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密小说网LOGO
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113:龙鳞,兄弟

    血腥味是如此浓烈。

    死亡的气息是如此厚重。

    绝望与残酷是如此令人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那个少年分明已经不在人世,她又为什么还活着呢?

    女人缓缓阖眼,眸光是那样的空洞,宛如失魂的人偶。却忽然间,咽喉被无形之力收紧,勒的她喘不过气——

    “醒啊!”

    “快醒过来!”

    【是谁在喊她的名字】

    【那不是伽罗的声音】

    【是谁在喊她的名字】

    【那不是应该出现在这地方的声音】

    “轻羽,快醒醒!”

    【是谁啊,会是谁呢,除了伽罗,还有谁会像这样呼喊自己】

    【可】

    【伽罗不是已经死了吗?】

    一刹那,意识从深处复苏,冲破了迷幻和禁锢,找回了理智和清醒——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她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,她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,而她之所以活着回到这人世间,正是为了……!

    “住、手。”

    轻羽蓦然睁眼,似从一场沉长的恶梦苏醒,面前的男人正使劲掐着自己的脖子。近在咫尺的红发是那么熟悉,可是轻羽知道,这个人不是伽罗。

    这世上,也再也不会有伽罗了!

    “吓死我,还以为赶不上了。”顾南一松开手,松了口气。轻羽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正死死握着无赦——她没有哭,也没有喊,只是对自己举起了枪口?

    所以刚刚的那个梦……?

    “杰西卡的能力是梦魇。闻到香味的时候一定要小心。如果在梦里迷失自己就完了。”顾南一看穿她的疑惑,但轻羽更是疑惑:

    “你没事吗?”轻羽打量着他。这个男人看上去根本没事。还是说,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陷入的梦魇。

    顾南一一脸复杂,犹豫片刻还是说了:“我们是一起长大的,了解他们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老一,这女人就这么重要,连你的好弟弟都不管了?”杰西卡在不远处嘲笑,他和龙野正在和莼纠缠。

    虽然莼也中了杰西卡的梦魇,但他即便在梦魇中也依然能使用异能——莼深深陷在自己的剧毒里,双脚下的地面已经被腐蚀成了浅浅的毒沼。而对莼来说,杰西卡的能力也只能到这一步为止。

    “像他这种内心阴暗的小鬼是出不了我的梦魇的。不过他贪生怕死,不会自杀就是了。”杰西卡十分无趣的说道,示意莼目前已经可以算作废人了。

    却龙野劝道:“别伤害莼,父亲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杰西卡翻了个白眼,“老一,父亲都让我们来了,你还不准备跟我们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回去又怎么样,你们会信我?”顾南一几分无奈,随即失望的笑了,“这两年,有些事情你们也应该明白了吧。父亲不会信我,哪怕我找回文件,他也不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这只是你的想法。”龙野一直把手放在马甲的口袋里,“大哥,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,就像亲人一样,你何必让我们这么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,我就应该被为难?”顾南一好笑,那是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的极度失望。情报界混迹多年,他顾南一有什么是没见过的。亲兄弟、哪怕父母孩子都可以相互背叛,他们兄弟五个人又能算个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听过阿米娜的话之后,顾南一更是不安,隐约觉得某些极其重要的东西正在摇摇域坠。

    而龙野十分难过:“大哥,不管怎么样,你还是先回去和父亲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谈谈?你们让我拿什么去和他谈?”顾南一仿佛听了个笑话。杰西卡看着他,眼神终究还是冷了下来:

    “龙野,别再说废话了。老一是个聪明人,很多事情永远看的比我们清楚。而且这次父亲让我们两个亲自来,不就是最后通牒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龙野还有话要说,而杰西卡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今天这一架非打不可,还是抓紧时间吧。莼这小疯子最近越来越难控制了,我的梦魇困不住他多久。等他醒过来了才是真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龙野看看莼和他脚下可怖的毒瘴,最终还是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:“大哥,你可要小心了。杰西卡的能力比以前强了不少,以前困不住你,现在可说不定了。”qq

    “呵,我说顾南一,你还真是被这些兄弟看的一文不值呢。”轻羽嗤笑,手中无赦填满子弹。顾南一瞅瞅她,笑道: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,这次可没有保镖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当给你这个老雇主一点回馈。”轻羽冷冷,便见龙野的皮肤发生了变化,生出了成片的硬鳞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那是龙鳞,不好对付。”顾南一提醒道。但真正可怕的人杰西卡,因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轻羽眯了眯眼,龙鳞这名字一听就觉得很硬,但不知道和她的钢铁化比起来怎么样。恰好,两个人也都是适合近战的类型。

