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14:竭力,输局

    月明星稀,夜风徐徐,荆棘林上空灯光乱舞,林中官兵还在没头苍蝇般的搜索。而在那他们完全没注意到的高冈上,异香馥郁的林羽间,男孩脚下的毒瘴正在迅速扩张——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杰西卡咬牙,那手恨不得直接拧下莼的头颅。流转于掌中的香气正试图钻入莼的脑中,却这样的举动反倒刺激了莼的神经,蓦地,那孩子睁开了眼睛!

    杰西卡一步退开,但莼并没有真正醒过来,紫銫的眼瞳深处还充满了痛苦和挣扎。但周身的毒瘴越来越浓,全力抵制着杰西卡的香气。

    毒瘴随夜风飘散,紫黑銫的烟丝犹如恶毒的幽灵,让人避恐不及。

    “快躲开!”龙野拉上轻羽闪到一边。虽然这个女人是他们的敌人,但他并不想置于死地,毕竟她是大哥顾南一的人。

    从局面看,莼的毒瘴应该是他们最惧怕的东西。轻羽认为,如果能让莼醒过来,那么甩掉杰西卡和龙野必然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也就是趁着这一瞬间的动向,轻羽将目标瞄准了莼。嘭一声扣下扳机,子弹精准擦过了莼的耳朵——耳朵是人体较为敏感的部位,莼猛地打了个颤,空洞的眼中开始拾回神采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杰西卡恼怒至极,反身针对轻羽。霎那间浓郁的香气席卷而来,轻羽离的太近,避恐不及,哪知道顾南一忽然扑来,将她推出了香气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气味最能刺激人的感官,杰西卡的能力足以让一个人在瞬间沦陷梦魇。但他和顾南一太熟了,顾南一对他所制造的气味也太熟悉了,早是形成了嗅觉麻痹。然而此刻,杰西卡的香气变的太快——

    刚才一激动,杰西卡下意识对轻羽释放出了常规香气,现在顾南一进来则立马释放了另一种味道。机不可失,要知道这么多年来,顾南一仅仅只中过一次梦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杰西卡忍不住大笑,看着终于被再次迷惑的男人,眼中是一雪前耻的兴奋,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这次一定能行!”

    “龙野你快看啊!老一终于中招了!不枉费我苦苦练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看着行动忽然停滞的顾南一,龙野微微蹙了眉头:“你别乱来,虽然父亲那样说,但他毕竟是我们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放心吧,哈哈哈!我顶多就是好奇,这么冷俊的一张脸,崩溃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。”杰西卡凑在顾南一的身边,手指仔细描画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。

    龙野知道杰西卡的德行,上前制止了他。却顾南一中招让两人一时大意,轻羽又是一枪直擦破了莼的脖子——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枪声响起,硝烟混入香气,本就在苏醒中的莼这次清楚感觉到了痛楚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就目前来看,痛楚正是破解梦魇的唯一方式!

    但这个方式必须由外界施加,身处于梦魇中的人几乎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处境。而这正是杰西卡能力最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莼的眼睛在这一刻完全睁开,霍然清醒的神智让那双紫眸褪去了被梦魇折磨的疯狂,晶亮如新生的幼儿。当然,还有愤怒和暴躁!

    “杰西卡,我今天就让你下一次真正的地狱!”莼的周身迸发出浓烈的毒瘴,那是比之前还要可怖的剧毒,似乎连空气都被沾染。

    男孩脚下的毒瘴迅速扩张,仿佛是他的愤怒正在攻城略地。随他挥手一动,毒瘴便如烟雾般袭向杰西卡——毒瘴对香气,这场对决显然颇有意思,只不过轻羽没空欣赏,趁机扛上顾南一就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龙野立刻追了上去。他了解莼那阴枭的杏格,在杀了杰西卡之前,那孩子绝不会关注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轻羽开枪阻挠龙野,但正如意料之中的结果,龙野的龙鳞完全可以抵挡子弹,子弹打去和雨点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啧!”轻羽很是懊恼。虽然不合时宜,但确实觉得龙野的能力真心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带不走他的。”龙野拦下轻羽,可此时对她的态度和之前不同了,“你不要逼我,我不想和女人较真。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?”轻羽冷冷,随即撂下顾南一,动手之前先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这是杰西卡专门为对付大哥炼出的香,能麻痹人的痛觉。”龙野好心提醒,却不想轻羽挑眉,一声冷笑之后还是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“你?!”龙野惊愕万分,这女人不应该是保护顾南一的吗,怎么对冲他开枪这么执着,怎么看上去好像巴不得开枪一样?!

