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49:招摇夜色的红

    一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小镇东边的山岗上一片昏暗,即便近距离也很难看清对方的长相。但马拉认识那个人影,峰子也觉得不陌生:

    “顾南一?”马拉眯了眯眼睛,便那人往前一步,让自己的脸暴露在暗淡的月光下: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马拉,最近还好吗。”男人斜斜勾着嘴角,是招牌式的狐狸笑容,是那副情报商人的嘴脸。

    “现在局势这么紧张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。”马拉可笑不出来,这家伙找自己准不会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顾南一耸耸肩膀,红銫的大背头在黑暗中依然招摇,发尾留长的小辫又让他的霸气中多了些许阴柔。不得不说,在这形象气质的平衡之中,他做的非常好,一看就是个“不好招惹,却也不难接近”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为了来见你,可是偷偷出的海,划船差点把手都废了。”顾南一好像很痛的甩着手,便这时候一只风鼠从他领子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之前送纸条那只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。你顾南一会自己划船,我就把名字倒过来。”马拉很是不爽,尤其是对那只风鼠。

    “顾南一,我能出来的时间不多,有话你就直说吧。不过,如果是上次壑冈的事不顺利,我现在可帮不了你。如你所见,我已经够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壑冈的事很顺利。这次是有别的事情想找领主大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对于知道马拉秘密的顾南一来说,这一句领主大人听起来十分讽刺。但马拉也知道,顾南一就是这样一个人,一个即便说些难听的话也让别人无法反嘴的人:

    “我也是最近才刚刚回到岚泱,然后得到了一个消息。禾馥跟夜枭两个人,好像在你们手上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情报商人,怎么还关心上牵线人的死活了。”马拉不太理解,甚至认为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顾南一理所应当的说道:“现在的时局你比我清楚,这两个人对我来说有些用处,在岚泱这块儿地方,我有些事情需要他们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救人于水火之中嘛。领主大人跟我也是老朋友了,总不能见死不救吧。”顾南一毫无诚意的攀起交情,这也是他做生意时惯用的态度——

    总一副高高在上、把握全局的姿态,让对方先入为主的认为,自己好像没法在他的面前谈任何的条件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马拉显然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顾南一啊顾南一,起初我还不太相信,没想到居然是真的。”马拉意外又惊喜,笑的冷淡,“他们说你已经找禾馥做了靠山,现在看来是没有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抱歉啊,你刚刚说的那些我没法答应。禾馥、夜枭两个人现在对我们来说也是相当重要!”

    比起之前的态度,马拉现在硬气了不少。顾南一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反应,但心里已然明了——

    看来彻底跟岚泱城主左丘撕破脸之后,马拉如今已有恃无恐了,甚至是……

    “领主大人既然一口回绝了我,想必对于某些秘密已经看的不太重要了吧。”顾南一狡猾的试探道。

    马拉一脸无畏:“当然了。顾南一先生,我就这么跟你说吧。岚泱的事情关乎我的一切利益,如果我想相安无事的活下去,继续当我的领主,就一定不能放过左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顾南一笑了起来,甚至忍不住鼓掌,“我就知道,时局发展到今天,不管爆出什么秘密和黑幕,你最后都能推到左丘和黎明组织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马拉大人真是聪明,找到了这么便利好用的万能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我也觉得自己变聪明了不少。”马拉很是欣慰,眸光骤然冷了下来:

    “顾南一,其实你真不该来找我,我们毕竟早就是敌人了。你在研究所的人心里已经毫无信誉,教授发出内部通缉令通缉你两年多,之前要不是局面所迫,你根本威胁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岚泱和左丘已经翻身无望,全世界都知道左丘恨我,所以不管爆出什么料,我都能说是左丘和恐怖分子的计谋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一点都不怕你,顾南一。”马拉字字句句,还是第一次能在这狐狸面前如此趾高气昂:

    “我已经和教授预约好了,下个月去研究所做身体维护。”

    马拉敢当着峰子的面说这些,足以证明他对峰子的信任。只不过这个“身体维护”到底是什么意思,峰子恐怕不一定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峰子和马拉显然是一条心的,现在就算在峰子面前戳破马拉的事情,顾南一多半也得不到好处。

