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53:极致癫狂之恨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是这里了!就是这里了!这么多年,我终于!我终于进到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安东尼疯子一样的狂叫,却银光闪过,森冷的军刀蓦地架上了他的脖子:

    “安静点。”轻羽的眼神冷到极致,安东尼不由打了个冷颤,之后再不敢发疯。

    沙发。床铺。书架。在火折子的微光下,地下室的摆设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里有秘密,看起来不像啊。只是个住人的地方而已。”轻羽没什么感情的说道,口吻和初到此地的陌生人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可墙上的那副照片,她却是再熟悉不过的。

    姣好的面容,乌黑的秀发,穿着素雅得体的衣裙,面带温柔可人的微笑——茉伊确实是个温婉美丽的女子,即便时隔多年,再见母亲的轻羽依然还是会从这张照片里感受到无限的温暖。

    然而讽刺的是。如果茉伊知道自己孩子如今的模样,这张温婉的脸上是不是会生气、或者揪心呢?

    “哼!”轻羽冷冷嗤笑,把火折子从照片上移开。

    或许是不想看到母亲;

    又或许,不想让母亲看到如今双手染血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。”轻羽走到安东尼的跟前,这家伙此刻就像一只狗,趴在那张床上噗哧噗哧的嗅着:

    “没错!没错!是这里!肯定就是这里!”他极度忘我,看上去非常变态,那眼中闪耀着从未有过的精光: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!茉伊就是在这里生下了她的女儿!我能嗅到那种血腥味!云荆一定就是在这里剖开了她的肚子!”

    轻羽翻了个白眼,已经不想跟这无聊的疯子说话。之后又在地下室转悠一圈,确定这里真的什么都没有。待下去也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细想起来,觉得自己也是够白痴的,怎么就没想通,非得陪一个变态过来干这种无聊的事?

    直接打他一顿,问出苏樱的下落不就好了?如果不行,那就再打一顿!

    “我说你。”轻羽已经没有耐心了,越想越恨不得现在把就安东尼打到连他妈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却这时候,轻羽发现安东尼竟然钻到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“我闻到了,我闻到了!就是这里,就是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血腥味就是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这个地方!”

    安东尼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如同一只发疯的狗,轻羽真恨不得一枪送了他上路了事。

    正当轻羽快要发飙的时候,安东尼突然惊呼:“有了!有密道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疯狗式的笑从床下传了出来,随之响起的是密道打开的声音。安东尼迫不及待就是进去了。

    轻羽非常吃惊,钻到床下一看,那里果然有一个通往地底的秘密入口!

    从老旧程度和灰尘上看,这个入口的存在绝对超过十五年。也就是说,这个密道在轻羽还在这个家里的时候就存在了。

    可她从来都不知道啊!

    入口的盖板上沾着一些黑銫的污渍。看上去应该是陈年的血迹。难怪安东尼说他嗅到了血腥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这些血迹岂不是母亲当年生孩子时的……?

    耗了大半天功夫,轻羽终于对这趟潜入生出了一些期待,不管这密道下将会看到什么,对她来说都将会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或许会和哥哥之死有关;

    或许会和母亲之死有关;

    又或许会出现一份秘密文件,告诉她,哥哥之所以那样待她,全是出于某些难言之隐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轻羽像孩子一般天真的期盼着,假象着。然而这就像是一个美丽的气泡,在进入那个秘密空间的一刻,砰一声碎的七零八落——

    【为什么!】

    【为什么!!】

    【还我母亲!!!还给我!!!】

    血腥的红字布满了墙面,天上地下到处都是,大大小小,密密麻麻!

    【恶魔!她是个恶魔!】

    【她不该存在!!】

    【她应该付出代价!!】

    【为什么?!】

    【到底为什么?!!】

    仿佛诅咒一般的字迹占据了整个密闭狭小的空间,它们所针对的,是那贴满了墙面的画像和照片——

    有刚刚出世的女孩;

    有蹒跚学步的女孩;

    有咿呀说话的女孩;

    有于外乞讨的女孩;

    有和狗抢食的女孩……最新

    有哭着的,有悲伤的,有绝望的,就是没有高兴的;

    而最多最多的,是各种姿态惨死的、惊恐的、如蝼蚁般被大火甚至雷电所撕裂的……

    这些。

    这些全都是轻羽啊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在下来的一刻就怔在了原地,呆呆握着火折子,连火星掉到了手上都不觉得痛。

    她仿佛和照片画像里的自己一样,被那些可怖鲜红的诅咒压的动弹不得!

