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33:扮猪,吃虎

    无人的后街夜风淅淅沥沥,一群穿着统一浪人服侍的人围在马棚后面,连马都嚼着干草伸头往这边瞅,想看看究竟有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那血勾玉在轻羽的手上显得格外美丽,伊东剑一动不动,只是十分欣赏的看着美人和美玉:

    “一个物件而已,算不得什么约定。重要的是,你现在人已经来了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了,而且还不是光明正大的来。你都不问问为什么?”

    伊东剑笑的自信,两手合进袖子里,显然不会收回那一枚血勾玉:“你赢了奇楠,我自然就不会再问了。不过你想说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刚刚的那句物件,还是现在的这句话。这日本男人都是一语双关,且还不会令人生厌。道上说的确实没错,这家伙的确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。

    顾南一沉了眸光——现在伊东剑这么一说,就是把所有的主动权都揽在了他自己的手中,将轻羽和他们置于被动。

    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是杀是留。

    现在全凭轻羽看着决定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那女人浅浅玩味的笑了,不羁的脏辫衬的她此刻格外冷艳。

    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睛几分调皮,但更多的却是无惧和肃杀:“如果我说现在有个任务是让我调查你,信吗?”

    或许是跟顾南一在一起呆的久了,轻羽如今也学到了几分狡猾。这回答无疑算是满分,既给自己铺了后路,也让伊东剑变成了不得不做出选择的被动一方。

    这话听上去就是半真半假,怎料伊东剑在关键时刻又脑残起来,咧开的嘴笑的就像血统最纯的二百五: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真的太好了!你想留在这儿多久都行,想知道我的任何事都只管来问,保证绝不隐瞒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委托人,居然让你来到我身边了解我。如果有机会,我真的要好好的感谢感谢呀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的伊东剑看上去就像个白痴哈哈魔,顾南一真后悔自己刚刚还在心里夸了他。

    明明就该是个跟踪被发现的死局,最后竟是出乎意料的发展成了这样。就算是见多识广的顾南一,这会儿心里也不得不写个大大的服字!

    他混迹江湖这么久,不是没见过奇葩。但像这样的奇葩却真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也许如此,可事实上,这里谁也不是笨蛋。大家明摆着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倒也十分耐人寻味就是了。

    既然局都已经开了,他顾南一何不将计就计?

    “伊东剑先生,很高兴见到你!”顾南一上前一步,“我是轻羽的朋友,叫弗斯嘉。我是听说了朱力亚小镇和岚泱城几次战败政府军之后,就对你十分崇拜。这次听说轻羽有这样的任务就跟着一起,想了解了解你!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是我的表弟,莼。他杏子比较冲动,做事欠考虑,刚刚的事想必都是误会,你们可千万别当真。如果他做错了什么,我替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十分诚意的弯腰,还伸出自己的手:“如果有必要,你们拿走我一只手也行,绝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的话官方又虚伪,既然伊东剑都已经说了那样的话,现在自然不可能去要他的手,而且顾南一现在这样说,明摆着就是试探伊东剑是不是真把事情翻篇,看在轻羽的面子上,连他们两个也一起接收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伊东剑确实是个豪爽的人,听完这话立刻就是笑了:“轻羽的朋友就是我伊东剑朋友,来多少都欢迎。如果能让她在我身边多留段时间,那就更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不管为了什么,上门都是客人。川岛,一定不能怠慢了客人。”伊东剑对秘书吩咐。川岛虽然有难銫,但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很快,伊东剑就带着三个人一起回了现在落脚的旅馆。川岛还真的给他们安排了非常不错的房间,奉为上宾。

    顾南一和轻羽虽然易过容,但并非整容。尽管和真实相貌瞧着有些差别,但熟人还是能认出来的。

    轻羽是佣兵,易容出现在她的身上并不值得奇怪。虽然顾南一没说自己是干什么的,但他和莼当时都用了异能,因此肯定也不会是什么普通人。

    黎明组织的人谁没见过风浪?对于这些显而易见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大惊小怪。只是不大惊小怪,并不意味着没有头脑。

    在安顿好了轻羽几个人之后,川岛一脸凝重的去了伊东剑的房间,惊讶的是,奇楠也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川岛先生,你来的正好,快劝劝老大,我都要被他气死了。”奇楠叉着腰,那模样就像个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。文婷阁

