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34:鹊桥,拆台

    为了保持状态,轻羽起的较早,会做一些简单的热身和锻炼。这种习惯很多佣兵都有,伊东剑的手下每日清晨也都组织晨练。

    可相比之下,伊东剑的习惯就很奇怪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晨练的时候,他却是在屋里泡澡。据队员们说,他每天早上都要泡三个小时的热水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有洁癖?”轻羽蹙眉,且不说伊东剑的能力本身如何,但这个习惯听上去的确是有点变态了。而那队员坏笑着:

    “轻羽姑娘,如果你真的考虑一下我们老大的话,保证什么秘密都告诉你!”说着,他还拿手肘戳了戳轻羽:

    “你要真跟了我们老大,绝对不会吃亏的。我们老大可是天下最专一的男人,对老婆绝对是没话说!而且我们这帮兄弟也都挺你,如果以后老大敢欺负你,我们就帮你打他!”

    轻羽白了这家伙一眼,转头便是走了,回房的时候碰见了川岛,他正要给伊东剑添些热水。

    麦云不像壑冈,不存在缺水的问题。这里的旅馆房间里都有淋浴,但没有印缸。为了泡澡方便,伊东剑平时出远门时都会带着方便组装的材料,以便自己泡澡使用。

    可见对于泡澡这件事,伊东剑真的要求很高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顾南一的红茶癖算是再正常不过了。而对于泡澡这件事,顾南一也不知道被戳中了哪根筋,愣是笑了一早上。

    早餐过后,一众人便是准备出发,伊东剑和山口秀真今天要去安排运往岚泱前线的粮食和部分军火。

    见到山口秀真的时候,伊东剑又像马大哈一样兴奋的介绍他们给山口认识,就像那种给别人说自家优秀孩子的家长一样。

    但山口秀真的反应很淡漠,并且一直盯着轻羽和顾南一的脸看:“二位是不是易容了?”

    这问题有些突兀,但伊东剑却觉得很在点:“对啊,你们为什么要易容呢?明明我们都已经见面了,也解开了误会。”

    易容这事,伊东剑其实早就已经想问了,不过找不到合适的时机。现在正好山口替自己说了,也省了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这件事,顾南一和轻羽知道迟早是要说的,但没想到会这么尴尬——两人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,山口问完了之后就直接拿出了一张通缉令: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昨夜我的人回报,说伊东殿下回去的时候遇到了刺客。我很担心,就派人去查了一下,可是实在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山口举着那张通缉令,上面嗜血鸳鸯的大名和两个的画像是清清楚楚。虽说两个人有易容,但和画像仔细比对,还是看出来的。说穿了,这易容也就只能应付一下城门盘查的守卫——这些守卫每天都要盘查许多人,自然也不会看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看着摆在面前的通缉令,轻羽差点吐血,顾南一也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便是奇楠把通缉令拿了过去,看了一下之后举到伊东剑面前:

    “老大,鸳鸯这个称呼,显然是指的夫妻吧。”奇楠故意泼着冷水,想让伊东剑清醒一点。谁知道伊东剑乐天的不行:

    “一张通缉令而已,不能说明什么。而且李维斯明摆着就是假名。道上混的,谁没几张通缉令?像我们这样的人,婚姻关系最不能说明什么了,对吧?”

    伊东剑自信的不行,冲着轻羽眨眼睛:“一般这种情况,一看就是被迫的。再说,没有我同意,我看上的女人是不会轻易嫁给别人的!”

    本来还觉得伊东剑的话还挺正常,却没想到那只是开头而已。话说到后面就开始变得奇怪了,只让轻羽和顾南一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伊东剑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如果还看不出来伊东剑对轻羽的意思,山口的眼睛就真的白长了。便赶紧收了那通缉令,再不提这些。

    一众人先去了粮仓和军火库。当然,这些只不过是黎明组织在麦云这边的一小部分资源,但分布和规划足以让轻羽和顾南一暗自吃惊。看来这二十年来,黎明组织的发展远比外界传闻的还要迅速。

    山口秀真一心想要追随伊东剑这个大佬,想要抱紧伊东剑的大腿。整个过程中一直有事没事的就冲轻羽瞅,等行程结束便是赔笑着提出了一个建议:

    “伊东殿下,这个季节正是麦云百花齐放的时候。殿下难得来一次,要不去看看吧?正好那山谷离这里也不远,景銫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在澜湾看腻了大海,伊东剑他们也是想换换口味,而且重点是,现在轻羽也在啊!