    一场硬碰硬的较量下来,双方意料之中难分胜负。而杰西卡也没有动手,观察着轻羽这女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老一,你这次找的保镖真不错。能扛能打,身材好,又漂亮。”杰西卡娘气的评价着,随即话锋一转,“不过可惜,她应该不是龙野的对手。以她的能力对抗龙野,多少有些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不是啊,丑、八、怪。”杰西卡冲轻羽微微一笑,邪异中几分妒忌。轻羽顿时起了身鸡皮疙瘩。然而不能否认,这娘娘腔说的很对。

    她和龙野之间的差距,正是自己的能力太硬了!

    若说鸡蛋碰石头,结果显而易见。但如果是两个坚硬的东西冲突,那么反倒是柔韧杏好的占据上风。龙野的龙鳞显然比轻羽的钢铁要软,一定程度上能减少对抗带来的冲击。

    然而轻羽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双方相碰,那冲击百分百、甚至百分之两百的全由轻羽自身承担。她的钢铁化仅限于表面,并不能让身体内部全都穿上钢铁般的铠甲。一场近战下来尽管看上去还好,但浑身都已被震的发麻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打了,让我们带大哥回去吧。”龙野好言相劝,他倒是心平气和的一个人,还知道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轻羽非常不爽,这时候如果有顾南一的能力帮忙,这场架必然不会输。可那狐狸却好像不是异能者一般,只是在旁边盯着杰西卡。

    而杰西卡这个娘炮,不得不说神经非常敏锐,立刻猜到了轻羽在想些什么。但看看顾南一的反应,杰西卡立刻就忍不住笑了出来:

    “老一,你该不会是已经没了吧?”

    “管好你自己吧!”顾南一塞了一句,便是杰西卡变了神銫,回头一看,莼那小子似乎快要醒了。

    杰西卡脸銫一沉,周身的空气中顿时香气浓郁。轻羽和顾南一连忙掩住口鼻退后,且神銫不妙:

    杰西卡现在释放的香气和之前不一样了!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顾南一再次提醒轻羽,看来是真的很担心她。轻羽盯着他瞅了片刻,若有所思,照葫芦画瓢来了一句:

    “管好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重回战场,杰西卡散布在空气中的香味让轻羽有一瞬间的迷幻,而龙野打来的拳却马上让她清醒——轻羽截住那拳,硬碰硬的冲击立刻让身体清醒。

    但这却无法缓冲冲击。

    龙野此时出手更快也更狠,这男人看就知道是个格斗好手,要是弥撒还在,轻羽现在誓必会轻松许多,可现实就是这么现实,再一次向轻羽证实了一个真理:

    只要和顾南一这狐狸摊上,倒霉事就没断过!

    “嘁!”轻羽现在真的很想骂人,再次迎难而上,不信这个龙野就没有破绽。单论身手,轻羽自认为并不输给他,但男人在力量上本就占据优势,而且龙野还有这么好用的一个能力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看,龙野唯一暴露在外的,只有眼球!

    轻羽发起第二轮攻势,目标明确,剪刀腿直上龙野脖颈,以极其漂亮的弧度逆旋翻身,将龙野制于胯下,同时无赦已在手中,银亮的枪口落地时已在龙野眼上!

    “哼!”龙野不惧反笑,几分得意。轻羽这才发现,那双眼中竟也盖着一层透明的鳞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轻羽匪夷所思,也就一愣神的空隙被龙野反制,摁在身下:“你叫什么?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龙野颇有兴趣,眼中闪耀着欣赏的锋芒。而轻羽眉眼间更不爽了:

    “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。”轻羽盯着龙野的眼睛,那绝对是和龙鳞不同的鳞片。虽然都是鳞片,但在异能的角度上,同一个人身上绝不会出现两种不同特质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情况像极了蔚蓝山寨的老大:赛飞!

    可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——赛飞的能力显然限制条件颇多,但龙野不同;这家伙似乎不需要任何条件,对环境也没有任何要求,简直,就像能随心所域的使用能力!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?!

    某种猜测闪过轻羽的脑海,瞟眼看向杰西卡的时候,那娘娘腔正将一手覆在莼的头上——他的掌心并没有碰触到莼,而在那段空出来的距离中,竟能力利用偏光隐约看到空气流窜的痕迹;

    他在操控他自己所释放出的香气!

    仅仅瞬间的一眼,轻羽的潜意识已给了笃定。随即联想到的是顾南一异能的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果然是……!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火爆推荐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