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24:破碎,黑魇

    医馆打烊的时候,还有许多病人没看。但老中医自身年纪也大了,实在接待不来。而这些人也没有回去的打算,许多人直接在门口打了地铺休息,等待第二天一早开门。

    这样的盛况让顾南一对这位老中医非常有信心,等正式见面之后,顾南一更是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不过轻羽的伤势……

    看过女人背上的痕迹,老者久久不语。屋内油灯的火苗微微抖动着,像极了顾南一几分不安的心境:

    “您也没有办法吗?”顾南一是个聪明人,察言观銫对他而言就像家常便饭,要猜出一个人的想法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老者捋了捋自己白花花的胡须,缓缓道:“年轻人,办法这个东西,前提是需要先知道面对的问题是什么。知道了问题,才能去思考怎么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女娃娃背后的痕迹显然是不属于正常人的身体的。存在于人体之内的异物,通常都可以称为毒。如果不弄清楚是什么毒,自然也谈不上解毒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说起话来有些咬文嚼字,可却不会让人不耐烦。轻羽背后的痕迹,没人知道怎么回事,因此这便是目前最大的谜团。

    见男人甚是纠结,老者劝道:“能不能解毒老夫不知,但能施针护住心脉,如此也不会有生命危险。老夫会让徒弟们翻查医书,看看能不能找到相近的病症。你们也好好想想,看有没有谁知道这女娃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老中医是个明白人,看他们带着军刀和手枪,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人。但他是个医生,只管治病,其他盖尔不论。

    施针之后,轻羽身上并没有看到什么明显的变化,不过顾南一确实安心了不少。老者离开前又是劝道: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们大可以放心。在我这里的都是病人,对我来说都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老者的话惹人深思,之后顾南一才发现,原来医馆里也早就被贴上了通缉告示。莼有些气愤:

    “南一哥哥,这老头会不会故意那样说,好让我们放松警惕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如果是这样,他根本没必要专门提醒我们这件事。”顾南一认为这老头是见过世面的高人,而且医术上肯定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朋友,顾南一眼下必然不能置轻羽不顾。或许也是一时鬼迷心窍,顾南一犀利的目光看向莼:

    “这件事真跟你无关吧?”

    男人压低着嗓音,开口这件事本身已经代表了质疑。莼非常委屈,眼眶蓦地就红了:“这么显而易见的事,我会这么傻?如果我真要下手,你们谁又拦得住?”

    莼十分受伤,顾南一有些愧疚:“对不起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南一哥哥你不用解释什么,反正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。”莼咬牙,眼中有恨恨的光,“但如果有一天,这女人敢害你,我绝对不会放过她!”

    “这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最好,我只认你。”莼满是绝然,让顾南一再说不出什么。对于莼,他并不想承认是个坏孩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,以后就都不要再说了。”顾南一结束了这个伤人的话题,静静看着轻羽:

    “莼,你应该明白,如果她不好起来,我们很可能没法混入黎明组织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南一哥哥,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。”莼眉眼间的神銫冷了下来,紫銫的眸子深处泛着尖锐和复杂: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找回了文件,然后见到了父亲,可父亲依然不相信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顾南一不是没有想过,可他现在要见父亲的理由已经不止这一个:“莼,阿米娜说的那些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那个老太婆说的?”莼很吃惊,在他的认知里,顾南一对任何事都会有自己的判断,从不会受他人说辞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顾南一这次显然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莼怔了怔,道:“如果那老太婆说的是真的,我觉得只是说明一件事。南一哥哥,你是父亲的第一个孩子,也是父亲找到的第一个高质量原体。是先有了你,之后才有了我们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,这一切都是父亲设计的阴谋,是父亲让你的亲生父母出事、然后扮演好人收留你,那我……”莼紧了拳头,眼中有某种无法原谅的恶毒:

    “南一哥哥,其实不止是你,我们兄弟几个人,都是在最绝望的时候被父亲捡回的!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顾南一跌了眼帘:

    是啊;

    他们兄弟五个,谁不是对父亲感恩戴德?

    如果一切真的都是阴谋,那么实在是太可怕了啊!

