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23:急情,涅槃

    山洞里烧着篝火,远远能隐约听见村里传出的警笛声。

    医生心里骤然一惊,原以为这男人应该是个好说话之人,结果丫的根本就是自己的错觉好吗!

    却不想这个时候,那黑面神一般的冷脸女人忽然说道:“让他走吧,留在这里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医生眼中燃起了希望,瞬间觉着这女人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女神呐!

    可希望马上就又破灭了:

    “还是多留几天吧,等你好了再放他回去。”顾南一说着起身,表示医生的去留就不要再多纠结了。之后去了巨鲨老大的面前:

    “现在该和你好好聊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巨鲨老大一个白眼,他跟顾南一可没什么好聊的,“我还有两个兄弟呢,他们在哪儿!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东西已经死了。谁让他们向我南一哥哥出手?”莼阴瑟瑟的接话,歹毒的目光看着巨鲨老大,显然是在提醒他什么。

    巨鲨老大愣了愣,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忽然大笑起来:“混蛋!你们真是一群人面兽心的混蛋!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跑来杀我,现在还说我们是混蛋?”这神逻辑顾南一也是佩服,只不过立马转了话锋,“想想好像也不对呢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掌握的情况,父亲应该已经让你们收手了。就算你们真是为了给匿影报仇,现在的行为也太莽撞了。你们跟我打了两年的交道,对我应该有些了解,何况我现在还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澜湾的时候你们就吃过亏,而且当时你们还有匿影在。现在没了匿影,也没找到替补,就这么下手不像是你们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对你们的了解,你们多半会先跟着我,掌握足够的情势,然后等招募到了新替补再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问题来了。”顾南一眯眼笑的狡黠且精明,钳住巨鲨老大的下颚,“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才让你们这么着急呢?”

    “顾南一,你管我什么原因。就是杀了你,这还需要什么原因?”老大咬牙回话,盯着顾南一的时候,眼中同时也盯着顾南一身后的莼——

    【如果不想事情败露,最好设法放他走】

    巨鲨老大的暗示传递的十分清楚,而莼那小子确实若有所思。却不想,那小子忽然露出了恶毒的笑意:

    “南一哥哥的意思是,你们之所以这样没脑子,背后肯定是有人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!也说不定呢!”巨鲨老大咬牙回敬,显然话中有话。却此刻谁都没有发现,细密的毒瘴正沿着山石的纹理、极其隐晦的朝巨鲨老大靠近。

    等顾南一注意到异常的时候,那毒瘴已经钻进了男人的皮肉里。便见他露出极其痛苦和狰狞的表情,不过三秒钟就断了气!

    医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吓的脸銫铁青,生怕自己最后也会落的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而顾南一狠狠瞪向着莼。

    莼怔了怔,十分委屈:“南一哥哥,你误会我了,这家伙身上藏着东西!”

    莼指向巨鲨老大的衣角,顾南一这才看见那里藏着一根线。随即仔细一搜,发现这家伙护身的软甲里竟藏着小型炸药,而那条引线从袖子一直延伸到手腕。

    如果莼没有动手,这家伙八成会来个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便又听莼伤心的吼道:“南一哥哥,我知道你们在怀疑我,怀疑是我的药有问题,怀疑是我想对轻羽姐姐下手。可我真的没有啊!”

    莼委屈的红了眼,泪水转悠在红起的眼眶里。因为情绪的波动,此刻靠近他身边的山石竟都被释放的毒瘴给腐蚀了。

    这看上去和那些枯死的稻田很像!

    这一刻,轻羽终于可以确定,莼在宣干城的时候跟踪过自己。所以不管他现在多么无辜,轻羽也绝对不会再相信他了。然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轻羽的感觉越来越糟,觉得身体越来越沉,尤其是后背开始出现刺痛。

    “医生,其实我的后背……”轻羽虚弱的唤道。

    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,她早就怀疑是不是“那东西”开始恶化了,而现在还没来得及说完,比之前更强的脱力感便像海啸一般吞噬了她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医生眼疾手快接住了轻羽,否则她肯定会一头栽倒在篝火里。见状,顾南一和莼也连忙围了上来:51唯美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她刚刚好像要跟我说什么。”医生摇头,此刻表情也是几分急切,毕竟他也是个有医德的人。

    刚刚轻羽说话的声音很小,医生仔细回忆了片刻才琢磨出来:“后背!她刚刚好像说后背不太舒服!”

