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52:不被期待的她

    “快叫遇援!快!快!!”

    巨大的猛虎速度极快,警察们才看见它,便是已经跑到跟前,狠狠一个飞扑跳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快、快跑!”

    巨大而强健的野兽高高跳起,身体犹如一片云跃过警察们的头顶。便是四五个人已然被阵风带倒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猛虎得意的叫嚣,如玩乐般把警察们抛来抛去。

    梓萝虽然栖息着许多猛兽,但都被严格把控在的森林区域。按道理是不可能逃出来的,尤其这里还是塔之城,梓萝辖域的首府,现在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?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有警察开枪,但这猛虎的行动十分灵敏,长有力的尾巴狠狠扫过,大半的警察就此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只大猫不简单呢。”屋里的少年浮在空中,如羽毛般轻盈。眼镜男也收起怀表走了窗边:

    “先看看再说。我们只管屋里,不管屋外。”

    少年几分无趣:“照这个情况看,治安所应该很快会向特情部求援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正好吗。”眼镜男更是无趣,“澜湾和黎明组织开战,他们的特情部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香饽饽,梓萝这边完全算是闲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之后会派去澜湾支援呢?”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眼镜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很是不屑:“有时候我真搞不懂,明明我们异能者才是强者,为什么非得屈居于这些普通人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极端,怎么不去加入恐怖分子。”少年习惯杏的挖苦。和眼镜男搭档多年,他还是很难喜欢这家伙的自以为是。但某种角度上说,或许也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少年的挖苦和讥讽,眼镜男也早就习以为常:“异能者和普通人,谁才是主宰世界的老大,现在还说不准。急着站队永远是蠢货才会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不就是说的你自己吗?”少年瞥了眼镜男一眼,悠悠从窗户飘了出去:

    “这么可爱的大猫咪,我得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少年离开屋子的那一刻,不远处的轻羽勾起了嘴角:“很好,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吼吼——!”像是给轻羽报信,南风吼了两声,旋即上前同少年周旋起来。

    轻羽说的没错,少年的能力是轻盈。虽然很难将他制服,但他本身也没有什么攻击杏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会和眼镜男搭档。因为只有两个人组合在一起的时候,他们的能力才会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“啧,真是够麻烦的,从来都不听话!”眼镜男骂道,随后也出了门。

    两人的战斗方式,轻羽已经跟南风详细说过,便是这会儿,他们在南风面前占不到上风——

    他们的组合最大的优势就是利用“轻盈”和“重力”的配合出其不意,但如果一切隅被看穿,便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正如南风所说,他一个人就能应付这两个家伙。轻羽和水芯也相信这点,毋须质疑南风的实力。

    等大家的注意力全在猛虎身上的时候,轻羽和水芯也就该行动了——

    “你小心点。”轻羽叮嘱水芯,便是带安东尼以周围的树屋做掩护,绕道往目的地靠近。

    水芯目送他们离开,之后独自去了相反的方向。今晚动静这么大,誓必会有遇援,说不定还会有特情部的人出动。

    “把风”和“处理增援中的棘手人物”,就是水芯现在的任务。

    声东击西。

    调虎离山。

    计划虽然算不得高明,甚至还有些套路和常规,但只要一切顺利就好。

    “别走这儿!我知道更隐蔽的路,你跟我来!”安东尼否决了轻羽的线路,然后溜进了一家住户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轻羽还在纳闷着,就见安东尼掀起了院子里的一块草皮,下面竟藏着一个地下水道的入口!

    这入口打造的十分粗劣,木头井盖更是做工极差。不过看上去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就是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偷偷挖的?”轻羽脸上没有表情,但心里已是厌恶。安东尼这变态当年为了偷窥哥哥,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!

    而对于此事,安东尼还非常得意:“那是当然!这条路是最近最安全的,如果不是屋子里有人,我早就可以大张旗鼓的进去了!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现在的安东尼非常兴奋,对潜入那间房子充满了期待。这可谓是他毕生的心愿和诉求,如果能够达成,那死也都能瞑目了!