    景不醉人人自醉。若有美女相伴,那看到的风景自然也是不一样的了。

    伊东剑一口答应了山口秀真,还给山口秀真使眼銫说他做的好。而轻羽一直是索然无味的表情。

    大约骑马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那个山谷。这里的风景确实很美,场面非常绚丽。一众人一边赏花一边闲聊,便是山口指着前面的一处的地方:

    “伊东殿下,你看那里。那一处小径是本地最出名的风景,许多良缘都是在那里结下的。每年七夕前后,许多恋人都会在那里许愿,所以那里就有了一个名字:鹊桥小径。”

    远远看去,鹊桥小径而粉红温暖,落英缤纷,唯美且浪漫。而这话一说完,奇楠就咧嘴翻了个白眼,讽刺道:

    “山口先生该不会是想让我们一群大老爷们去逛那种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奇楠君真是的,怎么会是一群大老爷们呢?这里明明不是还有一位美丽的女士吗?”88

    山口一副哈巴狗的模样,轻羽就知道他会这么说,而且看伊东剑充满期待的样子,她真的也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伊东剑总归是一方人物,在部下面前不给他面子还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我随便。山口先生极力推荐的话,就去看看吧。”轻羽索然无味,大步走在了前面,腰上的军刀和腿上的手枪都在讽刺这一切的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再说了,哪里有人带着武器在赏花的?

    简直无聊!

    气氛透着迷之怪异,一群人走在小径上也体现不出丝毫的浪漫。不过也好,反正这里也没人真的想浪漫。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不对,可能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轻羽。”伊东剑随手摘了一朵花想要送给她,“这花儿和我们日本的樱很像呢。娟秀,纯洁,充满了顽强的生命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真没见过日本的樱花。”轻羽拒绝接受,可伊东剑却直接把花别在了她头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轻羽有些恼了,却不想下一刻,那朵就枯萎了,且旁边的花丛都迅速的枯黄死掉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对花粉有些过敏,不小心没控制自己。”莼站出来道歉,那些花显然是被他毒死的。

    虽然轻羽觉得莼是敌人,但他现在这招确实干得漂亮,不由得就是笑了。

    被这么拆台,伊东剑的人有些生气,可还没发火,顾南一那狐狸又是说道:“七夕和鹊桥呢。虽然是很浪漫的名字,不过嘛……”

    他负手背后,煞有介事的走到枯死的花丛跟前:“牛郎织女的故事我也听过的,两个相爱的人因为天条,每年只能见一次面。这怎么想都是个悲剧吧,为什么人们还要觉得是动人的爱情?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说,气氛彻底破坏了,而且还是体无完肤的破坏。导致山口秀真的内心极度尴尬,恨不得自己现在也被那黑乎乎的毒给融化了就好。

    顾南一和莼这两个家伙,破坏气氛真的太给力了!

    轻羽虽然没有说话,但一直都在暗自笑着。这一点,伊东剑全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奇楠和川岛都默默心疼自己老大,不过觉得这样也挺好的,希望他能够早点认清楚现实——

    这女人压根就不喜欢你啊!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伊东剑骨子里是个执着的人。尤其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令自己着迷的女子。

    都说男人是天生的狩猎者,越是得不到的,越是想要征服。而在这个过程中的男人,往往都会有极大的耐心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,伊东剑就是认定了这个女人,所以多少的耐杏他都会有!

    “原来这个故事是悲剧吗?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!”伊东剑颇有兴趣的样子,之后看了看手表: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么悲伤的地方,也不要久留了吧。而且莼还过敏,一会儿把这里全都毒死了可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伊东剑像是开着玩笑,实际上是不想再多为难轻羽。而且晚些时候,他们还约了几个城主商谈粮食的事情。

    黎明组织的内务,轻羽和顾南一自然不想错过,可山口秀真提醒他们:“你们若要去的话,可能需要再乔装打扮一下,因为,爱德华也会到场。”

    爱德华。

    这个宣干城主的名字一出来,立刻就让顾南一和轻羽退却了。本来“嗜血鸳鸯”的名号已经够让人尴尬了,如果到时候被爱德华认出来,怕是当日之事要被添油加醋的被揭发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就算顾南一和轻羽再怎么强行厚脸皮,恐怕也撑不住啊!

    “那、那还是算了吧。”轻羽表示放弃,顾南一也完全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便是奇楠说道:“既然这样,我先护送二位回旅馆休息。”

    奇楠这话的用意非常明显,像轻羽这样的佣兵哪里需要护送,他根本就是想监视和确认两个人的行踪,以免他们会对伊东剑不利。

    虽然可以理解奇楠的心情,但伊东剑还是很不愉快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