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31:何为,轻羽

    “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,人们的思想慢慢的扭曲了。生存本身需要资源,可现在却为了资源去压榨生存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政府给世界下了个自私和不公平的定义。为什么都是人,却有些能被允许活着,有些却不能?如果是弱肉强食倒还算个天道真理,但可笑啊,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,把同类设定成了自己的天敌……”

    顾南一说了许多哲理杏的话,但无非只能反应出他内心的某种纠结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和我想的一样,觉得那个地方的存在是不合理的。”轻羽替他给了一个答案,继续试探道:

    “其实伊东剑和山口秀真他们说的那些已经很清楚了,但他们还弄不明白,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研究所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轻羽顿了顿,话锋转向顾南一:“特情部的事情,异变曼陀罗的研究,你的父亲……这些事情背后,都跟那个研究所脱不了干系吧。”

    轻羽说的笃定,但她却也只能是表面上的笃定。她对内幕还一概不知,明明清楚答案就在那里,可那里对她来说是一团深深的迷雾。而对于顾南一,这团迷雾显然几乎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轻羽的话让顾南一忽然想到了什么,一些本来断开的讯息忽然就被联系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被一语点醒,脸上露出了可怕的表情,陷入深深的动摇之中。

    “顾南一,你究竟知道些什么。”轻羽压低了嗓音,可男人却不给与回应。

    他很不安,内心充满了更多想要确认的未知,然而轻羽没有想到的是,他竟在这种时候选择了退却,拿出了那张狐狸的面具:

    “我记得之前打赌,你好像输了对吧。”顾南一转移了话题, 为了暂且避开他内心深处的那些不安。

    在觉得目前无法处理一些问题的时候,比起心乱和崩溃,这样不失为一种好的方法。

    轻羽沉默的看着这个男人,总觉得他那双犀利的眼睛似乎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锋锐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。”愿赌服输,轻羽非常爽快,但她同样也不是单纯的如此想。通过这男人的问题,或许能判断他对自己的事了解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对顾南一的信任和堤防之间的度量,这会是轻羽重要的权衡参考。

    究竟要问什么,顾南一也是掂量考虑了很久,所以当时在打赌结束之后并没有立刻说起赌约的事。

    而现在,顾南一也已经考虑的非常清楚了:“第一个,你背后的印记到底是什么。第二个,你之前昏睡时提到了哥哥和伽罗两个人,你之所以执着于我父亲的研究所,是不是因为他们?”

    “第三。昏睡的时候你有惊醒过一次,也许你自己没有什么印象了,但那个时候,你跟我说对不起。为什么?到底是什么让你在潜意识中觉得亏欠了我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思路非常清晰,每个问题都问的非常在点,几乎包括了所有轻羽身上的谜团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……

    轻羽心里沉了沉,犹豫许久才是反问了一个问题:“顾南一,如果我说我是在‘坟墓’长大的,你信吗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顾南一想都不想,答案脱口而出。他早就相信和认定这女人有不同寻常的经历和过往,所以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。

    轻羽对这个回答也没有觉得太意外。认识顾南一的这段时间,和他一起经历过这么多的这段时间,让她觉得有些事告诉这个男人也无妨。

    或许更重要的是,取得了这男人的信任,她才能同等的换取他背后的谜团。

    又或者,他们现在是战友是同伴,有些事情显然靠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。

    她向来是单干主义,却回过神才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竟然习惯了和顾南一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我的确有一个哥哥,那也是我唯一的亲人。但他对我,好像并没有感情。”轻羽说起这些的时候十分冷淡,仿佛是在说着别的事情: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父亲,我出生的时候母亲就难产死了。哥哥总说是我害死了母亲。可能就是这样,他才不喜欢我吧。”

    轻羽的眼神有些迷离,对于哥哥,她时至今日也没有看透过。她回忆起了一些遥远的过往,但那些细节并不出她想提及的:

    “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有一天,哥哥突然把带到了一个陌生的研究所里,把我绑在手术台上,给我注射了一些奇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再醒来的时候,我就已经被关在了笼子里,在开往‘坟墓’船上。”轻羽说的话不多,但每一句都说的很慢。她的大部分思绪都陷在回忆中,然而转变成语言的时候只有寥寥几句。

    她不善表达,尤其是这些不愿提及的过往。而顾南一的眼睛瞪的很大,这女人话中的故事让他吃惊万分:阅读书吧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你哥哥把你送上了研究所的实验台?那个时候,你多大?”顾南一怔怔问道,他心中想要确认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七岁吧,应该。”轻羽不太确信的说道,甚至自嘲的笑了,“顾南一,你知道哥哥讨厌我到了什么程度吗?”

