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47:在拒与答之间

    当年在梓萝辖域,云荆绝对是个名人,即便是十几年后的今天,依然有许多年长之人记得这个名字和他取得的成就。

    当年茉伊之死的真相再清楚不过,突然早产、来不及送去医院,且难产大出血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质疑过这个真相,如若真是被剖开了腹部,怎么可能不被人知道,何况在轻羽的记忆中,哥哥对母亲是那么的……!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简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轻羽恼怒,而她对云荆事件的这种态度,南风终于觉得有些奇怪。再看看水芯的反应,他好像早就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当南风还在思索的时候,安东尼已经因为轻羽的话大笑起来:“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?你们这些人为什么都不相信我?就因为云荆是个天才,名头比我大,所以他就不会杀人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有证据的!”

    安东尼掷地有声:“茉伊出事的时候云荆才十七岁,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一夜白了头,你们说这到底是为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还有!之后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,云荆对待茉伊的遗孤——他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,可是恨之入骨,甚至连名字都不愿意取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住口!”轻羽再也忍受不住,一声呵斥,冰冷的枪口铮铮抵上了安东尼的脑门: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来听讲这些荒谬故事的。苏樱到底在哪儿!”

    “轻羽……”南风很是吃惊,他平时和轻羽见面的机会不多,印象之中的她都是冷淡的,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难道她和那个云荆的关系真的不一般?

    见轻羽忍不住了,水芯也狠狠对安东尼说道:“你最好别浪费我们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用这种手段找你们来,你们觉得我会怕?”安东尼的脸銫阴沉下来。如果说他的前半生都是为了云荆,那么他的后半生就全为复仇而活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一直妄想东山再起,混迹于黑市得到的报酬几乎全部投入到了自己的研究里,而发现山口秀真消息的时候,他开始着急了——

    他想雇杀手买命,可根本拿不出那般数目的轻铢,直到无意中得知了苏樱的事,便觉得机会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托人从医科院劫走苏樱,安东尼动用了自己能拿出来的所有钱,甚至还卖了器官,这才终于换来要挟禾馥等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付出了这么多让你们过来,誓必要完成所有的事。老实告诉你们,我根本不怕死,你们威胁不了我。”安东尼无所畏惧的摊开双手:

    “苏樱现在就在我那儿,你们想救她,还需要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南风怒了,还从没有谁敢这样跟他们三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可安东尼这疯狗既然走到了这一步,便说明他早就已经把一切全部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刚刚跟你们说了那么多,想必你们心里也应该都清楚了。我这一生最不能原谅的人就是云荆,可那家伙居然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接受!他就是死了,他的学术成就,天才的头衔,我也不能接受!”安东尼咬牙切齿,日夜都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:

    “我就是死了下地狱,也一定要揭发他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水芯眯起眼睛:“真面目?”

    “没错!这么多年来,我心里一直有个未能证实的疑惑。只要确定了这件事情,云荆那家伙即便死了,我也能让他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“你没病吧!他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,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!”南风忍不住骂道。如果不是为了苏樱,他怕是早就化身猛虎,一爪子送这变态上路!

    轻羽瞪着安东尼:“你想怎么证实。”

    “不难!”安东尼斜斜拉起嘴角,“云荆突然病逝之后,他的家就被政府严密封锁了,至今都还是如此。这么多年来从没松懈过一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偷窥他的时候就知道了,他和茉伊的那个家里一定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尤其是他们家的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肯定,那里面一定有我想要知道的真相!”

