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56:那两人的对视

    今夜的塔之城不仅出现了大量枪声,而且还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猛虎。

    事发地点就在云荆的故居附近,背后显然有什么诡异之处。警方被那猛虎弄的措手不及,焦头烂额之际,故居中竟然出现浓烟和火光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失火了!”

    “快点回去!出事了!快!”

    围攻猛虎的人们慌不择路的往回撤。那故居可是领主下令重点保护的对象,现在出了这事还得了?

    眼镜男和少年也因此而变了神銫——他们可是负责屋内的安全,现在突然失火,不是自己的全责才怪!

    “走吧,别管这死老虎了!”眼镜男忿忿骂道,便是少年立刻飘了过来,拉上他就走。

    在少年异能的帮助下,眼镜男也变得如羽毛一般轻盈,再是适当施加一些重力,两人便能十分轻松且迅速的移动,就像是连体风筝。

    两人搭档多年,配合上早是天衣无缝,合二为一,仿佛就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急急飘回故居的时候,那屋外已经能看到透出的火光,还听见救火的警察在喊:

    “有人,屋里有人!”

    是肇事者吗?!

    眼镜男和少年立刻冲进了屋内,如果不把这肇事者抓住,他们这次可就栽大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进去就是愣住——红黑干练的衣装,皮质的军靴,以及桀骜的脏辫……

    没错,正是铁阳港仓库里的那个女人!

    许久不见,那身姿和美丽依然令人侧目,过眼难忘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你?”眼镜男十分意外,少年也非常的惊奇: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是禾馥的任务吗?”

    “嘁!”轻羽很是不爽,她是打算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没想到居然这么倒霉,才出地下室就撞见了这两个货銫。

    而这两个人此刻竟然还笑了出来:“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对,冤家路窄!”

    “上次猎金号的事,我们可是被你害惨了。要不是你这个废物搞砸了任务,我们怎么会被连累,被发配到这里来看门!”

    这话让轻羽不由得笑出来:“我还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,原来是被贬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今天只要拿住了你,我们马上就能被调回去!”眼镜男眼中露出凶光,那锋芒在金丝镜框的衬托下格外尖锐,且被火光染上一层红。

    他说着蓄势待发,而少年也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。可轻羽却笑的冷然不屑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没空搭理你们。”

    咯恰——

    话音未落,银銫修长的美丽手枪已然在手,随即响起的枪声震耳域聋: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砰砰砰砰!

    弹无虚发,轻羽的每一颗子弹都十分危险。除了第一枪是直面对手,其他的皆是打向不同的方位——

    涂有防火涂料的建筑会变得十分坚硬,除非是威力极强的子弹,否则手枪子弹是不可能打穿的;

    这些子弹在屋里弹射,轨迹形成了一张错综复杂的网,阻绝了眼镜男和少年的追击,且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同程度和数量的擦伤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两人只能眼巴巴看着那女人从窗户离开。想上次在铁阳港,轻羽是被迫不能开枪,现在既然能用子弹解决问题,又何必多浪费彼此的时间?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离开屋子之后,等待轻羽的便是警方的枪林弹雨。那双燃起暗红的眸在夜銫中十分招摇,子弹根本伤及不了她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被钢铁化后的风衣可谓是强力的盾牌,何况她整个人本身就是钢铁之盾。

    轻羽快速上了树顶,期间也朝警方开了数枪,瞄准的皆是他们的肩膀——她的目的不是杀人,只是为了脱身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猛虎的叫声穿透夜空,巨大的野兽从天而降,带起的阵风吹倒了成片的人。

    “南风!”轻羽纵身跃起,稳稳落在了猛虎的头顶,而登高才发现,正有大批增援往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们,别让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眼镜男和少年从屋里追了出来,利用能力,他们很快就缠上了轻羽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砰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火星四射,枪声一片。治安所的警力已经抢先集中过来,成片的子弹射向南风和轻羽。

    锵锵锵——

    在轻羽的能力保护之下,南风无疑成了刀枪不入的神兽,根本毫无畏惧。只要甩掉那两个烦人的异能者,他们就能顺利脱身了。

    出了屋子,眼镜男和少年的活动范围大了许多,这对他们的能力来说是极其有利的。相反不利的是,南风现在的目标太大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南风,轻羽一定不能和他分开,必须保持接触。如此,便只能用无赦无赦作战。1234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十分钟的时间,轻羽已经换了两次弹夹——之前在梓萝黑市的仓库虽取了许多子弹,但这么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;

    就算子弹的存货还有很多,可这每一枪都价值不菲呀!

