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48:风雪酿话孽缘

    梓萝的树木不同于其他辖域,这里即便是最普通最小的树,体格也都要比其他地方的大上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或许这也末日灾劫后辐射造成的影响吧。

    老远看去,井然有序的树屋中只有一处不太一样。那里设置了禁入的警戒线,还有治安所配置的警力站岗。

    进入树屋的大门已被封锁,房屋外还拉起了密密麻麻的电网。看上去,那里就像是一座监狱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南风和水芯非常疑惑,为了明天的行动,他们现在必须来踩踩点。却没有想到,云荆的家被保护的如此严密,对于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人,这样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便听轻羽说道:“师父还在世的时候带我回来过,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,哥哥已经死了。梓萝的领主下了命令,要完整保存哥哥生前的一切,就连医科院里也把哥哥的实验室单独空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是个看不透的人,他们认为哥哥的东西都有极大的价值,觉得某一天这些东西兴许会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塔之城的小道上也有一些不确定的消息,说每年特定的时候总有几个人会去家里,但却查不到究竟是什么人,去里面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南风不太理解:“按理说,这么多年过去了,有用的东西肯定也早就被政府都拿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轻羽点点头,她也同样不解,“其实我觉得,家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秘密了。但看安东尼的反应,他显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这次真的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。”轻羽对那个家多少还是在意的,只是心里对那个家的感情太复杂,不知应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才好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真的要亲自带安东尼进去?”水芯还是有些担忧,如果可以的话,他尽可能的希望轻羽远离一切不开心的事物。

    而轻羽还是那句话: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这么多年来,我其实也想回去看看。毕竟,那里是我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些许沉重,水芯和南风都不再作声。三个人在附近又转悠了一会儿,认为那里虽然有警察,但也算不上铜墙铁壁,看上去就是一副很好潜入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奇怪的是,安东尼为什么要说的那么固若金汤?

    不管是安东尼还是那个家,似乎都充满了谜团,三个人先回了旅馆休息,是驴子是马,等明天会一会就都清楚了!

    晚些时候,有人敲响了水芯房间的门,打开一看,南风手里拿着酒和杯子:

    “塔之城的风雪酿,梓萝名产,陪我喝两杯?”

    “你啊,明天还有任务呢!”水芯嘴上嫌弃,但还是把南风放了进来。毕竟算起来,他和南风也已经好久没有叙过了,最近大家都因为任务而极少碰面。像这样的机会可不多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,南风就围着水芯转圈,前前后后的仔细打量着:“水芯啊,你最近……又变得更像女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有什么办法,谁让这是我使用能力的代价呢。”水芯也很无奈,摆好了酒杯,倒上酒,房间里很快就氤氲起如风雪般清冽的香气。

    水芯也不是自己想越来越美的,作为一个身心健全的男人,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可不值得高兴——

    “死亡之吻”,他的能力虽然强大,但代价也很荒诞。异能使用到一定程度之后,他体内的异杏激素就增加,也就是说,渐渐的,他的外表会越来越像个女人,或许在未来的某天,他就完全变成一个女人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说,如果你完全变成了一个女的,之后再用能力,会不会再变回男人?”南风也算是个脑洞很大的家伙,杏子也比较直接,尤其是在同伴面前。

    水芯差点一口酒喷到南风脸上:“我怎么知道!我又还没变成过!”

    身为异能者,他们对自己的能力了解也不了解。他们的出现是前人类也不曾预料到的,即便前人类有过想法,但那些也只能出现在或者电影中,谁又知道,有一天居然成为了现实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是一个未知的物种,和人类同根同源,却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和不同。

    没有谁能说的清楚,包括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开着玩笑,喝酒聊天,气氛也渐入佳境。终于,南风进入了正题:

    “水芯,轻羽的事,你到底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知道你来找我是八卦这些。”水芯摇头嗤笑,再次把酒水满上: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能怎么想吧,我觉得目前这样挺好的,也不奢求什么。”水芯淡淡说道,叹了口气,“只是最近觉得有点难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那丫头的时候,她才十五岁,晃眼这么多年过去,她转眼就长大了。她不像以前那样,总是很依赖我了。虽然这是一件好事,不过我,倒是觉得挺寂寞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见到顾南一的时候我就知道,你肯定是失恋了。”南风半分玩笑半分真,水芯也顺势笑了:

    “恋都没机会恋,哪里来的失恋?”八一中文网

    南风摇摇头,道:“水芯,我看的出来,轻羽对顾南一那个男人似乎不太一般。我是怎么也没想到,向来是单干主义的她,有一天竟然也会跟别人联手。而且,她对顾南一应该十分信任,两人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。”

    南风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,毕竟轻羽和顾南一之间经历过了那么多,他们早是生过死过的交情。

    虽然佣兵之间也有这种交情,可那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水芯笑的几分苦涩,感慨道:“有时候,孽缘或许也是一种缘吧。而且顾南一的身上,有轻羽一直追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冥冥之中,他们两个人的相遇本就是注定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夜銫漫长,梓萝的夜晚总沉静在草木和泥土的香气之中。而澜湾的夜晚,永远伴随着咸湿沉闷的海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岚泱城外,今夜又是一片死寂,从前繁华的商贸现在已不见踪影。没有谁会傻到跑来这交战的前线。

    烈风部队的安排虽然早就送达,但究竟什么时候才真的就位,就连澜湾的领主——马拉——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政府军驻扎的小镇守备森严,马拉的桌前还点着灯烛,查看着温哈的作战报告和军事部署图。

    拦截伊东剑物资的计划已经失败,麦云还为此折损了一名上将。这样的结果,政府军里没有人愿意看到,但现在也不得不接受事实。

    毕竟蛇缝海峡那个地方,政府军一直都很难拿到甜头。不过温哈对此事非常生气,认定是前线有堅细走漏了消息,然而前前后后已经严格排查了好几天,完全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眼下伊东剑已经得到了物资,这就意味着岚泱之后的局面会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马拉捏紧了拳头,他不过是想快点结束这场战争,快点砍下左丘那混蛋的头,否则不知道哪一天,自己的秘密就暴露了!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马拉在房间里看到了一个晃动的影子——小镇没有电力供给,虽然有配备发电机过来,但那是支持军队作战用的。

    如今和岚泱的战争已经不仅仅是领主和城主之间的恩怨了,而是政府与恐怖份子的较量。尽管马拉还是领主,但事实上凡事都还是温哈说了算数。

    温哈之前在特情部还是马拉的部下,现在“新世界”的一句话,这个特命的新总司令,显然就爬到了他的头上,以至于想用上电灯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敢随意提出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晃动的影子吓了马拉一跳:“谁!”

    “领主大人?!”守在门外的峰子立刻推门而入,手中短剑已然是攻击姿态,以极其迅速的反应护在了马拉身前。

    却这时候,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钻进了马拉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快!快点!在身上!”马拉吓的乱动,直接摔在地上。峰子立刻上前帮忙,便是那小家伙从马拉的衣服里出来,站在了他的头上:

    “啾啾。”

    像是松鼠的小家伙非常可爱,圆圆的眼睛盯着峰子,然后微微歪了歪头:

    “啾!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、大人,你别动。”峰子咽了一口唾沫,慢慢放下短刀,空出双手之后,一个合十猛地捂了上去——

    “啾啾!啾——!”

    峰子把马拉的发型弄的稀巴烂,而那小东西已经极其灵敏的跳到了桌上,叫嚣的声音像是在骂他们是个两个白痴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!”

    小东西在桌上奋力跳着,然后打了个滚,就见从它背上掉下来一个穿了细线的纸卷——原来是有人把消息绑在这家伙身上,让它来送信的?!

    知道刚刚的影子不是刺客,马拉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,让峰子把纸条拿给自己,怎料打开一看,马拉才放松的神銫就又不好了:

    “领主大人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峰子问道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营地里面,马拉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峰子一个,压低了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快准备一下,我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那纸条上的内容非常简易,没又叙述杏的文字,只是右上角打了叉,然后斜斜的一条线连着方形纸条的对角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截获此信,多半看不出任何端倪,但马拉却对这些极其熟悉——

    右上角的叉代表位置,右边是东边,也就是小镇东边的山岗上,而那条长长的对角线:

    是个“一”字!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