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32:智障,失恋

    云荆……

    云荆!

    这或许不是个特别的名字,然而如果和那个研究所联系上,一切就不同了——

    和研究所有关的云荆只有一个,基因学上的天才也只有一个。当年“三皇”为了他们一系列的秘密计划,让这个云荆变成了“死人”。

    只有“死人”,外界才不可能查到有关他的任何事情。他所负责的一系列的研究才能真正的成为秘密。

    所以!

    轻羽的哥哥是自己的“父亲”,而且为了异能的研究,不惜把他的亲妹妹……?

    顾南一不敢再想下去,也不敢和轻羽说这些东西。这段时间他所接收的关于“父亲”的情报,每一个都在颠覆着他对“父亲”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最想知道的无非是弟弟顾潼的下落和死活,却是翻出了另一个他全然不曾去怀疑过的“真实”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做呢?

    他应该像个愚者一样坚定不移的相信“父亲”吗?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顾南一,你怎么了?”轻羽蹙眉,男人现在的反应让她捉摸不透。至少在她看来,顾南一应该只是抱着好奇心来挖掘自己的秘密,而不是好像被卷入到了某个看不清的漩涡中。

    顾南一现在的反应明显是心里有鬼,这也更进一步证实了轻羽的一些猜测:

    “顾南一,你是研究所的一员,还是核心成员。又或者说,你们这些高质量原体同时也是你们那个父亲的研究对象。”轻羽字字句句,声音压的很低:

    “从特情部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,之后又是那些曼陀罗。这两件事显然背后都跟你们的研究所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顾南一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政府要秘密成立特情部的事?”轻羽渴望得到一个答案,但顾南一答非所问:

    “所以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只不过是梦话,你追究这个有什么意义?”轻羽有些恼火了,可顾南一反倒悠哉起来: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但是特情部这件事,我事前知道怎么样,不知道又能怎么样。这根本就不是我所能左右的决定。而且我离开研究所已经两年了,现在自身难保,也根本不能断言个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模棱两可的话,让人毫无办法。在轻羽即将炸毛的时候,椿桦急急忙忙跑了过来:

    “不好了,出事了!和你们一起的那个男孩子,他好像被伊东剑他们抓住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顾南一神銫惊变,急忙翻窗户跳了出去。轻羽跟着他一路往伊东剑他们离开的方向赶。

    伊东剑和山口秀真谈话到比较晚,离开酒馆的时候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。尽管随行的手下没带太多,可他们各个都是好手,而且还是异能者。

    以莼那么冲动的杏格,被发现了,顾南一也没觉得太意外,而且他对莼的能力非常有信心,认为即便出现了状况,最不用担心的就是莼。

    可顾南一万万没有想到,伊东剑一帮人竟是这么厉害的!

    背街的马棚后面,莼已经被团团包围,那些萦绕在周身的毒瘴像是束手无策,根本不敢贸然进攻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逃不掉了,就老实说了吧,是谁让你来跟踪我们的?优待俘虏是我伊东剑奉行的政策,只要你配合,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真诚的说着,他甚至都没有拔刀。旁边,另一个佩刀的男人对莼复述一遍:

    “快说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以多欺少,算什么本事!”莼不服气,充满杀气的一双眼仿若困兽。而在他想要进攻之前的一秒,伊东剑忽然说道:

    “右手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莼的右手真的动了,而挥起的毒瘴也因伊东剑的提醒而落空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莼气急败坏,怒目瞪着伊东剑,“你这个怪物!你的异能真恶心!”

    伊东剑却自豪的笑起来:“也还好吧,虽然我的能力确实实用,但还不至于达到变态的标准呢。倒是你的这个能力,看上去比我的变态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就省省心吧,你的一切行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。你是逃不掉的,还是好好的跟我聊聊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别看我这个样子,头发的颜銫一半一半的很奇怪,但我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呢。”伊东剑的语气分外轻松,像是在社交团体中极力自荐的可爱大叔。

    却这一刻,所有人都变了神銫——

    他们脚下的地面忽然变软了,除莼之外的所有人都站不稳脚跟,想要跳起也根本无法借力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伊东剑高声提醒,而与此同时一个人影闪过,把莼带出了人墙之外。紫薇

    这个美丽而强势的人影,伊东剑再熟悉不过,眼神立马就亮了起来:

    “是你?!”

