋惜和悲叹:

    “真是没有想到,安东尼妒忌了云荆一辈子,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,还找佣兵帮忙,烧他们的房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在所长办公室里说的话,在隔壁房间的收音器中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云荆安静的坐在沙发上,脸銫依然淡漠,似乎昨夜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梦,似乎已经对此漠不关心了。

    而在云荆的身边,正是梓萝辖域的领主本人。

    云荆身份特殊,三皇有过密令,知情者绝不能泄漏出去。领主亲自过来也是为了给他打掩护,否则现在又怎么可能堂而皇之的坐在隔壁偷听?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听到一半,云荆起身离开,那样子根本也没把梓萝的领主当回事。否则怎么会像这样连招呼都不打一个。

    杰西卡和龙野只得替“父亲”擦屁股,和领主道别之后才跟上已经进了马车的云荆。

    “父亲已经见过那两个守屋的异能者了么?”龙野问道。

    云荆的态度依旧冷清,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恨:“那两个人说,他们认识那个女的。那女人,似乎是禾馥手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禾馥?”杰西卡十分吃惊,翘着兰花指拈着自己鬓角的头发:

    “蓝匣子的事情,禾馥就没有办好,老一又投靠了她,现在她的人又出现在塔之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,会不会这一切都是老一布的局,他想报复我们?”杰西卡十分认真,龙野也有同感。

    而云荆沉默了许久:“不管是不是报复,南一跟禾馥现在都是我们的敌人。看来岚泱那个地方,誓必会很热闹……”

    云荆故居之事在塔之城闹的沸沸扬扬,出于各方考量,警方最终以死在地下室的安东尼作为凶手结案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。轻羽当时离开的时候留下安东尼,也正是这样打算的——只有这样结案,才能把舆论的风波压到最低。

    只不过唯一失算的是,那时候被眼镜男撞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“嗜血鸳鸯”的通缉令又贴的满城都是,而李维斯的罪状又多了一条:纵火犯安东尼的帮凶。

    对于“嗜血鸳鸯”这个头衔,轻羽每次听到都想吐血,原本并没有任何意义的假名——李维斯,现在也是让轻羽想到就觉得头大。

    “轻羽,你可把帽子戴好了,你现在真的是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走在塔之城的大街上,南风为她操碎了心。轻羽真的很崩溃,但只能听南风的话,更拉低了帽子,把脸缩在高高的围脖里面。

    遇到有人投来异样眼神的时候,轻羽还得咳嗽几声,表示自己穿这么多,全是因为有病在身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们直接逃出了城去,本想在城外躲几天避避风头,却没想到回来之后风声更紧。

    说到底,“嗜血鸳鸯”这件事全是顾南一那狐狸给害的。早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,当时轻羽打死也不会跑出说他是自己丈夫!

    轻羽带着一肚子火,沿途走过热闹和喧嚣,几人很快便是到了一处萧条的伐木场。伐木场的工头上来接待了他们:

    “开工还是找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要三根木头。”水芯对上暗号之后给了五轻铢作为小费,工头就带他们去了后面的仓库。仓库下有条密道,直通地下的黑市。

    梓萝的黑市是五大辖域中藏的最深的,也是最黑暗的。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内脏买卖市场,也是各种违禁药物的流通地,还是活人实验体的储备库——只要你出钱,就能替你弄来满意的人体白鼠。

    梓萝明面上是医学圣地,是救死扶伤、为人类谋福之处,而背后的阴影却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梓萝的黑市据说有五到八个不同位置的据点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转换地方,政府永远也不会找到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。许多时候,政府也是需要黑市这种存在的。世上有光就有影,光明和黑暗都不可能独立存在。

    轻羽几个在黑市中至少瞧见了两个政府官员,其中有些来自于其他辖域——或是为药,或是为了情报,每个来黑市的人都有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轻羽他们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安东尼死了,苏樱的线索也就断了。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找靠谱的情报屋弄到安东尼的消息。

    道上混了这么多年,梓萝谁的情报最可靠,他们心里还是知道的——

    走到黑市的尽头,再拐个弯,就能看到一座极具艺术感的奇特建筑……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