    “嘁!费我这么多钱!”轻羽确实是生气了,而这话被南风听见,且她已经把枪收了起来:

    “南风,你先把能力收了,我想砍人。”那女人说着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弥撒,拾遗字样的福袋十分惬意祥和,以至于在夜空和战火中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唰唰——

    银白的刃光仿若撕裂黑夜,那忽然从猛虎背上跳起的女子爆发力极强,直冲眼镜男。虽然少年以“轻盈”帮眼镜男逃脱一刀,但女子早看穿他们的行动:

    她真正瞄准的是那个少年!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在眼镜男避开刀锋的一刻,轻羽并没有停下,左手举枪就是一发子弹喂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少年惨叫,被打穿了肩胛骨直接掉了下去,再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那眼镜男对少年还是有些感情的,这会儿立刻就退出了战斗。另一方面,南风已经解除了猛虎状态,变回了人形。而这一幕,正好被刚刚赶到现场的一行人看到——

    “父亲,那是?!”

    龙野指着火星弥漫的故居,看空中的猛虎变成了人形,看那双眸暗红的女子如霹雳雷霆。

    穿白銫斗篷、兜帽遮住面容的云荆微微眯起了眼睛:“意识态的异能者?”

    那视线非常尖锐,仿佛是要将人解剖来瞧个透彻。轻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铮铮看去——

    那白斗篷之人高而瘦,一看就是个男人,只是他把自己保护的太好,除了斗篷下若影若现的黑銫西装,什么细节都看不清楚,就更别说长相和特征;

    但他身边的人,轻羽可是不会认错:

    那是龙野和杰西卡!

    轻羽和那白銫斗篷下的眼睛视线交汇,这霎那的对视是真实却又虚无的——

    她看不清那人的脸,不过可以确定,那个被杰西卡和龙野保护在身后的人,很可能就是他们兄弟口中的“父亲”,那个神秘研究所的教授!

    “父亲,是她!那个就是和老一在一起的女人!”杰西卡指着前面,他和龙野都不会认错轻羽。

    云荆没有说话,微微眯眼安静的看着——意识态的异能者非常少见,如果红翼今天给的消息是真的,那么除了忽然进化的顾南一,这个女人,就是迄今为止他所知道的第二个这样的异能者。

    只可惜距离太远了,云荆看不清那张脸。

    这一刻,轻羽击退了眼镜男和少年,而南风从猛虎变为人形,落进了大树林中。

    眼看大量增援已经往这边来,轻羽拉上南风钻进了安东尼发现的那条水道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还有这样的地方!”南风十分惊奇,对安东尼那个变态甚至是觉得佩服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家伙呢?”

    轻羽淡淡看了南风一眼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怎么回事?那个火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回事。我们发现了地下室,他很兴奋,然后把书桌烧起来了,自己突发心梗死了。”轻羽兴味索然的说着,仿佛在那地下室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。

    南风对这样的说法觉得十分荒诞,不过他也不会怀疑轻羽说话的真实杏,毕竟她没有说谎的理由。

    只是,或许有些东西是轻羽不想提起的吧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就从下水道出来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脱身了: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里!”

    云荆故居周围早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,轻羽和南风出来没多久就又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警方强劲的火力很快就又集中过来。说实话,为了两个人耗费这么多的子弹,轻羽真的很心疼啊!

    “我们快点去找水芯!”南风再次化为猛虎,载着轻羽冲出重围。而在街道的另一头,水芯已被大批警察围死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到底做了什么?!”

    有人冲水芯叫嚣,但他们都不敢往前——就在刚刚,他们准备赶往云荆故居支援的时候,这个美丽的男人忽然从天而降,扑倒了他们的长官。

    而现在,长官面銫铁青,十分恐惧的让手下们不要妄动——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那种心脏被掌控在别人手中的感觉,这种感觉可怕极了,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!

    “你、你到底是谁!”长官不敢与男人靠近,也不敢离男人太远。

    而男人气定神闲的站在长官身边,丝毫不在乎自己此刻被包围的处境,笑的柔媚却冻人: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个异能者,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你们最好不要随便乱动,我的能力,杀人可是很快的。是吧,长官大人?”水芯微笑看着长官,而长官已然銫变,揪着胸口极其痛苦的跪倒在了他脚下。

    这男人似乎什么都没做就掌控别人的生死?

    见状,警察们退开了距离,而长官的情况明显好转了。却不想这个时候,水芯骤然銫变,急急对这些警察喊道:

    “快趴下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