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46:那尘封的秘密

    那颗头颅先是遭受了雨水和阴湿的天气,后又经历了梓萝的热带气候,再是于冰锥森林强冻一宿,最终又回到了热带……

    山口秀真的头骨以及血肉早已经质变,脆弱。此时此刻,变质的脑组织和血浆淌了一地,如果开花般恶心至极,一颗眼球缓缓滚到了水芯的脚边。

    水芯连忙后退一步,轻羽和南风也是保持距离。即便是他们这样的佣兵,对现在发生在眼前的一幕亦是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究竟是怎样的仇恨,才能让一个人癫狂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“啊——呵呵呵……”安东尼伸了一个懒腰,那是极其舒坦的姿势,极其满足的表情。

    发泄完的他看上去十分欣慰,仿佛终于从多年无法自拔的痛苦中解脱。他用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笑容看着轻羽几个人,用像是王者的姿态坐回了椅子上面:

    “辛苦了,各位禾馥手下的佣兵们。”他拿捏着一副胜利者的猖狂姿态,在几人面前为自己的胜利耀武扬威:

    “你们看上去好像很疑惑,疑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管你为什么,苏樱在哪儿,你把她怎么了!”轻羽从刚刚开始就有些急躁,虽然也被安东尼的行为吓了一跳,但这只会让她的急躁更加急切:

    “墙上的画,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显然跟苏樱的事情无关,而水芯的神銫微微变了,显然想到了什么。南风却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突然问到壁画的事,安东尼也很意外:“这位小姐真有眼光,这幅画可谓是我毕生的杰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东尼一脸满足,起身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作品。骨瘦如柴的他惨淡而苍老,以张开双手的姿势来表现自己作品的伟大。

    可那眼神蓦然冷了下来:

    “画里的这一位,那可是生物界顶尖的人物,你们连他都不认识吗?”说着,安东尼又怪异的笑了,“当然,你们当然不认识他,因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顶尖人物原本应该是我才对!”

    安东尼回头的一刻,眼中的凶相和杀意十分骇人,一只手又铮铮指向了已成烂泥的头颅:

    “就因为山口秀真这个王八蛋,我的一生全部毁了!全部毁了!就是因为他!否则我的实验怎么可能失败,怎么可能会输给云荆那个家伙!”

    云荆。

    果然是这个名字么!

    水芯心中狠狠揪了一下,下意识看向轻羽,看她紧紧握起了拳头:“安东尼,你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问的好,问得太好了啊!我是什么人?我告诉你,我才应该是界内公认的天才,才应该是获得那个头衔的赢家,而不是云荆!”

    当年,安东尼和云荆都是梓萝科研雍的第一人,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天才,一直是界内关注的焦点。但最后,云荆的研究成功了,随着论文的发表轰动一时。

    而安东尼。

    不仅研究失败告终,还害死了一百多个活人的实验样本。从此被赶出科研雍,医学生物界再没有其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提及往事,安东尼的面相扭曲至极,这是他此生都无法释怀的痛:“你们知道我的研究为什么突然出了问题吗?为什么突然变成那样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!因为他!因为这个该死的日本乞丐!”男人的手指铮铮指着那头颅,每一个字都恨不得能变成刀子戳在山口秀真的脸上。

    当年为了和云荆一较高下,安东尼所有心血全都赌在了那一次的研究上。然而造化弄人,也正是在那个时候,安东尼收留了山口秀真。

    安东尼当然不是出于慈善之心,他想提取这个日本人血统里的基因序列来做对比,因为这个数据在遗传理论上非常关键。何况这本身也不会对山口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然而安东尼万万没有想到,山口秀真吃他的住他的,最后竟偷了他的数据卖给了黑市。

    科研雍的数据一直是黑市炙手可热的宠儿,包括佣兵和恐怖分子在内,许多药剂都没法从正常渠道获取,因此这些数据出手的价钱都不会低。

    那些数据是安东尼毕生的心血,只因山口秀真的贪念,他的一生就此毁于一旦,整个医学界生物界都再没有他的容身之所。

    云荆那“天才”的光环刺痛着他,令他无法释怀。他混迹于梓萝的黑市中,想找回自己的数据重启实验,同时也一直在追查山口秀真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这个乞丐居然摇身一变,成了黎明组织的人。而我更没有想到的是,云荆那小子居然那么快就死了!”第八书吧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云荆死了,就在他轰动学术界的论文发表之后,不到半年忽然暴毙。

    云荆一早就被称为基因学上的天才,他的第一篇论文发表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,轰动学术界的时候也只不过二十四岁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他的死讯同样震惊了世界,更让安东尼无法接受:

    “上天给了他光环,那是我毕生梦寐以求的光环!可他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!他既然要死,为什么还要跟我争!为什么死了还要霸占着那些荣誉!”