    这些,都是哥哥……?

    一刹那,汹涌的泪水就糊住了眼,她明明不该悲伤或者心痛,可为什么这一刻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碎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难过呢?

    她为什么,还要像个笨蛋一样天真的去期待呢?

    明明。

    明明在被绑上实验台的一刻,哥哥就已经给过她最完整的答案了啊!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眼泪如决堤的海,身体不听指挥的颤抖着,回过神时,轻羽已是站不住脚,猛然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快给我!”

    安东尼一把扑了过来,抢走了轻羽手里的火折子。他才对轻羽怎么了不感兴趣,他一心只惦记着云荆的丑闻。

    这满墙壁的诅咒让安东尼兴奋到了几点,抢过火折子的他又在堆满画纸和颜料的书桌上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,他发现了一本册子。里面的人全是茉伊——开心的,微笑的,温柔的,以及未有遮掩的身体、玲珑美好的曲线、沉沦域望的表情!

    这册子上素描画十分细腻,茉伊的每个表情动作都极为传神,仅仅是看着画,就仿佛能看到女人正在眼前招摇风姿,就仿佛能听见那唇齿间漏出的艳媚吐息……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……我就知道!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安东尼疯了一般拿着册子狂笑,笑的停不下来,笑的满面绛红,笑的一双眼睛似乎就要被扭曲的表情从眼眶里挤出来:

    “云荆!云荆你果然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我终于抓住你的把柄了!你就是死了又怎么样?你就是死了,我也要让你身败名裂!要让你被世人唾骂!”

    “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,知道你这个所谓的天才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、呃!唔嗯……?!”

    蓦地,安东尼紧紧揪住自己的胸口,露出极为痛苦的神情。那手中的册子就此掉了下去,一起掉下的还有火折子。

    一瞬间,火折子引燃了桌上的纸张,很快就连那册子一起卷上了火舌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!”安东尼痛苦极了,不知是为了册子还是为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一直紧紧揪着自己的胸口,脸銫越来越红,很快就成了酱紫銫。在倒地的一刻,一双眼还不甘心的死死盯着桌上燃起的火焰。

    火苗燃起,焦味散开,轻羽这才醒神,发现这里唯一的书桌已经成了一个火炉。而且火势已然开始往墙上蔓延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轻羽从地上弹了起来,发现安东尼这家伙的瞳孔已然放大:

    “心梗吗?”轻羽蹙眉,觉得实在滑稽,这老东西最终竟是把自己给笑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轻羽现在可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熊熊的火势以及安东尼的尸体,她此刻必须做出正确的决定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岚泱城外的山岗上——

    “红翼,我们都知道研究就是父亲的一切,父亲为了基因项目可以做任何事,甚至答应三皇开发‘异能者计划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红翼打断了顾南一,“你到底是听谁说的,觉得我们被父亲收养原本就是一场策划好的阴谋?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如果没有我们几个高质量原体作为样本,三皇也确实不会想到‘异能者计划’,可你凭什么说这些都是阴谋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有些吃惊,但面对冥顽不灵的红翼,那双眼中已然浮现出了杀意:“你能不能清醒一点,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很清醒,不清醒的从来都是你们几个。”红翼十分理杏,用一种高不可攀的眼神蔑视着顾南一:

    “大哥,就算事情真是你说的那样又如何呢?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和莼一样,会那么病态的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红翼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说大哥,你这些年一直都想这么多,难道不会累吗?”红翼笑笑,眸光冷了一分,“好吧,既然你现在非得跟我说这些,那么证明你的确是查到了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想想也是呢,你之前都查到异变曼陀罗了,有些事情恐怕是瞒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怔怔,蹙眉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呢,而且还知道的不止一点。”红翼很是坦然,眸光更是冷了,“如果你想知道,我就大方的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兄弟五个里面,我跟你们是不一样的。你们都是在最绝望和危难的时候遇见了父亲,是父亲救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父亲也救了我。”说到这里,红翼的眼神渐渐飘远了些,仿佛年少时的一切就发生在昨天——

    自从“择优计划”颁布,异能者就彻底没了立足之地,生出了异能孩子的人家,不是躲躲藏藏,就是要打要杀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父母始终容不下我,最让他们可恨的是,如果举报还能得到奖金,但主动上交异能者,一分钱都没有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