    干练的长发,醒目的脏辫,还有红黑銫的冷俊装束——伊东剑意外见到了心中的女神,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兴奋的迷弟:

    “轻羽,你怎么会在这里的?你是来见我的吗?”

    【这人脑子没病吧!】

    顾南一心里骂了一句,赶紧去了莼跟前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南、弗斯嘉哥哥!”莼感动的不行,尽管先救了他的人是轻羽。而且莼很谨慎,谨记着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顾南一的身份和姓名。

    伊东剑这次随行的手下,大部分轻羽都没见过,除了两个人——一个是他秘书:川岛;另一个则是奇楠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真没有想到这小子背后的人会是你。”奇楠主动和轻羽打招呼,手中的长刀指向了她:

    “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,上次在岚泱的时候我就说过,想跟你好好比试比试。择日不如撞日,我觉得现在就非常合适。我们都不用异能,实打实的来一场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奇楠眼中闪耀着斗志和战意。和眼下的处境立场无关,他只是单纯的想和眼前的这个女人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轻羽明白他的心情,但对她来说,这场架不能白打:“好。不过我有条件。如果我赢了,你们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奇楠一口答应,而他也不是白痴,“这小子差点杀了我们老大。如果你输了,我要他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轻羽应声而动,出鞘的军刀颇有自信。弥撒清脆利落的刃鸣极为动听,犹如一道清澈的微风。相比之下,奇楠的长刀是厚重和沉稳。

    “轻羽姐姐?!”莼紧张极了,毕竟胜负关系着的是他的手。两人每一次刀锋相接,他的心都是揪起来的。

    顾南一也看的极为认真,但不全是因为莼的手。他还是头一次看轻羽拿出硬实力,而不得不承认的是,这女人从来不会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她不仅枪法出神入化,挥刀亦是一流。即便那个奇楠也是厉害角銫,但终究还是比轻羽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要说具体弱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“奇楠啊,你赢不了她的。”伊东剑扯起了嘴角,在对战结束的一刻,他在同一时间宣布了结果——

    刚刚伊东剑已经看见了,看见了轻羽终结这场战斗的最后一击。她放弃防御,直斩奇楠的咽喉,而奇楠瞄准空隙刺向她的心口,却,他们之间最大的差距,就是奇楠会躲!

    奇楠的刀虽然刺了出去,但他选择自保躲避就会拖慢出刀的速度,而那女人则完全没有考虑这些,以“哪怕被刺死也要砍断对手喉咙”的觉悟将手中刀的速度提到最大。

    最后。

    女人的弥撒止于奇楠的咽喉,而奇楠的刀锋却还来不及触到女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生死一瞬,说的就是这样微小的差距。定论成败,往往都是由细节决定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差异,全然出自于当事人自身的觉悟和经历,以及对自己能力的自信。

    若这场对决能够使用异能,轻羽必然会更无后顾之忧的猛攻——钢铁化,这样的能力在近战中几乎说是无敌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她是张狂惯了,也不怕死惯了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奇楠收刀,认的爽快,甚至没有丝毫的耻辱感。这场比试,他输的心服口服,他承认这女人的实力,他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而伊东剑好像是自己赢了似的,雀跃的差点跳起来:“我就知道,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!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啊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奇楠的头瞬间大了:“老大,你能不能矜持点!虽然知道我输了你也不会生气,但也用不着这样吧?这么多兄弟看着,给我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怕什么!输给了嫂子,没什么好丢人的吧!”伊东剑或许是太兴奋了,这会儿整个人都像脱线了似的,好像之前被莼跟踪已然变成了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看这伊东剑和马大哈似的,顾南一竟是觉得失望。全世界都知道伊东剑是个人物,可谁又晓得,他在心仪的女人面前竟是这副弱智的模样:

    “轻羽,人家喊你嫂子呢。”顾南一阴阳怪气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轻羽白了顾南一一眼,正儿八经的看着伊东剑,“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出那块血勾玉,递到伊东剑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大家伙当众沉默了,尤其是伊东剑的部下们——如果没有想错的话,他们老大现在是要被当众失恋了呀!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