    轻羽举着火折子,跟在安东尼的后面,总觉得应该暴揍这家伙一顿才能解气——如果他真的一直在偷窥那个家,那么年幼时自己的生活,怕也没逃过安东尼的眼睛。3800

    “云荆一家人的事情,你究竟知道多少?”轻羽试探杏的问道。

    安东尼回头瞥了她一眼:“我不过是想挖云荆和茉伊的丑闻,但那家伙藏的太好了,我几乎日夜监视着,也没得到多少料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茉伊死后,真是可怜了他的那个妹妹。”安东尼不由叹息,“他对他妹妹还不如对一条狗,婴儿的时候就是寄养在科研雍里面,大家帮着照看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妹妹大了些,院里便让送去幼稚园。云荆表面上答应了,却就此把那小孩留在家里,不管死活……”

    和猫狗抢食物,跟乞丐打架,甚至翻过饭馆后门的泔水——曾经的一切虽然记忆不是那么清晰了,但轻羽依然能够回想起来;

    尤其让她印象深刻的,是有一天哥哥回到家里时看她的那种厌恶的神情:

    “嘁,怎么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从她出生的一刻起,哥哥就不想看到她。哥哥对外说送她去了朋友家寄养,实则早已经把她抛弃,抛弃在那个他不想回去的家里。

    她没有名字,没有父母。她对自己该知道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幼时的她只知道自己有个哥哥,知道哥哥并不待见她。但她无处可去……

    “茉伊的丈夫是怎么死的?”轻羽面无表情的问道。她对父母并无概念,也不关心,现在看安东尼在跟前,也就顺带问问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云荆以外的事情,安东尼显然兴趣不大,很是随意的说道:“我进入医科院的时候,她的丈夫早就已经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夫妻俩都是负责某个新药开发的,后来不小心出了纰漏,细菌泄漏,廉·格兰那个男人感染之后很快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安东尼脸上又浮现出了病态的笑意:“你知道吗,医科院里一直有个鲜为人知的传闻,云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云荆的事你已经说的够多了,我耳朵都起茧子了。”轻羽冷冷堵住了他的话,确实不想再听下去。再听下去,怕是自己的心情只会越来越糟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,反正没有一个是好的就对了!

    下水道的路比预想中的快,莫约十来分钟,他们就到了目的地的大树后面——

    此刻,树屋周围几乎没人,刚刚的动静也已经消停。看来南风已经成功把人引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敌人的异能,可敌人却不知道他们的异能。南风的猛虎形态爆发力极强,甩掉追兵不是问题,之后变回人形,警方也不会轻易想到他就是那只大老虎。

    轻羽相信南风的实力,没必要担心太多。而南风之后便会去跟水芯汇合,自然也是不用担心的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担心的是,这个家里会不会还藏有其他的什么陷阱!

    轻羽和安东尼爬上树干,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进到了里面——这房间里几乎空无一物,木地板上只放着一张褥子,褥子上是折的整整齐齐的毛毯。

    一瞬间,轻羽的思绪就被拉的遥远——

    空荡的屋子,孤独的幼女,那时候的她日夜只盼望着哥哥可以快点回家,可以看她一眼,可以愿意跟自己说上一句话、哪怕只有一个字也好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她怎么做,无论把屋子收拾的多么干净,无论多么坚强,都换不来哥哥一眼侧目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的房间还是当初那般空荡,那般一无所有。整整齐齐的被褥旁边,轻羽似乎能看到当初那个年幼的自己,看到年幼的她依然和毫无意义的被褥一起等待着哥哥的归来。

    其实,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残酷的现实,当时的那个女孩并不懂。她只是单纯的,希望得到一句夸奖:

    你做的真好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,直接去地下室。”轻羽冷冷从被褥旁边走过,催促着安东尼不要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刚刚在望远镜里,屋里的情况他们都大致已经看过了,而且对轻羽来说,这里的一切就更是熟悉不过的。

    甚至连空气,都仿佛还是过去的冰冷和萧索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甚至比“坟墓”还要可怕!

    轻羽的心情一直很沉,因为她知道,地下室是更不想回忆起来的地方。可安东尼对那里非常期待,就像马上要去游乐园的孩子,兴致高昂至极——

    两人来到客厅,转过厨房,地下室的门就在置物架的旁边。不过很遗憾的是,政府虽然在屋里通了电灯,但地下室里面却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真是小气,要就都安上吧,只留个地下室是几个意思!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兴奋,安东尼的抱怨一直没停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来说,电灯是根本不敢去奢望的配置。即便在医科院工作的时候,安东尼也是处于电灯下的“高级”人,但落魄多年,已是许久没有感受过电灯的光了。

    轻羽并不想搭理唧唧歪歪的安东尼,打亮了自己的火折子——

    这该死的地下室,果然还是跟那时候一模一样!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