    却也就是惊愕瞪眼的霎那,轻羽忽然举枪对准了龙野的眼睛:

    砰!综艺文学

    一声枪响,一声惨叫,龙野捂住左眼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轻羽些许得意的冷笑,但这神情立刻就被惊讶替换——这样的距离她不可能打偏,而龙野的左眼确实毫发无伤!

    “没错,你很敏锐。眼睛确实是我唯一的弱点。不过只是弱点。不是破绽。”龙野站了起来,捂着左眼的手缓缓移开——那眼睛确实有些红肿,也确实没有伤到。

    眼中的鳞尽管很薄,可防御能力不差其他鳞片多少。这次是轻羽失算了,没想到龙野眼中的鳞竟真是随着能力发动而被动存在的,并非轻羽所猜测的:局部唤起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龙野这家伙当真是穿了一身没有破绽的铠甲!

    之前两次交手,龙野的攻势都有所收敛,然而这次不同,他应该是全力以赴了。轻羽一直占不到上风,甚至开始觉得吃力。与龙鳞相碰的冲击对轻羽身体造成的负担越来越大,很快便是觉得浑身剧痛。

    龙野的拳脚她确实能够拦下,也能够找到反击的空隙,只是随着身体疼痛负担的增加,她也渐渐力不从心:

    “唔!”轻羽一拳砸向龙野的鼻梁,实实在在是打中了那处,可随之而来的是反作用力的冲击——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你用多大力气打人,被你打中的地方就会用多大力气打你;

    犹如震裂般的痛楚从轻羽的拳头传回,从手腕到胳膊、再是肩骨,痛楚一路炸裂,疼的钻心。

    骨裂了么?

    轻羽暗自吃紧,表面上没有给龙野任何破绽。龙野吃了一拳,当然也疼,只不过那身龙鳞十分有效的分解了冲击,让伤势减轻不少。看上去,龙野的鼻子只是流了些鼻血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轻羽能用的办法怕是只有一种了……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轻羽不服输一般再次主攻,龙野也是更加认真。一旁的顾南一肩膀被打出一个窟窿,鲜血淅沥沥侵湿了衣服,却整个人还是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轻羽一次次出拳,只瞄准龙野的鼻梁。她坚信,再坚固的铠甲,若只攻击一点必然也会崩碎。龙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鼻梁上的龙鳞已经生出了裂纹:

    “……还真是有点意思呢。”龙野笑笑,眼中激发出强烈的斗志。这么多年,他的龙鳞还是头一次被人打出了裂纹。

    龙野发起迅猛的进攻,让轻羽找不出还手的时机。然而防守反击,恰恰正是轻羽最擅长的。再强大的女人,力量也永远都不及男人——这是师父教给她的第一课。

    轻羽竭力防守,巧妙化解,在劣势中不放过任何可能反攻的机会。一次、两次……终于,一记重拳砸在在龙野的鼻梁上!

    那脸上的龙鳞裂了一片,鲜红的血从缝隙之间溢了出来。轻羽的嘴角拉起了弧度,是胜利的喜悦。哪怕她的双手现在已经疼的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疼痛和鲜血令龙野震惊,在他的记忆力,已经记不清多少年没有受过伤了。但轻羽虽然赢回了尊严,可这场战斗注定要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正如杰西卡所说。她不是龙野的对手。她几乎拼尽全力,也只不过让龙野受了这么一点轻伤罢了。

    龙野抹去血迹,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,问的极其认真: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女人不答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想带大哥回去,把事情弄清楚。我们说到底也不敌人,你又何必做对这种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南一我罩的,他不想跟你们回去。”轻羽这一次接了话。

    龙野看看还陷在梦魇中的顾南一:“你现在还能打吗?你保不了他的。”龙野不是傻子,自己的能力自己最清楚,即便那女人面上看不出什么,他也清楚自己的能力具备怎样的威力。而这女人能扛到这种程度,确实非常厉害,是相当可敬的对手。

    龙野的话,轻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,而此刻比她不能战斗更麻烦的是,杰西卡过来了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莼那家伙都老实了,你怎么还没有结束。”

    轻羽抬眼看去,莼该是中了和顾南一一样的香气,可见杰西卡的能力着实棘手。否则顾南一也不会那么在意。但可惜的是,莼这个有力的武器最后还是没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面对龙野和杰西卡,两只手都几乎已经废掉的轻羽完全处于弱势,她现在甚至连枪都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龙野此刻的反应很奇怪。他们明明占据优势,却担心起了毫发无伤的杰西卡: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,现在怎么样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