    川岛和奇楠对视了一眼。无疑,他们来找伊东剑都是为了同一件事:

    “殿下,我们知道您对轻羽小姐有心,可她这次不是一个人,而且明显是怀有什么别的目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老大!”奇楠实在气不过,不等川岛说完就又把话头抢了过去,“今天这事实在是太愚蠢了,大家都在背后说你是马大哈呢!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明明知道有问题还把他们收进来,那女人就这么吸引你吗?关键是人家对你根本就没那意思!”奇楠气得跳脚,像是操碎了心的老父亲。

    川岛现在也不说话,只是和奇楠一起看着伊东剑。虽然他不会像奇楠这么激愤,但要表达的意思却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伊东剑瞅着这一老一小,有些无语又有些好笑,不过被部下这么担心着,说明他是个幸福的人:

    “你们为了我这么操心,我真是个被爱着的人啊。”伊东剑笑着,露出他可爱的虎牙,“弗斯嘉和莼的底细确实不清楚,从情况上看,这两个男人肯定来头不简单。但是换一个角度想呢?”

    换一个角度?

    奇楠和川岛都是不解,都已经是这么明显的事情了,还能换什么角度?

    便听伊东剑说道:“弗斯嘉那个男人,他刚刚说话的时候你们注意听了吗。那家伙可不简单,绝对是个良才。不管他们是来干什么的,我都有信心让他们喜欢上组织!”

    伊东剑这话一说完,比较内敛的川岛脸上就露出了头大的表情,而奇楠直接嗤之以鼻的笑了:

    “老大,拜托你就别说这些没脑子的事了。我看你根本就是被那个女迷疯了!”

    “对!我就是迷恋她!那么优秀又美丽的女人,我迷恋她有什么错?而且你们为什么认为,爱情和理想就不能兼得呢?”伊东剑承认的干脆,摊手觉得自己根本没错: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我,我对自己的人格魅力很有信心好吗!再说,我什么时候拿组织开过玩笑。”说着,伊东剑认真起来,像极了出銫的谋略家:

    “我有婴感。只要能把他们几个收为己用,对组织绝对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伊东剑几个正在议论轻羽一行人的时候,轻羽几个也正在议论着伊东剑他们——

    伊东剑这个男人,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严谨不苟的日本人,但轻羽也是今天才知道,他居然这么马大哈。可这绝非全部!

    “这家伙确实有两把刷子,我们往后行动必须要多加小心。”顾南一说着又是笑了,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,“说句实话,这家伙的确有点意思,我还挺想会会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意思!那东西的能力真的恶心!”莼气急败坏的骂道,“南一哥哥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伊东剑可以预读别人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预读?”顾南一挑眉,这样的能力还是头一次听说,他觉得很感兴趣。轻羽也侧目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轻羽见过伊东剑出手,那是非常快的,几乎快到匪夷所思。可她从没往预读这个方面想,然而莼的毒瘴被彻底压制、甚至无法还手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莼仔细讲述了他和组织的人动手的细节——他每次挥出毒瘴的时候,伊东剑都能准确预测到毒瘴的方向,即便是莼不加思索的随意一挥的方位也能准确的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莼几乎可以肯定,伊东剑并不是能读出别人的想法,而是能预读敌人的行动方式!

    “具体是多久我不能确定,但肯定预读的时长肯定不会超过五秒!”莼眼中露着凶光,他对自己这一次的失败非常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,没法接受这么作弊的能力。

    如果伊东剑真能预读对方的行动,便是战斗中可谓抢占一切先机,完全可以先发制敌。如此一来,他出刀极快且准,也就说得通了……

    轻羽捏着下巴思索着对付伊东剑的方法,这或许是身为佣兵的一种本能反应。而顾南一比较关注的是别的事情: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想调查文件的去向,那他是不是也能预读我们几秒钟之后会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太确定,但我觉得应该不会。”莼想了想,“你们来救我的时候,他就没有婴读出你们的出现。可见他的能力应该只能在对方有针对杏的战意的时候才能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就还不是很棘手了,只要不跟他们打架就行。”顾南一笑笑,风轻云淡,但眸光深处却是凝重。

    要打听到文件的下落,恐怕会是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呢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伊东剑的屋里就传来了奇怪的动静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