    “哈!”南风不由嗤笑,“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偷窥狂!我看就是偷窥了这么多年没进去过一次,所以想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怎料安东尼非但没有生气而,反倒干脆的承认了:“你这样想其实也没错,我就是好奇,好奇在他们家的地下室里究竟藏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有婴感。政府之所以这样严密封锁那间屋子,绝对是为了隐瞒藏在里面的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你们佣兵也是人吧,难道你们就不好奇吗?天才云荆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安东尼眼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锋芒,那是一种极其危险的目光和求知域。

    如果轻羽说自己一点都不好奇,那肯定是假的,而且安东尼怕是做梦都想不到,他口中的那个妹妹此刻正站在他的眼前。燃文网

    安东尼的话,轻羽不能证实什么,因为他说的没错,哥哥确实厌恶、甚至憎恨着自己。而对于母亲和父亲的事情,哥哥也从来没有跟她提及过。

    除了茉伊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,轻羽对母亲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轻羽却可以确定,那些真相和过往必然不会是幸福美好的。

    也许轻羽现在应该向安东尼询问更多的事情,可对如今的她而言,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哥哥当年亲手把她送上神秘研究所的手术台,然后弃于“坟墓”,宣告他唯一的妹妹已经死亡。

    许多年后,轻羽拼尽力气离开那个地狱,重回人世。得到的消息却是哥哥在自己“死”后就病逝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轻羽也不相信哥哥死了,因为他留下了太多谜团。可全世界都知道,云荆,那个基因学的天才,的确死了。

    今日安东尼的出现着实像个玩笑,仿佛是命运在提醒轻羽,她得到答案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来的这么突然!

    面对安东尼的提问,轻羽始终沉默,只是脸上的表情并不多,甚至看不出异样——

    或许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选吧,毕竟她和哥哥之间,细想起来根本毫无亲人该有的情感。

    可是轻羽差点忘记了,这世上有一个人,是绝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的:

    “佣兵的职责是完成任务,不是探寻好奇。”水芯拒绝了安东尼,却他的拒接忽然让轻羽想清楚了:

    水芯说的没错,不管自己是谁的妹妹,但自己如今是佣兵,更何况此行本就是为了苏樱而来;

    见到苏樱之前,他们不能拒绝安东尼,否则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明晚午夜在东楼碰面。如果苏樱有个三长两短,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轻羽说完就走,水芯非常担心:“丫头你怎么想的,为什么要答应他?那地方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水芯。”轻羽很镇定,和平日里的她没什么不同,“我们这次本来就是为了苏樱,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,何况已经是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水芯的眉头还是紧着,似乎还有话要说。南风瞅着他们两个,纠结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轻羽,你和云荆是不是认识?”

    “南风!”水芯让他住口,可轻羽现在似乎真的不在意了:

    “我真没事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轻羽对水芯笑笑,之后对南风说,“云荆是我亲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南风瞪大了眼睛,虽然心里有些准备,但听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惊。

    轻羽此刻却是不以为意的表情:“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而且我和哥哥感情并不深。安东尼说的那些不过是些疯话,哥哥是不会杀了母亲的。”

    轻羽对茉伊并没有印象,很多事并没有资格去断言什么,只是唯独这一点,轻羽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,因为——

    杀了母亲的人,是她!

    轻羽小的时候见过母亲的照片,她们其实长的并不太像,加之轻羽这么多年的漂泊和经历,她的眼神和神情早就跟生活安稳的茉伊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说哪里像,怕是只有眼睛这一个部分了。而她的鼻梁倒是比较像哥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安东尼的出现确实让他们几个人非常意外,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跟轻羽有这么深的联系,糟糕的是,这家伙还是一条疯狗。

    安东尼对轻羽或许也抱有疑虑,否则那时候就不会把她跟茉伊联系在一起,只不过“云荆的妹妹已经死了”这条消息帮轻羽打了掩护,否则如果被安东尼知道轻羽是谁,这次的事情怕只会变得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离开贫民窟之后,三个人往医科研雍方向去,轻羽出生的那个家就在科研雍不远处的一条街上。

    那条街上住的都是科研雍的工作人员,他们的待遇普遍不错。一般人住的树屋类似楼房,一颗大树上会建造好几个树屋,但这些工作人员却可以一家独享一棵树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树并不算高大,但相对的,树木会粗许多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独栋街区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,仅仅是要安静一些。轻羽的家和其他屋子没有什么不同,一颗五米来高的大树,粗壮的枝干交错——

    底层的树洞便是大门,盘旋于树干的楼梯通往高处,连通着上面的房屋。

    只是!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