    顾南一蹙眉,一直就对轻羽后背的痕迹十分好奇,可怎么也不会觉得会跟她的伤势有关。几个人将轻羽平躺下来,翻了个身,便是医生从医药箱里取出了剪子,小心翼翼剪开了轻羽后背的衣服——

    随着后腰部位开的口子渐渐往上,女人背后那黑銫的痕迹也一点点露了出来。相比顾南一之前看过的,痕迹深了许多,轮廓也更完整,范围也明显扩大了些。最为明显的是“骨蝶”像是头的部分,那黑銫的线轴顺着脊梁,已经快要延长到脖子根部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!”

    顾南一大吃一惊,本以为这东西只是个纹身或者印记,从没想它竟然是“活”的!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莼也非常吃惊,可担心的面容上,眼中闪过的意外和窃喜是藏不住的——他生来带毒,因此对这些方面更为专注,就连顾南一匕首上淬的毒都是他所研发的;

    本是想稍稍动些看不出来的手脚,让轻羽失去战斗能力,方便巨鲨下手,却哪知道阴差阳错,意外惊动了这女人的什么旧疾!

    莼此刻竭力遏制着想大笑的冲动,而现在也不会有人去关注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面对轻羽的情况,医生显然也愣了一下,抿着嘴,十分严肃的沉默着。他仔细查看了轻羽背后的痕迹,又翻看了轻羽的眼皮和指甲,最终还是摇头: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,也看不出这东西是不是跟她现在的病情有关。或许这只是一个纹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顾南一一口否决,“我之前见过这个,当时这东西还没有这么大,也没有到脖子根。这东西肯定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当了十几年医生,真没见过。”医生很是为难,治不了的患者也令他有些沮丧,“要不你们去丰收城看看吧。那里有个老中医,是我的老师,你们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医生诚恳的从医药箱里取出了一张牛皮纸的名片,上面印着“涅槃医馆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丰收城是麦云的首府,他们现在好不容易快到边境,如果再返程往首府必然会耽误许多时间。

    可眼下,轻羽比伊东剑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绕路前往丰收城,途中放了那个医生自由,还备齐了乔装的东西。数日后到达丰收城的时候,“嗜血鸳鸯”的通缉令早就飞的漫天都是。

    顾南一和莼一前一后分开进城,另外雇了个女马夫,帮忙将轻羽送到了城内。如此,两男一女的行动模式就被破解,而官兵自然也没有发现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说起涅槃医馆,城中无人不晓,门口排着长队,且多是穷苦的农民。听闻这老中医济世为民,医德高尚,现在一看果然不假。

    丰收城是麦云的首府,换句话说,世界上近九成的粮食都会通过这里调度。这里是脑满肠肥的地主们的聚集地,但相应的,饥肠辘辘、食不果腹的农民也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顾南一出生麦云,父母正是下等农民。一路上所看到的风景令他感触颇深。

    他出生的时候还只是个普通的孩子,等到一岁,自身的异能忽然觉醒。父母开始为此担惊受怕,并且那时候母亲正好又怀上了弟弟顾潼。

    他们担心第二个孩子也会是异能者,更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身边的人发现顾南一的秘密。

    在穷苦的农民的世界里,举报的奖金绝对是一笔令人垂涎的横财。

    “择优计划”刚颁布不久的那段时间里,每个人的隐私和秘密都在被其他人所窥伺着。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,这个残酷的末世开始逐步走向今天的疯狂和黑暗。

    那时候,为了保护孩子,顾南一的父母做出了惊人的决定。他们故意犯下偷窃罪,一家人全都进了集中营。因为只有于那里,才不会总有人想着窥伺你的秘密。

    一年后顾潼出生,兄弟俩从小便混迹于集中营里。对他们来说,和犯人打交道就是全部的童年。

    而对顾南一来说,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是异能者便是能活下去的条件!

    可随着兄弟俩长大,为了保护家人,顾南一总会有用上能力的时候。即便他做的隐晦,集中营里也渐渐开始出现一些闲言碎语……

    医馆前长长的队伍打断了顾南一的思绪。麦云虽然是他的故乡,但他对这片土地并没有太深的情感。故乡和陌生疏离的感觉参杂在一起,始终让他觉得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关上了马车的窗户,顾南一选择眼不见为净。他让莼拿着名片先进去找人,果然,老中医的徒弟先把他们从后门接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现在还有几个比较棘手的病人,师父要先把他们处理完了才能过来。”徒弟很是客气,也先查看了一下轻羽的情况,觉着并不会有生命危险才说了这话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