    安东尼是真的想不明白,自己付出了一生却什么都没有得到,而那些好像没怎么努力的家伙却轻松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: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公平?呵!”轻羽冷声嗤笑,如蝼蚁般睥睨着安东尼,“所以说,这就是你和天才之间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那家伙根本就不配被叫天才!”安东尼怒吼,“要不是他先一步死了,我必然能让他身败名裂,永世不得翻身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!你们这些小屁孩又知道什么?要不是云荆就那么死了,我一旦公布了他的秘密,他就完蛋了!”

    轻羽蹙眉:“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对他好像很感兴趣。”安东尼打量着这个女孩,忽然有些疑惑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轻羽不快,拒绝回答,而安东尼已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沉思着:

    “仔细看,你跟茉伊长的很像。但你应该不可能是那个孩子,那孩子在云荆死后不久也已经死了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安东尼又笑了起来:“不管你是谁,和茉伊有没有关系,这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确定想知道我掌握的秘密?说不定,这秘密你也知道!”安东尼眼中透着诡异和试探,字字句句:

    “我刚进医科院的时候,云荆还只是个13岁的孩子。他的母亲茉伊是个寡妇,丈夫在几年前就死了。那个时候我还没觉得有什么奇怪,后来我发现,云荆和他母亲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这些有什么根据?”水芯反问。他这么说全是为了轻羽,因为茉伊,正是轻羽的母亲。

    轻羽现在虽然没有说话,可眼睛死死盯着安东尼。水芯知道,轻羽心里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对于水芯的质问,安东尼笑的胸有成竹:“一个12岁的小屁孩,医科院的人却都在背后说他是个天才。这难道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我十几年勤学苦读才终于进入医科院工作,而一个小屁孩凭什么就已经被写到内定的名单上?”安东尼非常不解。这么多年来,他的时生命仿佛一直不曾前进过,似乎还停留在当年的那段岁月里面。

    出于对云荆的妒忌,安东尼开始注意那个孩子,暗中观察那个孩子,包括那孩子看了什么书、写了什么报告。

    渐渐的,当安东尼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,自己几乎病态的窥视着云荆的生活,直到某一天: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我看的清清楚楚的,那个畜生,那个畜生,他居然强吻了自己的母亲!”安东尼眼中绽放着精光,说这些话的时候,就像在宣布伟大的实验成果一般得意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,那种兴奋就暗淡下来:“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了院长,但他们都不相信我,还说如果我再因为妒忌诋毁云荆,就要把我开除!”

    为了地位,为了能超越云荆,安东尼选择闭嘴。但他对偷窥云荆和茉伊的生活这件事,早已经不能控制,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说着,安东尼又是兴奋起来:“后来,茉伊忽然就辞职了,也没说什么原因,之后很少出门,一般只在夜晚。”

    “茉伊年轻又漂亮,死了丈夫怎么可能耐得住寂寞?而且家里还有个疯儿子。不知道她在外面和谁鬼混,肚子忽然就大了!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医科院给了我和云荆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,云荆和我都一心扑在实验上。虽然茉伊藏的很好,一直躲在地下室里,但怀孕的事还是被我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云荆的妹妹就出生而了,但茉伊却难产死了。没有人知道那女孩的父亲是谁,不过我可以断言,茉伊是被云荆亲手杀死的!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轻羽忽然吼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?哈哈哈!怎么不可能?!”安东尼大笑,“那天我就在他家外面,云荆和茉伊根本就没有从屋里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违背人伦的畜生根本就没把茉伊送去医院,他肯定是自己亲手剖开了茉伊的肚子,拿出了那个野种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