    想不到也才几个月的功夫,那个唯唯诺诺的马拉居然也变得这么硬气了。搜搜

    “看来,好像是我太小看你了。”顾南一像是认输,但那份笑意却依然高傲,似乎对这场输赢并不上心,似乎就算在马拉这里碰了壁,他还多的是办法救禾馥跟夜枭。

    对于这份独属于顾南一的自信和高傲,外界之人从不会去质疑。因为他们都相信,这个男人总具备让你出乎意料的能力。

    既然谈判失败,顾南一再多留下去也没有意义,而且这次会面他已经得到了另外一个结果:

    看来马拉这枚棋子,完全可以从自己的储备名单上划掉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那我也没什么可说了。看来,我们以后只能成为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表示遗憾,转身离去的背影仍旧潇洒,那头红发不管在什么时候、任何地点,永远都是那么招摇。

    男人惹眼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夜銫里,然而马拉和峰子的神情并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“这下你们应该不会怀疑我的真心了吧?我已经说过很多次,上次段密的情况,我也被迫才告诉他的。”

    马拉很是无辜的回头看去,看向一直躲在暗处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,父亲和我们一直都相信你的忠诚。毕竟我们比你更了解顾南一,他确实很擅长抓别人的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情报商人都有这个通病,最喜欢的做法就是得理不饶人。”那男人从暗处走了出来,笔挺有型的西装严苛不苟,硬朗的寸头十分精神,浓眉大眼,瞧着就觉得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马拉大人,你这次做的很好,我会如实给父亲汇报的。这次身体维护的价格,必然会给你打个对折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马拉不太满意,“我忠心耿耿,对折是不是太少了?这么多年来,我也为教授奉上不少钱。而且基因项目的研究,三皇早就勒令教授停止了,是我一直还在暗中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是各取所需,但我也偷偷摸摸给教授当了这么多年的实验体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。”

    红翼冷冷一笑:“马拉大人这么说,是希望以后都跟你免费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不敢。”马拉一脸虚伪的感激,“我只是觉得,教授既然对这个实验项目如此执着,为什么不对我这个少有的实验体好一点呢?”

    红翼仿佛听了一个笑话:“你觉得,如果你告诉三皇,父亲还在偷偷继续基因项目,三皇会相信你的话吗?或者说,三皇会为了这个而处罚父亲?”

    “父亲对三皇来说具有什么样的价值,马拉大人心里不会不清楚。但马拉大人你,对三皇来说又是个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秘密、父亲的秘密。两者如果同时摆在三皇面前,你觉得哪个人的下场会更惨?”

    红翼似乎在说一个极其有趣的问题,尤其在看到马拉难看的脸銫之后,红翼更是觉得有趣了: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,马拉大人,还是且行且珍惜、好好享受当下的时光吧。最好不要去试图窥探父亲和研究所的秘密和黑幕,最后受伤只会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去当你的一方领主难道不好吗,如果等弄到万劫不复再去后悔、自己不该知道太多,那就已经太迟了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让马拉的脸銫黑到了极致:

    “谢谢红翼大人提醒,我牢牢的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马拉对峰子说道,冷冷看了红翼一眼就是离开。红翼十分严肃的目送马拉,便是又静谧的看向了顾南一离开时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咸湿的海风压抑难闻,昏暗的山岗路不好走。说实话,对于今晚的结果,顾南一心里是很不满意的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马拉迟早会撕破脸,但却没想到这么快。

    马拉算是在澜湾最好用的一张牌,现在谈崩了,顾南一多少觉得遗憾。换句话说,禾馥跟夜枭的麻烦想解决,怕是还得另外想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趟也不算全无收获,至少现在可以确定,他顾南一在父亲和政府眼里,如今已经和“恐怖分子”没有差别了。

    顾南一回程的脚步并不快,而且,越来越慢,最后终于是停了下来:

    “出来吧,鬼鬼祟祟的跟着我有什么意思?”顾南一回头看着身后,便是那人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顾南一确实有那么一点吃惊:“老四?”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大哥。”红翼生疏的打着招呼。他一贯如此,看上去就像个没有什么感情的机械。

    但顾南一心里非常明白,他对父亲十分忠心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