    “我出生起就和他相依为命,可他却从不多看我一眼,多和我说一句话。我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名字,连生日也都是偶然从旁人口中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轻羽像在讲述一个失败的笑话,而且还一点都不好笑。正因为如此荒诞,她自己才忍不住浅浅的自嘲笑了。

    可是顾南一只有吃惊和错愕,眼中尽是对命运的惊叹——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七岁去过研究所?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七岁被送上了实验台?

    那么。

    那么那个时候,年少的他所看到的那个女孩……

    “你确定,是你哥哥亲自把你……?”顾南一已经吃惊到没法把问题完整说出来。

    看他这样,轻羽也就云淡风轻的笑笑:“我也不想确定,但现实就是如此。后来我被送去了‘坟墓’。在那里,认识了伽罗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伽罗,轻羽的神銫黯淡下来。对于哥哥,她对伽罗更有感情。伽罗才是她的亲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顾南一,伽罗和我一样是个可怜人,他双目失明,听说是以前受过伤。”轻羽看着眼前的男人,有一刻的犹豫,是否该坦言真相。

    可那件事她终究还是说不出口:“伽罗和我差不多年纪,却也不知道经历过什么,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记忆,而且瞎了眼睛。他是被一帮乞丐捡到的,也不是异能者。乞丐带着他流浪,直到有一天,把他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‘择优计划’的举报奖金,乞丐把他交了出去,说他是天生的瞎子。于是他也被送去了那个人间地狱。”

    “在‘坟墓’那个地方啊,活着比什么都要艰难。”轻羽说着还微笑起来,却也是因为伽罗的存在,才让她还有微笑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轻羽这个名字,是伽罗取的。我觉得很好。”说着,她拿出了自己的枪,“这把枪,也是伽罗在‘坟墓’捡到的,最后给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南一。”她忽然郑重的唤了他,想说什么却又久久沉默,终究又只剩了一声叹息:

    “伽罗他啊,为了让我逃离那个地狱……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南一不认识伽罗,却从女人的故事和表情里知道,那孩子对她而言是怎样重要的存在。

    顾南一不知道伽罗,所以也不会知道轻羽现在对他说的这些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顾南一不了解伽罗,不了解“坟墓”,此刻亦不清楚应该怎样去回应这个女人的过往。

    而轻羽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安慰,她只不过是在讲述着一个遥远的秘密:

    “我啊,或许不是异能者,是哥哥把我送上实验台改造了我。那个时候我被送去那里,肯定是实验失败、被当作骸处理了。可谁又想到,在那个地狱里面,在绝望和残酷的生存环境之下,异能居然觉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伽罗的牺牲让我有机会重回大陆,我想知道哥哥为什么要那么做,可打听到的消息却是,哥哥早就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研究所不仅仅是因为哥哥。除了想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更重要的是我要给伽罗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伽罗的尸骨还在那个地狱里。我要让政府废了那个地方,我要光明正大的接伽罗回来……在我身上的瘴毒发作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顾南一,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当佣兵、为什么而活着吗。我现在也不怕告诉你。我所做的一切,还活着的理由,就是为了抓住三皇的把柄,为了毁掉‘坟墓’!”

    那女人仿佛在说着天方夜谭,在说着世上最好笑的笑话。可这些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一点都不好笑,一点都不会被质疑。

    顾南一对她的故事有过心理准备,可还是高估了自己,或者低估了她。

    “轻羽……”顾南一的神銫有些恍惚,似从打击里回不了神,半天才战战兢兢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你的哥哥,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云荆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