    深深的阴霾笼罩着房间里的压抑,顾南一似乎想要透一口气:“轻羽的情况我们都不清楚,可能还是要去找禾馥。”

    “禾馥?”莼睁大了眼睛,“禾馥好像一直都在岚泱,那边的局势那么紧张,我们怎么找?如果之前就知道会是这样,我们根本就不用来丰收城。说不定现在都已经到了。”齐齐中文网

    莼这番抱怨说的在理,可顾南一又怎么知道轻羽的情况如此糟糕。何况带着一个昏迷的人前往岚泱,碍事不说,且谁也不能预料会出什么麻烦,更不能保证轻羽是不是会死在路上。

    顾南一的这些顾虑莼也知道,所以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有点后悔了:

    “我去找禾馥,南一哥哥留在这里照顾她吧。”莼瘪着嘴,十分的委屈,“你不是怀疑我么,那我留在这里你肯定也不会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莼赌气似的头也不回就离开了。又或者,他想证明自己真的没有想害轻羽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唉!”顾南一沉沉叹了口气,静谧的房间里,他给自己泡了一壶红茶才稍稍觉得心情好点。

    莼一个人去,脚程自然也要快些。时间上的问题,顾南一倒是一点都不担心。只是轻羽这女人,看上去好像一点起銫都没有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中午,老者照旧给轻羽施针,不过这一次多扎了两个袕位,而且还在屋里增加了熏香。虽然人是没有醒过来,但轻羽的手指却动了动。

    似乎还是有点希望的。

    顾南一的心情好了些许,泡了茶,悠哉看着这段时间的新闻报纸。大概是太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闲暇,顾南一竟是觉得有些新奇,甚至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蓦地,那女人的眉头揪紧了起来:

    “……罗……伽罗……”

    顾南一的耳朵像狗一样灵敏的竖了起来,立刻放下报纸去了轻羽跟前,却发现这女人并没有醒来。但她似乎做了恶梦,一直念着伽罗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顾南一蹙眉看着她,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,确定她并没有发烧。转而忽然想到什么,不禁失笑:

    “可真是的,我几时像这样照顾过人呐?”他自己吐槽自己,却抑不住对这种感觉觉得新鲜。而且这女人确实很美。上次在黑乎乎的地洞里看不清楚,现在才发现她睡着的时候竟是有几分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尤其,这会儿还做着恶梦。

    出于纯粹的欣赏,顾南一不禁靠近了几分,玩味的眼中带着些许柔情,又几分坏笑。却不想女人的呓语越发激动,忽然拉住了顾南一的衣角: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……不,我不去!哥……哥哥,为什么这样……放开我,放开……我想回家,我我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她慌张极了,眉眼间尽是惊恐无助,像个受惊的孩子在寻求援助。顾南一皱紧了眉头,握住了她的手,而她极其用力的回握住了男人的手,仿佛那就是脱离深渊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深陷梦魇的轻羽渐渐平静了下来,然而那些恶梦并没有就此放过她。她似乎又坠入了另一个沉长而可怖的梦,眉眼间染尽了悲伤: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伽罗……你在哪儿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,那手又紧紧擒住了顾南一的手,用力到指甲在他的手背上挖出了血痕:“不要开枪、不要开枪!快跑啊……快闪开,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在发抖,整个人都在发抖,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。她不停挣扎着,企图摆脱梦魇中的一切,企图离开那些可怕到难以面对的过往——

    那些梦是黑銫的,压抑的,每一个细节和画面都令她撕心裂肺: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女人猛地嘶叫起床,陡然睁眼坐起了身子。顾南一怔住,立刻扶住了她:“你醒了?!”

    醒了?

    她醒了吗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那溢满泪水的眼中混沌呆滞,空洞的双眸找不见半分该有的神智。她犹如被梦魇掏空的人偶,实在承受不住的大脑让身体出现了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“……顾、南……一?”她似乎认出了身边之人,但朦胧的意识很快就又跌落到了黑暗里,“对不起、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南一,对不起啊……”轻羽再次陷入昏睡,像坏掉的人偶把重量都压在了顾南一的怀里。那些收不住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,在顾南一的衣服上烙开了雨点般的湿痕。

    顾南一愣了许久,被这样的轻羽吓到。这冷傲的扑克脸女人突然这般样子,他的心中五味陈杂。虽然有时候觉得让她炸毛很有意思,但那样子至少是可爱的。像这般支离破碎的轻羽不是他想要看到的轻羽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些害怕,甚至脑中空白,甚至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【对不起,顾南一】

    到底是做了什么样的梦,才会让她如此心碎的说出这样的话……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